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命運神域雖然建在世界樹的葉片上,可是,地域相當廣闊,此刻張若塵和閻無神決鬥這片城域相對荒蕪,只是住着極少的一些修士。

    他們早已被戰鬥餘波驚動,向遠處逃竄。

    “可怕,好強大的力量勁氣,整個城域的天地規則都被攪動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麼人,怎麼敢在神域戰鬥,難道不怕被命運神殿的執法者帶走?”

    “絕對是大聖級別的強者,我們還是退遠一些,免得被戰鬥餘波殺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命運神殿禁止修士私鬥,即便有私人恩怨,也必須去往武鬥城域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閻無神的戰鬥,很快便是驚動了一隊從此地經過的執法者。他們身穿戰甲,騎着白骨獸,手持聖劍,渾身散發死亡光芒。

    執法者領隊,名叫巖驍,雖然擁有人類身軀,皮膚卻被石皮包裹,修爲達到百枷境大圓滿。

    他身後的執法者,皆是聖王境界。

    一位渾身鬼氣的執法者,驚然道:“好強的戰威,似乎還有至尊之力波動傳出來。”

    他們距離戰鬥波動中心很遠,看不清是誰在戰鬥,只能看見血紅色和金色的光芒,時而爆射千里,時而漆黑無光。

    戰鬥餘波形成的氣勁,猶如狂風巨浪,席捲天地。

    巖驍身形筆直如槍,冷哼道:“正在戰鬥的那兩人,號稱元會級天才,擁有以百枷境修爲斬萬死一生境天奴的戰力。能不強嗎?”

    “什麼,竟然是他們?”

    所有執法者,盡皆譁然。

    這個時代,能夠稱元會級天才的,除了張若塵和閻無神還能有誰?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破風聲不斷響起,一隊又一隊執法者趕來,領隊的都是百枷境大聖。

    片刻間,這裏的百枷境大聖執法者,已是聚集了七位之多。所有執法者加起來,數量達到七八百之衆。

    每一位執法者領隊趕到,都會質問巖驍,爲何不將私鬥的修士擒拿。但是,當他們知道正在戰鬥的二人,乃是張若塵和閻無神之後,一個個都變得沉默和駭然。

    一位不死血族執法者,詫異的道:“如果我沒有記錯,今天應該是張若塵和羅乷公主定親的日子,很多大人物都去了福祿神宮。他怎麼和閻無神戰了起來?”

    “閻無神和般若殿下,也是今天定親。”

    “這兩人真是戰鬥瘋子,居然敢無視神殿的法規,命運神域豈是他們可以隨意戰鬥的地方?”

    一位站在黑色巨蟒頭頂的執法者領隊沉聲說道,她身穿黑袍,臉形枯瘦,又道:“抓起來吧,破壞規矩者,無論是身份,一律都要嚴懲。”

    巖驍譏誚一笑:“抓張若塵和閻無神?就憑我們?他們中任何一個,都能殺我們全部。”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那位執法者領隊,望向天邊,道:“禎大人來了,還有炁辛大人。”

    兩道旋轉着的黑氣龍捲,從雲層中飛出,降落到地面,凝聚成兩道凌厲懾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禎大人身穿骨甲,身體是一團漆黑的鬼霧,有一粒粒螢火蟲一般的火光,在鬼霧中飛行跳動。

    炁辛大人身軀高達七丈,頭顱似牛,手持一杆長矛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,乃是裁決司的地裁軍主,隸屬於神域執法裁決座下,修爲都達到千問境巔峯,乃是地裁軍主之中排名前十的強者。

    身穿黑袍,臉形枯瘦的女執法者領隊,跳下黑蟒頭頂,躬身向兩位地裁軍主行禮,道:“私鬥者乃是張若塵和閻無神,是否要將他們拿下?”

    禎大人揮了揮手,道:“我和炁辛已經收到裁決大人的指令,此地已經是福祿神宮專屬領地的邊緣地帶,裁決司不方便插手,只要保證他們二人的戰鬥,別波及到更廣闊的城域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那位黑袍女執法者領隊露出驚詫的神色,道:“裁決司管理整個命運神域的秩序,自然也包括福祿神宮。”

    三司十二宮,乃是命運神殿中相互獨立的勢力。

    裁決司的地位超然,即便是十二神宮的弟子違反了神殿法規,也要無條件接受制裁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質疑裁決大人嗎?”

    炁辛大人燈籠一般大小的眼睛,向她瞪去,爆發出來的聖威,震懾得她渾身顫抖。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。”黑袍女執法者領隊,連聲說道。

    在炁辛大人和禎大人的帶領下,近千位執法者,結成一座結界大陣,將方圓數千裏的地域籠罩,阻擋張若塵和閻無神的戰鬥餘波向外蔓延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閻無神決戰的消息,很快傳遍命運神域,引起軒然大波。

    “什麼,他們不是今天在福祿神宮訂婚嗎?怎麼決戰了起來?”

    “據說這一戰,不僅要分勝負,還要分生死,定這個時代最強者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這一戰太有意思了,我要去觀戰,或許可以見證一位元會級天才隕落,想想都覺得興奮啊!”

    因爲狩天之戰,十族有很多年輕修士,聚集在命運神域,他們奔走相告,隨後,成羣結隊的趕去戰鬥爆發的地方。

    血絕家族的提親隊伍中,血泣和血宸聽聞消息,嚇得臉色一白。

    感情張若塵離開後,竟是跑去和閻無神決戰。

    爲什麼?

    就算要決戰,爲什麼要選擇今天?

    血宸道:“我已傳訊給了十四姑姑和父親,相信他們已經趕過去。張若塵到底是怎麼想的,難道在他看來,生死戰鬥比迎娶羅乷公主更加重要?”

    “希望他們二人不是真正的生死決戰,今天這樣的日子,誰隕落了,都會引起軒然大波。”血泣嘆道。

    消息傳到了福祿神宮。

    本就鬱悶的羅生天,啪的一聲,將一隻酒罈子砸到地上,體內涌出滔天邪剎之氣,凝成一具戰鎧,大吼道:“好你個張若塵,定親的日子,跑去和閻無神生死決戰。什麼意思?將我妹妹晾在這邊?天羅神國的公主,就這麼不受重視?”

    “天羅神國的聖軍何在,隨本皇子一起,去擒拿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一支由聖王和大聖組成的聖軍,匯聚到羅生天的身旁,個個氣息如龍似鵬,戰意驚天,乃是天羅神國最強大的衛軍,平時的時候都是鎮守在皇宮。

    羅乷穿一身緋紅衣衫,追了出去,滿臉憂色,道:“我和你們一起前去。”

    羅生天搖頭,道:“皇妹別擔心,此事交給皇兄。今天,是你定親的大日子,你哪裏也不要去,靜等我將張若塵擒拿到你面前便是。”

    羅乷眼眸中盡是焦急的神色,道:“不行,你阻止不了張若塵,我必須得去。”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天音的神影,顯化出來,攔在羅乷的身前,道:“乷兒,你平日裏的機智和冷靜呢?定親的日子,你最好還是哪裏都不要去。”

    羅乷道:“母后,張若塵和閻無神這一戰,必分生死,我怎能不去?”

    天音道:“張若塵和閻無神這一戰,遲早都會爆發。張若塵選擇今天決戰,未嘗不是爲了你?”

    “爲了皇妹?”羅生天頗爲不解。

    天音道:“這一戰,張若塵顯然是沒有絕對的信心,若是娶了你妹妹之後,才戰死在閻無神的手中,豈不是耽誤了你妹妹一生?”

    “就不能阻止他們二人嗎?”羅生天道。

    天音道:“戰鬥已經爆發,誰都無法再阻止。即便阻止了,他們依舊還會再戰。當年的血絕和荒天,就是缺乏他們這種一戰定生死的決心,所以,留下了一生都難以彌補的遺憾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要振興血絕家族,註定不能捨身忘死。

    荒天也有羈絆,不能完全將生死置之度外。

    天音道:“無論是血絕戰神,還是五清宗,應該都是支持的態度。只有達到他們那樣的高度,纔會懂得這一戰的意義。”

    不遠處,福祿神宮的另一座宛院中。

    般若聽到張若塵和閻無神決戰的消息,整個人都呆滯,一時之間五味陳雜,心緒久久難平,站在牆下,凝望天邊若有若無的氣息波動,美眸變得晶瑩點點。

    風后坐在一輛黃金聖車上,由三隻聖獸拉車,兩隊死命聖衛緊跟車架左右,急速向福祿神宮趕去,參加今晚的訂婚宴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道傳訊光符飛來,衝入進黃金聖車中。

    風后抓起光符,凝目一看,露出驚詫的神色:“這……這也太有意思了吧!呵呵。”

    聖車的角落中,出現一道暗影,聲音嘶啞的道:“神女殿下,發生了什麼事,爲何如此高興?”

    風后笑聲吟吟,道:“張若塵和閻無神的生死決戰提前,今晚必有一人隕落。無論誰死,都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。”

    暗影道:“這倒的確是一件喜事!閻無神若死,般若也就失去了閻羅族的支持,神女殿下要除掉她,將少很多阻礙。張若塵若死,神女殿下在不死血族修士中的地位,必定攀升一大截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精彩的一戰,我們豈能錯過?”風后紅脣上翹,笑靨如花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忽的,黃金聖車劇烈晃動。

    拉車的三隻聖獸,發出驚恐萬分的嘶吼。

    風后露出不悅的神色,喝斥一聲:“三隻畜生,驚躁什麼?”

    外面變得寂靜無聲。

    風后修煉命運之道,對危險相當敏感,察覺到不妙,俏臉變了變,低聲道:“衍叔。”

    角落中的黑暗影子,就像一張黑色的紙,忽然撐了起來,變成一個身軀挺拔的白鬚老者,目光炯炯,沒有一點老態龍鍾的樣子。

    陰澤衍,乃是黃天部族的一位無上境大聖。

    風后雖然還沒有正式加冕,可是,已經有了神女的身份,自然需要一位神境之下的頂尖強者保護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陰澤衍身上涌出的血煞之氣,猶如劍片刀芒,將黃金聖車震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車外,是一片古怪的世界,流動着一條條細長的河流,連綿向無窮遙遠的天邊。三隻拉車的聖獸,早已腐爛,血肉化爲濃水。

    “神境世界。”

    陰澤衍臉色驚變,大喝道:“神女殿下,趕緊逃。”

    陰澤衍立即激發出禁術,體內的大聖血液燃燒,體內爆發出比恆星還要灼目的目光,催動一件君王聖器戰刀,劈向神境世界的一角。

    這一擊爆出來的威力,已不輸半神。

    可惜,沒能打破神境世界,反而被一隻金色的大手擊中,不朽聖軀爆碎而開,化爲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在神靈的面前,即便是無上境大聖,也如螻蟻一般,沒有任何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風后臉色蒼白如紙,知道自己逃不掉,凝望那隻金色大手,揚聲道:“到底是誰要殺我?神靈出手,壞了地獄界的潛規,你必定給自己招來驚天之禍。”

    “無間閣從未將地獄界的規則放在眼裏。”一道沉厚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金色大手落下,如同整座天地壓到風后頭頂,蓋世神威能將大聖的聖魂,擠壓成碎片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風后手掌心的“命”字,忽的,爆發出燦爛的神光,衝出十二道神霞,凝化成十二尊偉岸絕倫的神影。

    金色大手爆發出來的攻擊,被十二神尊的神影擋住。

    就是這一瞬間,十二神尊的真身,皆是生出感應。

    坐鎮命運神殿的福祿神尊,相隔不知多少萬里,發出一道神吼。神吼之音,跨越時空,衝向困住風后的那座神境世界。

    整個命運神域,皆是響起驚天動地的雷音,令得無數大聖之下的修士跪地顫抖。

    千骨女帝站在漆黑無邊的虛無空間中,腳下流淌着一條由時間印記匯聚而成的長河,手掌臨空按了出去,結成一道道時空壁,與神吼之音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時空壁不斷崩碎,神吼之音也逐漸消減,最後完全化解。

    千骨女帝望向神境世界所在的方向,道:“福祿神尊的真身已動,一個呼吸之內,務必斬殺風酈,奪取命運天令。”

    困住風后的那座神境世界中,一道若隱若現的人影凝聚出來,懸空而立,俯視下方,長聲道:“只是十二神尊的一道神影而已,救不了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風后看了那道身影一眼,發現,那是一個身形卓然的中年男子,模樣竟是與張若塵有幾分相像。不過,中年男子身上的氣質,卻如大海深淵一般,看不到底;又如高山峻嶺,讓人只能仰望。

    這是風后看到的最後一眼。

    下一瞬,十二神尊的神影,被那中年男子收進一隻神瓶。

    而她,身體崩碎成微粒,骨頭、聖魂、聖源全部都湮滅,失去任何復活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縱使美麗傾城,才情無雙,可是在神靈的掌下,頃刻間煙消雲散,彷彿從來沒有到這個世界來過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