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陰森恐怖的屍海中,死亡之氣和鬼火飄蕩,嘶吼聲不絕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,如同墜入寒冰深淵,冷得骨頭都要被凍住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,真理規則交織,從一具具形態各異的聖屍身上掃過,想要穿透屍身,甚至時間和空間,找到危險的來源。

    可是,那股殺機,一閃而逝。

    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羅乷散發迷人幽香的魅影,靠近至張若塵身旁,謹慎的問道:「怎麼了?」

    「已經走了!趕緊收取聖屍,我們必須立即離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臉上的神情,依舊凝重得化不開。

    他敢斷定,剛才那股危險感覺,絕對不是幻覺,必定有一位驚駭世俗的頂尖強者,隱藏在屍海中,想要偷襲殺死他。

    可惜,對方沒有料到,他擁有真理之心,感知力驚人。

    被張若塵察覺后,就立即遠遁退走。

    羅乷既是震驚,而又疑惑。

    她從未見過張若塵如此緊張的樣子,難道剛才,真的有什麼了不得的強者,隱藏在附近?

    可是,以她六十五階的精神力強度,都沒有生出感應。她都釋放出空間真域,也沒有察覺到任何波動。

    對方得厲害到何等層次,才能做到這麼無聲無息?

    羅乷一直覺得,憑藉自己的精神力造詣,加上暗藏的那一手底牌,在狩天戰場上,可以無懼任何強者。

    此刻才意識到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自己不將修為提升到百枷境大圓滿,就還差得很遠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不再耽擱,在羅乷的催動下,陰神蓮展開,神光綻放。

    整片屍海,都被收入進黑蓮中。

    羅乷雪玉般白皙的臉上,浮現出一道誘人至極的紅艷,顯然是拼盡了全力才做到。

    這片空間,重新變得漆黑、空洞、寂靜。

    「走!」

    張若塵和羅乷的身形,隱藏進黑暗空間中,急速飛離而去。

    「嘩啦啦。」

    一條冥河蜿蜒奔涌而來,水色時暗時明。

    般若那絕世動人的唯美身姿,站在冥河之水中,如同一株無瑕靈花,綻放出秀麗絕塵的味道。漆黑無邊的世界,因她到來,瞬間變得明亮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,投向張若塵和羅乷離開的方向,兩條細長的眉毛,微微一皺。

    死亡軍團被奪走,上三族想要兵不見血刃攻克第七號暗黑星的計劃,再次被破壞。

    空氣中,依舊還有一縷縷死亡之氣,在飄蕩。

    忽的,般若有所察覺,靜如平湖的俏臉上,倏然轉冷,道:「什麼人?」

    一道高瘦的黑影,在冥河的前段,無聲無息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非常詭異的是,他的身體,能夠吞噬冥河散發出來的光亮,使得般若怎麼都看不清他的身形和容貌。

    但,般若還是在第一時間,判斷出他的身份,動容道:「缺!」

    「般若殿下比我想像中要更加精明,我只是稍微露出一絲破綻,你就將我發現。假以時日,修鍊至百枷境大圓滿,必定會驚艷天下。」缺的聲線浩渺,飄忽不定。

    般若道:「你是故意來找?」

    「其實,我是來找螭帝和張若塵。螭帝,是我來到狩天戰場歷練,最大的挑戰對象。張若塵,是我無論如何都得擊殺的目標。」缺道。

    般若心神一動,道:「那你剛才,為何不出手?」

    「剛才,我本是要出手的。可是,張若塵比我想像中更加厲害,我只是稍微動了一絲殺念,他立即就察覺到,然後再也不給我任何偷襲的機會。」缺道。

    般若心中震動更大,做為百枷境大圓滿榜第一的強者,缺的修為何等高深莫測,竟然依舊可以放下自己的身份,去偷襲狙殺對手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還有什麼人,他殺不了?

    般若道:「以你的修為,何須偷襲?即便是正面交鋒,張若塵也絕對不是你的對手。」

    「張若塵沒你想像中那麼簡單,正面交鋒,我能敗他,卻很難殺死他。而一旦讓他知道,我來到了第七號暗黑星,再想殺他,難度將會提升不少。」缺道。

    般若道:「所以,你放棄這一次機會,是為了更好的下一次機會?」

    「沒錯。」

    缺又道:「下一次機會,需要般若殿下幫我營造。」

    「我為何要幫你?」般若道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的修為提升得太快,已達到聞所未聞的罕見地步。如今,他實力已經步入頂尖之列,整個狩天戰場,有資格殺他的人,屈指可數。而我就是其中,最有資格的那一個。」

    缺語氣平淡,卻透著一股至高無上的氣勢,繼續說道:「般若殿下想要坐上神女的位置,最大的威脅,並不是粉紅骷髏,而是風后,所以必須要殺張若塵。」

    「張若塵一死,不死血族必滅,風后也將被打入無法翻身的深淵。」

    「絕不能再放任張若塵繼續修鍊下去,否則,等他大成之時,將無人能治。」

    能夠得到百枷境大圓滿榜第一強者如此高的評價,由此可見,缺在張若塵身上,的確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,欲除之而後快。

    般若心緒暗涌,可是神情依舊平靜,道:「沒錯,張若塵是我們共同的敵人,因為他,上三族損失慘重。說吧,我怎麼幫你營造機會?」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對面,高瘦的黑影,將四周的黑暗全部吞噬,凝成一位身穿黑色鎧甲的男子。

    他樣貌普通,面色蠟黃。

    很難有人,會將他和無敵天下的缺,聯繫到一起。

    他現在這副模樣,是不是他的真容,也是未知數。

    缺踏入冥河,站到般若那絕代風華的身影旁邊,以低沉的語氣道:「從現在開始,我就是你身邊的一位大聖級守護者。等到大戰爆發,我會尋覓最佳的機會,出其不意,給予張若塵和螭帝致命一擊。」

    般若仔細凝看眼前這個男子,道:「缺先生的斂氣手段,般若看不出任何破綻。不過,未必騙得過張若塵那種級數的強者。」

    「只要般若殿下的真我之門,能夠擋住張若塵的真理之道探查,他將發現不了端倪。」缺道。

    般若神色如常,可心中,卻在暗嘆,缺太危險了,明明佔據絕對優勢,以強擊弱,卻還要不擇手段。

    他若處心積慮殺一個人,那人怕是必死。

    「得缺先生的支持,般若的神女之位,已是唾手可得。」

    般若展顏笑道,笑容之美,聖潔而又神秘,有顛倒眾生的動人儀態。

    不過,缺的意志驚人,站在距她如此近的地方,也未受她的美貌和氣質的影響,彷彿任何外力,都無法將他撼動。

    也只有這種強大的意志,才能凝聚出二品聖意。

    哪怕聖意,並不完整。

    「噼啪!」

    一道電光,撕裂開黑暗,由遠而近。

    電光飛至般若的身前,凝化成無疆俊朗非凡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渾身散發出黑暗之光,身上狂暴厚重的力量,如同潮汐一般,向四方噴薄,爆發出誅神誅魔的懾人氣勢。

    這是修為實現大突破,卻又無法完美控制新增力量,才會出現的情況。

    般若和缺的目光,皆向他投了過去。

    無疆體內的聖道規則數量大增,竟是破了百億道,與張若塵一戰受的幾乎致命的傷勢,也已經痊癒。

    無疆深深吸了一口氣,眼中爆發出熱切陰鷙的神光,道:「是張若塵的氣息,他剛才來過這裏。」

    「的確來過,還毀了死亡祭台,搶走了天奴聖屍。」般若道。

    無疆道:「我既然來了,那他,就得為他的一切所作所為,付出慘痛的代價。上一次的恥辱,我會連本帶利的還給他。」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缺,眼神淡漠的看了無疆一眼。

    無疆生出感應,立即盯向他。

    般若知道無疆精神力,達到六十六階,在狩天戰場上,幾乎無人可以比擬,擔心他會發現缺的真實身份。

    「你是何人?」無疆語氣中,帶有敵意。

    因為,他從未見過,般若與另一個男子單獨在一起,而且還離得那麼近。

    此人,憑什麼能夠進入般若的冥河?

    冥河是般若的防禦力量,不是絕對信任的人,根本進不去。

    缺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般若道:「他是我邀請的一位隱藏高手,此次攻打第七號暗黑星,可以發揮出重要作用。」

    「狩天戰場上的強者,幾乎都列入了百枷境大圓滿榜,還能有什麼隱藏高手?」

    無疆緊盯着缺,眼神中,帶有一股不屑和挑釁的味道,又道:「我既然來了,區區第七號暗黑星,頃刻間就能破之,何須藉助一個外人的力量?」

    般若在思考,要不要告訴他,缺的身份。

    缺對般若搖了搖頭,傳音給她,道:「能夠騙過無疆,才能騙過張若塵和螭帝。」

    般若道:「萬手大聖有把握攻下第七號暗黑星?」

    「我已得到冥族本族星的一半機緣,不僅傷勢痊癒,而且,修為更上一層樓。此次來第七號暗黑星,正是為了吞噬螭帝,好一舉突破至千問境,將另一半機緣一併取走。」無疆道。

    在狩天戰場上,並不是不能突破到千問境。

    那些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沒有突破,有三個原因:

    第一,他們要壓制境界,融合更加強大的聖意,積累更多的聖道規則,讓自己修鍊到極致的最佳狀態。

    只有這樣,突破到千問境,好處才更多。

    第二,並沒是每一個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都能突破到千問境。境界的門檻,足以擋死很多想要突破的修士。

    第三,最為重要的是,每一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衝擊千問境,都需要閉關。一般來說,時間短一些,也需要花費兩三年時間。時間長的,甚至可能花費百年。

    狩天之戰只有百日時間,哪裏夠閉關衝擊境界?

    無疆是知道,自己絕對融合不出二品聖意,不想繼續浪費時間,所以才打算立即破境,然後,橫掃狩天戰場,實現利益最大化。

    他已經在百枷境大圓滿境界積累了很長時間,距離千問境,只差臨門一腳。

    如果能夠憑藉黑暗之道,吞噬掉螭帝,完全有可能,瞬間破境,節省數年閉關的時間。

    「奪取了一半的機緣?」

    缺終於認真觀察無疆。

    無疆露出不悅的神情,道:「這裏有你說話的地方嗎?」

    「唰!」

    無疆右手五指捏爪,化為一道黑光,閃電一般沖至缺的身前。

    一爪攻出,顯化出密密麻麻的爪影,封死缺的所有退路。同時,爪印爆出來的黑暗力量,將周圍空間中的一切都抽空。

    可是,無疆這一爪卻擊空。

    缺的身影,站在了冥河另一端,道:「修為果然增進了不少,但是,想要吞噬一位萬死一生境的大聖,依舊是不可能的,小心撐死自己。」

    無疆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,怔然的看向缺。

    從冥族本族星內部出來,無疆對自己抱有極大的信心,即便不突破到千問境,也能在狩天戰場上無敵。至少羅生天、閻皇圖之輩,絕不會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,一個無名之輩,竟然都能避開他一爪。

    儘管,剛才那一爪,他遠遠沒有動用全力,僅僅只是想要試探對方的深淺。

    「再來。」

    無疆不甘心,凝聚力量,打算再次出手。

    「住手!」

    般若攔到二人之間,勸道:「張若塵和羅乷同時出現在這裏,說明不死血族和羅剎族已經結盟,二族大軍,很有可能已經來到第七號暗黑星,搶奪積分。所以,當前第一大事,是先滅天奴。」

    無疆目光依舊緊盯缺,收斂起了力量,道:「剛才我只是動用了五成速度而已,若是全力以赴出手,你未必是我一合之敵。」

    「走,先去暗黑星。」

    無疆獨自一人,率先騰飛而去,片刻后,與冥族的大聖匯聚在一起,站在了距離暗黑星,只有數萬丈的高空。

    此刻,無疆正氣勢如虹,冥氣在身上噴薄。

    見到他駕臨,上三族修士的氣勢,盡皆被調動起來。

    「萬手大聖來了!」

    「萬手大聖身上好可怕的威勢,修為不知精進到了何等了不得的地步。」

    「終於有人可以制衡螭帝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無疆取出至尊聖器萬咒天珠,托在掌心,大喝一聲:「冥族的所有大聖聽令,與本聖一起,催動天珠,施展噬血咒,咒殺暗黑星上的一切生靈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昨天新建的2000人群,瞬間就滿了,沒有加上了書友,實在抱歉。

    言情閱讀網址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