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無疆在狩天戰場上受的傷,尚未痊癒,聽聞張若塵和閻無神生死決戰的消息,果斷選擇停止療傷,趕來觀戰。

    閻皇圖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的身旁,站有大批黑暗神殿和閻羅族的修士。

    無疆以篤定的語氣,道:“命運神域位於世界樹的頂端,空間結構穩定,以張若塵和閻無神的修爲,不可能打破世界壁,進入虛無空間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神靈,才能打碎神域的一角空間。半神和無上境大聖,或許也能打裂空間,但,碎裂的縫隙,絕對不可能大到可以讓修士進入虛無空間的地步。”閻皇圖做出判斷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空間裂開的縫隙,對修士都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進入虛空空間,更是如同凡人跳入火海一般兇險,屬於作死的行爲。

    “是啊,命運神域的空間,豈是他們二人可以輕易打破?”

    聞褚和青盛大聖反應過來,鬆了一口氣,隨即開始思考,能不能將決戰的二人分開。

    沒有生死大仇,爲何一定要生死決戰?

    像血絕戰神和荒天一樣,做一個時代的絕代雙驕不也很好?爲何一定要分出勝負生死,唯我獨尊?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閻無神各自調動體內數以千萬道的空間規則,施展出空間聖術,剎那間,空間激烈震盪,猶如沸騰的水。

    距離較近的修士,皆是站立不穩,身體被波動的空間拉扯變形。

    在空間波動最爲激烈的中心區域,出現了一個直徑丈許的空間窟窿,張若塵和閻無神剎那間,猶如兩條魚兒,遁入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閻皇圖和無疆皆是一怔,隨即反應過來,張若塵和閻無神並非一般的大聖,而是兩位空間掌控者。

    以空間掌控者的手段,要撕裂空間,自然比無上境大聖更加容易。

    聞褚和青盛大聖皆是大驚失色,立即飛向空間破碎的區域。可是,他們飛到的時候,空間窟窿已經平復。

    二人打出攻擊力量,想要將空間重新撕裂開,但是,任憑他們全力施爲,最多也只能撕開半米長的空間裂口。

    “這可怎麼辦?虛無空間中有神靈都忌憚的兇險,他們還真是百無禁忌,竟敢進入其中決戰。”青盛大聖急得跺腳。

    若是張若塵隕落在了虛無空間中,對血絕家族而言,將是巨大損失,青盛大聖更怕血後不講道理,找他麻煩。

    聞褚相對鎮定一些,可是,依舊刻錄傳訊光符,準備告知閻羅族的神靈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和閻羅族的一位神靈,顯現出了神影,降臨到這片混亂的戰場上。

    青盛大聖鬆了一口氣,上前行禮,道:“張若塵和閻無神這一戰,已脫離我的控制,請戰神阻止他們繼續這麼胡鬧下去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揮了揮手,道:“他們要去虛無空間決戰,由他們便是。”

    青盛大聖心中微微一震,沒想到血絕戰神竟然是這樣的態度。他可是比誰都更清楚,血絕戰神是何等看重張若塵,對張若塵的喜愛,甚至遠遠超過他這個兒子。

    戰神就這麼不在乎張若塵的生死?

    看到青盛大聖茫然的眼神,血絕戰神搖了搖頭,略感失望,道:“張若塵和閻無神走的都是一品聖意的路,而且都到了最後的關卡,只差一步,就能創造歷史,將前無古人後無來者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那一步太難太難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這個時代,只有一個張若塵,或者只有一個閻無神,他們都不可能跨過那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二人同時誕生在這個時代,同時修煉出最接近一品聖意的道,也就讓不可能,變得略微有了那麼一絲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需要在生死決戰中,尋找一品聖意的真諦,也需要唯我獨尊的心境和氣概。這一戰,現在不爆發,再過幾年也會,誰都不能阻止。”

    青盛大聖道:“可是萬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正的強者之路,哪有那麼多萬一?若是有機會衝擊史無前例的高度,那麼,即便是死,也都是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的語氣意味深長,隨後又意氣風發的道:“張若塵若能一戰殺死閻無神,修成一品聖意,到時我即便是去找修成神境的那幾位未婚命運神女聯姻,她們應該都會認真考慮。”

    怎麼又談到了聯姻?

    青盛大聖有些無語,覺得血絕戰神的心太大了,竟然想要張若塵娶神境修爲的命運神女。那等天之驕女,個個心高氣傲,自己就是絕代強者,怎麼可能願意嫁給一個大聖小輩?

    即便血絕戰神自己想娶,她們或許都不會願意。

    那位閻羅族神靈,正是五清宗,乃是黑暗深淵閻氏的巨擘級人物,閻羅族上一代族長的第五子,渡過了五次元會劫難的神靈。

    五清宗沒有要阻止閻無神和張若塵的意思,與血絕戰神抱着相同的態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剛剛進入虛無空間,張若塵和閻無神只感覺身體一輕,如同落下懸崖。緊接着,四面八方皆有無形的壓力涌來,侵蝕他們逸散出去的閻羅氣和血煞之氣。

    就連他們的空間真域,都在不斷被腐蝕,變得越來越小。

    閻無神修煉的本源之道,對虛無力量有很強的剋制作用,迅速適應下來,催動至尊聖器拳套,打出一招千問級高階聖術,將張若塵的空間真域一層層擊碎。

    虛無的力量,沿着破碎的空間真域縫隙,向張若塵侵蝕而去。

    “龍象滅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體內,響起虎嘯龍吟之聲,十條龍魂和十條虎魂,隨着掌力,從雙臂之中涌出,爆發出滔天戰威。

    藉助從葬金白虎那裡得來的十條虎魂,張若塵已將龍象般若掌,修至千問境高階聖術大成的地步。

    當然,現在不能叫龍象般若掌,應該叫龍虎般若掌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拳掌相交。

    虛無空間中,出現一個巨大的力量勁氣雲團,二人皆是向後拋飛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撐起空間真域,又以《時空秘典》護體,打出藏山魔境。魔鏡顯化出來的一片無邊無際的山嶽羣,將閻無神包裹,鎮壓到了羣山下方。

    抓住這一時機,張若塵釋放出真理界形。

    “給我破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長髮亂舞,揮動通天如意,將一座座魔山打碎,從裡面衝了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頭頂上方,早已凝聚出一道血磨光影,大量火焰在血磨中跳動。血磨轉動發出的轟鳴聲,震得張若塵自己都耳膜發疼。

    閻無神生出強烈的危險感,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“不好,張若塵將真理之道,融入進了千問級高階聖術血磨餘燼,將要爆發出十倍攻擊力量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剛剛生出這道念頭,血磨已是旋轉着飛來,碾碎他的空間真域,擊穿本源之光,與守護他的《死亡天書》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《死亡天書》快速翻動,形成一頁頁書影。

    張若塵好不容易抓住機會,發出的十倍攻擊力量何等恐怖,《死亡天書》也防不住,所有書影全部破碎,化爲一粒粒光點。

    閻無神心中無懼,長嘯一聲,以至尊聖器拳套,一拳擊向燃燒着血磨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血磨將其撞得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閻無神口吐鮮血,終於受傷,戴着至尊聖器拳套的手臂,變得鮮血淋漓,可見白骨。

    “可惜虛無的力量,侵蝕了血磨餘燼,威力消減了不少。否則這一擊,就算不能殺死閻無神,也應該可以將他重創,從而鎖定勝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暗歎一聲,隨即乘勝追擊,將藏山魔鏡和七星鬼蓮輪番打出,撞擊得閻無神不斷爆退。

    閻無神體內血氣翻滾,至尊聖器每一擊落下,都像鐵錘擊心,身體似要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有數道神影,闖入進了虛無空間,遠觀二人的戰鬥。

    只見,張若塵越戰越猛,猶如鬥戰天神一般,有無窮無盡的力量,絲毫不在意虛無力量侵蝕肉身,只想以最快速度擊殺閻無神。

    閻無神每一次都兇險至極,可是總能化險爲夷,擋住張若塵必殺的攻擊。

    “奈何橋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抓住一絲空隙時間,咬緊牙齒,雙手快速結印,眉心浮現出一道詭異的印記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一座石橋,從他的眉心衝出。

    只有一半的橋身飛出,古樸而又大氣,橋身上的一道道秘紋復甦,將張若塵打出的所有攻擊力量,盡皆消弭於無形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聖魂,受到奈何橋力量的影響,竟有離體飛走的跡象。

    “居然擁有拘拿聖魂的異力,這座石橋非同小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飛出身體一半的聖魂,拉扯了回去,隨後,迅速向後倒退,將聖魂藏入聖源之中。

    閻無神終於挽回劣勢,豈會放過這個絕佳的機會?

    奈何橋上,秘紋發出耀目的光亮,瞬間突破虛無空間的界線,出現到張若塵的身前,將他的所有防禦,全部都擊穿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七星鬼蓮、《時空秘典》、藏山魔鏡拋飛出去,墜入黑暗深處。

    張若塵戰意沸騰,身上的火神鎧甲燃燒起來,雙臂同時打了出去,引十龍十虎之力,與石橋對碰。

    龍虎之影,瞬間崩碎。

    神火散裂,化爲一片絢爛的火雲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臂淌血,身形被奈何橋擊飛。

    閻無神長嘯一聲,緊追上去,想要一錘定音,擊殺張若塵於石橋之下。他口吐鮮血,噗在石橋上,使得石橋上的光華進一步綻放。

    同時,更多的橋身,從他的眉心衝出。

    閻無神和奈何橋連爲一體,爆發出來的威勢,增長到了巔峰。

    即便張若塵將聖魂藏入進了聖源,也被石橋的古老力量拉扯出來,魂體不受控制,向體外飛去。與此同時,石橋宛如一柄石劍,從上方揮斬下來,劈向張若塵的肉身。

    即便是血絕戰神,此刻也無法鎮定,一雙神目豁然變得光芒四射。

    張若塵若是被這一擊擊中,肉身和聖魂,怕是都保不住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奈何橋劈在了張若塵頭頂,出乎所有人預料的是,他並沒有被擊垮,反而將這一擊擋住,身形只是下沉了數十丈而已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,懸浮着一道圓形石盤。

    正是日晷。

    日晷在和奈何橋撞擊的一瞬間,綻放出青色光華,飛出密密麻麻的時間印記光點。

    虛無空間中,本是沒有時間和空間,但是,受到日晷的影響,在這一片區域內,卻出現了時間之海,衝擊在閻無神身上。

    時間紊亂。

    閻無神所處的那片區域,時間流速變化莫測。

    閻無神倒也是非常之人,十分清楚,時間印記光點之所以可以存在這麼久,乃是因爲,他的空間領域,擋住了虛無之力。

    想要化解時間的影響,只需收起空間領域就行。

    “收!”

    閻無神收回空間領域後,身體徹底暴露在虛無力量,皮膚瞬間虛化。有鮮血,從體內逸散出來,化爲一粒粒血色光點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該結束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手持日晷,腳踩時間長河而來,揮出沉淵古劍,將閻無神的肉身攔腰斬斷。

    做爲時空掌控者,張若塵的速度何等之快,根本不是閻無神可以比擬。就算看到他出劍,也沒有機會抵擋。

    閻無神的兩截身體飛出去後,迅速被虛無的力量吞噬。

    即便是奈何橋和至尊聖器拳套也抵擋不住虛無的侵蝕,閻無神的身體,彷彿沙子做的一般,化爲微粒,流失到了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“就這麼結束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漆黑無邊的世界中,四周一片空洞,內心沒有一絲喜悅,反而有一些寂寥和落寞。

    從修煉以來,張若塵遇到了無數天之驕子,可是,從未有一人可以像閻無神這樣,帶給他巨大壓力。這股壓力,卻也轉化爲了動力。

    若不是閻無神一直緊追不捨,咄咄逼人,張若塵未必會選擇走一品聖意的路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,閻無神敗得如此之快,終究還是時空掌控者更加強大。”

    “時間和空間,乃是九大恆古之道中最完美的結合,張若塵今後說不一定,將會成爲下一個須彌。”

    觀戰的一道道神影,低聲私語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沒有因爲張若塵取勝,而露出欣喜之色,反而臉色變得凝重,向五清宗的神影望去,似想確定心中的猜想。

    五清宗很淡定,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。

    這讓血絕戰神的心,微微的沉了沉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