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雪石古城,本是一處上古遺跡中的荒城。

    經過無數歲月的洗禮,使得它,誕生出了一道靈智,繼而凝聚出真魂,在一位石族神靈的引領下,踏上了修鍊之路。

    稱之為,壘。

    石族的神靈,對壘寄予了厚望,希望他能夠修鍊到神境,讓雪石古城蛻變成一座神城,用來撐起石族最偉大的神殿。

    壘沒有辜負他們的期望,展現出卓絕的資質,成為了這個時代的領軍人物之一。

    達到大聖境后,封號壘帝。

    誰能想到,壘帝竟然折戟沉沙在狩天戰場?

    雪石古城中,分佈有一粒粒如同熒火一般的聖光,乃是密密麻麻盤坐在地的天奴,修為最弱都是半聖,數量達到數不清的地步。

    城牆上,刻滿血紋。

    正是血紋爆發出來的力量,形成陣法光膜,擋住了張若塵打出的二元君王聖器戰劍。

    「錚!錚!錚!」

    一連串刺耳的劍鳴后,二元君王聖器級別的戰劍,劍體上,出現蛛網一樣的裂痕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戰劍爆碎。

    數十道劍體碎片,倒飛出去,衝擊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空間規則,結成直徑千丈的空間真域,所有飛向他的劍體碎片,全部都路線扭曲,避開他的身體,錯身飛過。

    「好強的防禦陣法。」張若塵暗嘆一聲。

    雪石古城中,忽的,升騰起密密麻麻的石劍,劍尖朝上,劍柄朝下。

    「不好!」

    羅乷眉頭深深一皺,手持陰神蓮,急速飛向雪石古城。

    「怎麼這麼多石劍?」

    刀獄皇隔着千里,都感受到危險,本能的想要逃走。

    可是,想到不死血族數百位大聖,都還在張若塵的葫蘆中,就算再多石劍都能擋下。

    有什麼好怕?

    刀獄皇留在了原地,目光怒視那位聖王天奴,道:「低賤的東西,這是不是你們的陷阱?」

    那位聖王天奴被刀獄皇身上爆發出來的大聖氣勢,震懾得瑟瑟發抖,趴伏在虛空,顫聲道:「不敢,絕對不敢……」

    「諒你也不敢。」

    刀獄皇盯着聖王天奴脖頸上的血管,若不是擔心張若塵責備,已經開口,吸干他的鮮血。

    在他看來,天奴無論多強,都只是食物而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相當果斷,將時間聖相和空間聖相同時釋放出來,從兩大聖相中,各自抽離出一滴暗時空物質。

    兩滴暗時空物質,相互旋轉,釋放出一根根黑色光絲,扭纏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次性釋放兩滴暗時空物質,是非常危險的事,張若塵以前從未嘗試過,可是,此刻卻沒有選擇,只能這麼做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剛與血色陣法光膜碰撞,兩滴暗時空物質,立即爆裂而開,化為一片巨大的黑雲,將整座古城包裹進去。

    遠遠望去,似被黑暗吞噬。

    混亂的時間和空間力量,向四面八方蔓延,將想要靠近的羅乷,逼得停了下來,不得不立即施展防禦力量抵擋。

    方圓五百里,化為大聖也不敢靠近的禁區。

    只有張若塵,因為時間和空間造詣高深,避開了暗時空物質最強烈的衝擊之後,再次沖向雪石古城所在的方位。

    就是此刻。

    一鼓作氣,殺入進去。

    血色陣法光幕,乃是數以萬計的聖境修士聯手刻畫出來,即便兩滴暗時空物質同時爆發,也沒有將其攻破。

    雪石古城猛烈震顫,所有天奴,全部都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天空變得無比黑暗,什麼都看不見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陣法光幕竟是被暗黑力量腐蝕,變得暗淡了許多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石劍,懸浮在半空,卻不知道該斬向何處?

    所有天奴的目光,向石城中心的高台望去。

    五大千問境天奴之一的麒蝶,站在高台上,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嫗,背上像是壓着一座神山一般,身體弓曲得都要貼到地上。

    麒蝶的一雙眼睛,呈血紅色,抬頭看了一眼,沙啞的道:「來了,斬他。」

    「嘭!」

    剛才,被兩滴暗時空物質擊中的位置,一道凌厲至極的劍光,擊穿陣法光膜,向下方的石城直插而來。

    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,被三十六柄空間之劍包裹,向下方飛去。

    懸浮在半空的,數十萬柄石劍,化為劍雨飛出。

    「空間真域。」

    「空間扭曲。」

    「空間凝固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將空間力量,運用到極致,抵擋和躲避飛來的石劍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三十六柄空間之劍,狂亂飛舞,發出密集的金石碰撞聲,將所有靠近他的石劍,全部都打成石粉。

    一路從天,打到地面。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張若塵落到城中,踩得百里長的古城向下沉了數丈,腳下爆出來的氣勁,將離得最近的數十位聖境天奴,震得骨血分離,化為血霧和骨架。

    更有三百多位聖境天奴拋飛出去,遭受重創,無法從地上爬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腳下湧出神焰,氣勢衝天,一掌向上空拍去,將一條由上千柄石劍組成的劍流,打得散亂拋飛。

    「住手!」

    麒蝶站在高台上,嘴裏發出低沉而又綿長的聲音。

    半空中,數十萬柄石劍停止攻擊,如同滿天星辰一般,懸浮在張若塵頭頂。

    張若塵無所畏懼,做為時空掌控者,最不懼的就是圍攻,這點場面嚇不到他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落到麒蝶身上,略微有些詫異,道:「沒想到,竟然是一位千問境天奴。」

    「張若塵,我來自妖神界,名叫麒蝶,在大聖境,已經修鍊了九千年。」麒蝶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九千年修鍊,也才達到千問境初期,資質很一般,一生都不可能達到神境。不對,是半神的邊緣,你也出摸不到。」

    「老身不想與你做口舌之爭,因為你已經落入必死的陷阱。現在,只是讓你死得明白一些,知道自己是死在誰的手中。」麒蝶聲音軟綿無力,一副老態龍鐘的模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置可否,道:「是嗎?」

    「看來,你是不信。」

    麒蝶發出笑聲,很詭異,聲音似鬼泣。

    「將他們帶上來。」她道。

    隨即,包括劍南界界尊在內的十三位天奴,被一支由九步聖王組成的天奴精英,押解上來,將他們全部都鎮壓得跪在高台下方。

    麒蝶道:「你利用他們幫你刺探消息,卻不知,就憑他們那點修為,怎麼可能逃得過老身的法眼?真以為天奴之中,沒有能人嗎?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從劍南界十三位天奴身上掃視過去。

    發現,他們身上,又多了無數傷痕。其中有兩位,身上的肉,被一刀刀割下,只剩頭顱上還有血肉,身體變成了一具白骨。

    顯然,經受過酷刑。

    「這就是投靠地獄界的下場!」

    麒蝶手臂一揮,掌心飛出十三道血霧,落到十三位劍南界天奴的身上。

    頓時,十三位天奴皆是發出凄厲的慘叫聲,身上的骨頭逐漸融化,無法支撐起身體,軟癱了下去。

    麒蝶打出的血霧,具有蝕骨的力量。

    被血霧侵入身體,生命力越強大的生靈,遭受折磨的時間越久,蝕骨之痛會一直持續到他的死的時候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,沉冷到極點。

    正打算出手,可是,腳步才剛剛一動,腳下便是出現密密麻麻的血紋,猶如成千上萬道觸手,在拉扯他的腳。

    一共三萬道血紋,由三萬位聖境修士操控。

    既有半聖,也有聖者和聖王。

    「嘩啦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腳,又向上提了一些。

    引動的血紋,增加到十萬道,由十萬位聖境修士操控。

    大聖的修為和戰力,的確遠勝別的聖境修士。

    可是,螞蟻多了也能咬死大象。

    更何況,聖境修士比螞蟻強大太多,是蠍子,是黃蜂,是蜈蚣……,別說十萬位,只是一萬位,在準備充分的情況下,也有殺死大聖的能力。

    麒蝶在雪石古城佈置的陷阱,遠遠不止十萬位聖境修士參與,而是一百萬位。

    「不要亂動,你越動,引動的血紋越多。」麒蝶露出黃褐色的牙齒,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出麒蝶是這一切佈置的中心,道:「你衝破了精神力封印?」

    「你居然能夠看出這一點,說明還是沒那麼蠢。」

    麒蝶釋放出精神力聖相,身後出現成百上千條血河,交匯成一隻長達數十丈的血色蝴蝶。

    蝴蝶的身體,是麒麟的形態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想要看穿劍南界天奴是在為我做事,沒有強大的精神力,你做不到。想要佈置血紋陣法和血紋陷阱,沒有強大的精神力做後盾,也是佈置不出來的。要猜到你衝破了精神力封印,不算什麼難事。我只是好奇,你是怎麼做到的?」

    「我的精神力,達到了六十六階,只不過一直都隱藏了起來,只表現出六十階的強度。你們地獄界的神靈太愚蠢,根本沒有發現這一點。所以,佈置在我身上的精神力封印,我很輕易的,便是將之衝破。」麒蝶的眼中,露出輕蔑的笑意。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皺眉,道:「封印天奴這種粗活,應該都是一些半神、偽神在做。他們的精神力,絕大多數都在七十階以下,還真有可能被你欺瞞過去。」

    虛空中,刀獄皇一把將那位聖王天奴提了起來,怒道:「該死的東西,你竟敢聯合那些天奴,欺騙本皇。信不信本皇現在就吸干你的鮮血?等到狩天之戰結束,再帶領不死血族的大軍,吸干劍南界所有生靈的鮮血。」

    「此事應該與他無關,是麒蝶對他的記憶動了手腳。刀獄皇,別在他身上浪費時間,與本公主一起,先打破血紋陣法,救出張若塵再說。」

    羅乷拋出七角殿宇,從裏面放出數十位大聖境界的羅剎女。

    她們迅速結成陣法,以羅乷為中心站立,將身上的精神力釋放出來,打入陰神蓮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羅乷的手,輕輕一推。

    陰神蓮飛了出去,如同撒豆成兵,飛出一片無邊無際的死亡軍團,同時向血紋陣法光膜,發動猛烈攻擊。

    羅乷對張若塵有十足信心,區區一群大聖之下的天奴,不可能奈何得了他。

    但,麒蝶卻是一個巨大變數,精神力太強大,足以對張若塵,造成致命威脅。

    只有攻破這一層防禦光膜,張若塵才能進退從容,不至於被困死在裏面。

    「這個羅剎公主,竟是如此了得。」

    刀獄皇看着滿天聖屍,心中收起輕視之心,提起戰刀,加入進攻伐陣營之中。

    「嘭嘭。」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轟鳴聲,從雪石古城的四面八方傳來。

    麒蝶抬頭看了一眼,臉色微變,道:「出手,以最快速度,煉殺張若塵。」

    古城中,地面上,血光大盛。

    百萬道血紋,像是密密麻麻的毒蛇,急速向中心的張若塵蔓延過去。

    「你們死到臨頭,尚且還不自知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頭,手掌一拍葫蘆。

    紫金葫蘆飛了起來,一位位不死血族的大聖,從裏面飛出,皆爆發出懾人的聖威,如同神兵天降,四面八方衝去。

    足足六百多位大聖。

    其中包括,大森羅皇、越聽海、易軒大聖、孤辰子等等,百枷境大圓滿強者。

    雪石古城中,除了麒蝶,都是大聖之下的修士。

    若是不死血族的大聖,沒有闖入進血紋陣法光膜,他們憑藉在石城中的佈置,倒是可以對抗。

    可是,麒蝶聰明反被聰明誤,想要坑殺張若塵,卻沒想到,將不死血族的大聖軍隊接到了城中。

    「這麼多聖境天奴,太好了。」

    「全是積分啊,殺!殺!殺!」

    「區區幾道血紋,也想擋住本聖,你們也太天真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六百多位大聖組成的大軍,放在任何地方,都是一股可怕的戰力。

    雪石古城中的天奴,被他們殺得人仰馬翻,潰不成軍。

    這是一場屠殺和收割,麒蝶和天奴們,的確佈置了種種手段,可是他們面對的,不是一位大聖,而是一支大聖組成的軍隊。

    麒蝶的牙齒顫抖,眼中凶光畢露,嘴裏發出一道刺耳的音波。

    音波蔓延過的地方,一位位不死血族的大聖,立即痛苦的抱頭,從半空墜落下去,在地面翻滾,精神力和聖魂遭受重創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忽的,以麒蝶所站位置為中心,結成一道空間屏障,將所有外散的音波,全部擋住。

    音波反向涌回,衝擊向麒蝶自己。

    「空間力量。」

    麒蝶察覺到了這一點,立即停止音波和精神力攻擊,身體遁入進精神力聖相之中,與其結合為一體。

    血色蝴蝶精神力聖相,發出一道長嘯:「張若塵,我要讓你,死無葬身之地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掙脫血紋,出現在距離麒蝶不遠處的高台下方,看着全身骨頭融蝕的十三位劍南界天奴。他們不僅骨頭化為膿液,甚至血肉,都被腐蝕。

    他們都在慘叫,經受着難以承受的痛苦。

    劍南界的界尊,顫抖著道:「張……張若塵,別……別忘了……忘了……你對我們的承諾……」

    「雖然你們辦的事不算太好,但是,終究讓我找到了他們,不死血族若是奪取十族第一,你們肯定有一份功勞。你們安心的去吧,劍南界的事,我攔下了!」

    聽到這話,本是痛苦無比的十三位天奴,嘴角都露出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「哧哧!」

    張若塵手臂一揮,打出凈滅神火,將他們十三人燒成了飛灰。

    救,已經救不回來。

    與其繼續遭受痛苦和折磨,不如給他們一個痛快。

    至於保存他們的聖魂之類的想法,張若塵想都沒有想過。因為,地獄界的諸神,想要他做刀。

    如果一把刀太軟,太鈍,連天奴都殺不了,憑什麼做諸神的刀?

    想要獲得更多的資源,想要迅速變得強大起來,想要走一品聖意的路,現階段,他必須做這把刀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抬起,望向半空中那隻血紅色蝴蝶,眼神殺機畢露。

    「唰!」

    十翼展開,他騰飛了起來,左臂結成掌印,十條卍字青龍的虛影顯現而出,爆發出震耳欲聾的龍吟聲,一掌向其拍擊了過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