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哪怕只是福祿神宮的外殿,也密佈道鎖,除了神中大能,沒人可以撕裂空間直達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感受到空間波動,聚集在外殿中的賓客立即感應到,迅速圍了過來。

    空間裂縫已經消失,只剩一個年輕俊逸的男子,站在羅乷的對面,雖然看上去渾身傷勢的模樣,可是,卻又散發着令人心悸的氣息波動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居然是張若塵,豈不是說……”

    “活着歸來的,居然是張若塵。”有修士,聲音發顫的道。

    “或許,張若塵和閻無神只是分了勝負,沒有決生死。”

    “對啊,肯定是這樣,閻無神若是隕落,必定震動整個閻羅族。不,是震動整個地獄界,消息更會傳到天庭各界。”

    “閻無神剛從黑暗星突破歸來,引動宇宙異象,壽元逆增,大氣運加身,怎麼可能會隕落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多少聲音,在一座座殿宇中響起。

    可是,般若和閻無神訂婚的地點也在這裏,爲何只見張若塵,卻不見閻無神歸來?

    那些不相信閻無神會死在張若塵手中的修士,聲音越來越小,看向張若塵的眼神,卻多了一些莫名的東西。

    羅乷輕咬紅脣,凝視了張若塵良久,雙眸中水霧朦朧,表情似哭又似笑,道:“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……本公主還以爲你逃婚了呢,哏哏……”

    說的是“回來就好”,而不是“來了就好”。

    意味着,她更在乎的是張若塵能不能活着回來,而不是,張若塵能不能來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羅生天,沒有感應到閻無神的氣息,頓時,明白了戰鬥結果。本是想要呵斥張若塵幾句,可是不知爲何,心頭的怒火,卻被好奇、驚異、疑惑……等等情緒佔據,一句狠話都沒有說出來。

    提前歸來的青盛大聖,與福祿黑袍大祭司,天羅神國的四海君,三人站在宴席的一角,遙望大門的方向。

    青盛大聖如沐春風,滿臉笑容,道:“大祭司、四海君,我就說張若塵一定會來的,這下你們相信了吧?我血絕家族子弟,絕不失信。”

    福祿黑袍大祭司眉頭微皺,道:“可惜,今晚的訂婚宴……哎,或許命運早已註定,怪不得他。”

    青盛大聖和四海君,當然明白福祿黑袍大祭司爲何嘆息。

    兩場訂婚宴,般若和閻無神的那一場依舊盛大,前來的賓客衆多,可惜訂婚者身死人亡,訂婚宴自然是無法繼續辦不下去。

    本是喜事,卻變成喪事。

    青盛大聖和四海君對視而笑,反正閻無神隕落,傷不到他們兩家的利益,張若塵活着回來,就是大喜事。

    喜慶的日子,就該多笑一笑。

    不僅是他們,整個福祿神宮外殿都是幾家歡樂幾家愁。閻羅族和前來參加訂婚宴的上三族修士,聚集在北宛,氣氛低沉,所有人望向般若,皆是神色複雜,輕輕搖頭。

    他們都覺得般若太慘,雖然沒能成爲命運神女,可是能夠嫁給一位元會級天驕,也算不錯的歸屬。

    偏偏命運戲弄她,在訂婚當天,發生了這樣的事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他毀了般若師妹的訂婚宴,我們也去毀掉他的訂婚宴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閻羅族的天之驕子,絕不能就這麼白死了!”

    一羣修士義憤填膺,向南宛衝去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般若的身影,出現到他們的前方,身上綻放出奪目的命運光華,輕喝一聲:“幹什麼?你們想要在福祿神宮生事?”

    一位命運神殿的大聖,越衆走了出來,氣憤的道:“般若師妹,張若塵今晚之舉,讓你陷入最爲難堪的境地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”

    “對啊,我們一定要鬧個天翻地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吵鬧聲越來越大,傳至青盛大聖、四海君、福祿黑袍大祭司的耳中。

    青盛大聖和四海君的臉色,皆是冷沉下來。

    神靈不在,他們最大。

    居然有人想要在他們面前生事,真當血絕家族和天羅神國無人嗎?

    福祿黑袍大祭司見情況不妙,連忙道:“既然是在福祿神宮,此事,還是由我來處理吧!”

    “有勞大祭司了!”青盛大聖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四海君道:“大祭司出面,自然是最好不過。”

    福祿黑袍大祭司降臨到北宛後,很快將閻羅族和上三族的修士壓制了下去,吵鬧聲逐漸消停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羅乷攜手並肩,走進外殿南宛的中心,來到一棵元會古樹下方,沐浴在白色光雨中,不時就有修士上前恭賀。

    “萬奇血海柳珅,奉獄金天神之命,攜來三車聖藥,準帝品血丹一顆,聖龍皮十張,祝賀若塵公子和羅乷公主佳偶天成,永浴愛河。”

    血泣站在一旁,低聲傳音張若塵:“萬奇血海是血天部族七大血海之一,獄金天神乃是萬奇血海之主,威震寰宇數十萬年。柳坤是獄金天神的神使。”

    一個血天部族,堪比天庭排名前一百的強界,諸神林立。

    獄金天神在整個宇宙中,都算是巨頭級別的存在,可以與血絕戰神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如此大人物都派遣神使前來送禮,由此可見,張若塵和羅乷公主這場聯姻分量之重。

    柳坤,張若塵是見過的,狩天之戰血天部族的參戰修士之一。以他初入百枷境的修爲,能夠成爲獄金天神的神使,由此可見,不死血族拿到十族第一對這些參戰修士的影響是何等巨大,幾乎改變了他們的人生。

    柳坤對張若塵崇拜得無以復加,站在張若塵面前,恭敬不已,絲毫擺不出神使的派頭,反而像是一位將士在看着自己的統領。

    “滄青血海滄虎帝君,奉湳虛天神之命,送神石一箱,元會聖藥十株,祝賀若塵公主和羅乷公主締結良緣,緣定三生。”

    又是狩天之戰的參戰修士。

    “末剎血海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血泣乃是百枷境大聖,對地獄界各大勢力的知名人物瞭如指掌,站在張若塵身旁,向他一一介紹和講解。

    曾經看張若塵很不順眼的他,現在對張若塵是佩服得五體投地。

    “隕星神殿方默峯、墨厝、顏含雨,奉殿主之命,前來拜賀。”

    隕星神殿在修羅族的各大神殿中排名靠後,僅列第十八,可是,依舊算是一方霸主。

    在地獄界,無論是神靈,還是聖境修士,結交的主要還是同族的修士。就像在崑崙界,有人族,有龍族,有貓族……,但是,關係最深的修士,絕大多數還是在本族之中。

    修羅族二十四神殿之一的隕星神殿殿主,親自派遣弟子,前來張若塵和羅乷公主的訂婚宴,無疑是在釋放結交和親近的信號,意義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這場訂婚宴,不死血族和羅剎族的各大勢力,幾乎都派遣了代表前來,佔據所有修士中的七成以上。除此之外,鬼族、石族、屍族、骨族、修羅族,皆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勢力,前來祝賀。隕星神殿是最爲典型的代表,躋身修羅族頂尖勢力之列。

    閻羅族的學之古神,也派遣神使,送來賀禮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冥族和死族,沒有一位修士到來。就算到來,也聚集在北宛,參加的是閻無神和般若的訂婚宴。

    血宸和血凝筱等等一衆血絕家族的修士,接收各方送來的厚禮,心中感嘆不已。

    只是一場訂婚宴而已,各大勢力就送來這麼多禮物,等到正式成婚那一天,豈不是更加不得了?

    這就是神尊賜婚?

    這就是兩大勢力聯姻的影響力?

    羅乷的閨中密友來了不少,既有神國公主,也有神靈之女,還有地獄界頂尖勢力的天之驕女,個個驚豔,非是凡俗美女可比。

    與她們分開後,羅乷悄然來到張若塵身旁,低聲傳音,道:“只是訂婚宴而已,你先休息吧,我來應付他們便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頭,道:“只要不與人交手,我的傷勢不會惡化。”

    羅乷還想再勸,卻見十多道婉約動人的身影走了過來,帶着陣陣香風,伴隨悅耳笑聲,正是從小與她交好的那羣閨中密友。

    鳳青漓,是天音神母的弟子,精神力達到六十六階巔峯,雖是羅剎女,身上卻不帶一絲媚態,清麗端莊,聖潔靈秀。

    她以審視的目光,打量了張若塵片刻,道:“閻無神死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也在打量鳳青漓,此女也和別的羅剎女一樣,身材極爲高挑,即便身穿多層聖衣,依舊可以看到驚人的曲線輪廓。

    雖然張若塵只是隨意一瞥,卻惹得鳳青漓露出不悅的神色,道:“你來地獄界時日尚短,可是,關於你的傳言已經很多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又道:“不好的傳言最多。訂婚之後,好好待我家師妹,若是敢負她,你會死得很難看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故意想要震懾張若塵,說出這話的時候,精神力無形的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前,頓時看看種種恐怖的畫面,有他的屍體被剖開的畫面,有瑜皇、瀲曦等女子魂飛魄散的畫面……,這些畫面,猶如真實發生了一般,侵襲張若塵的內心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鳳青漓的精神力非常可怕,遠勝無疆和麒蝶。

    一位紅衣女子嘻嘻一笑,紗縵一般的衣袖揮動,將鳳青漓的精神力擊散,道:“青漓,別人若塵公子剛剛經歷生死大戰歸來,身上傷勢嚴重,你卻這麼嚴厲。你不心疼,我家小乷乷怕是要心疼了!對吧?”

    “對啊,你的精神力那麼強大,若塵公子畢竟才百枷境,就算沒有受傷,估計都擋不住。更何況,現在還是有傷在身,萬一出醜,丟得可是乷妹妹的臉。”一道媚柔入骨的聲音,吟吟笑道。

    羅乷向張若塵偷偷看了一眼,見他沒有動怒,纔是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這羣閨中密友,哪些是真的友,哪些是假的友,她可是清楚得很,其中賤人不少。

    羅乷似怒非怒的笑道:“張若塵在狩天戰場上,可是殺過萬死一生境的大聖天奴,你們最好別惹他,小心被他收拾一頓,我可是不會幫忙勸解的。”

    以那位聲音媚柔入骨的女子爲代表,足有數位閨中密友,都露出譏誚的笑意。

    螭帝的確是萬死一生境大聖,但是,不僅精神力被封印,而且雙手被神鏈鎖住,更有重傷在身,被張若塵殺死之時,戰力怕是還不如千問境巔峯的大聖。

    聲音柔媚入骨的女子,乃是羅剎族七大神國之一“越古神國”的琦公主,修爲達到千問境巔峯,對張若塵這個所謂的元會級天才,並沒有太多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即便螭帝處於巔峯狀態,她也有把握,將其殺之。

    羅乷的這羣閨中密友,個個身份不俗,美貌驚人,其中不乏修爲高絕之輩,可惜張若塵卻對她們沒什麼好感。羅乷向一一他介紹完之後,張若塵隨便找了一個由頭,果斷離開。

    琦公主身穿華貴聖衣,由百種聖花的花瓣煉製而成,豔麗絕世,彷彿花仙子一般,走到羅乷的身旁,挽住了她的手腕,嬌聲的道:“乷妹妹,姐姐覺得這個元會級天才,似乎不怎麼樣啊,與他聯姻,倒是委屈你了!”

    旁邊,一位身份高貴的神***陽怪氣的道:“沒想到,以乷姐姐的天資才情,也逃不過聯姻的命運。被青漓的精神力攻擊後,連話都不敢說一句,肯定是因爲體內的人類血液,才讓他如此軟弱。”

    “畢竟,張若塵的修爲還低,與精神力六十六階巔峯的大聖叫板,吃虧的,只會是他。是我,我也會選擇躲起來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據說張若塵在《神儲卷》上的排名很低,很有可能無法成神,乷妹妹真是可憐。”

    羅乷笑意連連,一直在控制自己的情緒,不想壞了訂婚宴的喜慶氣氛。可是,她們越說越過火,心中的怒意,再也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宴席上,響起一道道驚聲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,不可能吧?體內承載着一座大世界?”

    “豈會有假,當時有不少大人物進入虛無空間觀戰,消息已經傳開了!”

    “才百枷境而已,戰力竟然強到能力壓萬死一生境大聖的地步,聞所未聞,太可怕了,怕是也只有他們二人有如此能耐。”

    “據說,他們爆發出來的最強戰力,不止萬死一生境那麼簡單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些修士一邊議論,目光一邊向張若塵盯去,眼神中,敬畏之色更濃。

    琦公主和鳳青漓等等閨中密友,通過傳音詢問之後,知道他們是在議論張若塵和閻無神生死決戰的具體情況,大概瞭解之後,她們皆是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再次看向張若塵,不敢有一絲輕視。

    這個元會級天才,比她們想象中還要厲害,似乎不能將他當成一個百枷境大聖看待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