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理會衆人的議論和目光,坐在一張椅子上,閉目療養,心中回想先前與閻無神的那一戰,體會所悟所感。

    當時,他雖然入魔,可是出乎意料的是,理智並沒有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是真理之心,幫他守住了最後一絲清明。

    大戰結束之後,血絕戰神打算帶他到福祿神宮,請神尊,以命運之道幫他鎮壓心魔的時候,他也是憑藉真理之心自行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只不過,無間閣刺殺風后,與他和閻無神生死決戰,發生在同一時間,難免會惹人猜疑兩件事的聯繫,所以,張若塵纔將計就計,假裝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將所有一切都推給心魔作祟。

    與閻無神一戰,張若塵前所未有的酣暢淋漓,無拘無束,彷彿九天游龍遨遊天際,盡情施展畢生所學,感悟良多,需要細細消化。

    “瞞得過別人,應該瞞不過外公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回想先前血絕戰神的眼神,心頭輕顫。只感覺,那雙眼睛,彷彿有洞察天地間一切玄機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沙沙。”

    淡淡的香風飄來。

    腳步聲細微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回頭看,沒有釋放精神力,可是,腦海中,自動浮現出一道唯美如畫的身影。一身紅衣,衣帶飄飄,面容藏於虛幻之中,身姿隱於天地規則之間,似一陣風,似一團氣。

    如一件紅衣在走動,沒有身體。

    她的身姿,卻又確確實實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若塵公子聽說過《神儲卷》嗎?”姑射靜聲音,從身後傳來。

    那聲音,似少女,歡快悅耳;又似童音,清醒無邪;細細回味,又像經歷過萬丈紅塵洗禮,聲音中飽含人生閱歷。

    只是簡單的一句問話,卻給張若塵多重奇妙感受。

    羅乷的那些閨中密友裡面,在張若塵看來,她是最厲害的一個,至今還看不透她的境界高低。不過,她能一袖擊散鳳青漓的精神力攻擊,至少證明實力在鳳青漓之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當然聽說過,命運神殿六卷天書之一。傳說,天下但凡有一成成神概率的修士的名字,都會自動出現到上面。”

    “《神儲卷》有甲、乙、丙、丁四等,甲等最優,能進入此等的修士,七成以上都能成神。若塵公子排在丁等第八十七位,成神的概率,不足兩成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娓娓說道,已走到張若塵的一丈之內。

    幽香,更濃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《神儲卷》沒有太大興趣,也不覺得《神儲卷》真的有那麼玄奇。宇宙何其浩瀚,區區一卷天書,能夠收納所有?

    不過,聽聞自己在《神儲卷》上排名如此之低,心中多少還是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姑射靜吟吟笑道:“威震天下的元會級天才,卻只排在丁等,實在是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笑聲,並沒有嘲笑的意味。

    彷彿是很好奇,很感興趣的樣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是啊,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,《神儲卷》的排名,並不是一成不變,若是能夠彌補自身缺陷,對症下藥,損有餘而補不足,成神的概率是會逐漸增加的。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明白,這纔是她想要說的話。

    他道:“以姑射仙子的見地,我到底有哪些缺陷需要彌補?”

    “不要叫我仙子,倒是可以叫我魔女。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終於擡頭,看了她一眼,頓時心驚肉跳。

    只見,眼前紅霞滿天,一縷縷魔氣在紅紗內部扭纏,看不清她的臉,只能感受到刺骨的冰寒,還有令人絕望的死氣。

    比鬼族、死族、骨族、死族大聖,身上的死氣都要濃烈。

    先前,羅乷介紹過姑射靜,稱她來自“羅祖雲山界”,傳說是羅剎族的第一凶地。

    乃是魔祖羅睺死後,身體倒下,凝化成的一座世界。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心魔!我聽聞,你前去和閻無神生死決戰,就是因爲,被心魔入侵,失去了心智。心魔已成爲你成神之路上,最大的阻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平靜,道:“難道姑射姑娘能夠幫我除掉心魔?”

    “你若跟我去一趟羅祖雲山界,要除心魔,不是難事。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了片刻,道:“我需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?”

    “我聽說,若塵公子手中掌握着不少《天魔石刻》,我想借閱觀悟一段時間。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原來是爲《天魔石刻》而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既沒有承認自己身上有《天魔石刻》,也沒有否認,道:“羅祖雲山界何等了不得的地方,必定收錄了無數魔功奇典。我看,姑射姑娘修煉的功法,便不在《天魔石刻》之下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聽出張若塵委婉拒絕之意,道:“我修煉的功法,名叫《死靈圖》,的確不弱於《天魔石刻》。可是,我在《神儲卷》上的排名,卻差了血魔很長一段。”

    “血魔?”

    張若塵若有所思,道:“他在《神儲卷》上的排名很高?”

    “甲等第二。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頓時瞭然。

    血魔修煉千餘年而已,卻能以百枷境的修爲,在《神儲卷》上佔據如此高的排名,衆人自然會將這一切歸功到《天魔石刻》上。

    覺得,是他同時修煉九幅石刻的原因。

    張若塵嘆息一聲,道:“姑射姑娘既然知道我在《神儲卷》上的等級排名,顯然是查過我。既然查過,就應該知道,我雖然曾經是崑崙界的修士,可是已經是上一世的事。上一世的我,已經隕落在崑崙界。就算有《天魔石刻》,也都遺失。”

    “若塵公子不用急着拒絕,可以再多考慮一下。羅祖雲山界是真的有辦法,幫你清除心魔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飄然後退而去,忽的,又留下了一句話:“提醒若塵公子一句,《神儲卷》甲等第一的,乃是原阡陌,與閻折仙關係莫逆。”

    香味散失,人已遠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清楚,重重心魔的確是自己成神路上的阻礙,可是,真理之心既然可以幫他擋住心魔,目前來說,倒也不用太過擔心。

    況且,血絕戰神曾說,命運之道可以壓制心魔。

    接下來,張若塵正打算多花一些精力,參悟命運之道。既是用來對付心魔,也是做好接受命運奧義的準備。

    命運之道不夠強,承受不住命運奧義。

    這,很有可能就是福祿神尊,遲遲沒有將萬分之三十命運奧義賜給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至於姑射靜臨走時說的那句話,張若塵更加沒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因爲,接下來的一段時間,張若塵打算閉關修煉。

    一是,療傷。

    二是,衝擊陰陽五行聖意的圓滿之鏡。

    三是,突破百枷境大圓滿。

    一旦達到百枷境大圓滿,半神之體的力量完全釋放出來,那時,張若塵或許做不到神境之下無敵,可是也不用懼怕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原阡陌!能夠登上《神儲卷》甲等第一,希望不是一個斤斤計較之人。”張若塵並不希望,莫名其妙多出一個強敵。

    若是閻無神聽到張若塵這話,棺材板一定壓不住,“這還叫斤斤計較?只是神尊賜婚而已,你便與我生死決戰。現在,你都讓閻折仙懷上了孩子,別人原阡陌,還不能殺你以消心頭只恨?”

    羅乷走了過來,含笑着,好奇的問道:“小靜和你說了什麼?”

    “她想借閱《天魔石刻》。”張若塵沒有隱瞞,徑直說道。

    羅乷當然明白,張若塵是何等看重崑崙界的傳承至寶,怎麼可能讓它,流傳到地獄界修士的手中。於是,她道:“我去與她談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已經拒絕了她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羅乷道:“你不瞭解她,她想要得到的東西,一定會不一切代價奪取。還好,我跟她還算談得來,或許可以打消她的念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再阻攔。

    羅乷的身份的確非同小可,父親是羅剎族的大帝,師公乃是神尊,即便姑射靜來自羅祖雲山界,怕是也要忌憚幾分。

    至於羅乷和姑射靜,爲何能夠成爲閨中密友,關係是否真的那麼親密,張若塵則是沒有詢問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南宛響起震耳欲聾的喧譁聲,不知多少修士,跟着長嘯,似乎發生了什麼了不得的事。

    “發生了什麼事,閻無神都已經隕落,他們還這麼興奮?訂婚宴不是取消了嗎?”

    “莫非他們想要鬧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來參加張若塵和羅乷訂婚宴的賓客,皆是好奇不已,立即派遣人手,前去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片刻後,去打探消息的修士返回。

    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血泣大聖問道。

    那位打探消息的修士,道:“據說,是命運神山的神使駕臨,準備接般若去神殿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就去神殿?”血泣大聖驚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接她一人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北宛中的修士,盡皆露出驚駭之色。

    風酈被刺而死,神山的神使立即便來迎接般若。這意味着什麼?

    難道般若要因禍得福,成爲新晉神女?

    這已經不算是一種可能,而是鐵板上釘釘的事。

    般若成爲神女,影響太大,讓下三族各大勢力的代表,全部陷入思考之中。隨後,他們刻畫出傳訊光符,如同流星雨一般,將消息傳向各方。

    起鬨聲和歡騰聲,從南宛一直穿到北宛。

    般若婷亭如玉,身姿筆直端莊,穿着一身喜慶的紅衣,走入進了北宛。她的身後,跟着大批冥族、死族的修士。

    命運神山的神使,沐浴中星光中,站立在一旁等待。

    衆人看向般若,皆是竊竊私語。

    “她來北宛幹什麼?”

    “對新晉神女還是放尊重一點,小心被秋後算賬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看死族和冥族得意的樣子,看來般若過來這邊,就是想要炫耀一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羅乷並肩而行,迎接了上去。

    般若凝視着他們二人,看着他們由遠而近,面容冰冷,不含任何情緒波動,彷彿鐵石雕琢的臉蛋。

    羅乷身材高挑,面帶迷人淺笑,問道:“恭喜般若殿下因禍得福,看來是要接任神女之位。不知殿下此來,是爲何事?”

    般若看了羅乷很久,道:“羅乷公主美貌絕塵,氣質勾魂,的確是天下男人都心儀的對象。能夠娶你爲妻,是張若塵的福氣。”

    羅乷紅脣晶瑩,微微上翹嘴角,道:“塵哥乃是一個元會纔出一個的絕世天驕,能夠嫁給他,是我的福氣纔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頭一緊,羅乷有些不正常。

    爲何突然稱呼變得如此親暱,喊起了“塵哥”?

    難道她猜到了什麼?

    張若塵和般若的神情,都不變,但是,卻顯得頗爲緊繃,不是那麼自然。

    “般若殿下本來也有機會,嫁給一個元會級天驕,可惜,可惜了!”羅乷道。

    般若走到旁邊的一張聖玉桌案邊,提起桌上的佳釀,倒滿了三杯,端起其中一杯,道:“我來這裡,只是想敬二位新人一杯。特別是要敬張若塵,若非閣下,般若怕是沒有神女之緣。祝什麼好呢?就祝二位百年好合。”

    說完,般若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在她身後,冥族、死族的修士,皆是發出大笑聲。

    “祝得好,百年好合,百年好合。哈哈!”

    誰都看得出,般若話中有話,分明就是在向張若塵宣戰。所謂“百年好合”,用在凡人之間還好,可是,對於大聖境界的修士而言,百年不過彈指一瞬。

    般若隨神使一起離開。

    參加她和閻無神訂婚宴的修士,卻沒有散去,反而更加喜慶了起來,飲酒作樂,歡聲笑語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血絕戰神、血後、羅衍大帝、天音等等神靈級別的存在,降臨到福祿神宮的外殿。在福祿神尊的見證之下,張若塵和羅乷完成了訂婚儀式。

    正式成婚的時間,則是需要另行商議。

    正式成婚,不像訂婚,絕不可能草草進行,需要準備的事宜很多。

    訂婚宴結束後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在神境世界中,單獨召見了張若塵,問道:“與閻無神一戰,悟到陰陽五行聖意的真諦了嗎?”

    只此一句,便是揭破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什麼心魔侵佔了理智,完全不記得戰鬥過程,顯然是騙不了血絕戰神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