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在血絕戰神這樣的神靈面前,沒有任何修士,可以從容自若,更何況,還被當場揭破,內心不願公開的秘密。

    張若塵保持鎮定,回答:“略有所悟。”

    繼續欺騙,只會惹得血絕戰神的輕視和反感,不如主動承認,坦然面對這一切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又不是庸者,在他面前耍小心機,沒有意義。

    張若塵補充道:“六道輪迴和陰陽五行,都是可以循環合一的大道,代表天地真理的根本。但,想要讓它們達到圓滿,卻千難萬難。”

    “我現在,已融合了六種聖意,看似只差最後一步。可是,站到我現在的位置,看清了前路,才發現最後一步還遠在天邊。”

    “難,陰陽五行合一,幾乎不可爲。”

    以前的張若塵,站在地面,欲要登天,看見遠處雄偉高大的山峰與天相接。以爲,爬上山峰,就能觸摸到天。

    覺得,這並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事。

    現在張若塵經歷千難萬阻,辛苦爬到了峰頂。

    站在地面上的衆人看來,他距離登天,只差一步,輕輕一跨就能登上去。

    可是隻有站在山峰頂部的張若塵才知道,他距離天,還有無窮遙遠,比前面走的路加起來還要遙遠無數倍。

    而且,登山至少還有路,現在連路都沒有了!

    與閻無神一戰,便是讓張若塵看清的自己與“天”的距離。

    看得越清,內心越絕望。

    若不是張若塵三世爲人,道心經歷過“最烈的火,最冷的水”千錘百煉,百折不撓,恐怕已經心境崩潰,放棄了繼續登天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問道:“你是打算放棄,還是繼續走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繼續,不惜一切代價,凝聚一品聖意。”張若塵沒有猶豫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身穿神鎧,身軀魁梧,坐在神境世界的中心,沉默了很久,道:“只有凝聚出二品聖意的修士,才能明白凝聚一品聖意的難度。你現在修煉出來的聖意,已經達到二品聖意的極限,甚至有一絲一品聖意的韻味,是我曾經都沒能達到的高度。”

    說到此處,血絕戰神頓了頓,才又道:“你現在應該很清楚,自己距離一品聖意,還有多麼遙遠了吧?”

    “十分清楚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目望長空,道:“我也曾想,走一品聖意的路,可是因爲各種原因,最後放棄了!成神後,對聖意、奧義、天地規則的感悟加深,有了一些自己的理解。你想不想聽?”

    “請戰神指點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抱拳,躬身行禮。

    天下間,還能指點張若塵衝擊一品聖意的,爲他尋找一條路的修士,可謂少之又少,血絕戰神是爲數不多的其中一個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我不知道,該如何凝聚一品聖意。但是,可以肯定,以你現在的能力,絕對不可能將其凝聚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凝聚聖意,即需要外在條件,也需要加強自身的條件。”

    “外在條件,你有準帝品聖意丹,紫金葫蘆,都是罕見無比的至寶。甚至,我還可以送你進不死神殿,借不死神殿的力量,助你一臂之力。所以,外在條件倒也不是考慮的重點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自己,還需要加強哪些方面?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伸出右手食指,道:“第一,修爲先提升到百枷境大圓滿,將體內的枷鎖,全部都掙斷。”

    隨後,又伸出中指,道:“第二,精神力。你的精神力,必須提升到更加強大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精神力,已經達到了六十五階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搖頭,道:“對別的大聖而言,六十五階已經非常了不得,可是,你想要融合一品聖意,精神力也就遠遠不夠。若是你能精神力成神,達到七十階以上,對融合聖意,將會大有幫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瞳一縮。

    在百枷境,將精神力修煉到七十階,達到成神的地步,是張若塵想都不敢想的事。

    精神力七十階,可是能夠與真神叫板。

    沒等他開口,血絕戰神便道:“考慮到你年紀太小,閱歷太少,想要在千年之內,將精神力修煉到七十階,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所以,我對你的要求是,先將精神力修煉到六十七階,或者六十八階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有日晷相助,就算花費一千年,兩千年,也要將精神力修煉到七十階,爲融合聖意,做最好的準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本以爲,會得到血絕戰神的支持,可是這一次,血絕戰神卻一言不發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戰神覺得,有什麼不妥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如果只靠時間寶物、時間陣法,就能無限制的造就出頂級強者,地獄界的神靈數量,怕是會比現在多出數倍,早已讓天庭各界灰飛煙滅。”

    “日晷是很厲害的時間寶物,如果它沒有損毀,的確有那樣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因爲,它可以籠罩十分廣闊的一片天地,修士在修煉的同時,可以在裡面歷練、戰鬥、感悟,經歷世間百態,人生種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若有所思的道:“戰神的意思是,日晷已然殘缺,只能滿足我在裡面修煉,卻不能滿足我在裡面戰鬥和歷練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這麼理解!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像殘破日晷這種級別的時間寶物,地獄界不下十件,絕大多數都是交給聖境修士在使用,用於迅速拔高他們的修爲。”

    “神,用不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時間寶物籠罩的範圍,可以覆蓋神的整個身軀,覆蓋神的整個神境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如此,神的強大力量,依舊會對時間印記造成衝擊,使得時間印記無法進入神的體內。就像你現在的時間造詣,可以對任何聖境修士造成威脅,可是,卻奈何不了神。神站在那裡不動,你都斬不了他的壽元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繼續道:“你的精神力,從六十階提升到六十五階,只用了非常短的時間。這是接天神木的神木之心的幫助,也有葬金白虎的幫助。但是,神木之心蘊含的知識力量,你已經消化得差不多了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接天神木一個元會的知識,已經足夠浩瀚。有這個基礎,你接下來的精神力修煉,會容易得多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神木之心蘊含的知識,包羅萬象,天文地理、陣法奧妙、符道丹法、語言文字、邏輯算術……,雖然我已經融合了這些知識,可是它們在我腦海中,依舊是雜亂無章。只有刻意去冥想,才能找出想要的知識點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問道:“你只有火之道聖意,還沒有融合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問你一個問題,什麼是火之道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怔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難道接天神木蘊含的知識中,沒有與火之道相關的?”

    有。

    當然有,而且很多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太多,太雜,反而張若塵該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若是將所有關於火之道的知識整理出來,寫在紙上,恐怕可以裝數十車。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思考,越想腦海中出現的東西越多,密密麻麻,數之不盡,看之不完,頭越來越痛,彷彿有成千上萬根針在扎刺頭皮、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慘叫一聲,張若塵一頭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靜靜的看着,沒有出手幫他,道:“你雖然融合了接天神木的知識,但是這些知識,根本不算屬於你。你還需要無數年月的磨礪和消化,才能完全轉化爲屬於自己的東西。到那時,你應該就能精神力成神,達到七十階。”

    “而這個過程,不是你使用日晷閉關,就能完成。在日晷中,你哪怕修煉一千年,一萬年,最後的結果也是和現在一樣,頭痛欲裂,如同走火入魔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將那些知識,完全轉化爲自己的東西。你需要行萬里路,歷萬千紅塵事,從經歷的細節中,真正的去體悟知識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強行讓自己停止思考,漸漸的,頭不再那麼疼痛,渾身溼透的從地上爬起來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繼續道:“走路,是歷練。吃飯,是歷練。娶妻,是歷練。殺戮,是歷練。救人,也是歷練。你所經歷的一切,都是在磨礪,都是在感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多謝戰神指點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你可知,以你現在的修爲,完全可以更強。”

    “更強,能強到什麼地步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強到,重新來一次,你擊敗閻無神,可以不用受傷。你知道自己爲什麼這麼弱?”

    若是讓地獄界別的大聖,聽到這一句話,哪怕是要哭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還弱?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無論是精神力,還是修爲,你提升得太快,缺乏必要的沉澱。”

    “你體內,同時存在五行混沌聖氣和血煞之氣,可是都太駁雜,不夠凝聚。導致的後果便是,施展聖術的速度不夠快,催動至尊聖器爆發出來威力不夠強,應對危機的反應速度也會慢一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深有感觸,因爲與頂尖高手戰鬥的時候,總是難以激發出十倍攻擊。而且,很難在最短的時間內,施展出千問級高階聖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繼續道:“你有五行混沌不朽聖軀,又有半神之體,本應該百戰無敵,橫掃一切。可是,與缺、閻無神、婪嬰等人交手,你卻屢屢受傷。不朽聖軀,猶如紙糊的一般。半神之體,猶如豆腐做的一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內心當然不承認,畢竟缺、閻無神、婪嬰等人,皆是非凡之輩,傷在他們手中,不算丟臉。

    再說,他們傷得更重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似乎看出了他內心所想,道:“你是要融合一品聖意的人,目光應該看得遠一些,不要去和他們比,要將他們視爲螻蟻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,缺和婪嬰等人聽到這話,會作何感想?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你的肉身強大,但是卻不懂得,如何運用肉身力量和保護自己的肉身。你現在遇到的,只是缺、閻無神他們這種級別的大聖,還可以野蠻的,使用肉身硬扛他們的攻擊,而且扛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遇到的是萬死一生境大聖,無上境大聖,他們一擊就能將你的身體,打得四分五裂。空有五行混沌不朽聖軀和半神之體,卻扛不住他們的攻擊,你不覺得可笑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所以,要融合一品聖意第三點,就是要凝練體內的氣,完美掌握自己的肉身?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滿意的點了點頭,不得不承認,張若塵的悟性很高。

    伸出第四根指頭,血絕戰神道:“第四點,聖魂。”

    “天庭和地獄,有很多神子、神女,他們一出生,靈魂中就帶有神性,魂體相當強大。可惜,你母后生你的時候,還沒有成神,否則你的聖魂遠比現在強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提升聖魂,最快的方式,就是煉化神之星魂。恰好,七星帝宮之中存放了一點,你自己去找來使用。”

    “說了這麼多,其中只有一句,想要融合一品聖意。你必須在百枷境,各方面都要提升到最強,精神力是重點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!”張若塵再次一拜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終於開口問道:“爲什麼要裝被心魔入侵的樣子?”

    張若塵早已思考清楚該如何回答,道:“其實,我是真的被心魔入侵了心智,只不過……身上有一件至寶,幫我守住了最後一絲清明。那件至寶,無論如何不能泄露,當時又有別的神靈在一旁,我自然不能說實話。”

    “真理之心”的秘密,張若塵打算說出來,告知血絕戰神,因爲已經無法隱瞞。

    如果血絕戰神也覬覦這件寶物,張若塵直接送給他便是,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。當然,張若塵更相信,血絕戰神的氣度。

    做爲上一個元會,最優秀的雄傑,有大氣運加身,自己擁有的奇珍便是不計其數,怎麼可能因爲寶物搶奪自己的外孫?

    如果血絕戰神沒有露出意動的神色,張若塵以後也就可以更加相信他,可以真正將他視爲自己在地獄界的靠山。

    出乎張若塵意料的事發生……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既然無論如何都不能泄露,那你就不用說了,自己藏好自己的秘密。接下來,談第二件事。福祿神尊給你和羅乷賜婚,你明白其中的意義嗎?”

    “明白!是爲我在地獄界站穩腳跟保駕護航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其實,還有第二層意義。是要將你永遠留在地獄界,你和地獄界的牽扯得越深,今後想走,也就越難。你是一個重情義的人,只有情義,可以成爲你的羈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張若塵臉色變換,眼神凝重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你用否認,就算你今後真的想走,你依舊是我血絕的外孫,依舊是血絕家族的子弟。只不過,接下來很多事,恐怕由不得你的心。我現在,站在地獄界的一方考慮問題,當然也希望你留下來,也會做一些什麼,你得有心理準備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