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長袖一揮,一隻黃銅小鼎飛出來,懸在張若塵前方。

    六方天尊鼎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此鼎,本屬於爛臣海之主石斧君愚三解,在愚三解閉關修煉期間,被藍髓真君盜走。”

    “藍髓真君想要借六方天尊鼎,跨過無上境大聖的瓶頸,又怕愚三解閉關結束後,追查此事。於是,躲進了第三號暗黑星內部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他沒料到,第三號暗黑星孕育出了暗黑之靈,也低估了一顆暗黑星的兇險,最終死在了裡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恍然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懷疑,藍髓真君只是萬死一生境巔峰的大聖,怎麼可能擁有六方天尊鼎這樣的至寶?

    “一個大聖,居然敢盜取一尊神靈的寶物。這個藍髓真君,真是膽大包天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藍髓真君的壽元無多,而且憑自己的實力,絕對突破不到無上境。爲了破境,爲了活下去,自然敢鋌而走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意更多的瞭解神靈,於是,試探性的問道:“我聽說,神靈無所不能,無所不知。難道藍髓真君盜走六方天尊鼎,石斧君一點都察覺不到?而且,石斧君難道沒有留下神念分身,看守此鼎?又或者,將此鼎攜帶在身上?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敢直呼石斧君的名字,那是身份和實力到了,張若塵卻還不敢那麼囂張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神靈沒有你想象中那麼無所不能,大聖也沒有你認爲的那麼弱。神靈之所以知道很多事,那是因爲,擁有無數神念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一道神念,即便是不朽境大聖,也能將其滅之。就像你的一道精神力念頭,聖王可以輕鬆滅之。”

    “其次,神靈的推算能力,也是有限的。被推算者,修爲越高,越難推算。”

    “要推算一位大聖,即便是對神靈而言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除非兩者有特殊關係,比如血脈關係、師徒關係等等,這樣推算起來,會容易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除非愚三解分出大量神念,凝聚出強大的分身,纔有可能鎮壓藍髓真君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六方天尊鼎並不屬於天庭和地獄,而是一件來自邊荒星空的器皿。它的器靈強大,只是一直在沉睡,愚三解也沒有將其降服,所以存在巨大的變數。愚三解在閉死關的情況下,怎麼敢將它帶在身上?”

    張若塵身上藏有很多秘密,來到地獄界後,一直小心翼翼,如履薄冰,最根本的原因,就是對神靈的力量不夠了解,不知道自己的秘密會不會被神靈探查到。

    聽了血絕戰神的一番話,張若塵意識到,以他現在的修爲,似乎不用太過懼怕神靈。

    除非,神靈親自出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戰神見過石斧君了?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輕哼一聲:“六方天尊鼎出世,愚三解豈能不知?但是,天下間,還沒有人可以從我血絕戰神的手中,將東西搶走。六方天尊鼎是你從第三號暗黑星的內部得到,自然不可能還給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暗暗一想,腦海中,便能勾勒出血絕戰神和石斧君爭鋒相對的模樣。

    可惜這一次,理在血絕戰神手中,石斧君註定無法將寶物要回去。

    忽的,張若塵心中一動,道:“戰神說,六方天尊鼎的器靈強大,而且一直在沉睡?”

    能夠被血絕戰神稱爲強大,絕對不簡單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點了點頭,道:“此鼎存在巨大變數和潛在危機,你壓不住,所以,還不能給你。我打算,暫時交給你的母后,由她保管。你可有意見?”

    “沒有意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鼎中的帝品聖丹,乃是藍髓真君收集了無數年的材料,準備煉來衝擊無上境。可惜,他的丹道造詣差了一些,差一點沒有煉製成功。最後還是黑暗元靈,將他煉入進丹藥裡面,化爲了丹靈,才煉製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的修爲,達到萬死一生境巔峰,可以去找你母后索要。吞服此丹,對你衝擊無上境,有巨大幫助。”

    六方天尊鼎被血絕戰神收了起來,接下來,談到了血影神母和白蒼血土。

    據說,血影神母的真身神樹,被學之古神從福祿神尊那裡要走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白蒼血土非常神秘,號稱不死血族的第一聖物,很多神靈,都不曾見過。你能煉化吸收白蒼血土,暫時還是一個秘密。但是這個秘密,守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這個秘密公開會怎樣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的眼神鋒銳,道:“你將成爲一株人形的神藥,誰都想要吸你的血,吃你的肉,食你的骨。當然,你也不用太過擔心,以你現在的背景,敢動你的人不多。”

    最後,血絕戰神提醒了張若塵一句,道:“煉化吸收了白蒼血土,的確讓你的肉身變得更加強大,自愈能力超強,即便身體四分五裂都能恢復過來,近乎不死之身。但是,天下沒有絕對的不死之身,自以爲不死的人,往往死得最快。”

    “白蒼血土還有無窮奧妙,你自己以後慢慢體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在心中思考,血絕戰神爲何說出這麼一句話,難道他也煉化吸收過白蒼血土?

    這個問題,張若塵終究沒有問出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又提到閻折仙和葬金白虎,分別向張若塵交代了一些東西。聽完後,張若塵默不作聲,只是輕輕點頭。

    “還有最後一件事……算了,你下去吧!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欲言又止,最終揮了一揮手,示意張若塵退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異樣的神色,有些好奇,血絕戰神的最後一件事到底是什麼?

    要知道,血絕戰神一貫果決強勢,很少露出這般模樣。

    “告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退下去後,血絕戰神纔是搖頭一嘆,自言自語道:“俗世之事,還是讓青盛去和他談吧,我親自談這件事,有些不合身份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血絕戰神攤開左手手掌,掌心躺着一枚玉令。

    玉令的表面,篆刻有兩個字——玉煌。

    “玉煌界居然在這個時間開啓,有些微妙。”血絕戰神把玩着玉令,眼神越來越深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般若成爲新晉神女的事,正式定了下來,消息迅速傳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閻無神一戰的具體細節,在有心人添油加醋的推動下,更是傳得沸沸揚揚。

    有人聲稱,張若塵和閻無神的身上,都掌握有至寶,可以以百枷境的修爲,敗無上境的大聖。

    也有謠言,張若塵能夠擊敗閻無神,乃是因爲繼承了崑崙界的遺寶,執掌有大量奧義。

    各種謠言,句句誇張。

    意在勾起那些膽大包天的兇徒,對張若塵下手,以達到借刀殺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張若塵懶得理會外界的傳言,也沒有出面解釋的意思,徑直回了瀚海莊園,準備閉關,療養身上的傷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瑜皇穿一身青羽天衣,頭上青絲之間,插着紫金鳳釵,氣質飄逸,不含地獄界修士本該有的陰森邪惡之感。

    參加狩天大宴的血天部族修士,因爲還要進命運神殿修煉,現在都待在丙巳城區。

    看見沿街走過的她,皆是露出肅然起敬的神色。

    與閻皇圖一戰,瑜皇雖然慘敗,幾乎隕落,可是,卻也打出了血天部族和不死血族的風采,獲得無數修士的尊敬。

    瑜皇在生死之間走過一次,心境發生大脫變,整個人的氣質,較之以前,已是完全不一樣。有一種藏於雲霧之中的感覺,不再像以前那樣什麼東西都露在臉上,鋒芒畢露,不懂得收斂。

    這一路走來,瑜皇聽到很多消息。

    有不死血族奪取狩天之戰第一的消息:有神尊賜婚的消息;有風后隕落的消息;有張若塵和閻無神生死決戰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,在我昏睡這一段時間,發生了這麼多事。”

    不知不覺,瑜皇來到瀚海莊園外,頓了頓,猶豫要不要進去。

    片刻後,她邁步上前,道:“夏族夏瑜,前來拜會若塵大聖。”

    無論是因爲瀚海莊園現在滿布的陣法銘紋,還是因爲張若塵今時今日在她心中的地位,都令她無法再像以前那樣,毫無顧忌的闖入進去。

    瀲曦打開陣法禁制,看着站在外面的夏瑜,聲音柔美的道:“大聖被戰神召喚去了,尚未歸來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進去等他。”瑜皇道。

    瀲曦顯然是瞭解瑜皇的修爲,也知道她在張若塵心中的分量不低,因此,沒有阻攔。

    瑜皇對天庭界的修士沒有好感,走在前面,道:“做爲天庭的仙子,無數修士心中的女神,現在卻給張若塵做侍女,你甘心嗎?”

    瀲曦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“也對,你沒有別的選擇。”

    瑜皇走到湖泊的一座亭中,揹負雙手,望着眼前迷人的美景,問道:“能給我講一講,狩天之戰上發生的事嗎?我死後,爲什麼又活了過來?”

    瀲曦能夠觀看萬界神眼投影,當然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    “是張若塵救了你。”瀲曦輕聲道。

    瑜皇道:“我知道,一定是他救了我。我想知道的是過程,是細節,是一個困惑了很久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瀲曦本是不想理會瑜皇,可是想到自己似乎得罪不起她,於是,道:“張若塵對你真的是極好,是他使用自己的鮮血,爲你重塑了肉身……”

    血氣對不死血族而言,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即便關係再好的不死血族修士,都很難果斷的,割開自己的血管,將自己的血液給另一人。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擒拿閻羅族的生死八子,使用八大高手的鮮血,彌補她損失的血氣,瑜皇的雙眼一亮,芳心莫名的快速跳動。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爲了奪回你的聖魂和精神力念頭,處處受制於閻皇圖和閻折仙,瑜皇眼神既是慍怒,而又感動。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在不死血族的前途和她的性命之間,需要做出選擇的時候,並沒有放棄她,更是讓瑜皇意識到,張若塵是真的非常在乎她。

    以前,張若塵處處幫她,甚至將至尊聖器都贈送給她,瑜皇一直覺得張若塵是別有企圖,貪圖她的美貌,想要將她收入七星帝宮的後宮,成爲和瀲曦一樣,受他玩弄的女子。

    可是經歷狩天之戰,對張若塵瞭解的加深,瑜皇逐漸改變了自己的偏駁想法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的身份和天資,想要什麼美女沒有?

    如果只是貪圖她的美色,怎麼可能不顧一切的救她?

    “張若塵是真的有情有義之人,和地獄界那些陰險狡詐的修士不一樣,和天庭那些假仁假義的修士也不一樣。”

    瑜皇閉上雙目,可是腦海中,不自覺的浮現出張若塵的身影,揮之不去。

    這個男人,已經烙印進她的心中,此生都不可能忘。

    瀲曦站在一旁,當然明白瑜皇心中在想什麼。

    一個女子,能夠被這個元會最強大的天驕,如此看重,如此珍視,如此保護,怎麼可能無動於衷?

    連她都有一些羨慕。

    可惜,瀲曦也爲瑜皇感到悲哀,畢竟張若塵太優秀的,只有羅乷和閻折仙那種出生高貴的天之驕女,才配得上他。

    瑜皇只能做一個妾。

    若是羅乷足夠強勢,怕是瑜皇只能做一個外室,根本進不了血絕家族的門。

    張若塵回到瀚海莊園,正好看到站在湖畔自成一道美麗景色的二女,眼中浮現出一道詫異的神色,走了過去,道:“這麼快,傷勢就恢復了?”

    瑜皇早已收拾好自己的情緒,平靜的道:“這次傷得太重,幸好血後大人出手,才讓精神力和聖魂融入了身體。但是,想要完全恢復,至少也需要二十年時間。”

    “進日晷修煉吧,儘快恢復過來,進命運神殿修煉的機會難得,不要錯過了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瑜皇猶豫了一下,道:“你不用對我這麼好,我怕還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眉頭緊緊一皺,仔細打量她,道:“怎麼了?往日裡那個意氣風發、驕橫任性的瑜皇去哪裡了?不就是敗給了閻皇圖,信心也敗完了?夏族的族人,封你爲皇,你得有一點女皇的樣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,和閻皇圖無關。”

    瑜皇再三猶豫,最終鼓起勇氣,道:“我聽說,崑崙界也有一位女皇,與你關係莫逆。你對我那麼好,是否只是因爲,我身上有她的影子?她是否也是那麼驕橫任性,也那麼強勢傲慢?”

    張若塵表情一緊,周圍的空氣,變得了冷了幾分。

    說完後,瑜皇便後悔了!

    她查過張若塵的資料,知道這是他的禁忌,絕對不能提,可是今天,還是忍不住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空間彷彿都凝固,張若塵越是不說話,瑜皇心情就越是沉重。

    很久之後,張若塵冷冰冰的道:“那位女皇,可是厲害得很,你差她百倍不止,別想去和她比。我讓你儘快恢復傷勢,是有一件秘事,希望你親自去幫我做。整個地獄界,我能信任的人不多,你是爲數不多的其中之一。”

    瑜皇沒有因爲張若塵的貶損而氣惱,畢竟那位女皇的確是曠古絕世的奇女子。當然,她並沒有就此認輸,現在比不上,不代表以後也比不上。

    她問道:“什麼事,非本皇去不可?”

    “幫我找一個人,一個從崑崙界來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男的,還是女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了她一眼,道:“女的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