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夏瑜眼眸中神情不停變化,一是在想,張若塵爲何讓她親自去找人?

    二是在思考,張若塵是如何知道,有一個崑崙界的女子來了地獄界?難道地獄界中,暗藏有崑崙界的修士?

    三是在琢磨,此事會不會惹得神靈的注意,會不會給夏族的族人帶來災難。

    半晌後,夏瑜很是慎重,傳音問道:“到底是什麼人?”

    “月神的弟子,木靈希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夏瑜忍不住問道:“你怎麼知道她來了地獄界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木靈希的空間玉鐲取了出來,道:“知道我爲什麼會在生死臺上狠狠的教訓摩羅戰帝嗎?就是因爲這個玉鐲,它是我送給木靈希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夏瑜微微鬆了一口氣,道:“所以你是通過這個玉鐲,推算出木靈希來了地獄界?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夏瑜本來還想問,木靈希來到地獄界的目的。

    可是仔細想了想,問這個問題,太蠢了一些,於是,閉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今時今日的身份和地位,在地獄界,要護住一個木靈希,絕不是難事。除非木靈希的運氣太背,落入了張若塵的敵人手中。

    夏瑜查過張若塵的資料,當然知道木靈希是誰,堪稱張若塵在天庭那邊的第一紅顏。張若塵既然將此事交給了她,自然是要認真對待,絕不能走漏風聲。

    夏瑜道:“你加入了地獄界,殺死了無數天奴,甚至包括蠻劍大聖,木靈希必定遭受各方排擠,當然無法在廣寒界繼續待下去,來到地獄界投靠你,倒是一件可以理解的事。只不過,你能猜到木靈希來了地獄界,摩羅戰帝會不會也猜出來?”

    “以你的實力,難道還怕他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夏瑜臉上浮現出一道笑意,道:“以你之見,木靈希會走哪一條路來地獄界?”

    張若塵早已分析過很多次,道:“崑崙界和地獄界的黃泉星河離得最近的地方,也相距一光年左右,大概二十萬億裡,除了神靈,無人可以橫渡。所以,第一排除她跨越星空過來的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黃泉星河的長度,也就是整個地獄界的大小,超過十萬光年。

    一光年的距離,其實是非常近,可以說崑崙界和地獄界,已是近在咫尺。(銀河系直徑大概十萬光年,是已知宇宙中數千億個星系之一,其中有些星系的直徑可以達到數百萬光年。所以,地獄界的長度十萬光年,在宇宙中,不算太大。)

    若不是殞神島主留下的陣法,崑崙界和周邊星空,早已被黃泉星河吞噬和同化。

    張若塵繼續道:“崑崙界和地獄界的各大傳送陣和空間蟲洞,皆有地獄界的重兵把守,木靈希應該很難矇混過關。所以,也可以排除掉。”

    “我認爲,最大的可能性,她應該走的是三途河流域。”

    “崑崙界有一處特殊的空間缺口,和地獄界的三途河流域相連,加上三途河流域廣闊,地獄界無法完全把守,那裡成爲最容易進入地獄界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瑜皇聽完張若塵的分析,搖了搖頭,道:“三途河被鬼族、屍族、骨族掌控,走那裡太危險。而且,就算進入地獄界,也在中三族的地盤上,想要來到不死血族依舊無窮遙遠。不走傳送陣和空間蟲洞,她可能永遠都到不了不死血族的領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略感詫異,問道:“你覺得她會走哪條路?”

    瑜皇道:“對崑崙界的修士而言,或許三途河是唯一的缺口。可是,對天庭所在星域的修士而言,進入地獄界的方式其實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地獄界太大了,十大族掌控的核心區域,不到黃泉星河的一半。更加廣闊的星空,處於小族、小勢力、小部落相互爭鬥的混亂地帶,也是十族各大勢力之間暗中博弈的地方,利益爭鬥非常激烈,混入其中的天庭界修士不在少數。”

    “木靈希想要來地獄界找你,肯定是將血天部族的翼世界,當成自己的目的地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她,第一步肯定是先到地獄界的邊緣地帶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步,花費聖石,走暗勢力的門路,通過不受十族、命運神殿、黑暗神殿監管的空間傳送陣,偷渡到血天部族的翼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地獄界的邊緣地帶,暗勢力衆多,比較出名的有無間閣、乾坤一氣堂、鬼船盟、神女十二坊……號稱地獄界暗黑世界中的十大巨頭。每一巨頭,都有神靈坐鎮,勢力非常龐大,即便是命運神殿都無法將他們徹底剿滅。”

    瑜皇繼續說道:“從地獄界的邊緣地帶,到血天部族翼世界,有一處必經之路,名叫冰王星。確切的說,是黑暗世界修士的必經之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既然是通往血天部族翼世界的必經之路,爲何血天部族的神靈,不直接將冰王星摧毀,斬斷這條路?”

    瑜皇搖了搖頭,道:“冰王星是一顆八級星球,比普通聖門星球大百億倍,上面居住有數萬億智慧生命,修士不計其數,普通的神靈根本毀不了它。這是其一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冰王星的利益太豐厚,血天部族各大勢力在那裡都有產業,包括你們血絕家族。摧毀冰王星,等於斷了一條財路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,冰王星的主人,據說是非常了不得的人物,與不死神殿關係密切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這些種種關係的疊加,導致冰王星成爲一處沒有任何勢力可以管的地方,各大黑暗勢力猖獗,陰暗交易數不勝數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我去找她,我的第一目的地,肯定是冰王星。而且,你最好給我一枚血絕家族的令牌,這樣,在冰王星,我可以省去很多麻煩。”

    “你比我更瞭解地獄界,我相信你的判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暗想,既然無間閣在暗黑世界中的勢力龐大,倒是可以請師尊出馬,幫忙尋找木靈希。一明一暗,同時進行。

    以前是擔心,讓無間閣插手這件事,會反而害了木靈希。

    現在,既然知道神靈並沒有自己想象中那麼無所不能,張若塵自然也就更加大膽一些,做事可以稍微放開手腳。

    “主人,青盛大聖前來拜訪。”周禛走了過來,躬身向張若塵行禮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來的倒是時候,快將舅舅請進來。”

    周禛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片刻後,青盛大聖和一位玄衣老者,並排着走進瀚海莊園。

    青盛大聖威武不凡,紅髮如血,一路走來,給周禛、瀲曦等人造成巨大壓力,紛紛不敢擡頭直視。可是,與他同行的那位老者,身上卻一絲聖威都沒有,給人一種樸實無華,高深莫測的感覺。

    瑜皇看了那個老者一眼,本是處變不驚的她,臉色猛的一變,豁然站起身,退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張若塵見她如此表現,心中略感詫異,不禁仔細觀察那個玄衣老者。越看,心中越是驚駭,只感覺此人完全不在空間之中,彷彿行走在另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雖然他身上一絲氣勢都沒有,可是,隨着他一步步走近,張若塵心中的壓力卻越來越大。

    比無上境大聖還可怕,不用猜也知道,必定是神靈無疑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起身,雙手抱拳,道:“晚輩拜見神靈。”

    千澈神殿殿主元逸,皺巴巴的老臉上,浮現出一道柔和的笑容,道:“若塵公子爲不死血族和血天部族立下蓋世奇功,老夫甚是佩服,早就想要前來拜訪。”

    周禛和瀲曦等人,心中震驚得無以復加,張若塵在地獄界的地位,已經達到如此可怕的地步?連神靈都親自前來拜訪。

    瑜皇向後退,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千澈神殿殿主注意到了她,道:“夏瑜,你先別走,老夫來這裡,也有見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瑜皇停下腳步,可是依舊冷着一張臉,沒有因爲對方是神靈,就露出討好和卑微之色,一副不想理會的樣子。

    青盛大聖介紹道:“若塵,這位乃是千澈神殿的殿主,血天部族的神靈之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的困惑,瞬間消散,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。

    千澈神殿和夏瑜所在的夏族,都位於血天部族翼世界的南嶺,是南嶺中兩個較爲強大的勢力。

    夏族老祖隕落後,千澈神殿一直在蠶食夏族的領地,雙方積怨甚深。

    夏族族人接近三千億,擁有七座聖城,聖境修士不計其數。可是,這麼多年交戰下來,夏族損失慘重,七座聖城丟失了四座。

    離滅族,已經不遠。

    地獄界就是如此殘酷,內部勢力的明爭暗鬥,從來就沒有停過。沒有神靈坐鎮的勢力,被有神靈坐鎮的勢力吞併,是再正常不過的事。

    瑜皇在狩天之戰上的表現優秀,又凝聚出了三品聖意,必定得到不死血族的重點培養,將來很有可能成爲真神。

    千澈神殿殿主元逸,只是一位僞神,怎麼可能不忌憚?

    一旦瑜皇成神,第一個收拾的,肯定是他。

    千澈神殿殿主當然可以將瑜皇抹殺在搖籃之中,可是,瑜皇的背後,卻站着張若塵。經過狩天之戰上的事,所有人都看得出,張若塵有多麼重視瑜皇。

    他若是敢動瑜皇,張若塵豈會不報復千澈神殿?

    如果千澈神殿不是血天部族的勢力,而是別的族,別的部族,以元逸神靈的身份,都肯定不會害怕張若塵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,血絕戰神成了血天部族的大族宰,張若塵深受重視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元逸就不得不放低姿態,主動拜訪張若塵。

    當然,真正壓垮元逸的,其實是血後不久前,傳去的一道神諭,“我很看好夏瑜,放夏族一馬,可好?”

    瑜皇有成神之資,美貌動人,又得張若塵的照顧,血後自然是愛屋及烏,心中怕是已經將她視爲自己的兒媳。對她的事,也就重視了一兩分。

    血絕家族如今如日中天,血後不久前才斬了一位僞神立威,又鬥戰威名赫赫的修辰天神,元逸收到血後神諭的時候,整個人都已經嚇懵。

    他是怎麼都沒有料到,血後居然會親自插手這件事。

    真神和僞神的差距,太大了,更何況血絕家族的神靈都不是善茬,根本惹不起。

    “夏瑜,千澈神殿借用了夏族四座聖城,老夫已經下令,神殿所有修士全部撤走,將四座聖城還給夏族。”元逸道。

    夏瑜一怔,滿臉都是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若不是元逸的真身就在這裡,青盛大聖也在一旁,她會懷疑這是一個騙局。

    千澈神殿的殿主,讓人只能仰望的神靈,竟然主動向她一個大聖妥協?

    她當然不認爲,自己有那麼大的能量,心中暗暗想道,難道是張若塵去求血絕戰神,是血絕戰神出面給千澈神殿的殿主施壓的結果?

    元逸繼續道:“千澈神殿佔領了的領地,也會在三年之內,逐漸還給夏族。夏瑜,你在狩天戰場上的表現很好,打出了血天部族的威風,老夫很看好你,跟着若塵公子努力修煉,爭取早日踏入神境。”

    元逸沒有道歉和賠償,但是,做爲一位神靈,能夠向一位大聖,做出這樣的讓步,已經是極限。

    除非瑜皇將來成神,元逸才有可能向她低頭。

    元逸離開後,瑜皇依舊一動不動,彷彿石化了一般。

    這麼多年來,夏族一直被千澈神殿欺凌,不知受了多少委屈,不知多少族人慘死,可是沒有任何人幫他們,也無力反抗。

    她怎麼都沒有想到,因爲一場狩天之戰,因爲她和張若塵的關係,千澈神殿的殿主竟然親自登門,主動歸還夏族的聖城和領地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因爲張若塵。

    她只覺得,欠張若塵的,恐怕一輩子都還不清了!

    “謝謝。”

    瑜皇緊咬着貝齒,那雙倔強的眼睛中,涌出淚珠。

    多少年了,終於等來了這一天。

    她可以想象,此刻整個夏族的領地上,數以億萬記的族人,恐怕都在歡騰,都在高歌,終於不用再遭受壓迫和屈辱。

    “讓她一個人靜一靜,若塵,你跟我來,我……我有事和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在張若塵面前,青盛大聖顯得有些尷尬。

    當初,青盛大聖曾義正言辭的教訓張若塵,讓他不要修煉陰陽五行聖意,更是聲稱,他若是能夠將陰陽五行聖意修煉到二品,就將自己的名字倒着寫。

    也不知,張若塵還記不記得這件事。

    希望已經忘了!

    “戰神怎麼將這件事交給我來辦,他自己爲何不和張若塵談好?真是……都是什麼事啊,哎,做爲家主就這麼難嗎?而且還是代理家主。”青盛大聖心中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家主可以當。

    髒活、累活、賤活,他也可以幹。

    但是,能不能先把“代理”二字去掉?家主的待遇,是不是也可以再提高一些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