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本族星的攻擊大陣,絕不是擺設,即便千問境大聖在陣中被擊中,大概率都會隕落。

    所以,風后斷定,閻皇圖必定受了重傷。

    如果能夠趁此機會,將他逐出狩天戰場,憑藉這一輝煌戰績,她不做神女,誰還有資格做神女?

    閻皇圖一直在逃,沒辦法療傷。

    傷勢惡化,越來越虛弱。

    二人一追一逐,很快進入深空地帶。

    「閻皇圖,你主動退出戰場吧!繼續讓傷勢惡化,必會影響接下來數十年的修鍊進度,你總不希望,被閻無神後來居上?」風后道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同族中冒出一個比自己更優秀的年輕強者,是一種什麼樣的壓力。

    當然,風后的壓力,並不是來自同族。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來勢洶洶,高歌猛進,搶走了不死血族同代人的所有風頭,可他畢竟是男子,就算崛起得再快,也影響不到風后。

    風后的壓力,是來自命運神殿內部。

    是般若。

    般若才是那個讓她感覺到壓力,感覺到必須除之而後快的競爭者。如果被般若超越,風后將會難受至極。

    風后相信,閻皇圖在閻無神的身上,肯定也會感覺到這樣的壓力。

    忽的,本是急速前逃的閻皇圖停了下來,轉過身,向風后望去。

    「居然不逃了,看來是想最後一搏。」風后暗道。

    閻皇圖不逃,才是正確的做法。

    繼續逃下去,只會越來越虛弱。

    現在,至少還有一拼之力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在三五招之內,將風后重創,就能立於不敗之地,不用繼續逃。

    反之,短時間內拿不下風后,閻皇圖還可以選擇退出狩天戰場。

    在風后看來,閻皇圖肯定是這樣想的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風后沒有煉化准帝品聖意丹,沒有修鍊出三品聖意,沒有吸收血影鬼種,還真沒有把握,擋住閻皇圖最強攻擊下的三五招。

    但,以她現在的實力,就算閻皇圖沒有受傷,她也有信心,與其較量一二。

    證明自己的時刻到了!

    風后笑了笑,駕馭銀翼,急速飛去。

    「很好,今日本后一定親手擊敗你,打破你閻皇圖身上的傳奇光環。」

    即便閻皇圖受了重傷,風后依舊不敢輕敵,所有精神力全部都集中在他身上,神經緊繃,謹慎到極點。

    兩人相距千里。

    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就在風后靠近至百里之內的時候,閻皇圖臉上,浮現出一道輕蔑的笑意。

    天下不知多少生靈,想要擊敗他揚名,可惜,絕大多數都已經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看到閻皇圖臉上的笑意,風后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因為修鍊命運之道,她的警覺性極高,感知到了一股極度兇險的氣息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風后和閻皇圖的頭頂上方,那片浩瀚的星空,出現一具龐大無邊的猩紅色骷髏,渾身死氣沉沉,下方的二人,與塵埃一般渺小。

    是嫣紅大聖的真身,高達一千八百里的神骨身軀。

    神骨骷髏全力一掌拍擊下去,這一掌,將戴在手指上的至尊聖器戒指的力量都激發出來,是嫣紅大聖的最強一擊。

    旨在,將風后徹底殺死。

    「嘭!」

    逃不掉,風后的身體,猶如陶瓷做的一般,被一掌打得一寸寸爆裂。

    不僅身體,化為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就連大聖骨骼,亦被打得全部崩斷。

    正面交鋒,就算嫣紅大聖執掌著至尊聖器,想要擊敗風后,也有一定難度。可是偷襲之下,風后瞬間被擊殺。

    一千八百里的神骨身軀縮小,變成一具正常人大小的粉紅骷髏,落到閻皇圖的不遠處。

    閻皇圖立即與粉紅骷髏,拉開了一些距離,道:「風后隕落,恭喜嫣紅大聖,距離神女之位又近了一步。」

    粉紅骷髏明明是枯骨之軀,卻長發飄飄,手指輕捋發梢,向血霧匯聚的方向走去,道:「不死血族大聖的生命力強大,那個賤人,未必已經徹底死去。必須毀掉她的聖源,磨滅她的聖魂和精神力念頭,最好將聖血也全部焚燒蒸發。」

    大聖的生命力,比聖王強大太多。

    粉紅骷髏和風后,在命運神殿爭鬥了數百年,積怨極深,一旦抓住機會,恨不得將對方摧骨揚灰,用最殘忍的手段,將其折磨致死。

    忽的,粉紅骷髏身形頓住,眼眶中的骨火閃爍。

    閻皇圖察覺到不對勁,問道:「怎麼了?」

    「沒有聖源,連聖心也沒有,怎麼可能?那是……天命羽,她居然得到了天命羽……」粉紅骷髏道。

    血霧中,漂浮有一根三尺長的白色羽毛。

    白色羽毛上,浮現出一道道命運神紋,將這片空間中的血霧,全部都吸走。

    「唰!」

    白色羽毛化為一道白光,急速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攔住她。」

    粉紅骷髏大喝一聲,頃刻間,身上粉紅色的死亡之氣,已是釋放出去,形成球形結界。

    閻皇圖腳掌一踩,閻羅氣展開,化為一座金光四射的世界圖卷。

    「嘭嘭。」

    天命羽爆發出來的速度奇快無比,穿透力更是驚人至極,破開沒有成形的粉紅色結界和黃金世界圖卷,急速向遠處飛去。

    風后的身形,重新凝聚出來,站在羽毛上,渾身皮膚慘白,氣息虛弱,暗道:「粉紅骷髏這個賤人,這一擊偷襲的力量太強了,幸好煉化了聖血影,使得我的精神力和聖魂強度大幅度增長。否則,天命羽就算能夠保住我的聖源,聖魂和精神力念頭也會被打碎。」

    粉紅骷髏立即去追殺風后,閻皇圖卻沒有去。

    狩天之戰期間,風后的傷勢,肯定無法恢復,已經是一個可有可無的角色。而他,還有更重要的事做。

    「滅不死血族本族星上的族人,才是頭等大事。」

    閻皇圖的目光,向不死血族本族星的方向投去。

    眼帘中,血紅色的星球,足有玉盤那麼巨大。

    「唰——」

    一道流光,劃破星空,落到閻皇圖的手中。

    是一枚傳訊光符。

    傳訊光符是閻無神傳來,上面記錄了一個空間坐標。

    「好,很好,有了這個空間坐標,不死血族本族星接下來,就是一顆死星。」閻皇圖長笑一聲。

    修鍊了這麼多年,閻皇圖很少真正的動怒,可是,上一次閻羅族本族星一戰,卻讓他怒不可揭。

    他從未受過那樣的奇恥大辱,不僅自己灰頭土臉,更讓閻羅族丟盡臉面。

    這個仇,必須報。

    這個辱,必須用不死血族和修羅族的鮮血,才洗得清。

    既然修羅族本族星已經被閻無神毀掉,那麼,不死血族的本族星,他閻皇圖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,都得將其毀滅。

    閻無神傳來的空間坐標,乃是不死血族本族星上空間傳送陣的坐標。

    雖然,不死血族布置的陣法,封鎖了空間,可是,卻沒有封鎖他們自己布置的空間傳送陣。

    只要有了這個坐標,閻皇圖就能直接降臨到不死血族的本族星上。

    至於閻無神的空間坐標是從何而來,其實很簡單,不死血族有好幾位大聖,都知道這個坐標,方便回到本族星。

    閻無神只需要擒拿住其中一位,以他的手段,要得到空間坐標,再輕鬆不過。

    閻皇圖盤膝而坐,運轉功法,身上外露的金色骨頭,釋放出奪目的光芒,一道道九龍神紋衝出身體,如同萬千虯龍纏繞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血肉,迅速生長出來。

    片刻后,外傷痊癒,看不見任何傷口。

    在進入狩天戰場之前,閻皇圖吞服過一枚准帝品療傷丹藥,一直懸浮在頭顱內部,一旦受傷,丹氣就會釋放出來。

    僅僅一個時辰過去,閻皇圖的傷勢,便是恢復了五、六成。

    「風后居然以為,這點傷勢,就能影響我未來數十年的修鍊進度。卻不知,有準帝品療傷丹藥的輔助,再重的傷勢,我都能在短時間內痊癒。」

    准帝品聖丹,每一枚都是天價,不是一般的大聖服用得起。

    當初在星海世界拍買的神遊丹,僅僅只是「半王品聖丹」,單一一枚的價格,都拍到二十塊神石一枚。

    准帝品聖丹,比神遊丹不知珍貴多少倍,沒有幾千枚神石,想都別想。可以說,是無上境大聖,都很難得到的東西。

    當然,准帝品聖意丹更加珍貴,因為它打破了聖意丹的常規品級,很有可能,整個宇宙,也只有狩天大宴這十枚,是丹道太上的手筆。

    是太上煉出來,培養這一代小輩,幫他們凝聚三品聖意、二品聖意的東西。

    一枚准帝品聖意丹,如果放到外面,價值估計也就只比至尊聖器低。

    至於唯一的那一枚帝品聖意丹,是丹道太上,都不一定煉得出來的丹藥,是出乎太上預料的產物,價值已經不能用神石衡量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比神丹都難煉。

    閻皇圖將空間傳送陣取出,正打算降臨不死血族本族星。

    忽的,他的目光,看到遠處血紅色的星球上,出現了三個巨大的文字——「閻折仙」。

    閻皇圖鋼鐵一般堅毅的臉上,瞬間變得沉冷。

    閻折仙出事了!

    閻羅族的這一代,閻皇圖是天才,閻無神更是一個元會難出的天才,而閻折仙卻是精神力天才和符道天才,深受族中一位古神的喜愛,被當成符道天師培養。

    符道天師,地位比很多神的地位,都要更高。

    當然,就算如此,閻皇圖滅不死血族本族星的意志,依舊堅定,不可能因為閻折仙出事,而選擇妥協。

    真正讓他不敢啟動傳送陣降臨不死血族本族星的原因,乃是他拿捏不準,到底是誰出手,擒住了閻折仙?

    一個依靠張若塵而成長起來的夏瑜,有那個本事?

    會不會是張若塵已經回到本族星?

    可能性很大。

    而且,不死血族的本族星,肯定已經做好了萬全之策,現在前去無疑是自投羅網。

    「閻折仙在他們的手上,會讓我投鼠忌器。而且,我現在傷勢沒有痊癒,在張若塵地盤上,與張若塵交鋒,必定討不了好。不如……」

    閻皇圖將空間傳送陣收了起來,向嫣紅大聖傳音:「追上風后沒有?」

    「她逃不掉。」嫣紅大聖道。

    閻皇圖道:「我來助你一臂之力,將她生擒。」

    嫣紅大聖也看到了不死血族本族星上的三個字,明白閻皇圖的意圖,道:「留那賤人性命也可以,但是,你得幫骨族,進入狩天之戰前五。」

    「好!但是,骨族的大聖軍隊,必須隨我一起,通過傳送陣,殺入不死血族的本族星,將其變成一顆死星。而你,還得使用命運之道,幫我推算,不死血族所有族人的去向,將他們全部找出來殺死。」閻皇圖道。

    嫣紅大聖道:「我要取般若的性命。」

    「我答應你。」閻皇圖道。

    二人一番討價還價之後,達成合作協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七號暗黑星。

    上三族的大聖,隱藏到《虛實字卷》中后,羅乷沒有上當,帶著羅剎族和不死血族的大聖,也隱藏了起來。

    誰都不想第一個去和螭帝硬碰硬。

    就看誰更有耐心,誰更沉得住氣。

    閻羅族和不死血族,在爭第一和第二。

    冥族、羅剎族、死族,則是在爭第三、第四、第五。

    他們的僵持,最終,將閻羅族的大聖軍隊等來。

    領隊的,是閻無神。

    閻無神本是抱著打一場硬仗的心態而來,要虎口奪食,以為上三族和下兩族,已經和螭帝打得不可開交。

    來了一看,哪有上三族和下兩族的影子?

    暗黑星上,數百萬大聖天奴全部都等在那裡,就好像是在說,「你不需要虎口奪食,食物就在這裡,香噴噴的,沒人與你爭。」

    閻無神圍繞暗黑星轉了一圈,隨後,帶著閻羅族的大聖軍隊退走,也隱藏起來。

    第七號暗黑星頓時陷入極度詭異的氣氛中,明明來了大量強者,卻一個都看不見。有大聖天奴,終於按奈不住,飛出暗黑星。

    但是,才剛剛飛出數百里,就被一支聖箭射爆。

    藏在暗處的,每個人都很焦急。

    般若焦急,因為找不到機會與螭帝溝通,無法將「張若塵代表女帝」的消息傳給他。

    羅乷焦急,羅剎族和冥族的積分,就差數百萬。

    源非大聖焦急,死族的積分和羅剎族,也只差數百萬。

    閻無神更急,閻羅族和不死血族的積分差距太大,以至於,他和閻皇圖不得不開闢兩座戰場,拼了命,也要將不死血族拉下第一的位置。

    至高一族的威名,絕不能損在他們這一代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們這一代,在閻羅族算得上是黃金一代,是這個元會最強的一代。當然,不死血族這一代,也算得上是黃金一代。

    他們就算再急,現在也得忍住。

    第七號暗黑星這數百位大聖天奴具有的積分,可以決定最終排名,誰能成為贏家,誰才能笑到最後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