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羅乷公主,我們已經等了四天,到底什麼時候才向第七號暗黑星發動攻擊?若是擔心螭帝太過強大,我們完全可以站在遠處襲擾,逐漸耗盡他們的聖氣。像現在這樣什麼都不做,太被動了!」

    刀獄皇是第六次來見羅乷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孤辰子和易軒大聖阻止,他早帶領不死血族的大聖修士離開,獨自去收拾第七號暗黑星上的天奴。

    刀獄皇心中很急,好不容易張若塵離開,終於可以大展拳腳,幫助齊天部族收集更多的積分,羅乷公主卻帶領兩族修士龜縮起來,遲遲不敢出手。

    一旦等到張若塵回來,他又會失去主導權。

    心中怎能不急?

    七角宮殿中,羅乷風輕雲淡,正在練字。

    她道:「我們的敵人,不止是螭帝和暗黑星上的七百位大聖天奴,還有上三族,閻羅族,或許還有一些隱藏在暗處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。這個時候,他們不動,我們就不能動。」

    刀獄皇道:「惡意攻擊地獄界的修士,一次扣除五千分。殺死一位,扣除五十萬分。他們現在都很珍視積分,難道敢向我們出手?像張若塵那種不在規則內的修士,畢竟只有幾個。」

    羅乷平心靜氣的練字,道:「他們不會先出手,而是會逼我們先向他們出手。到時候,被扣掉積分的,是我們。」

    「我們如果不出手,他們再怎麼逼,也沒有用。」刀獄皇不屑道。

    「啪!」

    毫無徵兆的,刀獄皇被羅乷抽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刀獄皇懵住,隨即一股怒火,從胸腹中蔓延而出。

    什麼意思?

    你羅乷公主是了不起,羅衍大帝和天音神母的女兒,天生高貴非凡,可是,本皇又豈是普通修士,豈是你說打就能打?

    而且,還打的是臉。

    羞辱,這是羞辱。

    大聖可殺不可辱。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羅生天,從座椅上站了起來,沒有什麼動作,也沒有釋放氣勢,可是,刀獄皇的一腔怒火,卻被他壓了過去。

    羅乷嫣然笑道:「就是這樣逼你!咦,本公主只是演示一遍,刀獄皇你怎麼有些生氣了?」

    何止是生氣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羅生天站在一旁,縱使你羅乷有萬千理由,就憑這一巴掌,本皇至少斷你一隻手。

    什麼克制,什麼隱忍。

    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他刀獄皇代表的是齊天部族的臉面,臉面受損,還隱忍什麼?一巴掌扇下,就是死仇。

    刀獄皇繃緊了臉,冷聲道:「公主殿下這是在演示嗎?難道上三族和閻羅族,會以這種方式,羞辱本皇?」

    羅乷搖頭,道:「不會,他們的手段,不會這麼膚淺。但是,到時候打的絕不是你刀獄皇的臉,而是整個不死血族的臉。一旦不死血族的顏面盡失,那你到底戰不戰?會不會主動向他們出手?」

    狩天之戰,其實就是十族間的一次較量,全方位的較量。

    如果一戰下來,不死血族丟盡了臉面,就算最後奪得了第一,也會遭到無數嘲笑。

    羅乷又道:「剛才本公主扇了你一巴掌,萬界神眼卻沒有扣積分。你說,是不是很有意思?所謂的規則,漏洞太多,一點用都沒有。」

    刀獄皇瞥了羅生天一眼,冷靜下來,道:「本皇倒是好奇,他們如何讓不死血族丟盡顏面?」

    羅乷輕輕搖頭,道:「此次狩天之戰,哪一族最丟臉?」

    「鬼族。」刀獄皇道。

    羅乷道:「狩天之戰剛剛開打,鬼族就被張若塵一人,毀掉了整個本族星,的確很丟臉。可是,鬼族第一強者洫,卻死得很壯烈,會受到整個鬼族修士的尊敬。況且,鬼族是毀在地獄界自己一方修士的手中,張若塵更是一個元會都出不了幾位的人物,敗給他,算不上多麼丟臉。」

    刀獄皇的眼睛一縮,道:「公主殿下指的是石族?」

    「沒錯。」

    羅乷道:「壘帝是石族的代表人物,至尊聖器的掌控者,卻折在天奴的手中,就連至尊聖器都被奪走。地獄界的修士,不會憐憫他,只會辱罵他,並且辱罵整個石族。不僅給石族丟臉,更給整個地獄界丟臉。」

    「試想一下,我們兩族如果現在就去攻打第七號暗黑星,那些天奴,包括螭帝,肯定將我們視為最大敵人。」

    「戰鬥如果進入到如火如荼的地步,上三族和閻羅族的頂尖強者,突然出手,暗算我們。不需要暗算太多人,只需要暗算你刀獄皇,我,還有我皇兄。我們三人若是落入螭帝手中,或者是被螭帝殺死,會是什麼後果?」

    「如果螭帝羞辱我們,羅剎族和不死血族的修士,又攻不下暗黑星。這個時候,稍微被人引動一下,攜帶仇恨的羅剎族和不死血族修士,就會去攻擊上三族和閻羅族。這樣,正好落入他們的圈套。」

    刀獄皇聽得臉色變了又變,同時對羅乷生出一絲忌憚。

    此女心思太深了!

    說不定,她也是想要,使用這種方式,對付上三族和閻羅族。

    羅乷道:「刀獄皇,你走進了一個盲區,在狩天戰場上,天奴無論多麼強大,都只是獵物,只是積分,而不是我們的對手。你連對手都分不清,難怪當初明明是不死血族的第一強者,卻無法代表不死血族執掌至尊聖器。」

    「好吧,本皇服氣了,告退。」

    刀獄皇轉身就走,心中依舊有一股鬱結之氣,無法化解。

    想到要以大局為重,他暫時忍了下來。不過,羅乷公主如此傲慢囂張,遲早有一天,都要給她一個教訓。

    羅乷當然知道刀獄皇相當恨她,可是,又有什麼關係呢,區區一個刀獄皇,她還不放在眼裏。

    現在讓他恨,讓他怒,反而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這樣狀態下的刀獄皇,才好利用,才好對付。

    羅剎族和不死血族既是聯盟,也在競爭,爭的是積分。

    羅乷見刀獄皇快要走出大門,道:「第七號暗黑星上的積分,各族都不敢輕易出手去取,可是,整個戰場上,還有別的天奴。刀獄皇若是覺得太無聊,可以帶領不死血族的修士,去掃蕩一番。」

    等到刀獄皇的氣息消失后,羅生天嘆道:「刀獄皇畢竟是凝聚出三品聖意的強者,未來前途無量,你不該得罪他的。」

    羅乷道:「只是打了一巴掌而已,他又沒有受傷。」

    「你打的是臉。」羅生天道。

    羅乷道:「他自己太蠢,萬一衝動帶着兩族修士去送死,我們就一敗塗地了!打他這一巴掌,可以讓他清醒一些。」

    羅生天搖了搖頭,打算去追刀獄皇。

    羅乷道:「皇兄將准帝品聖意丹吞服了嗎?」

    羅生天搖頭,道:「雖然從《歸藏》上悟出了一些東西,可是,依舊只有三四成的概率,修鍊出二品聖意。我打算,等狩天之戰結束,潛心閉關一段時間,等做好萬全準備,再吞服准帝品聖意丹,或許概率會更大。」

    羅乷嘆息一聲,欲言又止,最後揮了揮手,道:「去吧!但記住,刀獄皇此人相當記仇,向他道歉是沒用的。只要有絕對強大的實力,他自然會屈服,自然會斷了報復的念頭。」

    羅生天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羅乷又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這位皇兄,看起來威武霸道,實際上性格優柔寡斷,比張若塵還要墨跡。張若塵最多只是在感情上墨跡,大事上,從來都是果決獨斷。

    凝聚二品聖意,只有兩種,要麼成功,要麼失敗,根本沒有三四成概率的說法。

    哪怕只有一絲可能性,別的修士,肯定早就已經吞服了准帝品聖意丹,而不是一直捏在手中,讓自己衝擊二品聖意的信心,逐漸垮掉。

    二品聖意,沒有大心性,大魄力,怎麼可能凝聚得出來?

    羅乷可以斷定的是,一旦離開狩天戰場,皇兄的那枚准帝品聖意丹,就會被父皇強行收走。因為,她的皇兄,已經不可能凝聚出二品聖意,吞服了也是浪費。

    猶豫不決是大忌。

    「無疆和皇兄都失去了衝擊二品聖意的資格,下一個沉沙折戟的會是誰?」

    羅乷在沙盤上,不自覺的,寫出了「閻皇圖」的名字。

    「應該是閻皇圖,他修鍊皇道,必須敗盡同時代的所有強者,將氣勢積累到頂點,才有機會一舉凝聚出二品聖意。可惜,他生錯了時代,註定只能成為這個時代的陪襯。」

    羅乷將閻皇圖的名字劃掉,最後在沙盤上,寫下了缺、閻無神、張若塵三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在第四排,將婪嬰和般若的名字也寫了出來,但是,後面卻打了一個問號。

    「太上親自煉了一爐聖意丹,顯然是非常看好這一代的修士,想要助他們一臂之力。如果最後只有張若塵一人,修鍊出圓滿的二品聖意,他老人家,怕是會相當失望。」羅乷自言自語的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時間飛逝。

    不知不覺,數十天過去,已是狩天之戰的最後一天。

    這段時間,上三族、羅剎族、閻羅族,都有派遣頂尖強者,向暗黑星上的天奴發起攻擊。當然,以襲擾為主,而不是正面大戰。

    暗黑星上的天奴,幾乎沒有任何傷亡。

    但是,他們的聖氣,卻大量消耗,陷入極度虛弱的狀態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地獄界各族之間相互牽制,他們早就已經被趕盡殺絕。

    除了第七號暗黑星之外,整個狩天戰場上的天奴,被各族的修士,清剿了一遍又一遍,幾乎已經殺空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積分,依舊排在第一,九千二百萬。

    閻羅族的積分,排名第二,八千二百萬。

    冥族排名第三,四千一百萬。

    羅剎族排名第四,三千九百萬。

    死族排名第五,三千五百萬。

    骨族排名第六,三千萬。

    修羅族第七,屍族第八,石族第九,鬼族第十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積分,之所以呈負增長,乃是因為族人被大量殺死,扣了近一千萬積分。

    再加上,閻皇圖擒拿了數千萬不死血族族人,帶到第七號暗黑星的邊緣地帶,當着萬界神眼,將他們殘忍的殺死。

    當時整個虛空,儘是慘叫嚎哭的聲音。

    畫面傳遍地獄十族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大聖,忍不住出手,向閻羅族修士發動了攻擊。

    於是……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積分,又被扣掉不少。

    那時,刀獄皇終於深刻的明白到,什麼叫顏面無存,什麼叫做屈辱,什麼叫做逼你出手。明知道會被扣掉積分,卻依舊控制不住自己,必須衝上去戰。

    羅乷那一巴掌,沒有將他打醒。

    可是,閻皇圖卻將他殺醒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閻無神和閻皇圖並肩站在虛空,眺望滿天星辰。

    閻皇圖問道:「得到了本族星的機緣,你應該凝聚出二品聖意了吧?」

    「我們都應該清楚,修鍊這條路,最重要的是,要一直勇往直前,攀登上更高的山峰。區區聖意,只是眼前的一道風景,怎麼去書寫未來,比這更重要。」閻無神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。

    閻皇圖卻已經有了答案,道:「最後一戰了,無論如何,絕不能輸給不死血族,哪怕手段卑劣一些。」

    虐殺不死血族族人這樣的事,閻皇圖以前是不屑做的。

    可是,為了閻羅族,他卻必須得做。

    「手段沒有高尚和卑劣之分,只有有用和沒用的區別。」閻無神道。

    閻皇圖道:「接下來,我要去不死血族的本族星,將所有不死血族的族人全部找出來。只要將他們殺死,勝利的天平,就會向我們傾斜。」

    閻無神道:「不死血族的本族星,已被打造得如同銅牆鐵壁一般,此去,必定兇險至極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是一個人前去,還有整個骨族的修士。」閻皇圖道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「將閻羅族的陣法師和符師,還有生死八子,全部都帶去。他們可以在星球外,牽制不死血族的陣法,分散他們的注意力。如此,你進入星球后,可以輕鬆將瑜皇和不死血族的陣法師、符師,一網打盡。」

    生死八子雖然死了一位,可是,很快又從百枷境大圓滿大聖中重新挑選了一位出來補上。

    當然,這樣的生死八子,組成的不死不滅大陣,肯定不如以前。

    閻皇圖露出一道詫異的神色,道:「我將強者都帶走了,你這邊怎麼辦?」

    「我自有辦法,而且,很快就會前來不死血族本族星,與你會合。到時候,我們聯手,整個狩天戰場的局勢,都將被閻羅族掌控。用實際行動告訴整個地獄界,閻羅族至高一族的位置,不是任何一族可以挑釁。」閻無神長發飛揚,目光銳利,瞳孔中似有火焰在燃燒。

    星雲翻騰,氣流涌動,彷彿是在預示,一戰天翻地覆的大戰即將到來。

    閻皇圖道:「那我此去,必定先將不死血族的積分斬掉一半。要打,就把他們打入塵泥,讓他們永遠記住閻羅族的厲害。」

    「小心張若塵。」閻皇圖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閻皇圖已經騰飛而去,聲音傳回,道:「在大勢面前,張若塵即便有通天之能,也如水中之船,瞬間傾覆,粉身碎骨。」

    「是啊,大勢面前,一個人的力量,又怎能扭轉乾坤。」

    閻無神轉身而去,進入黑暗空間,片刻后,出現到上三族修士的面前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