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拜見神女殿下。”

    大聖之下的聖衛,全部單膝跪地。

    即便是大聖境界的天命聖衛,也都微微躬身,以示尊敬。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神女代表的是十二神尊。

    般若戴着面紗,秀髮在風中搖曳,氣質神秘,玉足微微離地,踩在冥河之水上,即便修爲尚淺,卻依舊散發出強大的氣場,無人敢小覷。

    三犬靈尊知道般若和張若塵之間恩怨甚深,露出喜色,抱拳道:“神女殿下,張若塵恃才傲物,仗着神尊惜才和血絕家族的威名,絲毫不將命運神殿的法規放在眼裡,不僅強闖神山,更是殺死了兩位聖衛,按律當誅。”

    般若向張若塵盯了過去,道:“三犬命帥說的都屬實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不屬實。”

    “我親眼所見,你還敢狡辯?來人,將他給我拿下。”三犬靈尊怒喝道。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般若伸出一隻手,攔下那些聖衛,緩步走入進三犬靈尊的道域。

    三犬靈尊自然不敢以道域壓神女,連忙將九座鬼城收回體內,三雙眼睛中,皆露出異樣的神采。

    這位新晉神女,爲何要阻止他對付張若塵?

    看不透,實在看不透。

    張若塵渾身壓力一鬆,將空間真域、虛時間領域、真理界形全部收斂回去。不過,左腿依舊燃燒着神火,普通大聖近不了身。

    “爲何要殺聖衛?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二人相距不到三丈,般若站在神火的邊緣,憑藉冥河之水才能抵擋。

    張若塵凝視她的雙目,道:“我沒有殺他們。”

    “你當本帥是瞎了嗎?萬界神眼一直懸在命運神山,你所做的一切,早已被映照下來。”三犬靈尊沉聲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平靜自若的道:“諸位也都看見,我這條腿,是一條神腿,力量太強大了,我控制不住它的力量。怪只怪,那兩位聖衛修爲太低,卻偏偏還敢離我那麼近。所以,不是我殺了他們,是他們自己找死。”

    四周的聖衛,都被張若塵的囂張模樣激怒,發出一道道沉哼聲。

    殺氣,凝成一片厚厚的雲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三犬靈尊望過去,問道:“閣下確定要去面見萬界神眼大人嗎?不知在命運神殿,聖王侮辱大聖是什麼罪?而且,侮辱的還是命運神殿尊貴的客人。”

    說出這話的時候,張若塵擡起手掌,露出掌心的命運天令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在場的聖衛,纔剛剛站起身,又立即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三犬靈尊傲然而又魁梧的身軀,也是彎下,向張若塵躬身行禮。

    “既然張若塵有命運天令,自然不算強闖命運神山。三犬命帥,此事還追究嗎?”般若問道。

    三犬靈尊埋着頭,道:“不用了,若塵公子無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要見福祿黑袍大祭司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本神女也要去福祿殿,要不要同行?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“能與神女殿下同行,自然是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重新激發出火神鎧甲,將神火收入鎧甲中,隨着般若一起,向神山深處行去,只留下一羣面面相覷的聖衛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麼回事,神女殿下居然幫着張若塵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太狂了,顯然是沒有將我們天命司放在眼裡。在命運神山殺聖衛,他比神靈還要霸道,最近千年來,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別人有命運天令,更有福祿神尊做靠山,自然有狂的本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犬靈尊重新擡起頭來,望向般若和張若塵離開的方向,臉上絲毫沒有怒意,反而浮現出一道奸計得逞的笑容。

    命運神山看似一座山,實際上,也不能稱爲一座山,佔地十分廣闊,境域繁多,殿宇重重。

    三犬靈尊來到天命司“吾悅命皇”所在的洞府外,將剛纔發生的事,講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吾悅命皇的一道影子,穿過洞府石門,在三犬靈尊的面前凝聚成形,是一位中年男子的模樣,頭長雙角,雙手呈爪形。

    雖是一道影子,散發出來的威勢,卻壓得三犬靈尊躬身。

    天命司的十大命皇,乃是神境之下最強大的存在,負責管理所有聖衛。若遇大事,即便是十二神宮大祭司,也管不了他們。

    吾悅命皇不怒自威,道:“張若塵竟敢在神山,殺我天命司的聖衛?”

    三犬靈尊深知吾悅命皇的厲害,不敢在他面前有絲毫隱瞞,義憤填膺的道:“張若塵在狩天戰場上,殺死了嫣紅殿下,那兩位死命聖衛正是因爲這件事,纔會忍不住冒犯了他。誰知張若塵仗着擁有命運天令,完全沒有將天命司放在眼裡,說殺人就殺人,這裡可是命運神山。”

    “這一次,天命司算是把臉都丟盡了!指不定裁決司和天運司如何嘲笑我們。”

    吾悅命皇瞥了三犬靈尊一眼,道:“兩位死命聖衛敢招惹張若塵?是你主使的吧?”

    三犬靈尊心中嚇了一跳,沒想到命皇大人洞察力如此可怕,頓時,腰背彎得更低,道:“張若塵在地獄界太放肆了,難道不該給他一個教訓嗎?他一個天庭過來的修士,誰知道有沒有包藏禍心。”

    吾悅命皇道:“我聽說,你去見過澪?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三犬靈尊單膝跪在了地上,顫聲道:“此事……此事……”

    吾悅命皇沉聲道:“從加入天命司的那天起,你就應該清楚,自己必須和鬼族脫離開,不能再參與進十族之間的爭鬥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明白。”三犬靈尊連聲說道。

    吾悅命皇揹負雙爪,深吸了一口氣,看着昏暗下來的天空,道:“你是遇到了本皇,所以,還可以保得一命。換做別的命皇,你現在已經魂飛魄散。”

    “屬下明白。”三犬靈尊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告訴澪,想要利用本皇對付張若塵,不要耍這種粗淺的陰謀詭計,惹怒了本皇,鬼主也保不住他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吾悅命皇說出這話,天空隨即響起一道驚雷,嚇得三犬靈尊身體收縮了一下。

    這位命皇大人太可怕,萬死一生境的大聖在他面前,都感覺到壓力巨大。

    “不過,張若塵此子的確太放肆了一些,天命司若不給他一個教訓,怕是真會被裁決司和天運司嘲笑。這件事,由你去辦吧!”吾悅命皇道。

    三犬靈尊眼中露出喜色,心中暗道,看來澪所言不假,此事果然能夠逼命皇出手。

    三犬靈尊道:“這件事……有些不好辦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好辦?你堂堂萬死一生境的命帥,對付一個百枷境的大聖,竟然告訴本皇不好辦?本皇要你還有何用?”

    吾悅命皇想到了什麼,笑道:“難道你真的相信那些傳言,認爲張若塵能夠擁有接近無上境的戰力?”

    三犬靈尊搖頭,道:“張若塵就算戰力再強,屬下也不懼。可是,般若殿下似乎有意護着他,在命運神山,我根本無法動手。”

    吾悅命皇眼中露出詫異之色,道:“那位新晉神女?不對啊,我聽說,他們在狩天戰場上鬥得厲害。而且,在訂婚當天,張若塵還……誒!本皇明白了!這位神女殿下,倒是不容小覷。”

    “命皇大人覺得般若殿下此舉,到底是什麼意思?”三犬靈尊問道。

    吾悅命皇道:“所有爭鬥,都可以因爲共同的利益而結束。張若塵號稱這個元會的第一天驕,不出意外,很快就會成爲神境之下一等一的強者。”

    “般若殿下和他沒有解不開的生死矛盾,爲何一定要繼續鬥下去?不如,現在賣張若塵一個人情,不僅可以化干戈爲玉帛,甚至還有可能獲得張若塵的大力支持。”

    吾悅命皇的眼神,不停變換,道:“暫時先別去對付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“難道這件事,就這麼算了?”三犬靈尊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吾悅命皇身上一股寒氣釋放出來,周圍的天地,完全被冰雪籠罩,道:“剛纔因爲你,我差一點走了一步錯棋。幸好那位般若神女,將我驚醒了過來。張若塵這樣的人,若是沒有主動來招惹我,也沒有生死大怨,沒必要主動跳出去與他爲敵。想對付張若塵的修士何其之多,我纔不做他人的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命運神山中,建有一座福祿殿,由福祿黑袍大祭司長期坐鎮。

    福祿神宮的弟子,進入神山修煉,大多都是居住在福祿殿周邊的千里之內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見到福祿神尊,是福祿黑袍大祭司將他帶去命運神殿的頂層,由神殿的殿魂,將命運奧義賜予了他。

    萬分之三十的命運奧義入體,張若塵頓時感覺,周圍的命運規則全部都活躍起來,主動向他體內涌動。

    體內的命運規則,無時無刻不在增加。

    走出神殿,福祿黑袍大祭司叮囑道:“掌握了命運奧義,你已經和命運掌握者沒有區別,成爲天地間,最適合修煉命運之道的修士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奧義是神靈才能完全掌控的東西,恆古之道的奧義,更是能夠讓神靈爲之瘋狂的寶物。”

    “整個天下都知道,你掌握着萬分之三十的奧義,對你而言,是好處,可是也會給你帶來殺身之禍。”

    風后有十二神尊的力量守護,都被暗殺身亡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福祿黑袍大祭司才爲張若塵的安危,感到深深的擔憂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在命運神山修煉一段時間?等達到百枷境大圓滿,再離開也不遲。”福祿黑袍大祭司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抱拳,道:“多謝大祭司的好意,若是真有神靈要暗殺我,修煉到百枷境大圓滿依舊是死路一條。神境之下的修士想要殺我,我自信還是有一些保命的本錢。”

    福祿黑袍大祭司肅然的道:“不要小覷神境之下的修士,老夫也沒有達到神境,可是,你想從老夫手中逃命,恐怕不是易事。”

    “若塵不敢小覷天下修士,必定謹慎行事。”

    福祿黑袍大祭司既然關心他,沒有將他當成外人,張若塵自然虛心接受。

    福祿黑袍大祭司本來還擔心張若塵性格狂放不羈,不懂得收斂,會給自己樹敵無數,見張若塵也有如此謙和虛心的一面,頓時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幸好張若塵沒有完全像血絕戰神,否則多半會夭折。”福祿黑袍大祭司暗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敢那麼狂,遇到任何強者都敢戰,那是因爲他是完完全全的地獄界修士,地獄界的巨擘可以絕對相信他,不會真的把他當然敵人,更不會殺他。

    荒天要是敢那麼狂,早就已經死了!

    對於天才來說,沒有成神之前,實力是一部分,可是,還得懂怎麼做人做事,身邊不能全是敵人。

    福祿黑袍大祭司問道:“去過遺古境挑選命運寶物了嗎?”

    “還沒有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打算多久去?”

    “我想先去體悟命運奧義,等對命運之道有更深理解之後,再去挑選合適的命運寶物。”

    福祿黑袍大祭司沉思了片刻,道:“隨我去福祿殿吧!我單獨給你一座洞府,你慢慢體悟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大祭司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福祿殿,張若塵跟隨一位白袍祭祀,去了源湖洞府。

    殿中。

    福祿黑袍大祭司望向坐在右側椅子上品茶的般若,含笑道:“讓神女殿下久等了,不知殿下此來,所爲何事?”

    說話間,大祭司坐到左則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般若把玩着茶杯,杯中的茶,熱騰騰的。

    茶葉,是從羅剎族修士送過來的,據說出自崑崙界,飲此茶,能夠助修士悟道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風酈遇刺之事,可謂整個命運神殿的恥辱。十二神尊有七位同時傳下神諭,必須徹查此事,更要清剿無間閣。般若才疏學淺,年紀太輕不足以服衆,而大祭司德高望重,一直是般若學習的對象。不知大祭司有什麼好的建議?”

    般若能夠入神尊的眼,福祿黑袍大祭司豈敢小覷她。

    笑了笑,他道:“七位神尊雖然下了兩道命令,但是第一道,我們完全可以忽視。畢竟,神尊都查不出結果,我們又怎麼可能做得到?”

    “以老夫之見,我們的重點,應該放在清剿無間閣這件事上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福祿神宮負責的事宜,並不是對外戰鬥這一塊。我想,般若殿下應該先去和天命司的十大命皇,裁決司的十大裁決商議。福祿神殿倒是可以調動星海世界的力量,收集關於無間閣的情報信息,做你們的輔助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殿下也可以去十族的神殿走一走,對付無間閣,各族都應該出力。”

    般若早就料到以她的修爲和資歷,不可能指揮得動十二神宮的大祭司,來找福祿黑袍大祭司,僅僅只是走一個過場。

    得讓整個命運神殿的修士都知道,她是真正用心在辦這件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