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懶得理會血屠話中的真假,道:“正好我有一件事,需要你去幫我辦。你應該有時間吧?”

    “爲師兄做事,義不容辭。”

    血屠拍了拍胸口,下一瞬,眼珠子轉動一下,又低聲問道:“危險嗎?我現在只是不朽境的修爲,太危險的事,怕是辦不了!”

    “不危險,幫我打聽一件事就行。”

    血屠鬆了一口氣,道:“什麼事?”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,關於劍南界的一切信息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屠眼中浮現出疑惑的神色,道:“劍南界?天庭萬界之中,有這座大世界?”

    “沒有,劍南界並非天庭的下屬凡界,是一座沒有誕生神靈的大世界,如今應該是在地獄界某個勢力的掌握之中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屠心中的擔憂一掃而空,笑道:“我就在想怎麼沒聽說過,原來是沒有神靈的弱界。像這樣的大世界,地獄界旗下多不勝數。小事一樁,我這就去查。”

    剛剛欲走,他又停了下來,皮笑肉不笑的道:“師兄,你看我,好歹也是爲你辦事,難道就光着兩隻腳去?光着腳也行,身體總不能光着吧?”

    “你喜歡光着,就光着去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徑直穿過一層無形的光幕,走入進瀚海莊園的陣法中,身體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血屠捏了捏拳頭,實在是敢怒不敢言啊,最終跺了跺腳,向星海世界趕去。看來,剛剛存進去的神石,得取出來一部分才行。

    張若塵重新走出陣法,目望血屠離開的方向,對身邊的大森羅皇,說道:“小森羅,悄悄跟上去,密切監視他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他若是敢耍花樣,我打斷他的腿。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施展出一種隱匿聖術,身形消失,悄然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答應了那批天奴,要庇護劍南界一萬年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都已經死在狩天戰場上,但,既然做出承諾,張若塵自然是放在了心上,一定會兌現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開啓日晷,倒也沒有急着修煉,而是,摸出一枚血紅色珠子,從它的內空間中,將嫣紅大聖的骨身,取了出來。

    嫣紅大聖的身軀,乃是一具神骨,傳說,是在三途河流域的深處甦醒過來,曾被一位無上境大聖殺死了三次,卻又三次復活,堪稱不死之身。

    她的神骨身軀,高達一千八百里。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了空間鎖鏈,將其禁錮,現在看起來,才和正常人類的身高差不多。

    將她平躺着放在地上,渾身上下除了頭部,盡是粉紅色。骨頭彷彿粉玉鑄煉而成,晶瑩剔透,散發淡淡神光。

    骨頭內部,隱約可見一道道不死神紋,玄奇無比,蘊含難以理解的道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在她左手手骨上觸碰了一下,立即傳來觸電了一般的感覺。骨頭中,散發出來的神光,排斥任何修士與她接觸。

    “有點意思,不愧是無上境大聖都殺不死的粉紅骷髏,還真是死而不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感知到,她身上的神骨,在緩緩吸收天地間的死氣。

    粉紅骷髏的頭骨,曾被張若塵使用三滴暗時空物質攻擊,變成了暗黑色。神骨中,蘊含的不死神紋,也變得十分暗淡。

    張若塵閉上雙目,調動精神力,匯聚向指尖。

    一指,點在粉紅骷髏的眉心。

    精神力凝成一道電梭,從指尖,衝入進她的頭骨內部。

    頭骨內部,有一處無法探查的詭異區域,灰濛濛的一片。張若塵的精神力,剛剛衝入那片區域,立即遭到一股強大力量的反擊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指尖和粉紅骷髏的眉心,兩者觸碰的位置,爆發出一道神芒光波,力量強勁無比,將張若塵向後震退了四步。

    “竟然蘊含如此可怕的能量,看來暗時空物質也沒有殺死粉紅骷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敢冒然繼續探查,手指輕託下巴,細細思考。

    粉紅骷髏到底是一位誕生出靈智的骨族修士,還是一位未死的神靈?

    如果是後者……

    把她留在身邊,將是一個不可掌握的禍患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半年,張若塵都在研究粉紅骷髏身上的不死神紋,並且嘗試在靈紙上勾畫,可是,全部都以失敗告終。

    那些不死神紋太複雜,太玄奧。最好的一次,張若塵也僅僅只畫出了一半,紋印便是崩潰,化爲一縷縷紅色氣煙。

    在七星帝宮的書庫中,張若塵找到了與“不死神紋”相關的一些記載。

    所謂不死神紋,乃是頂尖級別的神靈,才能修煉出來。修煉出來的不死神紋越多,才能與元會劫難對抗,從而有更大的機會,多活一個元會。

    真神之所以難以殺死,與不死神紋也有一定的關係。

    “算了,等精神力提升到六十六階,再研究不死神紋吧!”

    精神力六十六階,對精神力大聖而言,又是一個大的分水嶺。一旦達到,修士只憑精神力,就能與千問境大聖對抗。

    而且,修士的生命力大增,精神力可以融入肉身各處。

    哪怕肉身盡毀,精神力也可以不滅。

    千問境天奴之中的麒蝶,就是六十六階的精神力大聖,憑藉強大的精神力,可以隱藏自己的實力,騙過命運神殿的僞神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想什麼事都驚動神靈,因此,沒有去找血後和血絕戰神,將粉紅骷髏送入進了乾坤界。

    乾坤界中,死氣稀薄。

    在那裏,粉紅骷髏想要通過吸收死氣甦醒,怕是需要成百上千年才行。就算她甦醒了過來,只要不是一尊真正的神靈,張若塵完全可以再次將她鎮壓。

    張若塵嘗試溝通千骨女帝留在接天神木樹幹上的劍道奧義印記,可惜這一次,她的神念沒有出現。

    “風后剛死,整個命運神域正是風聲鶴唳之時,所有無間閣的修士都隱藏了起來,女帝應該也已經離開。看來只有到遠離命運神域的地方,才能再次聯繫到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退出乾坤界,血屠和大森羅皇依舊還沒有回來。

    於是,他再次將裝放神屍的銅棺取出,暗道:“狩天之戰和與閻無神一戰,我幾乎暴露了所有底牌手段。若是有人想要殺我,必定將我分析的十分透徹,準備充足,並且可以剋制我的所有招數。我必須準備一兩種,沒有人知道的強大手段。”

    在地獄界,張若塵的危機感很強。

    所以,他決定,不惜一切代價,培養噬神蟲。

    將銅棺放到日晷覆蓋的範圍內,張若塵沒有立即飛進棺中,而是嘗試,使用精神力,與日晷溝通。

    溝通失敗。

    沒辦法,張若塵只得親自飛進銅棺,頓時,日晷凝聚出來的時間印記,跟隨他一起,涌入進了棺中廣闊無比的空間。

    落到神屍的表面,張若塵先是細細觀察那些沉睡中的噬神蟲。

    隨後,找到一處沒有神毒毒液的區域,修煉起來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指出過他的弱點,張若塵也知道自己哪些方面需要彌補。目前,除了掙斷枷鎖,至少還有兩件事需要做。

    第一,修煉真理之道,爭取在與敵戰鬥之時,可以以更短的時間,引動出十倍攻擊力。

    第二,讓陰陽五行聖意,與千問境聖術結合。

    第二件事,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陰陽五行聖意雖然強大,可是,到目前爲止,張若塵還不能將它融入聖術,隨心所欲的運用和施展。只能,簡單的使用聖意,單獨發動攻擊。

    要修煉圓滿的陰陽五行聖意,顯然需要,先將它融入聖術,通過一場又一場戰鬥,對它深入瞭解。

    “龍象般若掌是我掌握得最熟練的一種千問級聖術,就先讓陰陽五行聖意與其結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臂展開,緩緩的,將陰陽五行聖意釋放出來,凝聚出一道巨大的太極印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時間快速流逝。

    在銅棺中,張若塵修煉了一年零三個月。

    每天都只演練龍象般若掌,與操控陰陽五行聖意,反覆進行了何止萬次。他對兩者的熟練程度,大幅度提升。

    百枷境大聖施展千問級高階聖術,都需要花費大量時間蓄力。

    通過這一年多的修煉,張若塵施展龍象般若掌的時間,至少比以前縮短了一半。但,想要將它和陰陽五行聖意融合之時,卻總是無法成功。

    “再嘗試一次,如果還結合不了,我就不再浪費時間,只能退而求其次,讓聖意和百枷級高階聖術融合,應該會輕鬆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念一動,陰陽五行聖意凝成的太極印記,便是懸浮在了身前。

    緊接着,他開弓拉步,強大無匹的陽剛之氣,令得渾身燃燒起來。

    左臂上,十條卍字青龍的虛影盤纏。

    右臂上,十頭葬金白虎的虛影發出嘯聲。

    隨着掌勁越來越強,將前方的太極印記,拉扯的凹陷扭曲,不斷衝向兩隻手掌。

    “堅持,快,就差那麼一點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,已是燃燒成金色,彷彿要融化了一般,掌力積蓄到巔峯。可是,這一掌,卻遲遲沒有打出去。

    還不能打出去。

    “給我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,釋放出空間真域,使用空間力量,強行將太極印記擠壓向雙掌。

    出乎預料的是,竟然真的有用。

    當太極印記和雙掌,完全融合之時,張若塵只感覺,雙手彷彿不屬於自己了一般,沉重如山,再也控制不住掌力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右掌向前打了出去,發出驚天動地的虎嘯聲。

    恐怖的掌勁波動,涌出了銅棺,化爲一道金柱,直衝天穹。

    銅棺猶如一口鐘被撞響,發出震耳之音,把正在日晷下方修煉的衆人,全部都掀飛出去。

    血屠剛剛走進瀚海莊園,還來不及喊出“師兄”二字,就被銅棺爆發出來的氣勁,震得向後飛去,重重的撞在陣法光壁上。

    他的雙耳,淌出血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銅棺的內空間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神屍的表面,看着兩隻血淋淋的手掌。

    剛纔那一掌的力量太強大,強大到,無法控制的地步,以至於傷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卻仰天長笑了起來,心情極佳。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陰陽五行聖意終於成功和龍象般若掌結合爲一體,雖然不是每次都能成功,雖然施展的速度很慢,雖然會傷到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,這是一個好的開始!

    只要勤加練習,總有融會貫通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那時,心之所至,掌之所至。

    “要修煉圓滿的陰陽五行聖意,或許,空間力量會發揮巨大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空間……陰陽……五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陰陽……空間……五行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立在原地,反覆念着這幾個詞,想要從中找到修煉出一品聖意的關鍵。

    萬事萬物,都有陰陽兩面。

    萬事萬物,皆是空間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萬事萬物,皆是五行構成。

    想了很久,實在是想不通,張若塵只得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一品聖意,哪是一朝一夕就能悟透?

    在銅棺外,張若塵感知到了血屠的氣息,於是暫停修煉,身形騰飛而起,回到了瀚海莊園。雙掌上的傷口,已經自行癒合。

    張若塵目光盯向瀲曦,問道:“一天會消耗多少神石?”

    “十五枚。”瀲曦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眉頭深深一皺,自言自語道:“居然是正常情況下的十五倍。果然空間越大,消耗越大。也不知,進入銅棺中修煉的修士的修爲更強,或者修士數量更多,會不會影響神石的消耗。”

    修煉一年,花費十五枚神石。

    修煉一千年,花費就是一萬五千枚神石。

    一般的大聖,哪裏消耗得起。

    血屠小心翼翼的走到張若塵身後,道:“師兄,劍南界的信息,我已經查到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身去,認真的問道:“大概什麼情況,劍南界現在掌握在哪一個勢力的手中?”

    血屠道:“情況有些複雜!本來,劍南界是命運神殿的天運司,推算出了宇宙中的位置,由十二神宮之一的死亡神宮前往,將其攻打了下來,淪爲死亡神宮的私領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不久前,有幾個勢力,聯合在一起,花費高價,從死亡黑袍大祭司的手中,將劍南界買了過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哼一聲:“不久前,是多久?”

    “就是狩天之戰後沒多久。”血屠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點頭,若有所思的道:“劍南界沒有強大的傳承,沒有聖山寶地,僅僅只有一位修士,通過自己的摸索,修煉到大聖境界,可謂是一座價值極低的貧瘠大世界。有人卻願意,花費大價錢買下它。到底是哪幾個勢力出手的?”

    “由鬼族的地煞鬼城牽頭,骨族的藏盡骨海和屍族的長生殿,也出了大筆神石。”血屠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果然是地煞鬼城,看來真的是針對我而來。可是,知道我和劍南界修士這樁交易的修士少之又少,到底是誰泄密的?”

    地煞鬼城的主宰,正是鬼主。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想到了一個人,眼中浮現出一道冷芒,問道:“刀獄皇還在命運神域嗎?”

    “他?他早就已經離開,據說要去不死神殿衝擊千問境。”血屠道。

    “敢出賣我,以爲躲到不死神殿,或者突破到千問境,就能保住性命?”

    張若塵身上殺意大漲。

    劍南界之事,張若塵左思右想,能想到會泄密的人,也只有刀獄皇。

    周禛從外面走了進來,呈給張若塵一份貼子,道:“公子,剛纔一位鬼修,送來一封請帖,邀你今晚神女樓一敘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