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這個魔女怎麼也來了?”張若塵自言自語。

    那道女扮男裝的身影,穿青色居士布衣,手持一串念珠,樣貌並不算特別出衆,沒有引起多少修士注意。

    雖然她施展了變化秘術,也刻意收斂了身上的魔氣,但是,無形中散發出來的獨特死亡氣息,依舊被張若塵察覺到。

    此女,正是羅祖雲山界的姑射靜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訂婚宴上,與她有過一面之緣,乃是羅乷的閨中密友之一,修爲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注視了她一瞬間,就被她察覺到,目光投射了過來,與張若塵對視了剎那。張若塵立即移開目光,裝着剛纔是無意間看見她的樣子。

    姑射靜衣袖中五指玉指,撥弄着念珠,妖異的瞳中閃過一道疑惑之色,沒有再多看“血泣”一眼,徑直向神女樓的深處行去。

    “今晚的神女樓,還真不是一般的熱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對血屠道:“你去探查一下,看看神女樓到底有什麼大事?”

    和血屠分開後,張若塵獨自一人,穿過接引殿,向奢華至極的層層宮宛中行去。

    韓雲歌能根據血泣不在命運神域,判斷出他是張若塵,別的那些消息靈通的大勢力修士,自然也能猜出。

    必須換一個身份。

    “咔咯。”

    走過一處燈光較爲陰暗的地方,張若塵的身體晃動一下,瞬間變化成另一番模樣。

    身形高瘦,雙臂頎長,不算俊美,卻也有一股吸引人的英氣。

    神女樓有九片殿宇羣,每一片又分佈有數十座宮宛,佈置有云塔、月船、花臺。穿過接引殿,走過一條水上石路,前方變得更加熱鬧,燈火更加璀璨明亮。

    那裡,乃是整個神女樓,最大的一片殿宇羣,稱爲“玉山宮”。

    玉山宮建在一座由聖骨堆砌而成的島上,主體是一隻無上境大聖駝龜的龜殼,聳起八百多米高。一座座造型奇特的殿宇,環山而建,殿宇的飛檐上都掛着聖火天燈。

    玉山宮這片殿宇羣,是神女樓的主體,包括賭城、武鬥臺、酒池肉林……,包羅萬象,應有盡有,九成以上的修士,都只能待在這裡。

    另外八片殿宇羣,各有特色,收費極高,不是一般的修士能去。

    鳳啼宛,位於另一片殿宇羣“異緣宮”,與玉山宮相隔很近,由一條水上石道相連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立即前往鳳啼宮,一邊在玉山宮中轉悠,暗中觀察還有哪些強者到來,一邊等血屠的消息。

    路過一座三丈高的玄冰玉臺,只見,臺上十二位婀娜多姿的絕色少女,正在偏偏起舞。

    她們有的是狐女,性感嫵媚,尾巴搖曳;有的是龍女,頭上雙角,氣質高冷;有的是精靈,耳朵尖尖,靈動清麗。

    她們顯然經過精心調//教,舞姿美妙,讓張若塵都覺得賞心悅目。

    別的那些地獄界修士,更是毫無聖境強者的風範,起鬨大叫,不時將一枚枚聖石,或者聖丹,扔到了舞臺上。

    一位屍族大聖,直接登上玄冰玉臺,一手牽着一位狐女,徑直向一座熱鬧的宮宛中而去,讓無數地獄界修士羨慕不已。

    在神女樓,只有大聖,纔敢這麼做。

    是大聖的特殊待遇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去了酒池肉林,品嚐了一種名叫“忘心”的佳釀,的確是好酒,足以和酒瘋子釀的酒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鬥武臺建在玉山宮的頂部,無論站在神女樓的什麼地方,都能一眼看見。

    此刻,鬥武臺上,正有兩位不朽境大聖在惡戰。

    一位來自冥族,一位來自死族。

    二人似乎是有大仇,鬥得非常激烈。最終,那位冥族大聖技高一籌,將死族大聖的頭顱斬下,引來無數修士的歡呼聲。

    路過一棟城堡一般的建築,張若塵感應到了閻折仙的氣息,突然駐足,擡頭看去。

    城堡由黑石建成,高達五層,規模宏大,大門頂部用骨頭堆砌了三個字,賭器城。

    “賭器城是什麼意思?”張若塵自言自語。

    旁邊,一位身穿鎖子甲,人類體軀,頂着一顆饕鬄腦袋的九步聖王,道:“居然不知道賭器城,閣下是第一次來神女樓吧?”

    “被你說中了,還真是第一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邁步,走進城堡。

    跨過大門,裡面的燈光暗了許多,可是喧囂聲卻更加洪亮,嘈雜刺耳。

    “這絕對是一件堪比君王聖器的古兵,我出九千萬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“這枚戒指,蘊含濃烈的大聖氣息,價值肯定不低。”

    “我出三百萬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堡第一層的大廳中,設置有十座賭檯。

    每一座賭檯上,都放有一件器皿,由一層光罩包裹。

    在賭檯的四周,圍着大批瘋狂的修士,一邊判斷器皿的價值,一邊押注。

    這些修士的修爲,普遍不高,很難見到聖王的身影。

    饕餮頭九步聖王走到張若塵身旁,向光罩中的十件器皿掃了一眼,搖頭道:“第一層只是低端局,見不到好東西。上面的東西,才真正值錢。”

    他們向二樓走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這裡到底是賣器皿的地方,還是賭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都是吧!”

    饕餮頭九步聖王道:“神女樓既可以將器皿賣出去,又能抽取賭局的水錢,可謂兩頭都是賺。”

    二樓到了!

    這一層,幾乎全部都是聖王境的修士,但,境界較低,難以看到九步聖王的身影。

    來到三樓,饕餮頭九步聖王到達目的地,向大廳中走去。

    大廳中,只有六座賭檯,在這裡開賭的修士,幾乎全部都是高階聖王,甚至有大聖的身影。

    饕餮頭九步聖王來到一號賭檯下方,瞪大雙眼,仔細觀察臺上的一柄鏽跡斑斑的戰錘,整個人的呼吸都變得急促。

    瞬間進入賭徒狀態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那柄戰錘掃了一眼,只見,戰錘雖然生鏽,可是從鏽跡的裂縫中,卻逸散出一縷縷黑色光華,有強橫的大聖氣息,穿過光罩逸散出來。

    那股大聖氣息,強橫程度,達到了千問境的層次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一件大聖古器,果然有好東西。”

    他悄然釋放出精神力,想要探查戰錘。

    精神力與光罩觸碰,光罩立即爆射出刺目的光華,出現雷鳴電閃的顯現。

    “哪裡來的無知之輩,竟然使用精神力探查?”

    “晦氣啊,你們賭吧,本王不在這裡賭了!”

    “蒼桀,你帶來的人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賭檯下方的修士,發出一道道喝罵聲,怒然的瞪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賭徒在賭的時候,都是很暴躁的。

    名叫“蒼桀”的饕餮頭九步聖王,連忙向他們道歉,道:“我朋友是第一次來神女樓,不懂這裡的規矩,諸位見諒,別與他一般見識。”

    安撫了一陣,衆人的怒火,才平息下來。

    但是,也有幾位修士,選擇離開,沒有繼續在這裡賭。

    蒼桀向張若塵傳音:“這裡的器皿,都有光罩覆蓋,修士只能憑藉它散發出來的氣息,判斷它的價值,不能使用精神力探查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,怕是不好判斷吧!”

    “正是不好判斷,所以才叫賭。”蒼桀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覺得挺新鮮,問道:“怎麼個賭法?”

    蒼桀有些興奮的說道:“兩位以上的修士,一起對器皿出價。如果最終價格,低於器皿的本來價值,那麼,價高者就是贏家。不僅可以得到器皿,還能得到所有出價者的聖石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最終價格,高於器皿的本來價值。那麼,價格最低者,成爲贏家,得到器皿和所有出價者的聖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贏家通吃?”

    “沒錯!夠刺激吧?”蒼桀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從第一層,到第三層,我大致看了一下。凡是被放到賭檯上的器皿,都頗爲特殊,似乎是從墓中挖出的古器,怕是這些器皿的價值,沒那麼容易判斷。”

    蒼桀道:“閣下有所不知,神女樓和亡靈殿合作緊密。亡靈殿遍走各界,專門挖掘大墓。他們的主要目的,是尋找強大的屍體和骨骸,高價賣給屍族和骨族的大勢力。可是,順帶也挖出了不少古器,大部分都送到神女樓來了!”

    “真正的好東西,都被亡靈殿先挑走了吧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蒼桀使勁搖頭,道:“墓中挖出來的器皿,因爲時間久遠,價值很難判斷。有的看似散發出來的氣息強大,實際上,內部早就已經爛掉,使用聖勁催動,瞬間化爲塵土。”

    “特別是神遺古器,沾上了神靈的力量,內部孕育出神紋,即便是精神力都無法探查。必須要祭煉之後,才能判斷出價值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這些墓中的器皿,一般剛剛出土,就會被封印起來,送到神女樓,或者別的賭局,由修士自己去賭它的價值。如此一來,亡靈殿和神女樓穩賺不虧。”

    只要大聖使用過的器皿,就是大聖古器。

    只要神靈使用過的器皿,就是神遺古器。

    但,器是有品級的,也有珍貴程度的高下之分。同一位大聖使用過的酒杯和戰兵,散發出來的大聖氣息有可能一樣濃厚,可是兩者的價值,不可同日而語。

    若是判斷失誤,肯定血本無歸。

    賭檯下方,已經下注的修士,有七位。

    其中四位,出價一億枚聖石。

    另外三位,分別出價:十二億枚聖石、八億枚聖石、二十一億枚聖石。

    賭檯邊,一位神女宮的負責人,道:“這件器皿,散發出來的大聖氣息濃厚,而且是一柄戰錘,多半是大聖的戰兵。還有修士要加價嗎?”

    蒼桀大笑一聲,坐到賭檯旁邊,道:“根據這柄戰錘散發出來的大聖氣息,可以判定,它曾經的主人,是千問境大聖。千問境大聖的戰兵,至少也該是二元君王聖器的級別,聖石豈能衡量它的價值?以我看,至少也值八十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八十枚神石,相當於八百億枚聖石。

    已經下注的三位修士,都以看白癡的眼神,盯了蒼桀一眼。

    是戰錘,就一定是千問境大聖的戰兵?

    就算是千問境大聖的戰兵,看它鏽跡斑斑的樣子,大有可能是一件廢器。

    廢器,根據廢的程度,價值不等。

    有可能一文不值,也有可能,淬鍊得出一些煉器材料,依舊具有一定的價值。

    很顯然,絕大多數修士,都覺得戰錘是一件廢器。

    特別是那四位出價一億枚聖石的修士,更是認定了戰錘毫無價值,想要以小博大。若不是這座賭檯,最低出價是一億枚聖石,說不定,他們還想出更低的價格。

    如果戰錘真的一文不值,他們四人就贏了,可以瓜分另外三位修士出的聖石,每人狂賺十億枚聖石。

    對九步聖王而言,十億枚聖石是無比龐大的財富。

    當然,如果戰錘內部完好無損,是一件二元君王聖器級別的大聖古器,那麼贏的就是那位出價二十一億枚聖石的修士。

    不僅贏了所有聖石,還能得到一件價值數十枚神石的大聖古器,也是賺翻了天。

    當然,這種概率,低之又低。

    以神女樓的實力,要判斷一件大聖古器的價值,還是可以做到。真是一件完好無損的二元君王聖器,哪怕概率只有兩三成,也肯定將它送到賭城的四樓上面,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。

    這種賭局,一半靠運氣,一半靠眼力。

    神女宮的負責人盯向蒼桀,眯眼笑道:“閣下準備押多少聖石?”

    “我窮,就押一億枚聖石吧!”

    蒼桀取出一張赤紅色的水晶卡片,丟到了賭檯上。

    四周頓時響起一片噓聲。

    剛纔吹得那麼猛,原來也是一個打算撿便宜的傢伙。

    先前已經押了一億枚聖石的四位修士,都露出不悅的神色。多一個人押,到時候贏了,他們每個人分到手的聖石,也就少了!

    神女宮負責人問道:“還有沒有修士押注?”

    圍觀的修士很多,可是都沒有押注。

    畢竟,一億枚聖石,不是小數目,足以讓一些聖王傾家蕩產。

    神女宮負責人目光盯向,押注了的八位修士,道:“你們還要加註嗎?”

    那位押注十二億枚聖石的修士,略微有些猶豫,但是,最終沒有加價。

    雖然不能使用精神力探查,也不能使用聖氣注入進器皿,但是,張若塵擁有真理之心,區區一層光罩,還擋不住他的感應。

    先前,蒼桀幫他說話,又爲他講解了賭器城的疑惑,他對此人的觀感不錯,打算送他一場機緣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暗暗傳音,道:“加價到二十二億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的聲音,蒼桀詫異了一下,不禁轉過頭向他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他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蒼桀當然不會認爲,張若塵是另外幾人的暗託,但是,卻不怎麼相信張若塵的能力。

    二十二億枚聖石,可不是小數目。

    難道他覺得,這柄戰錘的價值,在二十二億枚聖石之上?

    “兄臺,你到底能不能行,二十二億枚聖石若是輸掉,我將一無所有,幾百年的積蓄全部沒了!”蒼桀傳音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,在他肩上一拍,道:“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這一拍,一股強大無匹的大聖勁氣,涌入蒼桀體內。

    “原來……原來是一位大聖前輩……”

    蒼桀見過大聖戰鬥的威勢,可是,那些不朽境和百枷境的大聖,與身後這位兄臺……不,是前輩,與身後這位前輩比起來,卻還差得遠。

    難道前輩是千問境大聖?

    蒼桀倒吸一口涼氣,既是興奮,而又狂熱,“我蒼桀,終於遇到屬於自己的機緣,能夠得到千問境大聖前輩的指點,難道還會輸?說不定,今天能夠贏一把大的。”

    神女宮負責人第三次問道:“若是各位確定不再加註,我現在就打開光罩,檢驗戰錘的價值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蒼桀站起身來,努力控制興奮的情緒,可是雙手依舊忍不住顫抖,道:“我押……押二十二億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賭檯下,所有修士都愣住。

    有人大笑:“這隻蠢饕餮,太貪婪了吧,難道他以爲這柄戰錘,真的是完好無損的君王聖器?”

    “一個九步聖王,拿出二十二億枚聖石來賭,也不知賭輸後,會不會哭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賺了,賺大了!多出二十二億枚聖石,我們四人,每人可以多賺五億五千萬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位押注了二十一億枚聖石的鬼族大聖,臉色一沉,又扔出兩張赤紅色的水晶卡片到賭檯上,加價至二十三億枚聖石。

    “我有前輩做後盾,害怕你一個鬼族的不朽境大聖?”

    蒼桀擼起袖子,一連扔出八張水晶卡片,押注三十億枚聖石。

    那位鬼族大聖,顯然並不富有,雖然身上怒意衝騰,可是,最終沒有繼續押注。他沉哼了一聲:“很好,有魄力,就是不知輸了之後,你拿不拿得出那麼多聖石。”

    “老前輩,管好你自己就行了,我有自信,必定贏遍全場。”蒼桀頗爲囂張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饕餮一族都太貪婪,等着瞧,他待會肯定會哭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這一局的聖石數,達到七十七億枚聖石,真是豪賭,不知誰能贏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女宮負責人道:“既然沒有修士繼續加註,現在,老夫就打開光罩。誰贏誰輸,各安天命。”

    神女宮負責人雙手結出一道印法,掌心浮現出兩道血紋,按到了光罩上。

    光罩逐漸淡去,最後消散。

    大廳中,別的圍觀者都聚集了過來,屏住呼吸,等着答案揭曉。

    最緊張的,莫過於蒼桀。

    雖然身後那位前輩的修爲高深,但是,不能使用精神力探查,誰又能百分之百的判斷正確?

    三十億枚聖石,一旦賭輸,他不僅要變賣所有產業,甚至還要把自己賣給神女樓做奴隸,才能償還得清。

    可是一旦賭贏,僅僅只是聖石,就能贏到不少。

    蒼桀雙手按着賭檯,雙眼通紅似血,咬着尖銳的牙齒,全身都在顫抖,激動、緊張、血液沸騰。

    光罩剛一打開,一道道精神力,便是向戰錘涌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承受不住混亂精神力的衝擊,戰錘的表面,裂開一道縫隙。

    縫隙逐漸增多,如同蛛網一般密集。

    而且,那些縫隙中,流動出來的大聖氣息,也向空間中消散而去,越來越稀薄,似乎要流失殆盡。

    任誰都看得出來,這件大聖古器,早已被歲月的力量腐蝕,所有精氣都流失殆盡,想要從中煉取出一些稀有材料,估計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一件廢品!

    四位只押了一億枚聖石的修士,已是興奮得拍案大笑起來。

    “贏了,哈哈,贏了,我算一算,至少贏了十八億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“還是那隻蠢饕餮夠意思,出了三十億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幾位押注的修士,全部都臉色苦沉,嘆息一聲,甩手離桌而去。

    蒼桀如遭雷擊,失去了所有力氣,壯實而又高大的身軀,向地上滑去,心中只有一個念頭:“完了,全完了!”

    他不怪張若塵,畢竟誰都有失手的時候。

    做出決定的,終究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怪只怪自己太貪婪,這下輸得連翻身的機會都沒了!

    四位押注一億枚聖石的修士,在無數雙羨慕、嫉妒、貪婪的目光中,開始收取賭檯上的赤紅色水晶卡片。

    一張,代表一億枚聖石。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前走了一步,手指輕輕的敲了敲賭檯,道:“誰說你們贏了?”

    本來打算離開的幾位參賭者,全部都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難道還有變數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