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千年前,血魔在天地規則殘缺的崑崙界,也是以逆天之資,修鍊到大聖境界,是血后最大的敵人。

    血后、明帝、燕離人,三人聯手,才將血魔殺死。

    確切的說,並沒有徹底的殺死,血魔保留下來了頭顱和聖魂,沉睡了千年。

    千年後蘇醒,修為跌落谷底,沒有聖源,沒有完整身軀,可是,他卻又在短短數年之內,在無盡深淵修鍊到了九步聖王的境界。

    最巔峰時期,血魔體內的聖道規則,超過九千萬道,能夠與所向披靡的閻無神叫板。

    血魔的年齡看似超過了一千年,但是,不能這麼算,就像張若塵的靈魂,融合到了八百年後的九王子身上,總不能說張若塵已經八百多歲了吧?

    實際上,現在的血魔,已經和千年前的血魔完全不一樣,算是新生。

    有不死血族的神靈,看出血魔的不凡,以神念詢問魔天部族的大族宰,道:「魔天部族什麼時候,冒出這麼厲害一個小輩?才剛剛突破到百枷境,已有氣吞山河之勢。」

    魔天部族的大族宰氣定神閑,道:「厲害嗎?魔天部族天才如雲,血魔只能算是中上之資吧!」

    剛才詢問的那位神靈,很想將口水,吐到魔天部族大族宰的臉上。

    中上之資?

    你有本事,再找一個這樣的中上之資出來?

    不死血族有不少神靈,很早便是注意到血魔,因為進入狩天戰場之後,此子是第一個闖入暗黑星內部的地獄界修士。

    從暗黑星中出來后,修為便是達到了百枷境。

    這一屆狩天之戰,進入過暗黑星內部的修士,一共五十三位,能夠逃出來的修士,僅有六位,死亡率幾乎達到九成。

    血魔是六人之一,想不被關注都難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的神境世界中,血天部族的神靈,也在討論血魔。

    血后道:「血魔的肉身本是已經毀掉,可是,在崑崙界的無盡深淵,他卻得到冥古巫道的修鍊秘法,凝聚出了天巫大魔體。」

    「修鍊巫道?嗯,不錯。」血絕戰神道。

    能被藐視眾生的血絕戰神評價一句「不錯」,顯然是非常了不得的事。

    「現在這個時代的天地規則,和冥古大不一樣,已經不適合修鍊巫道。他能夠將巫道修鍊到如此地步,的確是了不得。」一位神靈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巫道,不輸九大恆古之道,是神靈都渴望掌握的力量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巫道還有種種古秘,可以打開各大冥古遺跡。

    可惜時代不一樣了,當今之世,還能將巫道修鍊有成的修士,少之又少。即便是閻羅族的「大巫天道」,也是經過改良,閻羅族修士才能修鍊。

    血后道:「他能夠掌握巫的力量,應該與同時修鍊九幅《天魔石刻》有關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音再次降臨到羅衍的神境世界,道:「剛才我去翻閱了《神儲卷》,這個血魔,排在甲等第二,僅次於原阡陌。」

    羅衍詫異,道:「排名這麼高,也就是說,必定會成神?」

    天音點了點頭,道:「原阡陌是半神,距離成神,只差臨門一腳。確切的說,他在兩百年前,就可以成神,只是一直在壓制境界而已。」

    《神儲卷》是六卷命運天書之一,天庭界和地獄界,但凡是有一成以上成神概率的大聖,名字都會自動出現上面。

    成神概率越高,名字越是靠前。

    能夠列入甲等的,幾乎都是半神,是必定可以成神的人物。

    血魔才百枷境,就能列入甲等,排在第二,羅衍自然是吃驚。

    羅衍嘆道:「這個千年,怎麼出了這麼多妖孽?」

    「不是這個千年,應該是這一個元會。這一個元會,誕生了太多厲害的小輩。只不過這個千年,尤其的多。」天音道。

    羅衍的眼神變得深沉,道:「或許是預示一個殘酷的時代,即將到來,希望十萬年前那樣的神戰,不要再次發生。」

    即便是羅衍這樣的地獄界巨擘,也不希望爆發大規模神戰。

    每每回想,羅衍都覺得,十萬年前那一戰實在太可怕。

    那一戰受的傷,對他造成了十萬年的影響。

    羅衍和天音的心都沉甸甸的,因為他們很清楚,不久的將來,必定還有一個更加動亂的時代,根本無法避免。

    很有可能,比十萬年前更加殘酷。

    羅衍道:「張若塵還沒有上《神儲卷》?」

    「說來也奇怪,他居然突然上去了!丁等第八十七位。」天音道。

    很靠後的一個位置。

    羅衍道:「應該不是融合出二品聖意的原因,而是他的心境,發生了某種脫變。能上就好,能上就好……至少還有希望。」

    很多修士都覺得,以張若塵的資質必定成神。

    可是實際上,張若塵的名字,很長一段時間,都無法進入《神儲卷》。有神靈分析,千問境和萬死一生境是張若塵的大坎,很有可能跨不過去,會永遠止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死血族本族星。

    鋪天蓋地的小行星和宇宙岩石,依舊瘋狂撞擊護星大陣。七位陣法地師以此為掩護,闖入進了陣法中,開始破陣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空間傳送陣被血魔搬運到了天穹,放置在陣法中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所有陣法師,皆站在攻擊大陣的重要節點,嚴陣以待,靜等閻皇圖和粉紅骷髏前來。

    瑜皇向上空看了看,道:「閻羅族和骨族的陣法地師,已經在破第一層護星大陣。不如,先啟動攻擊大陣,對付他們?」

    血魔緊盯傳送陣,道:「他們想破陣,沒那麼快的。集中精力,對付閻皇圖和粉紅骷髏才是關鍵,別顧此失彼。」

    一個時辰后。

    空間傳送陣沒有反應,可是,第一層護星大陣已是岌岌可危,七成陣法銘紋都被破掉。

    瑜皇心中暗急,道:「閻皇圖未必會通過傳送陣過來,我認為,必須立即啟動攻擊大陣,先對付七位陣法地師。」

    血魔道:「冷靜!骨族三百多位大聖修士聚集在外面,就是用於對抗攻擊大陣的力量,你殺不了七位陣法地師。閻皇圖一定會來,我敢肯定。很快了,第一層護星大陣被攻破的那一瞬間,他就會降臨傳送陣,那是最佳的時機。」

    「轟隆!」

    第一層護星大陣破碎。

    一顆顆小行星和宇宙岩石,向下墜落,撞擊在第二層護星大陣上,密集如雨點。

    就在絕大多數修士的注意力,都被吸引過去的時候,懸浮在虛空中的空間傳送陣,浮現出一道亮光。

    瑜皇站在七星鬼蓮上,精神大振,道:「來了!催動陣法,發動最強攻擊。」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所有陣法師,全部都釋放出精神力和聖氣,將密密麻麻的陣法銘紋激活。

    第一波攻擊是最重要的,因為這個時候,所有入侵修士都聚集在陣法中,相當於是定點擊殺。可是,一旦逃過了第一波攻擊,入侵修士瞬間散開,攻擊陣法的作用,會大幅度下滑。

    「等一等。」

    血魔阻止住瑜皇,目光緊緊鎖定空間傳送陣,能夠透過陣光,看到陣內。

    陣中,只有一人。

    不是閻皇圖,也不是粉紅骷髏。

    而是骨族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喪奇,骨身高達十二丈,通體漆黑,手持一柄暗紅色邪刀。

    「哈哈!閻皇圖果然厲害,居然先派遣了一個誘餌過來,以確保萬無一失。張若塵的女人,這裏交給你了,我要去會一會百枷境大圓滿的大聖。」

    血魔化為一道血影,爆發出急速,直接撞擊向傳送陣中的喪奇,將其撞飛出去。

    瑜皇並沒有太在意血魔對她的稱呼,可是,卻被血魔的行為驚住。

    區區一個初入百枷境的大聖,竟然敢去和百枷境大圓滿的大聖叫板。

    你以為你是張若塵,還是閻無神?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空間傳送陣,再次浮現出一道亮光。

    來了!

    瑜皇沒有再看作死的血魔,與不死血族的陣法師一起,將九品攻擊大陣催動到極致,腳下的七星鬼蓮,散發出極暗的光華,與陣法融為一體。

    閻皇圖、粉紅骷髏,還有一百多位骨族的百枷境大聖,出現在了空間傳送陣中。

    全部都是強者,爆發出滔天聖威。

    粉紅骷髏道:「其實根本不用派遣喪奇提前過去,不死血族的主力,都在第七號暗黑星。以我們的實力,本族星上的不死血族,就算全部埋伏在空間傳送陣外,也只是螳臂當車。更何況,他們未必知道,我們掌握了傳送陣的空間坐標。」

    閻皇圖的雙瞳散發金芒,緊緊盯着四周的陣光,臉色一變,大喝道:「所有修士,立即撐起聖器防禦。快!」

    攻擊大陣的力量,從四面八方,擊向中心的空間傳送陣,是一道道龍形的雷電,每一道都有直徑一丈那麼粗。

    「噼啪!」

    空間傳送陣瞬間崩碎,化為塵土。

    一百多位骨族大聖,被打得四散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君王聖器級別的兵刃,被雷電劈得碎裂。一尊尊骨族大聖的骨頭,被打得化為飛灰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瞬間,有十四位百枷境骨族大聖隕落,骨身燃燒成灰燼。

    更有無數骨族百枷境大聖,遭受重創,一塊塊骨頭滿天飛。

    只有四十多位骨族百枷境大聖的骨軀,還能保存得相對完好,能夠繼續戰鬥。

    粉紅骷髏也被陣法轟飛出去,不過她乃是神骨之軀,又及時調動至尊聖器護體,傷得並不重。

    但,骨族遭受如此重創,卻讓她氣得快要瘋掉。

    「夏瑜,你是在找死。」

    粉紅骷髏的身軀迅速變大,化為百米高,千米高,萬米高,十萬米高……,龐大無邊的猙獰身軀,揮動一隻巨手,向站在七星鬼蓮上的瑜皇拍擊而去。

    瑜皇處變不驚,操控攻擊陣法。

    陣法中,一連飛出上百條龍形閃電,擊在巨型神骨骷髏的身上,將粉紅色的骷髏都打成了黑色,再次墜落到陣法中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