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掌心涌出一道猩紅色的血煞之氣,圍繞賭檯轉了一圈,衝擊在裂縫密佈的戰錘上,頓時,錘體發出“沙沙”之聲。

    戰錘化爲塵沙,灑落一地。

    戰錘最中心位置,卻有一塊不規則的黑色晶體,飛了出來,落到張若塵掌心。

    一道訝聲響起:“戰錘沒有完全腐蝕掉。”

    “君王聖器都被腐蝕成了塵沙,爲何它卻完好無損?看來是一件了不得的寶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衆修士,目光盡皆投射向黑色晶體。

    大概核桃大小,雖是晶體,卻不透明,平平無奇,沒有強大的氣息波動外溢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調動一縷血煞之氣注入進去後,黑色晶體內部,瞬間涌出強橫的黑暗力量。氣浪席捲四方,將衆人震得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誰,驚呼道:“黑暗神晶!是修煉暗黑之道的神靈,淬鍊出來的神力晶體。”

    “神晶的價值,一般是神石的十倍。黑暗是恆古之道,黑暗神晶的價格,應該更高一些。依我看,這塊神晶,至少可以賣十五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蒼桀已滿血復活,從地上爬起來,欣喜若狂,道:“什麼?十五枚神石,就是一百五十億枚聖石?哈哈!贏了!我贏了!”

    “我的,都是我的,你們別動啊……說的就是你,別動!賭檯上的籌碼,全都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蒼桀雙臂箕張,將赤紅色的水晶卡片,紛紛攔到身前。

    一共七十七張。

    相當於七十七億枚聖石。

    除開自己的三十億枚本錢,加上支付給神女樓的三十億枚,和賭檯抽水的七千七百萬枚,最後淨賺十六億多枚聖石。

    一把贏的聖石,堪比自己數百年積累的大半身家。

    爽!

    蒼桀感覺聖魂都要出竅了一般,笑聲不絕,以他現在擁有的財富,已經足夠支撐修煉到大聖境界。

    想到前輩還在旁邊,蒼桀立即走了過去,恭恭敬敬的一拜,道:“多謝前輩指點。”

    “拿去,接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黑暗神晶丟了過去。

    蒼桀接住黑暗神晶,有些愣神,慌道:“不行,不行,這枚神晶,我不能收,是前輩你贏的。”

    黑暗神晶具有的財富價值,實在太大,堪比一位不朽境大聖的身家,蒼桀不敢想象,自己可以擁有它。

    一隻饕餮,能夠剋制住自己的貪婪之心,張若塵對他刮目相看,心中暗道,或許有些重要的事,可以交給他去做。

    “是你贏的,自然歸你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蒼桀雙手顫抖,心中想着,一枚黑暗神晶,就算對千問境大聖而言,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,前輩真不愧是高人,佩服,實在是佩服。

    不過他轉念一想,前輩隨隨便便一出手,便是贏了一枚黑暗神晶。

    憑前輩的眼力,在這賭城中轉一圈,估計大把神石就已經入囊。

    比不起,比不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賭城的上方,傳來爆炸性的喧譁聲。

    有一位石族修士,噔噔的,從樓梯上跑了下來,整個賭城都在晃動。他情緒沸騰,道:“大家快去看啊,豪賭,樓上在豪賭。”

    “千尺君,什麼豪賭,你怎麼激動成這樣?”

    名叫千尺君的石族修士,道:“是賭器城兩大重器之一的七彩珊瑚樹。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賭城三樓的一衆修士,也都炸開。

    聖境修士中,好賭之人,並不算多。

    但,只要是好賭的,大多都聽過神女樓七彩珊瑚樹的傳聞。

    據說,押注的底價,都得一千枚神石。

    沒有一萬枚神石的身家,絕不敢輕易參合進去。

    千問境之下的大神,幾乎連入局的資格都沒有,除非像無疆那樣自己有礦。

    “走,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敢參與進賭局的,肯定都是大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更想知道,七彩珊瑚樹的真實價值。聽說,賭到最理想的狀態,它的價值,不可用神石估量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樓、二樓、三樓……賭城中的修士,盡數向城堡的頂層涌去,樓道已經被堵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很平靜,沒有那麼瘋狂。

    蒼桀很感興趣,與別的修士一樣興奮,道:“前輩不打算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你想不想去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蒼桀道:“當然想去見一見世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一起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指尖涌出一道無形的空間之力,將他和蒼桀包裹,瞬間,二人身體縮小,化爲兩粒光點,穿過擁堵的樓道,一直飛到城堡的頂層。

    穿過入門處的光膜,一股強大的神威,落到張若塵和蒼桀的身上。

    若不是張若塵護住了蒼桀,這隻饕餮,怕是已被壓得跪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也難怪,那些想要圍觀的修士,全部都堵在樓道中。因爲實力不夠的修士,根本抵擋不住神威,進不了頂層的大門。

    神威是七彩珊瑚樹散發出來的。

    城堡的頂層,空間並不大,長約八丈,寬約六丈。四個方位的牆壁,都是用特製的水晶煉製而成,舉目可以看遍大半個玉山宮。

    賭廳中,除了張若塵和蒼桀,一共只有二十五位修士,至少都是百枷境的大聖。

    主持這場賭局的,乃是賭器城的城主,夜逍,一位百枷境修爲的中年男性大聖。不屬於十族的任何一族,而是來自地獄界邊緣地帶的小族,夜叉族。

    十族之下,皆是小族。

    夜叉族族人衆多,在成千上萬的小族之中,算是實力最頂尖的之一。在極其久遠的過去,他們曾位列十族之一。

    參賭的,一共有九位。

    張若塵掃視了一眼,其中有六位都想投機取巧,押的是一千枚神石。

    真正在豪賭的,實際上只有三位。

    坐在賭檯北邊的,是一位死族強者,面容老邁,眼眶深凹,身上死氣深厚至極,即便刻意收斂,依舊沒有圍觀者敢靠近他。

    他投下的賭注,已達十四萬枚神石。

    看到這位老者,蒼桀臉色一變,忍不住驚呼:“賭神。”

    “神靈?”

    張若塵面露疑惑之色,雖然那位死族強者修爲強大,可是他能隱隱感知到修爲層次,顯然不可能達到了神境。

    僞神,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蒼桀知道以自己的精神力,在這些大人物面前傳音沒用,於是,帶着敬畏之心,低聲道:“賭神恐怕是整個地獄界,唯一一位不是神靈,卻能封神的存在。傳說,他曾在神女十二坊的總樓大顯神威,也曾在亡靈殿、乾坤一氣堂開設的賭城中大殺四方,甚至賭贏過神靈,幾乎從未輸過。賭神擁有的財富,就算是神,也未必比得過。”

    對於所有賭徒而言,賭神是他們崇拜的對象,心中無比敬畏。

    “賭贏過神靈,看來是有真本事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坐在賭檯東邊的,乃是一位渾身黑袍的修士,有氣態的黑紗,將其身形和麪容完全包裹,看不出性別,看不出種族。

    就連露在外面的雙手,都刻有幻紋。

    手持輕輕一動,會出現十數道重影。

    張若塵發現那人身上的黑紗,雖是氣態,卻是一件真實存在的寶物,可以隔絕精神力探查,似乎還有別的一些妙用。

    氣態的寶物,非常罕見。

    憑藉真理之心,張若塵隱隱感知到,此人身體冰冷,不太像是血肉生靈,更像是石族、鬼族、屍族、骨族。

    坐在西邊的,乃是閻折仙。

    她穿着可以改變身形和麪貌的符衣,符紋密集,玄妙詭異,若不是張若塵認識她,知道她身上特殊的氣息,否則看不透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在閻折仙的身後,站着兩位修爲深厚的大聖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閻羅族的天才符師,只是來一趟神女樓,竟然派遣了兩位百枷境大聖跟隨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只是跟隨,不是保護。

    張若塵相信,以閻折仙在閻羅族受寵愛的程度,加上有身孕在身,身上肯定攜帶有類似戰神腰帶這樣的護身寶物。

    “有身孕,就該好好待在族中養胎,到處亂跑幹什麼?來神女樓也就罷了,以前怎麼沒有看出,這位閻姑娘竟然喜歡賭?賭博不好啊!”張若塵的眉頭,情不自禁皺了起來。

    蒼桀用水桶粗細的手腕,輕輕撞了撞張若塵,低聲道:“前輩,你感覺到這裡的時間和空間,變得有些不一樣了嗎?”

    做爲時空掌控者,張若塵還需要他提醒?

    這座賭廳,看似只有八丈長,六丈寬。實際上,想要從牆邊,一直走到賭檯下方,至少也需要走兩里路。

    是七彩珊瑚樹將空間拉伸了!

    越是靠近它,空間被拉伸得越是厲害。

    時間流速也變得十分混亂,時快時慢,時間印記化爲一條小小的溪流,流動在賭廳中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一件時空寶物?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有疑惑,詢問蒼桀,道:“這株七彩珊瑚樹,到底什麼來歷?”

    蒼桀搖了搖頭,道:“像我這種小角色,怎麼可能知道這種級別的寶物的來歷?只是聽說,它是從海石星塢的一座古神墓中挖出。”

    “據說,亡靈殿殿主當初很想破開它的封印,看它是不是一件完好無損的奇寶,可是,知道那座古神墓主人的身份後,便是放棄了!”

    “古神墓的墓主人是誰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蒼桀搖頭,表示不知。

    閻折仙目光移了過去,冷聲道:“嘰嘰喳喳的說什麼,你們吵不吵?”

    蒼桀被閻折仙目中的寒光,驚懾住,連忙躲到張若塵身後。

    沒辦法,他一個聖王,在這種頂尖大聖雲集的場合中,還能開口說話,已經很了不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抱在胸前,一副無懼之色,緩步走了過去。絲毫不在乎她的眼神,反而,走到她的身後,看了一眼賭檯上的籌碼,道:“真是富有,都押了十五萬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“閣下止步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姑娘,三丈之內,生人勿進。”

    兩位閻羅族的百枷境大聖眼神凌厲,迎向張若塵,阻止他繼續靠近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臂左右擡起,隔空向他們虛按了一下。

    頓時,兩位百枷境大聖保持剛纔伸手的姿勢,定在了原地,如同變成雕像。

    這一手,將賭廳中的衆人鎮住,沒有人再敢小瞧他。

    閻折仙兩條眉毛一蹙,道:“空間力量?沒想到,居然是一個厲害的空間修士。你要不要參賭?”

    “你們這種豪賭,我可是賭不起,只是來看看。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閻折仙道:“那正好,既然你是空間修士,對七彩珊瑚樹,應該有獨特的判斷。如果你能助我贏得這一局,本姑娘給你一萬枚神石,做爲答謝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有賭神稱號的“七手老人”,發出一聲不屑的嗤笑。

    他的眼力何等高明,早就看出閻折仙的真實身份。這個丫頭,修爲不過百枷境大圓滿,卻不知天高地厚的,豪賭七彩珊瑚樹。

    此刻,賭注已經押到十多萬枚神石,她顯然是毫無把握,病急亂投醫,竟然求助一個自己都不敢上場的修士,還有比這更好笑的事嗎?

    雖說,七彩珊瑚樹是一件時空寶物,但是在無法使用精神力探查的情況下,空間修士也不可能判斷得準。

    最終,還是要看個人眼力和本事。

    “一萬枚神石!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又驚,又感嘆。

    真是敗家啊!

    “符道地師賺錢這麼容易嗎?還是說,家底厚,可以隨便揮霍?”

    即便是無疆、婪嬰那樣的頂尖天驕,想要拿出一萬枚神石,都是十分吃力的事。閻折仙卻敢聲稱,直接贈送一萬枚神石。

    張若塵何等富有,卻也遠遠沒她豪氣。

    “如果贏了,真給我一萬枚神石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閻折仙道:“以本姑娘的身份,豈會賴賬?但是,你最好拿出一點本事,如若讓我覺得你毫無用處,別說一萬枚神石,一枚神石你都休想拿到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試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對七彩珊瑚樹頗感興趣,認真觀察起來。

    不僅觀察樹體本身,也在觀察賭廳中空間和時間的變化。

    片刻後,他肅然的道:“這不是一株天然的時空珊瑚樹,被人祭煉過。”

    海石星塢出產各種時間類和空間類的天然寶物,也生長有時空珊瑚樹,但是,非常罕見。七彩的,更是稀罕至極。

    如果是天然的七彩時空珊瑚樹,而且是活着的,價格甚至可以超過至尊聖器。

    哪怕是死的七彩時空珊瑚樹,價值也在十萬枚神石以上。

    可是,被人祭煉過後,它的價值,反而變得不好判斷。

    有可能,價格比活着的七彩時空珊瑚樹更高。也有可能,價格比死去的七彩時空珊瑚樹更低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如果時間太過久遠,保存得不夠妥善,七彩時空珊瑚樹很可以已經被腐蝕,外表看起來瑰麗晶瑩,可是一旦遇到空氣,瞬間化爲流沙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