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無論是不死血族的修士,還是骨族的百枷境大聖,被震出河道之後,懸空站在五彩斑斕的星空中,臉上寫滿震驚。

    「竟然……竟然是一棵樹,星球這麼龐大的樹。」

    其中一些修士,內心受到巨大衝擊,情不自禁的跪在玉樹面前。

    血影神母活著的時候,精神力強大無匹,少有神靈可以比擬。如今死去,隨著樹身完全呈現出來,殘留的精神力波動也逸散而出,能夠影響大聖的精神意志。

    只有閻皇圖、粉紅骷髏、血魔……等等,極少數精神意志強大的大聖,可以抵擋住那股精神力侵襲。

    最後兩座護星大陣,在星球分解的時候,便是跟著崩潰。

    閻羅族和骨族的修士,匯聚到了一起,退到距離玉樹萬里之外的地方。

    眼前的景象,太壯觀,也太震撼人心,讓他們生出警惕之心。

    「快看,快看,五彩光芒是從張若塵的體內散發出來。」

    「這片天地間的規則,變得無比活躍,正在以張若塵為天地之心,規律性的流動。特別是五行規則,變得越來越多。」

    「好可怕的力量波動,張若塵這是在樹下悟了道?」

    閻皇圖一雙虎目,緊緊鎖定紋絲不動的張若塵,即便是他,都露出難以置信的驚駭神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體內的拳道規則、掌道規則、水之道規則、土之道規則、金之道規則、木之道規則,六種規則,一共三十多億道,全部匯聚在一起,循環流動。

    時而,所有規則,凝聚成六種不同的聖意。

    時而,六種聖意合而為一。

    時而,又散開,化為規則紋路。

    聖意的狀態很不穩定,導致從本族星上散離出去的泥土、岩石、水,也在跟著發生匪夷所思的變化。它們前一刻才變成金色,化為金屬。后一刻,金屬融化,變成了水。

    又過一會兒,水有凝固,變成石頭。

    緊接著,石頭中長出密密麻麻的樹木,變成一座森林。

    玉樹覆蓋的那片一萬多里的區域內,所有物質,都在發生五行轉化,不符合自然規律,完全沒有道理可言。

    漸漸的,由六種聖意凝聚出來的陰陽五行聖意,趨於穩定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整個天地,陷入一種奇異的安靜狀態,像是所有聲音都消失。

    命運神殿中的諸神,哪怕是從狩天大宴一開始就閉目養神的古神,此刻都將目光投向狩天戰場所在的星空方位。

    「六種聖意融為一體,怎麼可能做得到?不可能,本神不信。」

    「六種聖意,而且每一種的品級,都達到四品,或者五品,一旦融合,誕生出來的聖意得強到什麼地步?」

    「百枷境的修為,怎麼會出現如此驚人的五彩光華?」

    所有神靈的心中都生出一道念頭,可是,沒有任何一位說出口。

    因為他們,都覺得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大聖能夠融合出一種五品聖意,便是代表擁有成神的潛力,被稱為「真神種子」。

    無論是天庭,還是地獄,絕大多數神靈,都是以四品或者五品聖意,修鍊到神境。

    像瑜皇、刀獄皇、閻皇圖這樣能夠修鍊出三品聖意的大聖,一旦成神,就是神靈中的強者,能夠掌握奧義,會更加容易渡過第一次元會劫難。當然同樣修鍊出三品聖意的修士之間,也有巨大差距。

    至於二品聖意,太罕見了,一旦成神,就是血絕戰神和荒天這樣的逆天存在,將來有問鼎整個宇宙的機會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現在的狀態,卻比血絕戰神和荒天年輕時,還要高一個層次。

    「不會是一品聖意吧?」

    諸神心中,皆是生出這樣的念頭。

    二品聖意,諸神還能做出判斷,畢竟歷史上有不少大聖修鍊成功,有很多關於二品聖意的文字記載。

    命運神殿更是將古往今來,誕生過的二品聖意,收錄成冊,整理成了一本書。書上記載的二品聖意,足有上千種。

    所以,張若塵融合了五種聖意的時候,他們可以準確判斷,那是一種強大的二品聖意,但,並不圓滿。

    缺修鍊出來的殘缺二品聖意,他們也能給出精準評價。

    可是張若塵現在修鍊出來的聖意,一般的神靈,根本不敢妄自評價。因為,從來沒有修士,成功將六種聖意融合。至少所有書冊上,沒有這樣的記載。

    而且,融合出再厲害的二品聖意,也不可能造成張若塵這麼大的動靜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屏息了很久,只吐出四個字:「這個小子……」

    他的神境世界裡面,血天部族的神靈集體沉默,沒有再說出恭賀的話,像是都受到了打擊,需要緩一緩才行。

    冥王把玩手中的恆星神劍,自言自語的道:「傳說中的一品?不,陰陽五行沒有圓滿,不圓滿的聖意,怎麼能夠稱一?」

    青盛大聖望著天空萬界神眼的投影,低頭嘆息,道:「越來越不能理解了,這個世界,到底怎麼了?參加一個狩天大宴,二品聖意就凝聚了出來,不,很可能更強。難怪你只能做一個家主,廢物啊,理解不了,理解不了,盛青血你永遠都理解不了!」

    命運神山下。

    由數以萬計星核堆砌而成的命運之門,發出時明時暗的光華。

    狩天大宴所在的場地「命溪」,溪水逆流,向神山頂部倒涌,直衝進命運神殿,將神殿都淹了數尺。

    如此詭異而又凶駭的異象,居然發生在命運神殿,引起陣陣驚呼。

    平靜被打破。

    鬼主的神影顯化出來,厲聲道:「命運之門,陰陽不定。命溪倒流,水淹神殿。這是不祥的預兆,是命運給予我們的警示,意味著,張若塵此子心存叛逆之心,遲早有一天,會給命運神殿帶領災難。必須儘早除掉,不能繼續放任他成長下去。」

    修辰天神的神影,也顯化出來,道:「本神贊同鬼主的意見,命運神殿何等神聖的地方,從未發生這樣的異象。張若塵今後,必成命運神殿的大敵。」

    命運神殿中的諸神,顯然也沒想到,命運神山會出現這樣的事,一位大聖凝聚出聖意而已,不至於造成這麼大的動靜吧?

    血絕戰神、血后、冥王三尊神靈,同時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沉聲道:「鬼主、修辰天神,我外孫只是一個百枷境大聖而已,修為不及你們十萬分之一,卻被你們聯合針對,你們還要不要身份和臉面?」

    在地獄界,神是不能插手神境之下的事宜,甚至不能插手各大勢力之間的利益爭奪。

    所以,即便是主持命運神殿的命運神女,也只能是大聖。

    鬼主和修辰天神開口,想要借命運神殿之手,殺死張若塵,是違規的行為。

    血后道:「攜私仇,想要置我兒子於死地,真當血絕家族好欺負嗎?」

    「都已經是修鍊了數十萬年的古神,心眼還那麼小,容不下一個大聖小輩。這若是傳出去,你們二位的聲名,就毀了!」

    緊接著,冥王又道:「老實說,一位百枷境大聖,哪怕他再強,在本王眼裡,也和地上的蟻蟲沒有區別,看都不會看一眼,更加不可能去和他較勁。和蟻蟲較勁,自己和蟻蟲又有什麼區別?」

    冥王說的是實話。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百枷境的大聖,可以說,任何大聖,在他眼中,都和蟻蟲沒有區別。

    缺是誰?

    他根本不在乎。

    閻無神是誰?

    等你修鍊到神境,我再來記住你的名字。沒成神之前,你再強大,也只是一隻蟻蟲。

    鬼主冷笑,道:「血絕,你這個兒子太狂了,還真有些像你,一樣的自以為是,目中無人。可是,本座卻謹慎得很,不敢小覷那些小輩。但凡有成神之資,能夠登上《神儲卷》的大聖,本座都會關注。你們很清楚,張若塵不是什麼蟻蟲,他已經打破古往今來的聖意極限,未來成就,說不定還在你血絕之上。」

    「你們越是拚命貶低張若塵,就說明,你們越是想要幫他開脫,想要和命運神殿的異象撇清關係。」修辰天神道。

    對鬼主和修辰天神而言,張若塵的確是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小角色,幾乎可以忽略不計。他們的仇恨,根本不在張若塵身上,而是在血絕戰神的身上。

    殺張若塵,不僅斷了血絕家族未來的希望,也會狠狠的打擊血絕戰神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利用張若塵特殊的身份,將血絕戰神拖下水。

    殺張若塵,只是手段。

    對付血絕戰神,才是目的。

    鬼主繼續道:「張若塵修鍊出來的聖意,多半達到了傳說中的一品。此時命運神山出現不祥的異象,正是說明,張若塵將來肯定會對抗命運,與命運為敵。如此逆命之子,趁早殺死為好。」

    血絕戰神語不驚人死不休,道:「好一句對抗命運,與命運為敵。地獄界的眾神,有不少都不信命運吧?很多都想逆命改運吧?」

    鬼主和修辰天神,不敢開口了。

    這個話題太敏感,也只有血絕戰神敢在命運神殿說出這樣的話。

    整個命運神殿的神靈,全部都安靜下來,伴隨一道道倒吸涼氣的聲音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繼續,道:「如果本座沒有記錯,你們鬼族的第一強者,酆都大帝,便是最不相信命運,曾經喊出』我命由我』的豪言。」

    諸神更加不敢說話了,都覺得血絕戰神是瘋了,竟然敢把酆都大帝拉出來做擋箭牌。

    酆都大帝敢說「我命由我」,那是因為別人已經縱橫無敵,天地之間無所畏懼。三棵世界樹,「酆都鬼城」獨佔一棵,與「閻羅天外天」和「命運神域」並駕齊驅。

    神和神,是有差距的。

    緊接著,血絕戰神又道:「就在剛才,本座收到消息。酆都大帝在邊荒星空,渡過了第十次元會劫難。」

    這,暗示得更加明顯。

    完全就是明著說,「命運神山之所以出現不祥異象,根本不是因為張若塵這個蟻蟲般的小人物,而是因為酆都大帝,酆都大帝才夠分量。」

    沒有人再去計較血絕戰神是不是在作死,因為諸神已經被酆都大帝渡過第十次元會的消息,徹底驚住。

    是第十次元會劫難,不是第十次鬼劫。

    除了植物類和一些特殊種族的修士,能夠渡過十次元會劫難的神靈無比罕見,無一不是強大的代名詞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不同種族渡元會劫難的難度,也有一些差距。

    鬼族神靈想要渡過第一次元會劫難,就比人族神靈難一些。

    酆都大帝做為鬼族,能夠渡過第十次元會劫難,堪稱逆天。

    在地獄界,下三族渡元會劫難最難,其次是中三族,然後是上三族。閻羅族渡元會劫難,是最容易的。

    當然,難易差距,不算太大。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?渡第十次元會劫難,形成的力量波動何等強大,為何我們毫無感應?」

    「邊荒星空與命運神域相隔太遙遠,感應不到很正常。」

    「剛才我算了一算,酆都大帝渡第十次元會劫難的時間,的確應該是最近這段時間。」

    有神靈,低聲自語:「難道命運神山的不祥異象,真的是因為酆都大帝?」

    這話剛剛脫口,立即閉嘴。

    此事關係重大,影響深遠,除了血絕戰神,別的神靈不敢輕易亂說。

    鬼主和修辰天神也被震住了一瞬間,隨即,心中竊喜。無論酆都大帝是不是真的渡過了第十次元會劫難,血絕戰神說出這話,也等於是將其得罪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當然是胡說的,其實他根本不知道,酆都大帝有沒有渡過第十次元會劫難,只是將他拉出來,給張若塵做擋箭牌。

    畢竟,命運神山的不祥異象,若是真的被鬼主和修辰天神指到張若塵的身上,那麼張若塵必死無疑,誰都救不了他。

    命運神殿的神靈,將預兆和天象看得很重。

    因為,他們信。

    至於這道謊言會不會被揭穿,血絕戰神暫時不會擔心。

    首先,酆都大帝的確去了邊荒星空。

    邊荒星空太遼闊了,就算渡了第十次元會劫難,也不會有修士知道。

    其次,酆都大帝為了渡第十次元會劫難,肯定會閉關很長一段時間。可能是幾個月,也可能是幾百年。

    若是酆都大帝渡劫失敗,自然是最好不過,就當是失蹤了幾千年,幾萬年。

    幾萬年後,誰還記得命運神山的異象?

    就算記得,也不好意思再拿出來說事。

    若是酆都大帝渡劫成功歸來,血絕戰神相信,以他的身份地位,根本不會在乎這點小事。命運神殿如何看他,重要嗎?

    況且,若是酆都大帝知道張若塵曾經是月神的使者,多多少少都會留一分情面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看似狂妄自大,做事不計後果,實際上,早已思考清楚各種退路。

    青鹿神王的神影顯化出來,含笑道:「我們都沒有收到酆都大帝渡過第十次元會劫難的消息,血絕戰神為何先一步得知?」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