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閻折仙當然樂意贏,不願輸,道:“如果閣下真能證明此蟲的價值,超過一千枚神石,令我取勝,別說賣給你,送給你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!這句話,我記下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走到七手老人的面前,伸出手掌,道:“前輩可否暫時將此蟲,交由在下保管?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攤開手掌,那條七彩色的蟲,在精神力的包裹下,飛入到張若塵手心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什麼原因,與先前相比,蟲身上的七彩光華,暗淡了許多,生命之氣流失了不少,精神萎靡不振。

    落到張若塵手中後,蟲子精神驟增,睜開一雙靈動的小眼睛,非常親暱的在掌心滾爬。

    流失的生命之氣,迅速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看得嘖嘖稱奇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此蟲,名爲空間混沌蟲,穿梭於宇宙之中,食各類空間寶物而生,乃是天地間速度最快的生靈。”

    蒼白子忍不住嗤笑一聲:“什麼空間混沌蟲,從來沒有聽說過。還天地間速度最快的生靈,我看是速度最慢的生靈吧?”

    一位押注一千枚神石的參賭者,哼道:“天下速度最快的生靈,乃是金翅大鵬、九爪神龍、天鳳玄凰,還有主修流光之道的修士,金翼不死血族和玉骨羅剎族也以速度著稱。大家聽說過,一條蟲子,可以成爲天下速度最快的生靈嗎?”

    在場有不少修士笑了出來,皆是搖頭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們是大聖中的強者,沒想到,卻盡是無知之輩。要不,我們來打一個賭?我以這條蟲子爲坐騎,去往三十萬裏之外的崆巫山。誰的速度,若是比我更快,比我先到達,我便再也不提一千枚神石,購買此蟲的事。而且,還給那人一千枚神石,做爲補償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在場心動者無數。

    一千枚神石,絕不是小數目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賭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賭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若是遵守規則,只以這條蟲子爲坐騎,而不是憑藉自己的修爲趕路,那麼我也和你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放心,在這麼多強者的面前,我沒必要玩文字遊戲。絕對是蟲子在趕路,而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也賭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加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僅賭廳中的衆人,想要加入賭局,就連無法進入賭廳的那些不朽境大聖,也想贏張若塵的一千枚神石。

    張若塵擺了擺手,道:“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,參與到這場賭局中。想和我賭,也得拿出一千枚神石的賭資。”

    頓時,無數修士都偃旗息鼓,唯獨只有包括蒼白子在內的十三位大聖,分別拿出一千枚神石,生怕張若塵反悔一般,迅速將神石丟到了賭檯上,並且,找夜逍公證。

    閻折仙暗暗傳音,提醒道:“你的這場賭局,規則太不嚴密。神女樓到崆巫山是有傳送陣的,萬一他們使用傳送陣呢?況且,命運神殿佈置了很多結界牆,想要到崆巫山,至少需要穿過七道結界。所以,不是速度快,就能取勝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詫異,沒想到閻折仙還能想到這一層,看來此女,也有精明的一面。

    當然,即便她這麼說了,張若塵也只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閻折仙眉頭緊鎖,實在不明白,屠天殺地之皇心中到底在想什麼,此人身上的神祕面紗,讓她心中的好奇,變得更加強烈。

    並不是所有修士,都覺得張若塵必輸無疑。

    至少,黑紗修士和七手老人,都按兵不動,沒有加入到這場賭局之中。固然是因爲,一千枚神石對他們而言,還是太少了一些。而另一個原因則是,他們猜不透張若塵到底在玩什麼把戲,看不清輸贏結果。

    蒼白子陰冷的笑道:“閣下若是輸了,可是要賠一萬三千枚神石。拿得出來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塊令牌,捏在雙指之間,頗爲灑脫的,丟到賭檯上。

    夜逍捻起令牌一看,臉色微變,道:“星海世界的紫金令牌,只有在那裏,完成過十萬枚神石以上的大額交易的修士,纔有獲得。”

    “夠資格和你們賭了吧?”張若塵目光橫視,道。

    蒼白子等人心中冷笑不已,算是默認了張若塵的財富實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眺望北方夜空,道:“我們就從這裏出發吧,提前問一句,如果我贏了,是不是可以證明,此蟲的價值,超過一千枚神石?”

    衆人面面對視,最終統一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如果這條蟲子,真能比他們這羣頂尖大聖,先一步到達三十萬裏之外的崆巫山,無疑是證明了它的珍奇。價值達到一千枚神石,倒也沒有太大爭議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開始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做出一個請的手勢,示意參賭的十三位大聖先走。

    涉及到一千枚神石的鉅額對賭,十三位大聖當然不會客氣,各自爆發出最快速度,向賭廳外衝去。

    賭廳的牆壁,佈置了陣法銘紋,他們只能走大門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,緩緩擡起手掌,對那隻空間混沌蟲,說道:“小傢伙,我們也出發吧!”

    雖是第一次見面,空間混沌蟲卻非常親暱張若塵,十分聽話,小小的身體翻滾一圈。頓時,一股龐大的空間能量潮汐,從它體內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四周的空間,出現了無數絲線,被快速拉伸。

    手掌大小的空間,變得一座宮殿那麼巨大。

    蚯蚓一般的空間混沌蟲,身軀膨脹,變得數十丈長,像是一條七彩神蟒一般,張開嘴巴,在空間中啃食。頓時,它的前方空間凹陷下去,變得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畢竟是見多識廣,驚呼道:“蟲洞……空間蟲洞……”

    在場不知多少修士,被這一幕,震驚得渾身發麻。

    這隻蟲子,一口竟然咬出了空間蟲洞。

    難道……

    難道遍佈宇宙各地的蟲洞,就是由這種蟲子啃咬出來?

    要知道,有些蟲洞,可是能夠跨越一片星空,連接到上萬光年之外的地方。再厲害的空間修士,都沒有如此手段。

    “不用比了,勝負已定。夜城主,傳音讓他們回來吧!”黑紗修士道。

    在說出這話之時,黑紗修士的目光,一直鎖定在張若塵身上,似乎是想要將他瞧透,看個明白。

    蒼白子等人,還沒有出賭器城,便是收到夜逍的傳音,回到了賭廳中。

    顯然夜逍已經在傳音中,告訴了他們,空間混沌蟲的能力。他們此刻,全部都盯着站在七彩巨蟲頭頂的張若塵,還有那個剛剛被啃噬出來的空間蟲洞,心中既是震驚,而又難以接受。

    天地間,竟然存在如此奇蟲。

    既然它可以啃噬出蟲洞,那麼陣法和結界,也就攔不住它。

    它的能力,絕不只是趕路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“這個傢伙難怪信心十足!”閻折仙的俏臉上,忍不住浮現出動人的笑容。

    張若塵居高臨下,道:“既然諸位全部都回來了,是不是意味着,我已經贏了?蒼桀,去把神石,給我收起來。”

    蒼桀血液沸騰,已不知用什麼來表達自己對前輩的膜拜之情,太厲害了,隨隨便便出手,便是贏下一萬多枚神石。

    自己先前贏的那些聖石,算個屁啊!

    “我要和前輩混,我要拜前輩爲師,我要緊緊抱住前輩的大腿。”

    蒼桀喉嚨嚥唾沫,懷揣着萬分激動的心情,將賭檯上的一袋袋神石收起,扛在背上,重新退到張若塵身旁,腰桿挺得筆直。

    彷彿能夠成爲張若塵的小弟,都是相當了不起的事。

    “啪!啪!啪!”

    一連串掌聲響起,閻皇圖站起身,笑道:“精彩,精彩,還真是一隻了不得的奇蟲。這一局,最後的贏家,現在應該不言而喻了吧?”

    蒼白子臉色陰沉至極,滿懷殺意的盯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六位押注一千枚神石的大聖,身上的寒意和殺氣更濃。

    若不是這個屠天殺地之皇,他們本該是最大的贏家,豈會一輸再輸?

    夜逍額頭上,盡是汗珠,有些拿不定主意,打算請示樓主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忽的開口,道:“宇宙中的蟲洞,都是空間混沌蟲啃食出來。如此神蟲,價值何止一千枚神石,以老夫看,比五十六萬枚神石的價值,都要更大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蒼白子等人眼睛一亮,立即跟着附和。

    “賭神前輩言之有理,掌握此蟲,等於是擁有了一位強大的空間陣法師。而且,要破各種結界和陣法,還不是輕輕鬆鬆的事?它的價值,我認爲,更在一件至尊聖器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一隻神獸啊!神石衡量不了它的價值。”

    “應該是賭神前輩取勝纔對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們剛剛輸了一千枚神石,極度痛恨張若塵,豈會願意看到張若塵得去空間混沌蟲?

    閻皇圖和閻折仙的眼神都沉冷下來,可是,卻又不好反駁這些人,畢竟他們二人也深覺空間混沌蟲的價值非凡。

    空間混沌蟲出世的消息,已被很多修士,快速傳訊出去。

    傳訊光符,猶如雨點一般,飛出神女樓。

    其中有不少,傳訊給了神靈。

    畢竟,空間混沌蟲,以前是聞所未聞,見所未見,很有可能是因爲很難捕捉的原因。如今,有一條出世,怕是神靈都會爲之心動吧!

    七手老人笑容滿面,枯槁一般的雙手抱拳,向張若塵行了一禮,道:“多謝小兄弟,若不是你看出了空間混沌蟲的來歷,老夫今天怕是會把大半個身家,都輸在這裏。放心,老夫會給你一萬枚神石,做爲答謝。現在,是不是應該將空間混沌蟲,還給真正的贏家?”

    看着七手老人攤開的手掌,張若塵明白,一旦將空間混沌蟲交出去,肯定不可能,再以一千枚神石買到。

    張若塵嘆道:“你們太高估它的價值了!”

    蒼白子沉聲笑道:“一點都不高估,我就很願意,代表長生殿,花費五十七萬枚神石,買下空間混沌蟲。”

    “神女樓願意,花一百萬枚神石,購買空間混沌蟲。”

    “修羅神殿,願意花兩百萬枚神石,購買空間混沌蟲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道道驚得人魂飛魄散的報價,不斷響起。

    一件至尊聖器,都無法引起如此激烈的爭搶。

    張若塵低聲對七手老人,道:“不如,我們將空間混沌蟲,以兩百萬枚神石的價格,賣給修羅神殿?賣了後,我們對半平分?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嘶啞的笑道:“老夫爲何要與你對半平分呢?”

    “因爲我再多說幾句,這隻空間混沌蟲的價格,就會跌到十五萬枚神石以下。前輩不僅一枚神石得不到,還要出一大筆賭輸了的神石。如此雙贏的事,前輩爲何要拒絕?”張若塵以陰險的笑容,說道。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的笑容,七手老人本是十拿九穩的心,變得疑惑不定。

    代表修羅神殿的那位千問境大聖,名叫刑千,聽到這話,心頭不禁一緊。

    他刑千,雖是修羅神殿一位神靈的弟子,可是,萬一誤判了時空混沌蟲的價值,絕對難逃一死。

    兩百萬枚神石,修羅神殿是絕對不會給的。

    只有殺了他,才能斷絕此事和修羅神殿的關係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將消息傳給了師尊,師尊怎麼還沒有迴應?”在張若塵和七手老人對視不言的時候,刑千緊張到了極點,生怕七手老人突然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這又是一場豪賭!

    更大的豪賭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七手老人的對決。

    賭的是心。

    有所不同的是,張若塵勝券在握,早已立於不敗之地,只是……想要贏得更多而已。

    就看七手老人如何判斷?

    刑千實在經受不住精神上的折磨,顫聲道:“我能收回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老夫答應,以兩百萬枚神石的價格,賣給修羅神殿。”七手老人道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刑千聽到了師尊的神音,傳入了腦海:“一條幼蟲而已,想要養成成蟲,代價太大,價值有限。”

    不僅是刑千,別的那些傳訊出去的修士,也都得到了神靈的回覆。

    “空間混沌蟲雖然罕見,可是,一些厲害的神靈,還是可以抓住它們。之所以沒有飼養,乃是因爲,飼養的代價太大。培養一條成蟲,比培養十尊神靈的花費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空間混沌蟲的成蟲,即便是神靈也無法控制,沒有培養價值。”

    “空間混沌蟲的幼蟲,一旦沒有空間寶物吞食,或者沒有空間修士源源不斷提供給它聖氣吸收,一天之內,就會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買來研究和煉藥,一隻幼蟲的價格,超過三萬枚神石,就不要購買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空間混沌蟲對聖境修士而言,非常陌生,可是神靈顯然是知道它的存在,一道道關於空間混沌蟲的信息,流傳開來。

    有神靈給它估價,三萬枚神石。

    畢竟一尊剛剛死去的神靈,也只是賣出了數十萬枚神石的價格。

    修羅神殿的刑千,臉如土色,以祈求的目光,盯向七手老人,道:“不買了,不買了,修羅神殿不買了……不,不,是我不買了!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身上死氣旺盛,道:“你們修羅神殿想買就買,想不買就不買,真當老夫好欺?”

    贏局已定,閻皇圖心情極佳,道:“修羅神殿畢竟是修羅族的第一神殿,諸神林立,何等威風,當然可以不將你賭神放在眼裏。”

    “修羅神殿也有很多賭城產業,若是不給這兩百萬枚神石,老夫便讓你們的賭城開不下去。你們最好相信,老夫有這樣的實力。”七手老人道。

    刑千單膝跪倒在地,道:“賭神前輩,這次是我錯了,求你放一條生路吧!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當然知道敗局已定,無論怎麼唬嚇刑千,他也拿不出兩百萬枚神石,修羅神殿更加不可能出這筆錢。

    最後的結果,只能是逼死刑千。

    輸都已經輸了,逼死刑千,有什麼意義呢?

    七手老人搖了搖頭,道:“從今天開始,做我僕人一千年。你可願意?”

    “在下願意。”

    刑千鬆了一口氣,總算保住了性命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本就是神境之下一等一的強者,加上他神乎其技的賭術,各大勢力,招攬他還來不及,誰會願意去招惹他?

    能以這樣的方式,平息他的怒火,已是最好的結局。

    刑千雖然有一位神靈師尊,可是這一次的事,肯定傳得天下皆知,爲了修羅神殿的臉面,神靈也不敢插手俗世,親自去對付七手老人。

    修羅神殿雖然不在乎殺戮,可是在乎,被天下人看輕。

    這場驚動了無數修士的賭局,終究是落下帷幕。

    贏家是閻折仙,所有費用扣除下來,純賺接近百萬枚神石。

    雖然,一件至尊聖器的價格,便是超過百萬枚神石。可是,至尊聖器是無價的,即便拿出來賣,也是以物易物,用別的至尊聖器、丹藥、元會聖藥兌換。

    實際上,很多神靈,也沒有見過百萬枚神石。

    如此一大筆財富,閻皇圖和閻折仙在激動興奮之餘,自然也是慎重對待。

    閻皇圖吩咐道:“傳訊給二哥閻昱,請他親自來一趟神女樓。”

    地魔長老坤雲皇,驚道:“五爺,此事需要二爺親自出馬?”

    “你以爲,百萬枚神石是小數目?神靈都會動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這裏是命運神域。”

    “命運神女都死在了命運神域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閻皇圖又道:“當然,除了那位無間閣閣主,還真沒有別的神靈,敢做這種逆天之事。讓二哥過來,是爲了收賬。七手老人和那位黑紗修士,都不是好惹的人物,只有二哥親自前來,才鎮得住他們。”

    “屬下明白了!”坤雲皇道。

    黑紗修士和七手老人只是給了籌碼,還沒有真正拿出神石。

    爲了五十多萬枚神石,已經可以讓神靈動心,更何況他們二人還不是神靈,完全有可能逃走,賴掉這筆神石。

    哪怕是找神女樓收賬,也需要一個強大的人物出面才行。

    “屠天殺地之皇去了哪裏?”

    閻折仙四處尋找張若塵的蹤跡,可惜賭器城中,已是蹤影全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女樓的九片宮殿羣,其中的孔雀宮,乃是神女樓的核心人員居住之地,外人無法進入其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隱於無形,藏在空間真域之中,跟在還虛血帝的身後,悄然的進入了孔雀宮。

    還虛血帝乃是魔天部族的大聖,修爲達到千問境,在大聖中,算是躋身一流強者之列。他是七彩珊瑚樹的參賭者之一,押了一千枚神石。

    還虛血帝離開賭器城後,一路上都很小心,即變化了身形面貌,又啓動了一件隱身寶物,在玉山宮的各處轉了四圈,纔是乘坐一隻小舟,去往孔雀宮。

    來到孔雀宮所在的宮殿羣,進入了一座栽滿奇花異草的院落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院落外,揹着雙手,打量了四周的環境,笑道:“這裏倒是幽靜!”

    院落外,佈置有陣法。

    但是,怎麼可能擋得住時空掌握者,張若塵悄聲無息的穿過陣法,潛入進了院落,藏在一顆血紅色的聖樹後方。

    藉助昏暗的燈光,張若塵看見,院中的樓閣下方,竟是站有四道身影。

    四人,他皆認識。

    剛纔在賭器城中見過。

    除了還虛血帝,還有兩位,也是押了一千枚神石的參賭者,個個都是一等一的大聖強者,各有了不得的背景身份。

    第四人,正是身穿青衣道袍的蒼白子。

    樓閣中,點着兩排白玉靈燈。

    大廳內,正中的位置,坐有一道黑色的身影,正是那位身份神祕的黑紗修士。

    “拜見白姑娘。”

    四位來自不同勢力,修爲強絕的大聖,同時躬身,向樓閣中行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蟲洞,只是一種可能存在的東西,有的科學家認爲是“球體”,有的認爲是“圓柱體”,因爲是玄幻小說,設計沒有那麼嚴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