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踏入鳳啼宛,空氣變得寒冷了許多,如墜冰窟。

    張若塵橫目掃去,房間中,有着一條古銅色的長桌,澪、蒼白子、禍星,早已坐在北、西、東三個方位。另有三位絕色女子,陪侍在他們身邊,兩位是不死血族的半聖,一位是人族的半聖。

    桌案上,除了擺放有美酒佳餚,還有使用人類的血肉烹飪的菜品,與人類魂魄煉成的魂食。

    一盞琉璃燈,放在桌案中央。

    燈油清澈透明,燈芯如豆,一邊燃燒,一邊散發出紋路漣漪,香味似檀,給人寧靜致遠之感。

    “哈哈!若塵老弟,爲兄已等你多時,你怎麼現在纔到?我看,你得自罰三杯才行。”澪熟絡的笑道,彷彿見到了久別的老友。

    這位鬼主第五子,身上鬼氣內斂,鬼體與血肉之軀沒有區別,三十來歲的樣子,白面無鬚,頭頂光溜溜的,一根頭髮都沒有。

    蒼白子和禍星,各自暗暗打量張若塵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張若塵坐到桌案的南邊,與澪相對,目光盯向桌上的琉璃燈,道:“佛油燈?”

    “正是佛油燈。”澪道。

    以佛的屍身,熬煉出屍油,製爲燈油。

    一旦點燃,可以壓制修士的精神力離體,也能壓制修士的靈覺感知。

    僅是這一手佈置,張若塵便是意識到,眼前這三人,今日有殺他之心。

    蒼白子換了一身乾淨的道袍,絲毫沒有在孔雀宮中的狼狽模樣,道:“長生殿的先祖,曾去往西天佛界,挖到一具佛屍,煉出不少佛油。若塵公子若是有興趣,貧道可以送你一些。”

    佛,就是神。

    張若塵掩了掩鼻子,不客氣的道:“真臭,哪裏來這麼臭的屍味,連佛香都蓋擋不住。”

    蒼白子僵硬而慘白的臉,變得冷狠,就要發作。

    澪按住了他。

    蒼白子沉哼一聲,將怒火發泄到了坐在腿上的那位人族半聖女子的身上,將她捏得俏臉抽搐,身體輕輕顫抖。

    澪的目光,盯向那位名叫連柔的人族女聖,道:“還不趕緊給若塵公子斟酒?”

    連柔媚態萬千,端起酒壺,斟滿了一杯,嬌//軀斜倚到張若塵身上,吐氣如蘭的道:“公子,請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兩根手指,擋住酒杯,與澪對視,道:“我們之間,沒必要這麼客套。來這裏,我的目的只有一個,劍南界。”

    澪雙目一眯,放下舉起的酒杯,道:“若塵公子何等身份,居然對一座貧瘠的弱界,如此感興趣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不也對那裏感興趣?”

    張若塵緊接着,又道:“刀獄皇到底怎麼跟你們說的?”

    “此事與刀獄皇無關,購買劍南界,我們只是想要壯大勢力,培養更多的族人。”蒼白子道。

    澪輕輕搖了搖頭,蒼白子還真是一個蠢貨。

    張若塵根本無法肯定是刀獄皇泄密,問出剛纔那個問題,顯然是在試探。蒼白子如此回答,雖然是否認,可是與承認有什麼區別?

    刀獄皇日子難過了!

    不過,澪覺得,這未必是一件壞事。

    他們答應過刀獄皇,絕不會向任何人泄露。

    他們做到了,的確沒有故意泄露。

    如今,張若塵憤恨至極,必定會找刀獄皇算賬。可是,刀獄皇一旦突破到千問境,修爲暴增,到時候無疑是張若塵的一尊勁敵。

    就算刀獄皇依舊鬥不過張若塵,死在了他手中。

    刀獄皇背後的勢力,豈會善罷甘休?

    無論怎麼算,這筆賬,他們都不虧。

    當然,還得看張若塵今天,有沒有活着離開的本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三位沒必要睜着眼說瞎話,實話告訴你們,我對劍南界志在必得。”

    澪笑了笑,道:“既然若塵老弟對劍南界如此感興趣,我們倒是可以忍痛割愛。不過,購買一界,我們三大勢力花費巨大,不知若塵……你能給出什麼價格將它買回去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是乾脆,道:“三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在三大強者愣住之時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空間戒指中,取出三枚神石,扔了出去,分別射向澪、蒼白子、禍星。

    “唰!唰!唰!”

    蒼白子探手抓住迎面飛來的神石,再也壓不住怒火,豁然起身,渾身陰氣大盛,道:“給臉不要臉,張若塵你休要輕狂,實話告訴你,長生殿要的是你身上的萬咒天珠。否則,我一道命令下達,整個劍南界,頃刻間化爲死域,億萬生靈將因你而亡。”

    身穿鎧甲的禍星,道:“藏盡骨海只想要回嫣紅大聖的遺體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冷笑着搖頭,望向澪,道:“如果我沒有猜錯,地煞鬼城想要的是七星鬼蓮吧?”

    “若塵真乃吾之知己。”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接過連柔手中的酒杯,放在鼻尖嗅了嗅,道:“一座劍南界,你們竟然要賣三件至尊聖器,是覺得我必定要做這個冤大頭?”

    藏盡骨海要的是嫣紅大聖的遺體,可是遺體手指上戴着的戒子,卻是至尊聖器。

    戒子無法從她的手指上取下。

    澪、蒼白子、禍星,皆是面帶笑意。

    笑容各有不同。

    澪的笑容溫潤,蒼白子的笑容堅硬,禍星的笑容如他眼眶中的骨火一般,興奮的跳動着。

    張若塵終究是沒有喝杯中酒,道:“實話告訴你們,我從未想過,要從你們手中購買劍南界。”

    澪、蒼白子、禍星雖然依舊含笑,可是笑容,全部變得僵硬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很久之前,有人告訴我,地獄界是一個弱肉強食之地。即使如此,能夠搶的東西,爲什麼要用神石買?”

    整個房間,變得肅殺。

    “想從我們三大勢力的手中,搶走劍南界,你怕是在做夢。”蒼白子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世上,有那麼一些人,偏偏喜歡做夢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蒼白子的臉色,微微變了變。

    澪心緒平和,依舊保持自己的儀態,道:“若塵老弟剛來地獄界,怕是不懂這裏的規矩。弱肉強食的生存法則,的確不假,但是,也有一些最基本的規則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敢強奪劍南界,無疑是想發起神級勢力之間的大規模內戰。若是人人都像你,地獄界早已大亂。你觸碰了底線,就算我們饒過你,命運神殿也繞不過你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他喝下一杯酒,又慢悠悠的說道:“這些年來,裁決司殺的那些不聽話的神子、神女、神傳弟子,不在少數,若塵老弟一定要三思而後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起身,殺氣外溢,道:“少拿命運神殿壓我,這一戰,我勢在必行。你們若是識時務,便主動交出劍南界,否則,劍南界就是你們埋骨葬魂之地。告辭!”

    澪的眼神,轉瞬之間變得冷沉如霜,眼睛的餘光,落到那位名叫連柔的人族女聖身上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酒杯摔落在地,碎成殘片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澪、蒼白子、禍星,同時釋放出道域。

    澪的道域中,立有一座宏偉的陰山,山體連綿千里,峯巒疊嶂,數以千萬記的鬼魂穿過山巒,如同海嘯一般涌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蒼白子的道域,是七座道宮。

    禍星的道域,是一片灰濛濛的骨海,隱隱約約可見一尊尊大如山體的骨身,有骨火在裏面燃燒。

    三座道域,一層疊着一層,同時鎮壓到張若塵身上。

    “起!”

    張若塵爆喝一聲,不動明王聖相從體內衝出,撐起一片天地,抵擋三座道域鎮壓。

    立身在張若塵身旁的連柔,眼中的柔情瞬間消失。不知何時,她手中出現一柄黑色匕首,閃電一般刺向張若塵的太陽穴。

    此刻,她哪像是一位聖者,爆發出來的氣息波動,分明已經達到千問境的層次。

    如此近的距離,以她無與倫比的速度,可以說,已經給張若塵判了死刑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護體聖氣,被黑色匕首一層層刺破,猶如紙做的一般。在它出鞘的那一刻,坐在澪、蒼白子、禍星身邊的三位女子,便是被它吸走了魂魄和鮮血,化爲三具枯骨。

    它的至邪至惡之力,讓整個屋子中,都響起成千上萬道聲音,有的在哭訴,有的在哀求,有的在狂笑……

    尺長的匕首中,蘊含數之不盡的惡靈。

    眼看黑色匕首,就要刺穿張若塵的太陽穴,張若塵卻像早有預料一般,一掌擊在她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連柔瞪大雙眸,眼中盡是難以置信的神色,身體向後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她本是飽滿的胸口,被張若塵一掌打得爆開,並且向內塌陷,胸骨盡碎,五臟化爲血泥。還未等她飛出去,她的左手手腕就被張若塵拉住,重新拖了回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絲毫憐香惜玉,一掌擊在她的頭頂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連柔的頭顱爆碎,本是誘人至極的嬌//軀,變成一團血淋淋的無頭爛肉,墜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依舊未死,手指和雙腿皆在蠕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她鎮壓在了空間真域之中,使她的肉身,無法重新恢復。

    “給我破。”

    不動明王聖相撕碎了三座道域,周圍的景象,重新恢復過來。依舊是在鳳啼宛中,澪、蒼白子、禍星依舊坐在桌案的三個方向。

    有所不同的是,他們身邊的三位女子,化爲了猙獰灰黑的枯骨。

    連柔的大聖血液,濺得滿屋都是。

    張若塵絲毫不理會他們三人,端起桌上的酒杯,一飲而盡,隨後蹲下身,取走捏在連柔手中的黑色匕首,看了看,道:“惡咒匕首!據我所知,它已經傳承二十多萬年,吸收了無數惡靈和鮮血,是一柄可以殺死半神的詛咒兇器。你不是地獄界的修士,你來自天殺組織?”

    連柔殘破的身體中,發出令人驚悚的冰冷聲音:“張若塵,你的確很強,可是我不明白,你是如何提前看出,我纔是真正刺殺你的人?”

    “你的斂氣祕術很精妙,將修爲隱藏在了聖者境。可惜,你就算能夠瞞過半神,也瞞不了我。”張若塵當然不會將自己擁有真理之心的祕密說出來。

    如果張若塵不是提前察覺,有所防備,在剛纔那種情況下,即便是無上境大聖,都有一兩成可能遇刺隕落。

    先是找來人族和不死血族的女子陪侍,又準備了各種人類血肉餐食,就是爲了影響張若塵的心緒。

    在動手的那一刻,三座道域壓身,想將張若塵的注意力,都引到三個根本不存在的修士的身上。隨後,連柔纔是近身刺殺,以惡咒匕首,取張若塵的性命。

    這個殺局,環環相扣,從一開始就布好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張若塵,你在天庭和地獄都已成爲衆矢之的,是《大聖賞金排名榜》上最值錢的修士之一,不知多少殺手帝皇想取你的性命,你活不了多久的。”連柔近乎瘋狂的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天殺組織居然和地煞規則、長生殿、藏盡骨海合作,也不知命運神殿知曉後,會如何處置他們?”

    “你沒機會的。”

    “爲何?”

    “因爲你沒有證據。”

    連柔的身體,自動燃燒起來。

    火焰中,響起她平靜的聲音:“暗香只是前奏,死亡的陰影,必將覆蓋天地間的每一處角落,當桃花盛開之時,你也將與我一樣,化爲十萬塵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想要阻止連柔,可惜遲了,聲音剛落,她便是燃燒殆盡,只剩一撮餘燼。

    就連散落在房間中的大聖血液,也都燒盡。

    “我能阻止她自爆聖源,卻阻止不了她施展自燼祕術。天殺組織的殺手太可怕了,她根本不像是人,更像是一件殺人的兵器,千問境的修爲,竟然都如此果斷的選擇自殺。她真的一點都不怕死?”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回想,她臨時之前說的那段話。

    “暗香只是前奏……當桃花盛開之時,你也將與我一樣……”

    “暗香,桃花。”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桌案上,琉璃燈中的佛油燒盡。

    燈光熄滅,整個房間變得漆黑一片,只能聽到惡咒匕首中一道道陰靈的低語聲。

    沒有佛油燈的壓制,張若塵的精神力,終於可以離體。

    澪、蒼白子、禍星依舊坐在桌案的三面,可是張若塵卻感知不到他們的氣息,嘴裏輕哼一聲:“看來你們還是不敢明目張膽的出手。”

    窗外有寒風吹來,澪、蒼白子、禍星的身體分解,化爲三堆黃沙。

    都只是傀儡分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澪、蒼白子、禍星站在歸雁宛中,眺望鳳啼宛的方向。

    蒼白子疑惑的道:“張若塵真的是貪色之徒?以暗香的美貌,竟然迷惑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何止不是貪色之徒,簡直就是一個辣手摧花的狠人。”禍星道。

    雖然刺殺失敗,澪卻依舊鎮定自若,面帶笑容,道:“婪嬰、閻皇圖、無疆,哪一個不是當世一等一的雄傑,在狩天戰場上,卻都敗給了張若塵。如此人物,就算貪色,也不是美人計殺得了?”

    禍星道:“暗香不僅是美人,更是天殺組織一等一的帝皇級殺手。我們必須承認,張若塵比我們想象中,更加難對付。”

    “他若不夠強大,反而沒有意思。”澪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還笑得出來?張若塵已經知道暗香的身份,若是他稟告給了命運神殿,我們將有大麻煩。”蒼白子頗爲擔憂。

    禍星道:“這一點,我倒是不擔心,張若塵在命運神殿中的背景是福祿神宮,可惜,福祿神宮管不了這一塊。至於裁決司……哏哏,以我們在裁決司中的能量,張若塵若是沒有絕對的證據,裁決司根本不會理他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