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暗黑星上,重力巨大,沒有靈氣或者聖氣,對於大聖之下的修士而言,屬於死亡禁地。

    即便是大聖,在暗黑星上,力量和速度也會被壓制到極低點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閻無神計算出,「三千步」是與螭帝談判的安全距離。

    禁錮螭帝雙腳的神鏈,早已被五彩石劍斬斷。

    可是,雙手上的神鏈,卻依舊還在,只能拉開一尺長,會很大程度限制螭帝的戰力。若非如此,安全距離三千步是遠遠不夠。

    螭帝的真身,乃是一頭青螭,修鍊八千年,才達到大聖境界。

    與參加狩天之戰的這些地獄界大聖比起來,可謂是,大器晚成,若不是遇到了千骨女帝,此生都休想突破到百枷境。

    如今,他雖然修鍊到了萬死一生境,成為無間閣舉足輕重的大人物,可是已經一萬多歲。

    壽元將盡。

    與其再過百年老死,不如死得有價值一些,以報答女帝的栽培恩情。

    狩天戰場或許是一處不錯的殞身之地。

    螭帝以人類的形態,手持五彩石劍,卓然而立,身軀魁梧,皮膚上長滿鱗片,不顯一絲老態。

    久久之後,他從思考中退出,目光投向遠處的閻無神和般若。

    「女帝做的那件事,必須要得到命運天令和命運奧義才行,所以,必須幫助般若,奪取到十族第一。可是,以冥族和死族的積分,怎麼可能爭得過不死血族和閻羅族?難道……」

    螭帝的目光,不留痕迹的,掃了閻無神一眼。

    「難道般若是想告訴我,她和閻無神已經合作,要幫助閻羅族,奪取十族第一?」螭帝總感覺般若有話想對他說,卻又不敢開口,所以才如此猜測。

    或許,女帝在閻無神的身上,有某種布局,能夠從他手中取到命運天令和命運奧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「唰!」

    一道傳訊光符,劃破黑暗,落入閻無神的手中。

    閻無神抓住光符一看,先是一怔,隨即,目光變得驚疑不定。

    般若沒有看到傳訊光符上的內容,心中很好奇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竟然能夠讓閻無神如此失態。

    閻無神很快恢復平靜,盯向螭帝,道:「不死血族本族星的護星大陣已破,你們可以放心傳送去那裡。那裡,沒有了冥族、死族、石族、不死血族、羅剎族大聖軍團的圍困,你們想往哪裡逃,就往哪裡逃。並且,還可以吞吸天地間的六彩神霧,恢復體內嚴重消耗的聖氣。」

    「小子,說得好聽,想必你們閻羅族的大批修士,正守在那邊,時刻準備獵殺我們,提升積分吧?」螭帝沉聲道。

    閻無神苦笑:「本來是這樣打算的,可惜,出了一點岔子。派遣到不死血族本族星的閻羅族強者,和不死血族正打得不可開交,恐怕已經兩敗俱傷。」

    螭帝眼中儘是不信的神色,道:「不死血族的絕大多數大聖,都在這邊,哪有能力在本族星再開戰場?你閻無神只不過是,想要引誘我們儘快傳送過去。既然如此,本帝偏要在這裡,多留一會兒。」

    閻無神並不著急,道:「你也是修鍊了一萬多年的強者,難道不知,這世上有在同境界,一打一群的蓋代雄傑?」

    「一打一群?」螭帝冷笑。

    境界低的時候,的確會冒出一些,在同境界,擁有一打一群戰力的修士。

    畢竟境界低,平庸之輩太多。

    達到大聖境界,還想一打一群,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!因為,每一位大聖,年輕之時,都有一打一群的能力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「不死血族的張若塵,就是這樣的存在。有他一人坐鎮本族星,足以比得上千軍萬馬,一百位同境界大聖,都未必鎮壓得了他。」

    「張若塵有那麼強?」螭帝道。

    機會來了!

    般若連忙開口,道:「張若塵成名之時,螭帝已被命運神殿擒拿,關押了起來,對他不了解是很正常的事。此子,出生崑崙界,在功德戰場上,曾手持神器帝皇神尺,以一人之力,迎戰整個地獄界的聖境大軍,所過之處,橫掃一切。他與閻無神,是這個時代最傑出的英才,號稱元會級天驕。別說在大聖境界,可以一打一群,即便是將來成神,都有可能在同境界以一敵十。」

    聽到「崑崙界」三個字,螭帝瞳孔微微收縮了一下,心中生出一絲明悟。

    「崑崙界的修士,怎麼會來地獄界?」

    為了印證心中的猜想,螭帝如此問道。

    般若的目光,投向閻無神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「因為張若塵還有一半地獄界的血脈,他是血絕戰神的外孫。」

    「血絕戰神的外孫,他的父親豈不是……原來如此,我明白了!」螭帝心中大動,已能確認般若想要告訴他的信息。

    螭帝臉上沒有任何錶情變化。

    可是,閻無神卻感應到,螭帝的身上,多了一股若有若無的殺意。

    這股殺意,不知是針對誰?

    閻無神警惕性很高,暗暗防範起來。

    「身為崑崙界的修士,卻甘心投靠地獄界,這樣的叛徒,實在是該死。」

    螭帝露出恨極張若塵的模樣,大手揮動,道:「所有大聖天奴聽令,我們這就傳送去不死血族本族星。到了那邊,別的修士本帝管不了,儘管分頭逃命。可是,無間閣和天庭各界的天奴,可敢與本帝一起,先去宰了張若塵?」

    「一切聽從螭帝命令。」

    七百多位天奴中,有接近一半的聲音響起,語氣中,帶有強烈的殺意。

    對於張若塵這種甘心投靠地獄界的修士,他們是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更何況,他們很清楚,在狩天戰場上,很難真正逃出生天,只有跟在螭帝身邊,活命的機會才更大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第一批三百多位大聖天奴,瞬間傳送離開。

    緊接著,螭帝和剩下的三百多位大聖天奴,全部進入傳送陣。

    在跨入傳送陣的一瞬間,螭帝突然轉身,雙手握劍,向閻無神隔空劈斬而去。

    五彩劍光暴漲,鎖定住閻無神。

    誰都沒有料到,螭帝竟然會突然出手,換做別的修士,肯定會被一劍秒殺。可是,閻無神早有準備,雙手按向太陽穴,奈何橋從眉心衝出。

    「轟隆!」

    五彩色的劍光,被石橋擋住。

    閻無神眉心溢血,飛出數百米遠,在地面上,撞擊出一條長長的溝壑,身上血痕無數。般若也被餘波打飛,護體冥河被打得化為了水滴。

    「大膽天奴,你們是在找死。」

    天空響起一道道沉吼聲,無疆和源非大聖率領上三族的大聖,駕馭虛實字卷,迅速衝到第七號暗黑星上。

    可惜,空間傳送陣的光芒暗淡了下去,所有大聖天奴,全部都傳送離開。

    閻無神從地上爬起來,摸了一把鮮血淋漓的額頭,目光投向般若。卻發現,無疆已經將她攙扶起來,掌心按在她的背上,為她療傷,嘴裡還說著「你太冒險了」之類的話。

    般若推開了無疆,擦乾嘴角鮮血,顯得極為堅毅,道:「這點傷勢,還死不了!」

    無疆沒有氣惱,若般若不是這樣獨立而又堅強的性格,他反而會失去興趣,不會再有什麼吸引力。

    美女千千萬萬,不矯情的,卻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閻無神走了過去,道:「真是奇怪,最開始,我明明沒有在螭帝的身上感應到殺意。可是,就在剛才,說起張若塵的出身之後,他就像是突然改變了主意一般,想要殺我。到底怎麼回事呢?」

    般若當然猜到是怎麼回事。

    最開始,螭帝肯定是以為,女帝選中的修士是閻無神,自然不會殺他們。

    可是,在知道張若塵才是女帝選中的修士之後,當然是殺意大增,想要一劍劈殺閻無神,幫助張若塵除掉一個大敵。

    可惜閻無神警覺性太高,竟然擋住了這一劍,沒有被殺死。

    般若道:「螭帝是無間閣的修士,而無間閣的閣主,正是出生崑崙界。螭帝得知張若塵是崑崙界的叛徒,情緒自然會變得偏激。再說,地獄界修士和天奴,本就是生死敵對的關係,螭帝怎麼可能對我們沒有殺意?只不過,開始想要脫身,隱藏得好而已。」

    源非大聖和無疆,輕輕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閻無神卻在搖頭,不贊同般若的觀點,此事絕不像表面上這麼簡單,總覺得有什麼關鍵點,被自己忽略。

    般若打斷閻無神的思路,道:「我們也趕緊傳送去不死血族本族星,再遲一些,那些天奴積分,都被閻羅族和骨族收集而去了!」

    上三族的修士,紛紛傳送離開。

    閻無神獨自站在第七號暗黑星上,看著手中的傳訊光符,上面的內容,說的是,「張若塵修為大進,閻折仙被逐出戰場,嫣紅大聖隕落,閻皇圖重傷,形勢萬分危急。」

    「局勢似乎和我最開始預計的,有些不一樣啊!到底哪裡出了錯?咳咳!」閻無神嘴裡,咳出一口金色血液。

    要擋萬死一生境大聖一劍,談何容易,他受了不輕的傷勢。

    閻羅族的數百位大聖,收到閻無神的信息,在覡的帶領下,迅速降臨到第七號暗黑星,站在空間傳送陣的邊緣。

    「拜見無神大人。」

    閻無神獨自一人去闖修羅族本族星之後,成就赫赫戰威,現在閻羅族的大聖,對他十分恭敬。

    經過短時間的調養,閻無神身上的傷勢,調養了過來,氣勢雄渾的道:「閻皇圖、閻折仙、生死八子已經敗在了張若塵手上,接下來,我們將要肩負起為閻羅族奪取十族第一的責任。至高一族的榮耀,絕不能丟在我們這一代。」

    「戰!戰!戰!為至高一族的榮耀而戰,為閻羅族第一而戰。」

    閻羅族的大聖個個戰意騰騰,跟隨閻無神一起,踏入了空間傳送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家可能覺得,來到地獄界,生僻字有點多,在這裡,特地標註幾個字的讀音:

    螭帝=chi帝。

    覡=xi

    洫=xu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