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個月前,極品本源神晶出現在神女樓,一石激起千層浪,讓知情的十多個大勢力爲之震動,紛紛派遣聖境核心子弟,趕赴而來。

    但,極品本源神晶只有五枚。

    如何分配?交給哪五個勢力?

    正是此事關係重大,又很難處理,才一直拖到現在。

    神靈雖然沒有親自出面,可是在背後,已經商議過。關係較近的勢力,也祕密會談過,並且暗中結盟,議好了利益分配。

    看似有十多個勢力,實際上,早已形成一個個小團體。

    沒有進入小團體的,今晚想要爭奪到一枚極品本源神晶,顯然是非常難的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譚飛,修羅族的千問境大聖,一個月前,在神女樓豪賭,贏了五枚極品神晶,價值五千枚神石,本是一件讓他欣喜若狂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,隨着有人認出,五枚極品神晶乃是本源屬性,一切就變了!

    匹夫無罪,懷璧其罪。

    他從興奮的巔峯,墜落到恐懼的谷底。

    他親眼見到,數十個小勢力的修士,被滅口殺絕,鮮血洗地。他沒看見的,被滅口的修士,只會更多。

    這是一件不能出半點紕漏的大事!

    譚飛之所以還活着,乃是因爲,十多個大勢力的修士相互牽制,誰都想獨吞五枚極品本源神晶,卻誰都不敢真的將其拿到手中。

    所以,一個月以來,五枚極品本源神晶一直放在他身上。而他,被禁錮在重重封印之中,只能等死。

    因爲他知道,等到分配結果出來後,他就是下一個被滅口的人。

    譚飛手捧五枚極品本源神晶,坐在石臺上的中心位置。

    石臺下,陸續走進來一道道身影,閻皇圖、羅生天、澪、禍星、姑射靜……,他們分別代表一方大勢力,三五成羣的,望向譚飛手中的本源神晶。

    小小的五枚神晶,卻很可能,是找到本源神殿的鑰匙。

    有人低聲輕笑:“神女十二坊還算老實,將五枚極品本源神晶保存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她們敢不老實嗎?打五枚極品本源神晶的主意,就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卿兒被黑紗包裹,出現到,距離石臺不遠的角落。

    也不知施展了什麼祕術,她的身體,完全隱形,不散發出任何氣息。龜王爺站在她的旁邊,在空氣中,刻畫出一道道空間銘紋,竟是一位造詣不低的空間修士。

    “本源神殿的線索,絕不能泄露出去。本來是想將這一切嫁禍到七手老人的身上,可惜現在計劃有變,只能讓張若塵做替罪羊。”

    無論是針對七手老人的賭局,還是追殺張若塵,一切的一切,背後都是因爲本源神殿。

    “成……成……了……”

    龜王爺擡起頭,興奮的盯向白卿兒。

    在它身前,懸浮有一座直徑一米左右的空間陣法。

    白卿兒道:“禁錮譚飛的封印,由十七個大勢力的修士,一起佈置而成。你確定,你的空間陣法穿透得過十七層封印?”

    龜王爺眼神自信,使勁點頭。

    “好吧,一起出手。我還從未嘗試過,用一場夢境,殺死一位千問境大聖。”

    白卿兒閉上雙目,纖細雪白的雙手,從黑紗中伸出。

    雙手的中心,凝聚出一團似虛似幻的光華。

    坐在石臺上的譚飛,本是精神狀態極好,忽然,變得疲憊不堪,眼皮似有千斤重,緩緩的閉上。

    沒有修士知道,譚飛眼皮下的雙瞳,浮現出一根根血絲,陷入可怕的夢境之中。關鍵,他並不知道自己在夢中,以爲自己依舊醒着。

    夢魘,並不會因爲,你不願睡覺,就不會到來。

    姑射靜察覺到譚飛有些不對勁,眼神狐疑,向石臺靠近過去。

    禍星和澪站在一起,目光不善的凝視姑射靜。

    禍星喝聲:“姑射靜,你想幹什麼?”

    這道聲音,將石臺下的修士,全部驚動。

    有人取出戰兵,有人凝聚聖術,個個眼神狠辣,都在提防姑射靜,擔心她出手強取,獨吞極品本源神晶。

    姑射靜正要開口……

    白卿兒和龜王爺,同時出手。

    一道空間蟲洞鏡面,出現到了譚飛的面前,將五枚極品本源神晶,全部席捲進去。

    “有人動用空間力量,穿透十七層封印,偷走了所有本源神晶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的雙瞳光芒大盛,立即轉身,向四周望去,尋找偷走本源神晶的修士。

    想要穿透十七層封印,談何容易?

    她敢肯定,出手之人,不僅空間造詣高深,而且,就在附近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休想殺我,死,我們同歸於盡吧!”

    坐在石臺上的譚飛,渾身顫慄,大吼一聲,猛然站起身,體內爆發出強大的修羅戰氣,不朽聖軀一寸寸裂開,釋放出比恆星更加璀璨的光華。

    澪的眼珠都要瞪出眼眶,大驚失色的吼道:“逃,逃,快逃,譚飛自爆了聖源。”

    一位千問境大聖自爆,必定毀天滅地。

    若是距離太近,萬死一生境的大聖都得死,不朽境大聖也得付出慘重代價。

    澪、禍星、閻皇圖、羅生天等人,個個都是身經百戰的人物,閃電般的撞破牆壁,急速衝出房間,只想離得越遠越好。

    姑射靜離最近,卻沒有逃,反而結出一道掌印,按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掌印打出,形成一道佈滿魔紋的光牆。

    另外兩個方位,也有絕頂強者出手,他們各自持着一件戰器,將其全力催動,同時釋放出道域。

    閻昱舉着一把黑傘,踏破房屋的牆壁,擋住第四個方位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譚飛自爆聖源,形成的毀滅性力量,撞擊在四大強者結成的防禦牆上。除了姑射靜和閻昱紋絲不動,另外兩人連連後退,釋放出的道域不斷崩碎。

    閻昱擡頭向上一看,暗呼一聲“不好”。

    他們擋住了東、南、西、北四個方位,可是,譚飛自爆形成的毀滅力量,依舊會從上方逸散出去。儘管波及的範圍不會太廣,可是,必定席捲整個神女宮,不知多少修士會因此而死。

    忽的。

    五彩色的光華,照亮天空。

    白卿兒一身白衣,腳踩五彩神雲,飄飄然,從天而降,將洶涌滂湃的毀滅力量,強行壓了回去。

    五大強者一起出手,各擋一面,如將譚飛自爆的能量,封在一個無形的盒子中。

    地面和地底,刻滿了防禦陣法銘紋,卻依舊被撕碎。

    狂暴的能量,涌入地底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神女樓建中湖中,佔地廣闊。

    此刻,湖底出現一道道巨大裂縫,傾吞盡了湖水。

    神女樓中的陣法,一座座被激活,散發出奪目的光華。

    離得較近的建築,依舊沒有擋住,化爲了廢墟。

    雖然傷亡不大,可是,整座神女樓卻毀了大概三分之一,一棟棟宮殿倒塌,無數修士陷入慌亂之中。

    “發生了什麼事,誰敢在神女樓大打出手?”

    “剛纔,我好像聽到,有修士大喊,張若塵殺他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怎麼這麼不知天高地厚,真以爲有血絕戰神做靠山,就能在地獄界爲所欲爲?難道不知,當初齊天部族大族宰的嫡子,就是太過狂妄,破壞了命運神域的底線規矩,死在裁決之斧下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這次必定惹衆怒,差一點毀了命運神域的一座城區,沒有人保得住他性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風波尚未平息,白卿兒已經退走,回到孔雀宮。

    五枚極品本源神晶,懸浮在她掌心。

    “今晚之事,必定會驚動神靈,得儘快吸收和煉化掉這些本源神晶,不留下任何痕跡。”

    她是本源掌控者,只要煉化吸收了極品本源神晶,自然可以去尋找本源神殿。

    別的那些勢力,將再無機會。

    “不對,這……這只是普通的本源神晶,不是原來的那五枚極品本源神晶。”白卿兒處變不驚的高深心境,瞬間被打破,臉色變了又變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?”

    一貫結巴的龜王爺,也被驚了一大跳,居然說出一句流暢的話。

    白卿兒畢竟不是尋常女人,快速冷靜下來,道:“這一個月來,看守譚飛的是誰?”

    “各個勢力,都派遣了人手,神女十二坊派遣的是齊天高。”龜王爺知道大事不妙,回道。

    “齊天高還活着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把他給我找來,我要問話。”

    龜王爺十分清楚,姑娘爲了本源神殿的事,花費了無數心血和精力。

    如此,先後兩次行動失敗,以前做出的所有佈置和安排,怕是都要功虧一簣。

    很快,龜王爺將齊天高,帶到了白卿兒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拜見白姑娘。”

    齊天高穿一身黑衣,躬身行禮。

    白卿兒不想浪費時間問話,道:“不要抵抗,開放你的意識海,我必須知道最近一個月以來,看守譚飛的過程中,發生的所有事。”

    齊天高道:“好!”?

    白卿兒探出一隻手,隔空抓了過去,頓時,齊天高的一道道記憶氣泡,從眉心飛出,不斷向她涌來。

    片刻後,白卿兒查探完齊天高最近一個月以來的所有記憶。

    齊天高道:“白姑娘放心,不可能有人,能夠接近譚飛。譚飛,不僅有我們看守,更有十七層封印禁錮。”

    白卿兒揹負雙手,搖了搖頭,道:“你錯了,空間力量可以穿透十七層封印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?”齊天高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再次搖頭,道:“張若塵的空間造詣雖然很高,可是,精神力才六十五階,還無法在一羣強者的眼皮子底下,做出瞞天過海的事。如果我沒有猜錯,出手的,應該是七手老人。那個老傢伙,我還真是低估了他。他說不定,早就看破了我的計劃。”

    做爲賭神,怎麼可能不精通空間之道?

    在五枚極品本源神晶,出現在神女樓賭城中的時候,白卿兒便是通過層層分析,找到了極品本源神靈流出的源頭。

    正是有賭神之稱的七手老人。

    可是,白卿兒不相信,五枚極品本源神晶是七手老人輸出來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七手老人從未輸過。

    神女十二坊的情報網發達,很快查到,七手老人最近三千年,花費了無數神石,購買各種續命的寶物。神石數額之大,足以讓神靈都爲之震驚。

    白卿兒大膽的猜測,七手老人爲了續命,已經花光自己擁有的財富。所以,纔不得不拿出五枚極品本源神晶,從另一位賭徒的手中,換取續命的丹藥。以至於極品本源神晶,出現在了賭城中。

    爲了印證自己的猜測,她以七彩珊瑚樹做誘餌,設下了今晚的局。

    第一,是爲了大贏七手老人一筆神石,看他是否有支付這些神石的能力。

    第二,白卿兒懷疑七手老人,早就去過了本源神殿,極品本源神晶就是從神殿中帶出。而且,七手老人的賭術之所以那麼厲害,很有可能,就是因爲在本源神殿中得到了什麼寶物,擁有看透本源的能力。

    所以她的第二個目的,就是想要看看,七手老人是否掌握本源力量。

    事實證明,七手老人至少擁有,看透生命本源的能力,所以可以知道,七彩珊瑚樹的內部有一絲生命氣息。

    其實從一開始,白卿兒的主要目標,都是七手老人。

    只要抓住了他,自然能夠找到本源神殿。

    至於五枚極品本源神晶,她是打算,將它們全部摧毀。如此一來,也就只有她,可以找到本源神殿。

    可惜,七手老人逃掉,被張若塵收入了紫金葫蘆帶走。

    於是她只能退而求其次,鋌而走險,假借張若塵的名義,偷走五枚極品本源神晶。與此同時,又讓樓主和柱將軍,去請死亡大祭司,去除掉張若塵。

    可惜,白卿兒千算萬算,卻沒算到七手老人老奸巨猾,先一步將五枚極品本源神晶掉包,令她功虧一簣。

    龜王爺緊張到了極點,道:“姑娘,現在該怎麼辦?”

    它越緊張,越不結巴。

    “爲今之計,只能去找張若塵。先裁決司一步,將七手老人和五枚極品本源神晶奪走,希望還來得及。”

    白卿兒心念堅定,無論是誰,只要是擋她尋找本源神殿,便是敵人。

    現在她唯一擔心的是,五枚極品本源神晶落入了張若塵的手中,再然後,又落入裁決司的手中。

    一旦裁決司獨吞了極品本源神晶,別的勢力,哪裏還有機會?

    至於蒼白子和七手老人,她反倒沒有那麼擔心。

    蒼白子知道的東西,本來就少。

    而七手老人……

    只要五枚極品本源神晶沒有暴露,誰又知道,七手老人才是本源神殿祕密的關鍵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雙塵之戀隨着煙塵消失而淡出視線,如今張若塵與般若相會地獄,雙塵之戀會死灰復燃嗎!關注微信公衆號“飛天魚”,回覆關鍵詞“雙塵”即可查看~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