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好強大的精神力,幸好動用了乾坤界的力量,否則很難從她手中脫身。她到底是什麼人,竟然敢在命運神域殺死一位地獄界的千問境大聖?”

    張若塵被白卿兒的精神力分身一路追殺,最後,逃到修士密集的城區,變化了容貌,才得以脫身。

    那位白姑娘,顯然有所顧忌。

    看她那不殺張若塵誓不罷休的架勢,換做在別處,即便是將整座城區的修士全部殺盡,也要將張若塵找出來。

    回到瀚海莊園,打開七星帝宮,張若塵立即將蒼白子,從紫金葫蘆中放出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說吧,那位白姑娘,到底是誰?她爲何要殺刑千?”

    蒼白子壽元大量流失,屍身嚴重腐爛,趴在地上,氣息虛弱,一副病怏怏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不說?行,留着你也沒有什麼價值,現在就給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掌心,涌出一團灼熱的淨滅神火。

    蒼白子臉色大變,道:“張若塵,這裡是命運神域,你敢殺我,裁決司絕對饒不了你,長生殿也就視你爲死敵。”

    在任何勢力,千問境和萬死一生境的大聖,都是屈指可數的高手。

    若是在廣寒界,以蒼白子的修爲,足以列入整座大世界的十大強者之列。月神列第一,他至少也是第八、第九。

    蒼白子若被殺,可想而知長生殿會何等震怒。

    “你敢殺我,我憑什麼不敢殺你?”

    張若塵手指一彈,一縷淨滅神火落到蒼白子身上,燒得他的屍身,發出“哧哧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想過,要去搜取蒼白子的記憶。

    這裡不是狩天戰場,蒼白子的重要記憶,肯定被神靈的力量保護了起來。

    而且,蒼白子並非弱者,是萬死一生境初期的大聖,精神力也很強大,雖然現在很虛弱,可是,張若塵卻不敢小覷他。

    萬一搜取記憶時被暗算,將得不償失。

    “想要殺我,你也配?”

    蒼白子眼中怒火涌現,嘴裡發出震天長嘯,體內衝出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,凝聚成七座道宮,向張若塵鎮壓過去。

    再強大的天才,也不可能以百枷境的修爲,擊敗萬死一生境的大聖。

    在蒼白子看來,自己只是被偷襲,纔會被張若塵擒拿。真正交鋒起來,即便自己現在狀態十分虛弱,依舊有一拼之力。

    至於傳言中,張若塵和閻無神一戰的時候,爆發出了接近無上境大聖的力量,在他看來,完全就是以訛傳訛,無稽之談,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火神鎧甲自動涌現出來,體內浩蕩神力涌動,一腳踹了出去。

    左腿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火焰神紋,焱神腿的力量完全爆發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蒼白子的道域崩碎,七座道宮四分五裂,身體倒飛出去,重重的撞擊在七星帝宮的陣法牆壁上,再次摔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怎麼……怎麼可能這麼強,你的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蒼白子看着一步步走過來的張若塵,滿眼震驚。

    就憑剛纔那一腳,爆發出來的力量,即便他在巔峰狀態下,想要接住,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渾身都在燃燒,宮殿中的溫度變得極高,宛如一座銅爐,道:“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,到底說不說?”

    蒼白子知道以自己現在的狀態,絕對無法逃出七星帝宮,必須先穩住張若塵,連忙道:“說,我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算準蒼白子不是什麼硬骨頭,肯定早就被那位白姑娘折磨得精神意志崩潰,否則,在孔雀宮中,怎麼會一副奴才相?

    這樣的人,此生將不會有成神的機會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最好不要胡說八道,我這個人,沒什麼耐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說了之後,你能放我一條生路嗎?”蒼白子問道。

    “那得看你,說的東西,價值到底有多大。”

    蒼白子低着頭,沉思了片刻,再次擡起頭,道:“白姑娘的身份,其實並不是什麼秘密,在地獄界,很多修士都知道。她乃是神女十二坊當代掌權者白皇后的女兒,名叫白卿兒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身份不一般,難怪行事如此肆無忌憚。”張若塵輕哼一聲。

    蒼白子道:“有傳言,白姑娘的父親,很有可能是荒天大神。當然,這一則傳言,從未被證實過,虛假的可能性比較高。很多修士覺得,神女十二坊只是想借荒天大神之名,震懾各方。”

    趴在七星帝宮宮門外的那隻似獅似狗的護殿靈尊,豁然擡起碩大的頭顱,兩隻銅鈴大小的眼睛四處張望,尋找到底是誰在談論它?

    “荒天之女?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目一眯,眼神凌厲了許多,道:“她爲何要殺刑千?”

    “白姑娘真正要對付的,乃是七手老人,刑千應該是被順手殺掉的。”蒼白子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她爲何要對付七手老人?”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蒼白子道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掌心,淨滅神火再次燃燒了起來。

    蒼白子縮了縮脖子,連忙道:“具體原因,我不知曉。我想,應該是因爲,七手老人在神女十二坊旗下的賭城,贏走了太多神石。所以,白姑娘纔會出手對付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冷冷一笑,“你當我有那麼容易騙?如果只是爲了神石,那位白姑娘,怎麼會鋌而走險殺死刑千?在我將你擒走之後,她還來追殺我,一副想要殺人滅口的樣子,此事絕不簡單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刑千隻是被她誤殺。”

    見張若塵依舊一臉不善的盯着他,蒼白子顫聲道:“追殺你,應該是因爲,你發現了她殺死刑千這個秘密,必須滅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可是,在她追殺我之前,我並不知道,是誰殺死了刑千。”

    蒼白子幾乎要被張若塵逼瘋,咬牙道:“若塵大聖,我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,你饒我一命,我助你奪取劍南界。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張若塵眉頭皺起,陷入思考。

    白卿兒對付七手老人,必定大有圖謀。

    不過,蒼白子只是一個被她使用夢境控制的屬下而已,應該不可能接觸得到核心機密。

    蒼白子又道:“若塵大聖,我知你乃是人中龍鳳,將來必定成就無上神靈大道,可是,劍南界這一關,沒那麼容易過,你得需要有一個人,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瞥了他一眼,道:“用你這樣的人,風險太大。”

    蒼白子心一沉,意識到不妙,急道:“若塵大聖……”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掌按在蒼白子頭頂,淨滅神火不斷從掌心涌出,將他的屍身包裹,彷彿燒一具老屍,發出陣陣惡臭。

    蒼白子想要自爆聖源,與張若塵同歸於盡。

    可惜,他的精神力,沒有張若塵強大,思維意識被死死壓制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蒼白子燒得灰飛煙滅,地上只剩一枚聖源。

    “趕緊將聖源吸收煉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聖源,丟給正在融合法身的魔音。

    萬死一生境大聖的聖源,可遇不可求,魔音欣喜的接收過去。

    殺蒼白子,是爲給那些打算對付張若塵的地獄界修士一個警告,但是,卻不能留下任何痕跡,至少不能被裁決司抓住把柄。

    在地獄界,的確是弱肉強食,殺戮橫行。

    但,殺修爲強大而且又有背景的修士,還是要隱晦一些,不能太明目張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堯青,是裁決司的一位天裁軍主,修爲在千年之前,便是達到萬死一生境。

    他只聽命,裁決司十大裁決之一的“神域執法裁決”。

    神域執法裁決,又直接聽命於裁決尊者,負責管理整個命運神域的秩序,上可制裁十二神宮的大祭司,下可斬殺一切違反命運神殿規矩的修士。

    可以說,神域執法裁決是各族修士,都害怕的存在。

    即便是神子、神女,見到他,也會選擇避退。

    堯青面容鐵青,率領一支數十人組成的執法者,身穿鎧甲,手持聖劍,將瀚海莊園包圍。

    兩位修爲達到千問境巔峰的地裁軍主,炁辛軍主和禎軍主,分別站在他身後的左右兩側。

    “什麼情況,裁決司這麼多強者,居然包圍了瀚海莊園。”

    “天裁軍主堯青真身降臨,絕對發生了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地裁軍主可以抓捕神子、神女,天裁軍主可是能夠抓捕神靈妻妾的存在,若是拒捕,還能直接擊斃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在命運神域太囂張狂妄,終於自食惡果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除了少數一些修士留下來圍觀,更多的修士遠遠退開,裁決司修士身上的殺氣,讓他們感到不適。

    翃打開大門,從瀚海莊園中走出。

    他定睛一看,被外面這羣執法者身上的聖道氣息,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不過,想到張若塵在地獄界的高貴身份,翃心中的懼意,便是少了幾分。

    他道:“諸位包圍瀚海莊園,是意欲何爲?”

    炁辛軍主冷喝一聲:“打開陣法,奉裁決大人命令,擒拿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翃心中暗驚,做爲血絕戰神的外孫,神尊親自賜婚的天驕,裁決司竟然說擒就擒。

    就在翃遲疑的一瞬間,堯青浮現出一道不耐煩的神色,一掌按了出去。轟的一聲,擋在前方的陣法銘紋紛紛斷碎,瀚海莊園所在的大地晃動不停。

    陣法地師佈置的陣法,瞬間被破掉。

    同爲萬死一生境大聖,堯青比蒼白子強了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堯青揹負雙手,向瀚海莊園的大門中走去,道:“做爲來自天庭的一個大聖奴僕,見三位裁決駕臨,卻不下跪。死罪!”

    翃臉色驚恐,被兩位大聖執法者拖走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他的頭顱,被聖劍斬下。

    裁決之劍能夠絕滅生機,就算你是大聖,也能一劍殺死。

    翃做爲曾經天堂界派系一等一的天驕,此刻,變成一具無頭屍,倒在緋紅的臺階上,聖血如柱一般外涌。

    圍觀的修士,紛紛譁然,再次後退。

    一位大聖的鮮血,終於驚醒他們,讓他們意識到這一次裁決司是動真格的,不會因爲張若塵的特殊身份而忌憚。

    周禛、申屠雲空、瀲曦被驚動,從莊園中衝出,正好看到翃被斬殺的一幕。

    三人心臟若被重錘擊中,連忙單膝跪在大門的兩側。

    直到這一刻,他們才清楚的認識到,在地獄界,自己的性命是多麼脆弱,一位裁決軍主可以一言定他們生死。

    堯青身形筆直如槍,走進瀚海莊園,來到七星帝宮下方。張若塵已經站在宮門前,居高臨下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堯青面無表情,道:“張若塵,你若聰明,就不要抵抗,跟我去裁決司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攤開手掌,露出命運天令,道:“以我的身份,就算裁決司要拿我,也得給一個理由吧?”

    堯青和所有執法者,齊刷刷的躬身,向張若塵一拜。

    拜的不是張若塵,而是命運天令。

    拜完後,堯青的身形重新站得筆直,道:“裁決司收到信息,你殺死修羅神殿的刑千,擒拿了長生殿的蒼白子。這兩件事,你可認?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知,神女樓和死亡大祭司關係莫逆,卻沒想到,連她們連裁決司的力量也能調動。

    認,當然是不可能認的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兩件,都是子虛烏有的事,有人想要陷害我。我和刑千無冤無仇,爲何要殺他?長生殿的蒼白子,不是在神女樓嗎?我可沒有抓他。”

    堯青道:“既然不是你所爲,就跟我走一趟裁決司,等事情查清楚,一定還你一個公道。”

    炁辛軍主和禎軍主手持神鏈,踏上七星帝宮的階梯,向張若塵走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階梯上,爆發出強勁的白色光華,將兩位地裁軍主震得倒飛出去,落地後,腳步倉促,連連後退,狼狽不堪。

    七星帝宮是血絕戰神曾經的宮殿,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與護殿靈尊荒天聯手催動,防禦力之強,足以擋住無上境大聖。

    兩位地裁軍主怎麼可能闖得進去?

    張若塵面帶笑意,道:“兩位軍主恕罪,並不是我不願意去裁決司。只是,如果隨便一個修士出事,裁決司都要抓我過去審問,我豈不是一輩子都得待在裁決司的鐵獄中?所以,我建議,你最好找到足夠證據,再來抓我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他剛返回瀚海莊園,裁決司的執法者就趕到,來得也太快了吧?

    可以肯定,是白卿兒故意借裁決司的手,對付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聽說,自己融合成功第六種聖意的時候,出現了“命溪倒流,水淹神殿”的異象,雖然被戰神以酆都大帝的名義,強行解釋了過去。

    可是,以裁決司寧願殺錯絕不放過的行事風格,豈會放過這個除掉張若塵的機會?

    殺張若塵,是爲守護命運神殿。

    在這件事上,白卿兒和裁決司的利益和目的,是一致的。

    張若塵若是束手就擒,恐怕到不了裁決司,就會被處決。到時候,就算戰神和母后有心想要救他,也都已經遲了!

    現在只能堅守七星帝宮,能拖延一刻是一刻。

    堯青臉色沉到極點,在命運神域,還從來沒有修士,敢以這樣的語氣,與裁決司的軍主說話。這是根本沒將裁決司放在眼裡?

    “張若塵拒捕,殺無赦。”

    堯青的聲音,如從牙縫中擠出。

    一聲令下。

    裁決司的執法者同時出手,向七星帝宮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堯青當然認識七星帝宮,心知憑他們這些人,很難攻進去。

    之所以還要攻擊,就是要逼張若塵反抗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旦反抗,無論他有沒有罪,裁決司都能殺他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拒捕,請裁決大人親臨。”堯青刻下一道傳訊光符,傳了出去。

    要破七星帝宮,斬殺張若塵,還得裁決大人親自出手才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枚極品本源神晶被偷之後,聚集在神女樓的修士,立即趕來瀚海莊園。可是,瀚海莊園已被裁決司包圍封鎖,任何修士都無法靠近。

    白卿兒站在一座樓閣上,自言自語的道:“終究還是來遲了一步。”

    她能請死亡大祭司和裁決司出手,乃是因爲雙方的目標一致,都想殺死張若塵。

    可是,她現在想阻止裁決司擒拿張若塵,卻是萬萬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血屠看到階梯上翃的屍體,只感覺頭皮發麻,雙腿發軟,道:“裁決司……來得也太快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的確快得有些過分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的雙目,望向不斷髮出轟鳴戰鬥聲的瀚海莊園,眼神深邃,也不知心中在思考什麼。

    血屠道:“我師兄肯定是被陷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,你還不趕緊去稟告血後?你以爲,就憑你救得了他?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血屠猶豫了一下,隨即,快速離去。

    做爲血後的弟子,他當然有快速聯繫血後的辦法。

    血屠之所以選擇救張若塵,乃是因爲,在神女樓中,張若塵明知他泄露了信息,卻依舊從姑射靜的手中將他救下。

    當初,騙走至尊聖器,也的確是他的不對。

    血屠已經看明白,師兄是個重感情的人,並不像表面上那麼冷漠。對他那麼嚴厲,或許只是在磨礪他的心性。

    況且,有一位元會級天才師兄在,他血屠今後必定水漲船高。

    羅生天走到姑射靜的身旁,臉色凝重,道:“沒用的,神靈不能插手俗世,去找血後也是無濟於事。當初,齊天部族大族宰的嫡子,齊隴飛,在命運神域與一位千問境大聖鬥法,導致一座城區的修士死傷慘重,數十萬修士隕落。”

    “裁決司將齊隴飛抓走後,齊天部族大族宰立即趕去求情。畢竟,她只有這麼一個兒子,今後估計也不會再有,一直被捧在手心,不知被寵溺成了什麼樣子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齊天部族大族宰卻被裁決尊者攔在了裁決司外,當時,裁決尊者說過一句話,無法規,何以令天下?若是神靈求情就可饒恕,何須要裁決司?隨即,尊者親手將齊隴飛斬之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張若塵是聰明的,只要還沒進裁決司,就還有挽回的餘地。若是血後能夠及時趕到,將他帶回血絕家族,裁決司難道還敢強攻血絕家族不成?”

    羅生天道:“若是那樣,張若塵這輩子怕是都得躲在血絕家族中,再也無法外出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天羅神國,難道不出手幫一把?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羅生天道:“我已經將所有修士都派遣出去,尋找蒼白子和刑千。至於,神女樓的那件事,我們其實都明白,張若塵還沒有那麼厲害。在我們那麼多強者的眼皮子底下,神不知鬼不覺的盜走極品本源神晶,又隔着十七層封印殺死譚飛,必定是一個相當可怕的人物,在神境之下可以呼風喚雨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萬一張若塵真的殺了刑千,也擒拿了蒼白子呢?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羅生天沉默很久,道:“裁決司早就有殺張若塵之心,在命運神域,畢竟還是命運神殿說了算,我們幫不了太大的忙。可惜,血絕戰神不在命運神域,否則以他強勢的性格,裁決司多少會忌憚幾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血屠單膝跪在血後的神境世界中,快速將整件事的前因後果講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師尊,你一定要出手救一救師兄,一旦他被帶進了裁決司,恐怕……後果不堪設想……”

    血後的神影,足有數千丈高,如同山嶽一般立在血屠的面前,道:“神靈是不能插手俗世之事,況且裁決司做事一貫公證,不會冤枉你師兄。所以,你不必擔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聽說,裁決司早就想置師兄於死地。”血屠連忙道。

    血後道:“就算要殺塵兒,裁決司也得拿出證據才行。我相信塵兒的能力,就算真的殺了人,也一定抹去了所有痕跡。沒有別的事,你就退下去吧,爲師還要繼續修煉。”

    血屠怎麼也沒想到,師尊竟是這樣的態度。

    在師兄生死關頭,她居然相信裁決司?居然還有心情修煉?

    這還是那個爲了救出師兄的女兒,不惜與修辰天神一戰的師尊?

    難道師尊是害怕裁決司?

    反常,太反常了!

    到底是怎麼回事?

    ……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