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神域執法裁決卓雨農,從滾滾黑雲中衝出,似一道光梭,激射向地面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巨響聲傳出。

    除了七星帝宮,瀚海莊園中所有建築全部崩塌,陣法銘紋盡毀,塵埃飛揚,遮蔽在場修士的視線。

    如此降臨,意在威懾。

    片刻後,塵土散去,卓雨農在七星帝宮的下方,顯現出身影。

    曾經環境秀麗如聖地的瀚海莊園,變成一片焦黑的廢土。

    卓雨農是冥族修士,上半身爲人類,下半身是蜈蚣,長髮披肩,臉形俊美,雙臂上各纏有一條類似蛟蟒的生靈,一青一紅。

    半人半蜈蚣。

    “拜見裁決大人。”

    裁決司的執法者,盡數單膝下跪。

    瀚海莊園外,響起陣陣驚呼聲:“神域執法裁決竟然親臨。”

    “再無迴旋的餘地,張若塵終究是自己走上死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禍星心情極佳,笑道:“沒想到,根本不需要我們出手,張若塵先死在了裁決司手中。”

    澪並沒有那麼開心,輕輕搖頭,道:“奇怪,真是怪事。”

    “哪裡怪了?”

    “時間過去了這麼久,爲何血絕家族的神靈沒有出現?按理說,他們不可能放棄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禍星笑道:“這還不簡單?玉煌界即將開啓,血絕家族的神靈,肯定都已經返回血天部族翼世界商議和佈置。這會兒,估計消息還沒有傳到血天部族翼世界呢!”

    澪凝重着臉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神域執法裁決真身降臨,張若塵的確再無翻盤的機會。

    一位潛在的大敵死去,終究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!

    閻皇圖、閻折仙、閻昱,還有閻羅族的修士,聚集在一條寬闊的街道上。他們身上氣勢強大,外人難以靠近。

    閻折仙一眨不眨的盯着七星帝宮,道:“神域執法裁決居然敢擒拿張若塵,他不知道血絕戰神是什麼性格?”

    閻昱道:“如果裁決司會因爲一位神靈,而妥協,或者不作爲。那麼,裁決司也就沒必要存在了!裁決者,當無情、無私、無畏。”

    閻折仙道:“你們不覺得,裁決司這一次出現得太快了嗎?居然比我們還先到瀚海莊園。”

    閻皇圖和閻昱對視一眼,皆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閻皇圖道:“仙兒,你是在爲張若塵擔憂嗎?”

    閻折仙臉色一冷,道:“怎麼可能?張若塵天資雖高,可惜卻是一個背叛自己立場,殺害自己好友的卑劣之徒。這樣的人,死了都是活該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就事論事,今天這件事,的確有很多可疑之處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呢?”閻昱道。

    閻折仙道:“第一,張若塵和刑千無冤無仇,爲何要殺他?”

    “第二,以張若塵在狩天戰場上的表現,明顯是一個狡猾多智的人物,就算要對付蒼白子,也絕對不會留下痕跡,讓裁決司查到他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呢?”閻昱道。

    閻折仙仔細想了想,眼睛一亮,道:“還有最關鍵的一點,張若塵如果真的偷走了極品本源神晶,還殺了譚飛,肯定會立即逃離命運神域,怎麼可能回到瀚海莊園等着裁決司抓他?難道,有人想要陷害他?”

    “仙兒,以後遇到大事,也要像現在這樣多思考。”閻昱滿意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到底是誰盜走了極品本源神晶,爲何要嫁禍到張若塵的身上?莫非是……”

    閻折仙的手指,指向澪和禍星的方向。

    閻昱道:“他們兩個,的確有嫁禍張若塵的動機,可惜沒有盜走神晶和殺死譚飛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閻皇圖看了看閻折仙的小腹,摸了摸下巴,道:“張若塵被抓進裁決司,很可能會沒命。你真的不在乎他的生死?”

    閻折仙回想曾經的種種,對張若塵依舊充滿怨氣,道:“五叔!我知道你想說什麼,這個孩子,我可以自己養大。裁決司若真的能殺死張若塵,倒是一件好事,免得有他那樣的父親,孩子一出生就受唾罵,無法擡起頭來做人。”

    血影神母的秘密,越少人知道越好。

    即便閻皇圖和閻昱,目前也還不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閻昱氣定神閒,道:“既然你不在乎,我們倒是樂得袖手旁觀,安心看熱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羅生天目望卓雨農那高大的身軀,深知對方是神境之下一等一的人物,絕對無法硬拼,深深吸了一口氣,道:“我這就去福祿神宮。”

    迴天羅神國太遠,要救張若塵,福祿神宮是最近的選擇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和天音,都是師出於福祿神宮,福祿神尊就算不插手俗世,總得念及香火情吧?

    無論他看張若塵多麼不順眼,張若塵現在已經和羅乷訂婚。

    他這個皇兄,豈能坐視不管?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先不說,以你的身份見不見得到福祿神尊,即便現在趕去,也已經遲了!張若塵拒捕,卓雨農可以直接擊殺他。與其趕去福祿神宮,不如勸張若塵舉手投降,先去裁決司的鐵獄待着。”

    “去了裁決司的鐵獄,還有活命的機會嗎?”

    羅生天重重的跺腳,道:“難道張若塵今天必死無疑?”

    姑射靜閉嘴不言,似在思考什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聚集到瀚海莊園附近的修士越來越多,凡是與張若塵有仇的,皆是喜笑顏開,認爲他今天已是死到臨頭。

    也有一些修士,很想出手,將張若塵劫走。

    須知,五枚本源神晶很有可能是被張若塵盜走,自然不能讓他落入裁決司的手中。

    換做是在命運神域之外的地方,或許他們還敢出手,擊殺裁決司的修士。可是在命運神域,誰敢輕舉妄動?

    堯青躬身,道:“稟告裁決大人,張若塵公然反抗裁決司的緝拿,視裁決司,視命運神殿於無物,屬下認爲,當斬之。”

    卓雨農點了點頭,一雙金色的瞳孔,望向前方的七星帝宮。

    只見,張若塵卓然而又英氣的身影,正站在宮門的中心,穿一身赤紅色的神甲,一派要和裁決司鬥到底的模樣。

    已經很多年,沒有遇到這麼有膽量的修士。

    卓雨農嘴角微挑,道:“若塵公子,你乃血絕戰神之後,爲何卻沒有令祖敢作敢當的風範?你可知,與裁決司爲敵,是什麼後果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因爲對方的修爲和身份,而露出懼色,反而笑道:“我從來沒有與裁決司爲敵,是裁決司想要殺我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?”

    瀚海莊園外,有人低聲輕哼:“死到臨頭,居然還笑得出來。”

    卓雨農道:“裁決司做事,一貫公正,絕不會冤枉任何修士。現在,本裁決給你兩個選擇,第一,打開七星帝宮的防禦陣法,與我回裁決司,將此事查清楚,還你清白。第二,由我親手攻破七星帝宮的防禦,將你擒拿回裁決司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有三個數的時間。”

    “一!”

    張若塵比所有人預料之中更加強勢果斷,道:“不用數了,要抓我去裁決司,你們必須得拿出充分的證據才行,否則恕我不能從命。”

    “太狂妄了,裁決大人請你現在就攻破七星帝宮,屬下願親手斬下張若塵的首級。”堯青道。

    別的那些執法者,也氣憤填膺。

    從來沒有修士,敢如此不將裁決司放在眼裡。

    卓雨農依舊平靜自若,情緒淡然,道:“既然若塵公子要證據,本裁決就給你證據。帶證人上來!”

    一共七位修士,走到卓雨農的面前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羅剎族的修士,躬身向卓雨農一拜,隨後道:“在下羅剎族獄承重,在化生城域,親眼看見一座直徑數百里的空間陣法顯現出來,是紫金葫蘆爆發出來的空間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當時我也在附近,親眼看見紫金葫蘆將兩道人影收入進去。其中一道,很像是蒼白子。”另一位修士道。

    卓雨農再次望向七星帝宮宮門口的張若塵,道:“若塵公子這下無話可說了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面不改色,道:“沒錯,我在化生城域,的確動用了紫金葫蘆,可是,我並沒有收走刑千和蒼白子。再說,以我百枷境的修爲,哪裡收得了他們?”

    卓雨農感應到了天命司聖衛的氣息,眼睛的餘光,看見一條條街道上,出現了聖衛的蹤影,心知不能再等。

    “你的這些話,留着到裁決司再解釋吧!”

    卓雨農的手指,指向天穹。

    頓時,七星帝宮的上方,出現一團螺旋的黑雲,密集的雷電在其中交織,釋放出來的毀滅性威勢,讓整個城域的修士皆懾懾發抖。

    如同神罰一般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一道直徑三丈粗的雷電,從黑雲漩渦中衝出,擊在七星帝宮的上方。

    荒天如同神獅覺醒,嘴裡發出一聲長嘯:“連戰神的宮殿都敢攻擊,你們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七星帝宮的瓦片、柱子、牆壁、窗櫺……,全部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紋路,爆射出刺目的光芒,與從天而降的雷電光柱對抗。

    整座帝宮晃動不停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站在殿中,臉色變了又變,道:“你……你實在太膽大了,怎麼能和裁決司硬碰硬?”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沉凝,道:“神域執法裁決的修爲很強,七星帝宮支撐不了多久,你先藏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藏?能藏到哪裡去?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心中後悔,早知道就不該躲進刑千的屍體中,固然避開了白卿兒,可是卻遇到張若塵這個作死的主。

    “乾坤界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問道:“啥,你說哪裡?”

    一道空間之門,在張若塵身前打開。

    他催促道:“若是你不想被裁決司擒住,就趕緊進去。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沒有別的選擇,跨入進了空間之門。

    葬金白虎的聲音,不知從什麼地方,傳到張若塵的腦海中:“你在命運神域看來是待不下去了,要不然我助你一臂之力,逃離此地?”

    “已有變數發生,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也注意到天命司的聖衛,一旦天命司介入,此事就還有迴旋的餘地。

    果然,天命司和裁決司發生了爭執,雙方吵鬧起來。

    “維護神域秩序,是我們天命司的職責,應該將張若塵交給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殺死了刑千,擒拿了蒼白子,是挑選神殿法則的行爲,理應由裁決司制裁他。”

    炁辛軍主和禎君主都是千問境大聖,將趕來的聖衛,盡數擋在外面。

    不久後,雙方爆發衝突,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天命司沒有高手坐鎮,被炁辛軍主和禎君主放倒一大片。

    炁辛軍主手持戰斧,將一位大聖境的天命聖衛踩在腳下,咧嘴一笑:“就憑你們這羣貨色,天命司還想和裁決司爭?你們就適合,待在神山,做看門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裁決司的一衆修士,盡皆大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裁決司和天命司鬥了多年,雙發積怨極深,有機會打壓和羞辱對方,自然是不惜餘力。

    “你們裁決司,好大的口氣。”

    一道威嚴的聲音,如同神雷一般,從天穹炸響。

    天地間,出現一道白光,使得所有修士都短暫失明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炁辛軍主只感覺一道氣浪,擊中胸口,頓時,身體猶如炮彈一般飛出去,墜落在卓雨農的身下,鑲嵌進了地底,身上鎧甲盡碎,渾身冒血水。

    等到衆人恢復視覺。

    只見,以吾悅命皇爲首,十萬聖衛身穿鎧甲,站滿七星帝宮的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甲光明亮,聖威滔天。

    卓雨農停止攻擊,目光落到吾悅命皇身上,輕嘆一聲:“天命司怎麼什麼事都想插一手?吾悅,你不是在閉關嗎?”

    “聽說神域有大事發生,本皇自然是要出關。雨農,將張若塵交給本皇,由我們天命司來查這件事如何?”吾悅命皇道。

    卓雨農道:“不行!張若塵犯下重罪,得由裁決司處置。”

    吾悅命皇猜到卓雨農不會輕易放手,道:“我們兩司在這裡爭鬥,也不是辦法,只會讓天下修士嘲笑。不如這樣,由張若塵自己選擇跟誰走?”

    卓雨農搖了搖頭,語詞嚴厲道:“此事你最好不要插手,我這麼做,都是爲了神殿。”

    “巧了!本皇也想爲神殿做一些事。”吾悅命皇的目光如電,與卓雨農對視。

    兩位神境之下的頂尖強者,雖然沒有交手,可是,二人身上爆發出的氣場,卻早已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殺氣和戰意在醞釀,空氣中,出現雷電、風刃、死亡之火。

    裁決司的執法者和天命司的聖衛,也都爆發出聖威,對碰在一起,發出一道道猶如悶雷的聲音。

    雙方都不退讓,大戰一觸即發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般若駕馭一條蜿蜒的冥河,從遠處飛來,降落到卓雨農和吾悅命皇不遠的地方,清聲道:“裁決司和天命司都屬於命運神殿,兩位更是兩司的擎天之柱,你們要對峙到什麼時候?不如由本神女,親自審問張若塵,兩位從旁協助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