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如若卓雨農和吾悅命皇任何一位單獨在場,以他們的修爲和身份,皆不會賣這位新晉神女的面子。

    神女的權利再大,纔不朽境而已,指揮得動他們?

    他們是隨時都可能破神境的人物。

    可是,般若挑的恰恰是二人同時在場,又相爭不下之時,對時機的拿捏,可謂妙之毫巔。

    只要卓雨農和吾悅命皇這一次答應由她主審,今後,整個命運神殿的大聖,那些千問境、萬死一生境的命帥或者軍主,對般若的態度肯定變得不一樣。

    神女,將不再是一個擺設。

    張若塵揚聲道:“若是能夠由神女殿下主審,裁決和命皇陪審,應該可以做到公平公正,我當然願意與你們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七星帝宮的陣法銘紋散去,光芒逐漸暗淡。

    卓雨農和吾悅命皇覺得由般若神女主審,是一個折中的辦法,於是,雙雙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、吾悅命皇、般若、卓雨農,還有成千上萬的執法者和聖衛,浩浩蕩蕩的,徑直去了命運神山的神女殿。

    禍星冷聲道:“張若塵運氣真好,天命司和般若神女,同時摻和進來。裁決司要殺他,不那麼容易了!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像是運氣好。”澪目光深邃,意有所指的道。

    禍星訝然,道:“怎麼說?”

    澪道:“先不說這個,張若塵的性命,隨時都可以取,可是,本源神殿只有一座。找到極品本源神晶,纔是重中之重。”

    “極品本源神晶不是被張若塵盜走了嗎?”禍星道。

    澪道:“張若塵有那麼蠢嗎?偷了極品本源神晶,卻專門回到瀚海莊園,等着大家圍堵他?”

    禍星迴過味來,點頭道:“此事的確蹊蹺。”

    澪暗暗傳音,道:“你派人立即去查,從譚飛自爆聖源到執法軍出動,這段時間內,有誰拜訪過裁決司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他又補了一句:“這期間,進入過命運神山的修士,最好都查一查,或許會有驚喜。”

    “你懷疑,有人嫁禍張若塵。嫁禍之人,就是盜走極品本源神晶的人?”禍星道。

    澪拍了拍禍星的肩膀,道:“我們分頭行動!你去命運神山,我去那幾個證人說的紫金葫蘆出現的地域看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早已將蒼白子和刑千毀屍滅跡,卓雨農和吾悅命皇自然是沒有問出結果。

    卓雨農找的那幾個證人,只看見紫金葫蘆爆發出來的空間大陣,根本沒有看清,被收進葫蘆的是誰。張若塵聲稱被收取的是兩位聖境奴僕,便是應付過去。

    奴僕逃走,做爲主人,使用紫金葫蘆將他們收回鎮壓,難道有錯?

    把那兩位聖境奴僕交出來?

    對不起,已經殺了,煉得神形俱滅。

    審訊進入僵局。

    卓雨農長笑一聲:“好一個死無對證,張若塵,你可敢讓本裁決搜魂,探查你的記憶?只要你的記憶沒有問題,立即就能離開。”

    說話時,卓雨農精神力外放,形成強大聖威,身體猶如變得真神巨人一般高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神威都承受得住,更何況是他的威壓?

    “探查我的記憶?卓雨農,你好大的膽子,你是想窺視血絕家族的祕密,還是想要偷血絕戰神的修煉心得?真當我血絕家族的子弟好欺辱?”

    張若塵催動血煞之氣,注入戰神腰帶。

    頓時,腰上那根樸實無華的腰帶,血芒大盛,釋放出神氣和戰神意念,在張若塵的身後,凝化成一對血紅色的蝠翼。

    “戰神腰帶。”

    神女殿中的修士,皆是露出驚色。

    誰都沒有想到,血絕戰神居然將這麼重要的東西,賜給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這哪裏像是對待一個剛從天庭回來的外孫?就算是嫡親長子,也未必有這樣的待遇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命運天令拿出,道:“我的天令,乃是由十二位神尊的神力凝聚而成,代表十二位神尊的意志。我雖不是命運神殿的修士,可是,算得上是命運神殿最尊貴的客人吧?擁有命運天令,還被搜魂,今後誰還願意要這令牌?誰還願意爲命運神殿辦事?誰還將十二位神尊放在眼裏?”

    “你少拿神尊大人來壓我。”

    卓雨農重重一拍赤銅桌案,眼神鋒銳如劍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想搜我的魂,可以。但是,裁決大人敢不敢也讓命皇大人搜魂?”

    吾悅命皇搓了搓手指,露出躍躍欲試的神色。

    卓雨農怒極反笑:“我盡心盡責爲神殿辦事,又沒有做出違反法規的事,爲何要被搜魂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既然如此,那麼清裁決大人告訴大家,是給你告密,我殺了刑千,又擒了蒼白子?”

    有葬金白虎動用極道葬金之氣,幫他掩蓋記憶,張若塵當然不怕被搜魂。

    但是,他張若塵好歹是元會級天才,血絕家族的神子,不要面子的嗎?

    在聖境世界,一個修士被搜魂,比下跪還要恥辱。

    “這個人,我不能說。”卓雨農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爲何不能說?將他帶上來,我可以與他對質,看看到底是誰殺了刑千,抓了蒼白子。”

    “本皇覺得,張若塵所言甚是有理。雨農,此事關係重大,你還是把那人召喚過來,讓他和張若塵對質。”吾悅命皇眼神真誠的道。

    卓雨農搖了搖頭,道:“萬一他被張若塵報復怎麼辦?此人,我絕不會交。”

    吾悅命皇很想說,不如讓本皇搜你的魂,親自找答案。

    想了想不太現實,也就作罷。

    審判,再次陷入僵局。

    卓雨農轉移話題,道:“在神女樓,你殺了譚飛?”

    “譚飛?譚飛是誰,我聽都沒有聽過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站在卓雨農左下角的禎軍主,道:“譚飛乃是修羅族的千問境大聖,在神女樓自爆聖源而死。臨死之時,喊出了你的名字,聲稱是你殺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更低劣的嫁禍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禎軍主露出怒色,道:“你說這是嫁禍?你覺得有誰會願意犧牲一位千問境大聖,嫁禍一個百枷境大聖?”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知道譚飛是誰,於是計上心頭,道:“請問軍主,你能細細描述譚飛死的時候,周圍的環境,在場的修士,還有他死時的神態嗎?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禎軍主向卓雨農盯了一眼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姑射靜那裏得知,五枚極品本源神晶就是掌握在譚飛手中,所以,料定參與爭奪神晶的修士,肯定不會將實情公佈於衆。

    卓雨農和吾悅命皇都是心思深沉之輩,必定可以察覺到其中的端倪。

    誰在隱瞞?

    爲什麼隱瞞?

   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逼得一位千問境大聖都要自爆?

    而且,爲什麼今晚那麼多大聖強者,聚集到了神女樓?

    只要卓雨農和吾悅命皇的心思,被神女樓那邊吸引過去,也就不會一直盯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看來死亡大祭司隱瞞了更加重要的事,只不過,將我當成了除掉張若塵的刀。”卓雨農何等人物,心中極爲不悅,身上釋放出陣陣寒光。

    吾悅命皇暗道:“今天這事,神女樓多半纔是風暴的中心。”

    卓雨農和吾悅命皇沒有理會般若,相互傳音商議了片刻,隨後,同時向坐在中心的般若傳音,轉達了他們的意志。

    隨即,般若宣佈:“刑千被殺,蒼白子被擒,譚飛自爆,三件事嚴重威脅命運神域的秩序,但是,目前疑點尚多,本神女決定,派遣天命司和裁決司聯手查辦。張若塵依舊有最大嫌疑,暫時扣押於神女殿。”

    卓雨農和吾悅命皇各自帶着大隊人馬,向神女樓所在的化生城域趕去。

    神女殿中,只剩下張若塵和般若二人。

    整個世界都變得安靜了!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下方,盯着坐在上方那位清冷出塵的新晉神女,輕笑一聲:“做一個傀儡神女,有什麼意義呢?”

    般若臉上無悲無喜,道:“還不是拜你所賜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張若塵的內心深處,似被針刺了一下,不知爲何想到了當初的界子宴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一手將黃煙塵送到了界子的位置上,送到池瑤的身邊,或許二人後來不會分道揚鑣,走向決裂。

    說不定現在,他們二人也會生下子女,或是在崑崙界,爲了生存,並肩戰鬥。

    或是帶着乾坤界,帶着聖明中央帝國的那些舊臣和子民,還有三五還有,逃到宇宙中流浪,看那星海世界的繁華。

    又或者,爲了子女,張若塵願意放棄心中的恨,看淡世間的生死仇殺,在廣寒界尋一處山清水秀之地,享受兒女同堂的平靜日子。

    可是,若是那樣,張若塵也就不會在戰鬥中成長,更加不可能得到崑崙界和地獄界的那麼多機緣。未來或許可以成神,但是,絕對走不遠。

    張若塵深吸一口氣,收回思緒,自嘲的一笑:“今天,還得多謝你這個傀儡神女,否則神域執法裁決,絕不會給我開口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你該感謝的不是我,而是你的那位未婚妻,羅乷公主。你以爲,吾悅命皇爲何會插手這件事?”般若臉色冷峭,目光望向窗外。

    張若塵默然片刻,才又低聲道:“我錯了,收回剛纔的話。神女殿下並不像我眼中看到的那麼無用,你能知道羅乷的行動,可見,你在命運神山,必定有很多眼線。小瞧你了,手段見長,不再像以前那麼……什麼事都能被人一眼看透。”

    “人,若是不學習和成長,活着與死了有什麼區別?”般若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