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地獄界到底有多麼廣闊,怕是神靈也未必能說清楚。修士只能在遙遠的星空外,眺望一條黃茫茫的星河橫貫宇宙,自古長存,彷彿一條黃泉河。

    由數不清的星辰,匯聚成的河。

    地獄界當然有邊界,那裡分佈有成千上萬顆星球,十族和命運神殿的勢力變得薄弱,暗黑勢力和各大小族纔是這裡主人。

    百族王城,是地獄界邊緣十分著名的一座大城,是一百三十七個小族共同建立起來的王城,用以對抗日漸強大的黑暗勢力,也用以與命運神殿和十大族談判,爭取更大的利益。

    扭成一團,纔有話語權。

    在百族王城,隨處可見形態各異的修士,他們的衣着不同,文化各一,甚至語言都不一樣。

    多族共存,造就了這裡的繁華,卻也讓管理變得十分艱難。正是如此,天庭界一方的修士,能輕鬆進入城中,打探地獄界的消息。

    極樂鬼林,建在百族王城的東城,是一片佔地萬畝的密林。林中鬼火飄浮,卻又歡聲笑語不絕,是一處陰森而又刺激的地方。

    桃花便是坐在一棟由巨獸骸骨搭建成的樓閣下方,獨自一人,品嚐仙源族釀的血酒。

    鮮血釀成的酒,別有一番味道。

    骸骨建築上,綁滿紅菱和風鈴。

    陰風吹來,風鈴搖曳,紅菱飄動。

    動聽極了,也美極了!

    可是桃花卻更美。

    她看上去彷彿只有二十歲,青春靚麗,肌膚比嬰兒還要細膩,雙眼又亮又大,眉心有着三片粉紅色的桃花花鈿,令她顯得靈氣十足,彷彿花仙子一般勾魂動人。

    她坐在青石上,杯中血酒如琥珀一般晶瑩。

    極樂鬼林中,有很多修士都遠遠的望着她,眼神垂涎欲滴。畢竟,像她這麼美的女人,不是什麼時候都見得到。

    可是,卻沒有人敢上前去陪她一起喝酒,更加不敢產生,將她擁入懷中或者壓在身下的邪念。

    因爲,她面前的池子中,已經漂浮有十七具屍體。

    血液將池水染得猶如杯中酒一般的紅。

    那些屍體,曾經都是妄想陪她一起喝酒的修士。

    其中,有長得極其俊朗的美男子,也有修爲強大的聖境修士,更有身份尊貴的一族少主。無一例外,無論是想要搭訕,還是抱有更深目的,全部都被殺死,倒在了池中。

    極樂鬼林的主人,也不敢靠近她,只希望這位美麗的殺神,能夠儘快離開。

    這時,又有一個男子,向池邊走去。

    極樂鬼林中,響起一道道興奮的笑聲,準備看熱鬧。

    看那個男子怎麼被殺死。

    自古以來,因美色而死的男人,是數不清的。如同明知會燒死自己,卻依舊前赴後繼撲進烈火中的飛蛾。

    由此而見,他們死得不冤。

    那個男子,穿一身寒磣的布衣,手握一柄鏽跡斑斑的鐵劍,看上去年紀並不大,身上也沒有聖道氣息逸散出來。

    與一個剛剛學會練劍的普通人類沒有區別。

    那些遠望此處的修士都很好奇,這樣一個修爲低下的落魄人類,是怎麼進入百族王城?又是怎麼進入了極樂鬼林?

    無所謂了!

    反正馬上他就要死。

    十步,九步,八步……

    在所有人驚訝、震撼、好奇的目光中,他走到那個眉心有着三片桃花花瓣的女子身旁,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坐在同一塊青石上。

    還順手,將青石上的酒杯拿起,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查到了!查到了,查到她的身份了,她是天殺組織排名第一的殺手帝皇,名叫桃花。傳說,神境之下,沒有任何一個修士,是她殺不死的……這……這怎麼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剛剛跑過來的那位渾身黑皮膚的修士,震驚的盯向池邊近距離坐着的一男一女,低下頭,又盯向手中剛纔查到的資料,頓時,不能確定這個女子是不是桃花了!

    資料上寫着,桃花不會允許,任何修士進入她的三丈之內。

    更加不會允許一個男人,坐在她的身旁,還喝她的酒。

    “你說她是桃花,那麼坐在她身旁的那個男人是誰?是桃花樹,還是桃花葉?哈哈!”

    “我看是桃花劫!”

    很多修士都在嘲笑,根本不相信大名鼎鼎的殺死帝皇,桃花,會出現在百族王城。

    桃花的確是天殺組織神境之下的第一殺手,就如外界傳言的一般,她自己也認爲,神境之下,沒有任何一個修士她殺不死。

    其實,她早該渡神劫,踏入神境。

    可是她卻知道,一旦渡神劫,就是自己的死期,所以一直壓制着境界。

    爲何?

    只因殺了太多的人,已有心結。

    之所以有心結,是因爲她還心存善念,每一次殺人心中都會抗拒,都會難受。

    每一次殺人,心結都會多一道。

    心魔也會強一分。

    可是,殺了數千年,她已經習慣了殺人。

    殺人是解決問題,最直接、最快的方式。

    她坐在這裡喝酒和等人,最煩有人靠近過來,用一雙想要佔有她的眼睛看着她。

    不殺了他們,難道還要浪費時間,與他們講道理?

    她從來不是一個喜歡講道理的人,那將是一件比殺人更加痛苦的事。

    她討厭世間的每一個人,或許世間一個人都沒有了,她就可以解脫,可以清淨,可以思考接下來是學習書法,還是學習繡花。

    當然,那是以前。

    現在她心中有了一個不討厭的人,世間唯一一個不討厭的人,哪怕這個人最近一段時間,一直與她作對,她心中卻近乎變態的暗暗高興,覺得這是一件有趣的事。

    就是身旁這個布衣男子。

    他也是一個殺手。

    他的名字,叫做阿樂。

    有一次,桃花與心魔鬥得兩敗俱傷,漂浮在宇宙中,渾身不能動彈,身上的聖氣不斷向外逸散,使得身體周圍,長出一片桃花林。

    或許飄了一年,又或許飄十年……

    太久。

    非常久。

    她以爲,自己會就此散功而死。

    可以就此解脫。

    阿樂就是那個時候,進入了桃花林,在桃花的最深處,看到了渾身赤//裸,躺在那裡一動不動的她。

    桃花從來都十分自信,不僅是殺人,對自己的容貌和身材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她所殺的人之中,有九成以上,都是覬覦她美貌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太瞭解男人了,別說她現在不能動彈,就算讓那些男人知道她是殺人如麻的殺手帝皇,照樣會有數之不盡不怕死的,向她撲來。

    可是這一次她猜錯了,她以爲阿樂會侵犯她,阿樂卻沒有。或許是對她沒有興趣,又或許追殺他的人太強,讓他只能壓制住心中的慾望。

    追殺阿樂的修士,乃是奼界的吳妄,一位百枷境大聖。

    吳妄追進桃花林,阿樂隱藏了起來。

    吳妄當然知道阿樂就藏在附近,可是他卻做不到無視桃花這麼美麗的女子,而且以他的修爲,也根本沒有將剛剛突破到大聖境的阿樂放在眼裡。

    修煉邪道功法的吳妄,只想採補桃花,讓自己修爲突飛猛進。

    那時,桃花心中無比厭惡,恨不得就此死去。

    她本以爲,阿樂會趁此機會逃走,可是,怎麼都沒有想到,他卻突然站了出來,就站在她的身旁,直面對面的吳妄。

    那一道畫面,帶給了桃花無窮的震撼。

    阿樂的背影,是她從修煉以來,見過的最剛直的背影,再也忘不掉。

    阿樂當然不是吳妄的對手,可是他的劍法,幾乎都是同歸於盡的招式。

    最終,他拼得重傷垂死,暫時嚇退了吳妄。

    阿樂帶着桃花立即逃走,在宇宙中東躲西藏,躲避吳妄的追殺,整整三個月。

    其實,在將阿樂記入心中的那一刻,桃花已經將心魔壓制下去。可是她卻沒有立即出手殺死吳妄。因爲她想看看,阿樂是不是在僞裝,是不是對她別有企圖。

    正是這個原因,那三個月,她見到了世上最爲堅韌的男人,無論被逼到何等絕境,無論受多重的傷勢,無論局勢多麼兇險,似乎都壓不跨他。

    他總能闖過去,帶着她活下來。

    而他也是世上最冷漠的男人,彷彿對她這個絕色美人絲毫都不感興趣。

    救她,只是因爲,她是一個毫無還手之力的弱女子。

    換做是一隻兔子,一隻貓,或許他也會那麼做。

    最終,吳妄死在了阿樂的劍下,她終究沒有出手的機會。

    阿樂的修爲提升速度,實在太快。

    離開的時候,她問過阿樂,“我們算不算是朋友?”

    ?“朋友,我只有一個,卻不是你。”他說。

    兩人再次相遇的時候,是她在《大聖賞金排名榜》上接下殺張若塵任務的那一天。從那一天起,他們不僅做不了朋友,還成了敵人。

    阿樂已經追了她整整一個月,從天庭,一直追到地獄界,只爲阻止她去殺張若此。

    期間,他們也交手過幾次。

    其實也不算是交手,因爲每一次,阿樂都會被她打得重傷垂死,毫無還手之力。

    她本以爲,阿樂肯定會知難而退。

    可是,每一次阿樂都能重新追上來。

    就像這一次一樣。

    桃花看向他手中的酒杯,道:“你是第一個敢喝我的酒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口渴而已,畢竟,爲了追你,我已經不眠不休在宇宙中飛行了三天。”布衣男子喝下酒後,蒼白的臉,終於恢復了一些血色。

    桃花道:“你太慢了!就你這樣的速度,還想阻止我去地獄界殺人?”

    “我這不是追上來了嗎?”

    “我若不等你,你追得上?再說,就算追上來又如何,我一劍就能殺死你,你阻止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布衣男子搖了搖頭,道:“你殺不死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纔不朽境,敢說我殺不死你?”

    桃花有些生氣了,此次去地獄界,她必須要殺張若塵,不僅僅只是因爲接了《大聖賞金排名榜》上的任務,更是天殺組織首領的意志。

    可是,眼前這個男子,仗着曾經救過她,竟然三番五次阻攔。

    儘管她是故意讓他阻攔,可是他萬萬不該說,自己殺不死他。

    他真以爲,自己有不死之身?

    一個男人仗着一個女人喜歡他,便有恃無恐,爲所欲爲,這是一個女人,絕對無法忍受的事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池面上,劍光一閃。

    血花飛濺。

    極樂鬼林中,響起一道道驚呼聲,也有嘲笑聲。

    那個布衣男子,終究還是死在那個美女殺神的手中,沒有成爲例外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,他們的笑聲就止住。

    只見,布衣男子依舊一動不動的坐在青石上,雖然一隻手臂被斬落,可是,他卻像是感知不到疼痛,道:“看吧,我就說,你殺不死我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劍光再次閃現。

    他的另一隻手臂,也被斬下。

    桃花下巴微揚,俯視着他,渾身都在顫抖。

    布衣男子的雙肩不斷涌出血液,繼續說道:“我覺得,你還是不要做殺手了,更不要繼續和我做敵人,因爲,你的心已經變軟。你不會殺我,可是,我卻會殺你。不要再去地獄界,不要去殺張若塵,你殺了他,將來必定死在我的劍下。我的心,比你更冷。”

    桃花當然知道,自己現在已經殺不了阿樂。

    可是,她心中的倔強,還有做爲神境之下一等一強者的自尊,卻不允許她認輸,更不能表露出軟弱的一面。

    桃花背過身去,道:“我也不想冒險進入地獄界殺人,可是,暗香的行動失敗,所以,我沒有選擇,必須得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有選擇。你可以離開天殺組織,可以選擇另一種活法。”阿樂道。

    桃花笑着搖頭,道:“離開天殺組織,等待我的就是死亡。再說,除了殺人,我也做不了別的事。你能離開死神殿嗎?你除了殺人,還能做別的事嗎?”

    “你若願意離開天殺組織,放棄繼續去殺張若塵,我現在就脫離死神殿。宇宙浩大,總有一處,容得下我們。”

    桃花心中一顫,道:“我們?”

    “不要誤會,我說的是,像我們這樣的人。”阿樂道。

    ”哼!你就等着給張若此收屍吧!”

    桃花的身體,化爲一片桃花花瓣雨,破開夜空,騰飛去了不知名的方向。

    空氣中,桃花依舊幽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一章,因爲是單獨寫兩個殺手,所以用了另一種風格表達。所以大家不用奇怪,各種風格,我都能寫,主要看劇情的需要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