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血天部族翼世界。

    距離血絕家族不遠的一座八百里血湖上,力量波動紊亂,雷電如同蛟蟒穿梭在天水之間,火焰化爲神龍燒得天地如銅爐,罡風凌厲如刀,斬得湖面發出一道道沉混的爆響。

    張若塵神態悠然,站在湖邊,凝望懸在湖面上空渡劫的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渡的是第三次君王天劫。

    風、火、水、雷,四劫整整持續了一天,等到天空昏暗的劫雲散去之時,八百里血湖竟然已經乾枯,湖底只剩漆黑的焦土。

    “錚!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劍體上,依舊有雷電、火龍、水流、罡風流動,發出刺耳的劍鳴。

    劍聲,響徹千里。

    張若塵探手虛抓,沉淵古劍化爲一道流星,飛入他手中。

    劍體上,四道天劫印記,變得更深了一些。

    能夠吸收天劫的力量,凝聚出天劫印記的君王聖器少之又少,這四道印記,代表着沉淵古劍的不凡。鑲嵌在劍柄上的神石,散發出精純的神性力量,並且無時無刻不在吸收天地聖氣和天地規則。

    沉淵,雖是三元君王聖器,可是在張若塵看來,它足以爆發出比四元君王聖器更強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隨手一劍,揮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道紫黑色的劍氣,從他身前飛出,將八百里枯湖撕裂而開,留下一道寬十丈、長千里的劍氣峽谷。

    在附近巡邏的血絕家族軍衛,看見張若塵輕鬆自如一劍分裂千里,一個個都挺直腰脊,露出敬畏和崇拜的眼神,真不愧是帶領不死血族奪取狩天之戰第一的元會級英傑。

    “我如果能夠成爲若塵神子的親衛該多好,今後必定飛黃騰達。”

    “論親屬關係,我是若塵神子的堂兄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你這關係遠得去了!你是戰神這一脈的嗎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血絕家族年輕一代的修士,幾乎都已經認可了張若塵的身份,並且似他爲血絕家族新生一代的驕傲,崇拜者不計其數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不遠處,一縷縷血氣匯聚,凝成青盛大聖的身影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所感應,將沉淵古劍收起,轉身笑道:“舅舅這個時候來找我,看來是有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既有好消息,也有壞消息。你想先聽哪一個?”青盛大聖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還是先說好消息吧!”

    “不死神殿給你的獎勵下來了,三枚準帝品聖丹,神血鎧甲一具。除此之外,還有三位神靈慾要收你爲弟子,血皇神魔營也對你發起了邀請。”青盛大聖極爲羨慕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了片刻,搖頭道:“我暫時沒有拜師的興趣,至於血皇神魔營倒是有點意思,不過,現在怕是去不了!”

    血皇神魔營,是不死神殿旗下最爲強大的一隻軍隊,由不死血族大聖中的精英組成。

    若是去那裡,必定能夠遇到很多大聖中的強者,對磨礪自己的戰法,會有很大幫助。

    “我對不死神殿獎勵的丹藥和鎧甲,還是很感興趣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議事大殿等你。”

    青盛大聖的分身散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動用空間大挪移,離開了枯湖。

    血絕家族的陣法師,立即趕來,修復枯湖周邊地域的生態環境。

    片刻後,張若塵回到血絕家族,在議事大殿中,見到了青盛大聖的真身,拿到三枚準帝品聖丹和神血鎧甲。

    三枚準帝品聖丹,乃是千道丹、念欲丹、生死大還丹。

    千道丹,是幫助百枷境大圓滿修士,修煉道域,和衝擊千問境的丹藥。

    念欲丹,是幫助百枷境修士,衝破第一百道枷鎖“念欲枷鎖”的丹藥。

    生死大還丹,是一種千問境以上大聖使用的療傷丹藥,只要還有一口氣在,吞下此丹,無論受了多麼嚴重的傷勢,都能在短時間內痊癒。

    三枚準帝品聖丹的丹靈,都是堪比千問境初期大聖的修爲,由此可見,不死神殿出手之大氣。

    當然,同樣是準帝品聖意丹,這三枚加起來,價值也遠遠比不上準帝品聖丹級別的聖意丹。

    因爲,聖意丹想要煉製出王品,都是非常艱難的事。只有太上出手,纔有機會,煉製出準帝品級。

    “不死神殿有心了,看來是希望幫助我儘快突破到千問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三枚準帝品聖丹,又研究了一番神血鎧甲,也收入空間戒指。

    神血鎧甲,他是知道的,是由神靈血液和多種煉器神材煉製而成,將它穿上,防禦力自是不用說,還能爆發出神靈之力,令修士戰力發生大幅度提升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身上有數具奇甲,皆不弱於神血鎧甲。

    比如:火神鎧甲,流光功德鎧甲……

    所以神血鎧甲對他的吸引力,不算太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命運神殿和不死神殿都給了獎勵,不死血族的族長沒打算給獎勵?血天部族是不是也該獎勵一些東西?”

    “據我所知,狩天之戰後,血天部族的排名,已經從第十變成了第八。血天部族翼世界似乎也進入更高層次的位面,我能感受到,整個大世界的血煞之氣濃度有明顯的提升。”

    “對了,血絕家族也應該給我獎勵吧?我聽說,血宸和血凝筱都拿到了獎勵。”

    青盛大聖心中五味陳雜,臉色已是有些泛黑,道:“你身上的寶物,比神靈都多,還需要獎勵?一般的獎勵拿給你,你看得上嗎?”

    “舅舅,你的語氣中怎麼帶有情緒?我帶領不死血族,奪取了十族第一。難道不該得到獎勵嗎?我令血天部族的排名提升,我讓血絕家族名震天下,這些,都是拿命拼回來的。難道我沒地方講道理了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青盛大聖心中更加難受,道:“別跟我說這些,我只是一個代理家主,我所有財富加起來,還沒有你的十分之一。你要講道理,去找戰神和族長講,讓他們給你獎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認真的點頭,道:“也對,的確應該找戰神,談一談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戰神和族長,還有不死血族絕大多數神靈,已經出發,去了玉煌界。想要獎勵,你怕是得等很長一段時間才行。”青盛大聖眼皮下搭,笑着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既然舅舅是家主,家族該給我的獎勵,你總可以決定吧?我也不要別的寶物,就給神石吧,十萬枚如何?”

    青盛大聖神情凝重,道:“說到獎勵,我這裡有一個壞消息告訴你。昨天,我以家主的身份,宣佈將血絕家族在冰王星的產業,獎勵給你後,猊宣氏今天便是離開了家族。我猜測,她多半去了冰王星。”

    “冰王星的產業,是我們之前就商量好的,怎麼現在變成了家族給我的獎勵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青盛大聖裝着沒有聽見的模樣,繼續壓低聲音,道:“冰王星的利益驚人,猊宣氏肯定不會拱手讓人。現在,有她親自坐鎮,你想接管那邊的產業,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。我建議,接下來的一段時間,你還是留在家族修煉,先將修爲提升到百枷境大圓滿,再做下一步打算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算是看出來,這位舅舅,完全就是一隻鐵公雞,繼續要獎勵,他多半還是會裝着聽不見。

    其實張若塵不缺神石,只想趁此機會,讓青盛大聖欠他一個人情。

    一位無上境大聖的人情,在他看來,比十萬枚神石都更加珍貴。

    張若塵假裝出失落的神色,自嘲的道:“血宸和血凝筱都有獎勵,而我做爲最大功臣,卻什麼都沒有。做爲家主,不該這麼厚此薄彼吧?”

    青盛大聖老臉一紅,心中歉疚,覺得的確虧待了張若塵,正欲開口,張若塵又道:“算了,我也知道舅舅的難處,剛剛成爲家主,正是想要勵精圖治,讓家族發展壯大的時刻,每一枚神石都要用在刀刃上。給我十萬枚神石,等於就是要少培養十萬位聖者、聖王。”

    “若塵,難得你能理解舅舅,舅舅真的很感動。”

    雖然嘴上這麼說着,青盛大聖心中卻在思考,張若塵又在打什麼算盤?

    十萬枚神石,就連他這個無上境大聖都夢寐以求,張若塵會不要?肯定別有企圖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其實,我有一件事,想求舅舅幫忙。”

    青盛大聖心中暗暗猜測,張若塵是不是想要他去對付猊宣氏,因此,沒有立即答應下來,道:“什麼事儘管開口,只要舅舅做得到,一定幫你。”

    這句話的另一層意思是:

    如果做不到,就愛莫能助了!

    去冰王星對付猊宣氏,即便是無上境大聖都可能遇險,真將她逼急,她什麼事都做得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出青盛大聖的擔憂,笑道:“舅舅放心,不是讓你跟我去冰王星。冰王星那邊,我自己就能解決,不用你出手。”

    青盛大聖聽出他話語中的意思,嚴肅道:“你還是要去冰王星?”

    “舅舅都將冰王星的產業封賜給了我,我若膽怯不去,豈不是要被整個血天部族的修士嘲笑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青盛大聖當然知道張若塵絕不是一個魯莽行事的人,既然敢去冰王星,也就必然有一定把握。

    這小子爲何如此自信?

    他到底有什麼底牌?

    青盛大聖道:“好吧,既然你心意已決,舅舅當然是全力支持你。稍後,我讓人將冰王星的詳細資料,給你一份。去冰王星,你打算帶多少修士?”

    “家族的修士,我不放心,一個也不要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青盛大聖以複雜的眼神,看着張若塵,有好奇,有疑惑,有欣賞,有擔憂,道:“你先前說的,要我幫你做什麼事?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:“一件大事!如果這件事做成,家族發展壯大指日可待。不過,還得再等等,三個月後,我傳消息給你。那時,我應該已經將冰王星拿下。”

    他指的,當然是尋找本源神殿。

    張若塵離開議事大殿後,青盛大聖那張老臉上,依舊還帶着驚容,嘴裡喃喃念道:“三個月拿下冰王星?癡人說夢,不可能,絕對不可能。張若塵還是太年輕了,根本不瞭解猊宣氏的厲害。更何況,冰王星還是猊宣氏的地盤。”

    щщщ• T Tκan• C ○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始祖潭,位於血絕家族地下神脈的上方,是家族的禁地之一,大聖都未必有資格進入其中。

    潭水深不見底,白天呈血紅色。

    夜晚呈瑩白色,像鑲嵌在大地上的明月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始祖潭邊的時候,已是夜幕降臨,血芒芒的天空變成了暗紅色。潭水卻皎皎生霞,水面上,有一層白色的熒光。

    潭中央是一座四方形祭臺,祭臺上,刻滿玄奇的神紋,像是蚯蚓一般閃爍。

    池孔樂躺在祭臺的中心,穿着白色的衣裳,頸部掛着一塊燕子形狀的玉佩。

    始祖潭的力量,通過祭臺上的神紋,不斷涌入進她體內,平衡她體內強橫的修羅戰氣,還有修辰天神遺留的神魂和神念。

    每一次來始祖潭,張若塵都只能站在潭邊,遠遠的凝望。

    冥王出現在了潭邊,道:“你母后和血絕戰神去玉煌界之前,將照看她的事,交給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她多久能醒過來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冥王道:“在煉化了修辰天神的神魂和神念之前,她都無法醒過來。你看着她躺在那裡,其實她無時無刻,不在與神魂和神念戰鬥,與修煉戰氣對抗,修爲一直在進步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緊了緊,道:“她還那麼年輕,萬一她的意志承受不住呢?”

    冥王道:“你說得沒錯,對她而言,最大的考驗就是意志。血絕家族已經使用始祖潭幫她,如果她依舊挺不過去,只能說,這就是她的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閉上了雙眼,心中暗道:“孔樂,我期待你醒過來的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半晌後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抱拳,向冥王一拜,道:“多謝舅舅照顧孔樂。”

    冥王擺了擺手,一副無所謂的樣子,道:“反正我也正在參悟始祖潭的奧秘,只需分出一道神念,留意她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這幾天就要動身前往冰王星,想從舅舅那裡,求一道劍氣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冥王道:“你這是想要用來對付誰?”

    “舅舅應當知道纔對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做爲神靈,怎麼可能不知道血絕家族內部發生的事?

    張若塵料定在對付猊宣氏這件事上,冥王肯定會助他。

    冥王在潭邊踱步,一連走了九步,停下,道:“神靈不能插手凡俗之間的爭鬥,血絕戰神臨走時,特意交代過,我不能違背這道天庭和地獄都要遵守的法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舅舅賜我劍氣,乃是助我保命。猊宣氏殺我的時候,我纔有反擊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你確定猊宣氏會殺你?”冥王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會逼她出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她讓我險些死在崑崙界,我當然要還她一劍。把沉淵給我!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大喜,立即取出沉淵古劍,遞給冥王。

    冥王的手指捏成劍訣,霎時間,整個始祖潭罡風獵獵,劍聲震耳。空氣中,出現密密麻麻的神光劍影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兩根手指,在沉淵古劍的劍體上一劃。

    頓時,數之不盡的神光劍影,盡數衝向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劍體上,出現一道尺長的紅色劍痕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