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缺,百枷境大圓滿榜第一,虛無掌控者。

    閻無神,聖王境的聖道規則大圓滿,半佛之體,元會級天才。

    螭帝,萬死一生境大聖。

    三大高手無一不是讓天下生靈都為之仰望的存在,可是此刻,三人聯手也只能與張若塵戰平。

    還有比這更震撼人心的事嗎?

    「憑藉這一聖意,張若塵將來的修鍊之路,必定可以走很遠。」有神靈,如此念出一句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神靈都明白一個道理,並不是修鍊的時間越久,修為就越高。

    在聖境期間,選擇的路是否足夠寬廣,打下的根基是否足夠雄厚,是否可以支撐自己一直走下去,一直不斷變強,是非常關鍵的事。

    即便與張若塵有些恩怨的神靈,此刻都在思考,是不惜一切代價除掉張若塵,還是施展一些手段主動化解這段恩怨。

    畢竟,以張若塵的天資,不出千年,應該就能踏入神境。

    一旦成神,就是神靈之中的強者。

    千年時間太短暫。

    他們閉關一次出來,或許就過了千年,那時,張若塵已經是神靈。

    有些事,必須及時解決,越是拖延,後果越是嚴重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分量,在諸神的心中,變得有些不一樣了!

    學之古神和羅衍,依舊還待在血絕戰神的神境世界,二人端著酒杯,一言不發,也不知心中在思考什麼,陷入一種詭異的氣氛中。

    血后緊緊盯着狩天戰場的方向,眼神凝重,心中頗為擔憂。

    雖然表面上,張若塵以一敵三,威風八面,可是實則兇險無比,一旦陰陽五行聖意被攻破,誰都不知道,結果會何等慘烈。

    生死或許就在一念間。

    關鍵是,即便以她神境的修為,也無法推算接下來的勝敗結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短暫的震驚之後,源非大聖的眼神一沉,道:「隨我一起出手,虛字印鎮壓下去。」

    般若情不自禁開口,道:「別……」

    源非大聖凜然的,向她盯去,道:「般若殿下是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般若驚亂的心迅速恢復,平靜的道:「他們四人此刻的戰鬥非常危險,處於微妙的平衡中,一旦平衡被打破,四人都有生命危險。」

    「你就那麼在乎缺的安危?般若殿下不要忘記,缺剛才可是毀掉了我們的大計。我不在乎張若塵、缺、閻無神的生死,只要殺死螭帝就行。」

    源非大聖手掌一抬,地面上,飛起無數文字將般若禁錮。

    很顯然,般若將缺帶在身邊,缺又毀掉了源非大聖的計劃,此事讓源非大聖十分氣惱,與般若產生隔閡。

    「虛字印。」

    在源非大聖的操控下,巨大的「虛」字,急速向下墜落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張若塵、閻無神、缺背後的神靈,皆是有些坐不住,萬一他們三人隕落,對任何一方而言,都是巨大的損失。

    「任何神靈,不得插手狩天之戰,這是規矩。」福祿神尊嚴厲的聲音,傳遍命運神殿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「虛」字印落下,撞擊在陰陽五行聖意上,掀起一道巨大的漣漪。

    平衡被打破,環繞張若塵的陰陽太極圖終於支撐不住,破碎而開,洶湧的力量,衝擊在四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「噗!」

    四人皆是吐血,向四個方向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閻無神都有至尊聖器護體,相對來說,傷得並不算太重。缺在第一時間,身體便是虛化,化解了大部分衝擊力,沒有傷到根本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強弩之末的螭帝,傷得最為嚴重,肉身幾乎盡毀,大片大片的地方,只剩下骨頭。

    就連身上的生命氣息,都在迅速下滑。

    誰都看得出,螭帝是真的不行了,只差最後一擊,就能取他的性命。這位萬死一生境大聖的生命,已走到終點。

    「唰!」

    「唰!」

    「唰!」

    張若塵、閻無神、缺顧不得身上的傷勢,爆發出最快速度,沖向螭帝。

    如此近的距離,以他們的速度,比施展空間挪移都要更快。施展空間挪移,是需要時間的。

    源非大聖也是咬緊牙齒,爭分奪秒的,操控「虛」字,向螭帝攻殺而去。

    螭帝知道自己今日必死,慘烈一笑,錚目瞪向張若塵,大吼一聲:「張若塵狗賊,即便本帝今日要死,也得拉你陪葬。」

    「嗷!」

    他再次化為本體螭獸,沖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螭獸的一雙巨大眼睛,看到從前方飛來的張若塵,沒有悲,沒有懼,能夠死在張若塵的手中,幫助女帝完成大業,已是最好的結局。

    「不要。」

    缺、閻無神、源非大聖,幾乎同時大吼。

    本來源非大聖凝成的虛字印,距離螭帝最近,眼看就要率先將他殺死。哪裏想到,螭帝在臨死之時,竟然想要與張若塵同歸於盡?

    近在眼前的勝利,又一次溜走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旦螭帝成功,與張若塵同歸於盡,那麼他的三千萬積分,會算到不死血族的身上。

    螭帝已在自爆聖源,想要使用精神力壓制,已經來不及。

    閻無神和缺強行讓自己停了下來,目光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隨後,急速遠遁,不想死在螭帝的自爆之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與螭帝對視了一眼,已明白他的所有情緒,隨即,大吼一聲,「想要在我面前自爆,哪有那麼容易?」

    「虛時間領域。」

    虛時間領域將螭獸的巨大身軀籠罩,在領域中,時間流速迅速變緩,近乎停止,為張若塵爭取到了剎那時間。

    「空間劍舞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身體四周,凝聚出三十六柄空間之劍將他包裹,撞擊在螭帝的眉心,穿透了進去。

    「嘭嘭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和三十六柄空間之劍,從螭獸的頭部,一直衝到尾部,渾身染血的飛了出來,手中抓着一顆晶瑩剔透的聖源。

    終究沒能自爆。

    螭獸悲鳴一聲,龐大的身軀,向下方墜落而去,生命氣息徹底消失。

    這一刻,整個天地一片靜寂,所有目光都落在張若塵身上。

    般若很想放聲痛哭,可是,終究克制住,因為她知道,螭帝沒有白死,一切都是值得的。換做是她,死在張若塵的劍下,心中絕不會悲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玉神樹外所在的宇宙星空中,戰鬥依舊還在爆發,各族大聖,都在獵殺四散逃遁的天奴。還剩下的大聖天奴,已不足百位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大聖軍團,趕了回來,加入進戰鬥中。

    「刺啦。」

    血屠使用五件君王聖器,將一位不朽境大聖天奴鎮殺,先是收取了他的聖源。緊接着,割下大聖之心,大聖之肺,大聖之腎……總之,大聖身上價值昂貴的東西,都被小心翼翼,分類裝了起來。

    最後,他將大聖屍體中一滴滴大聖血液,也全部收集到一隻玉瓶裏面,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他習慣性的,取出菱形鏡片,想要看看自己的積分數。

    「一百七十七萬,不錯,不錯,我這次狩天之戰,表現得實在太優秀,比一些百枷境大圓滿大聖都要優秀,肯定可以得到重點栽培。關鍵還是,繳獲了好幾件君王聖器,收集到了大量聖源和聖血、聖心、聖腎……應該可以賣出不菲的價格,足夠支撐我修鍊到百枷大圓滿。可惜……」

    想到被張若塵搶走了八件君王聖器,血屠便是難受至極。

    天下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?

    「不就是欠了他一件至尊聖器,而且,還是被他搶走的至尊聖器,至於隨時追着我要債嗎?等我修鍊到百枷境大圓滿,一定要報仇。還想要債,等打過我再說。咦……」

    忽的,血屠瞪大雙眼,震驚的看着菱形鏡片,猶如見鬼了一般。

    怎麼不死血族的積分,突然一下增加了三千萬?

    達到一億二千萬。

    「螭帝!一定是螭帝被殺死了,那可是萬死一生境的大聖,誰能殺得了他?」

    血屠的腦海中,浮現出張若塵的身影,於是,迅速查看張若塵的積分數。

    片刻后,再次怔住。

    「果然!果然……厲害啊,他居然將萬死一生境的大聖都殺死,怎麼可能變態得如此厲害?」血屠念出這一句后,輕輕拂了拂胸口,自言自語的道:「膨脹了,剛才我太膨脹了,低調,一定要低調。」

    隨後,他立即將五件君王聖器,全部藏起來。

    漸漸的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、骨族、冥族、閻羅族……,十族修士都相繼看到了積分變化,有人欣喜激動,有人沉默不語,有人搖頭嘆息。

    「閻羅族……終究還是被擊敗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們都是罪人,我們丟掉了至高一族的榮譽。」

    沖向白玉神樹的閻羅族大聖,氣勢低迷到了極點,彷彿狩天之戰已經提前結束。接下來,就算將其餘大聖天奴全部殺死,積分也無法超越不死血族。

    敗局已定。

    殺死螭帝后,張若塵強行壓制下去的傷勢,終於爆發出來,身上出現一道道裂痕,彷彿身體要爆碎一般。

    陰陽五行聖意蘊含的力量,在體內亂竄,將血脈、經脈、聖脈紛紛沖碎。

    他只能憑藉神木之心蘊含的生命之氣,不斷將肉身修復,但是,鮮血依舊不斷從皮膚中溢出。

    所有閻羅族修士都失去戰鬥意志,可是閻無神沒有放棄,取出菱形鏡片,看了上面的積分數,隨後,目光死死盯着張若塵,道:「不,閻羅族還沒有敗,依舊還有機會。」

    緊接着,他揚聲問道:「般若殿下,不死血族剩餘的族人,是不是都在張若塵身上?幫我推算一次,算閻羅族欠你一個人情。」

    這個人情,是整個閻羅族欠的,不是閻無神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只要她幫了這個忙,在關鍵時刻,閻羅族將會支持她做命運神女。

    般若沒有選擇的。

    她的競爭對手,只剩下風后。

    擊敗不死血族,符合她的利益。

    若是不答應下來,那麼,誰都看得出她是在偏幫張若塵和不死血族,深究下去,整個狩天戰場上發生的事,都會聯繫到她和張若塵身上。

    般若撐起真我之門,調動命運規則,推算了起來。

    缺臉色冰冷,道:「張若塵,將帝品聖意丹和一枚准帝品聖意丹給我,我現在就退出狩天戰場,不再插手不死血族和閻羅族的爭鬥。」

    這句話,帶有濃烈的威脅意味。

    源非大聖道:「我要一件至尊聖器和一枚准帝品聖意丹,十萬枚神石,只要你答應這個條件,死族也不再插手,你們之間的爭鬥。十萬枚神石你可以先欠著,狩天之戰後再給,但是,必須以血絕戰神和血后的名義立誓。」

    就算不死血族的積分砍半,死族也無法超越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不如趁火打劫,謀奪一筆利益。

    源非大聖相信受了重傷的張若塵,肯定會選擇妥協,任他們宰割,否則,各大勢力聯手,他張若塵休想活着離開。

    而且,不死血族的積分,還得砍半。

    源非大聖隱隱有些後悔,覺得自己要的太少,應該提出更苛刻的條件。

    張若塵暫時壓制住體內混亂的聖意力量,長笑一聲:「我乃時空傳人,天上地下何處去不得,就憑你們也想宰割我?」

    「唰——」

    化為一道金芒,張若塵猛然沖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給我留下。」

    源非大聖操控「虛」字印,向張若塵鎮壓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想陷入包圍,於是撐起七星鬼蓮,懸浮在頭頂上方。蓮花綻放出陰寒刺骨的黑色光華,萬千厲鬼的虛影顯化出來,將「虛」字印擋住了片刻。

    趁此機會,張若塵出乎所有人意料,飛向《虛實字卷》,大喝:「你想要至尊聖器,我現在就給你一件。」

    紫金葫蘆出現到了張若塵手中。

    「趕緊,趕緊激發《虛實字卷》的防禦銘紋,結實字印。」

    源非大聖見張若塵越飛越近,以為他要激發至尊聖器發動攻擊,於是,立即收回操控虛字印的力量,轉而激發出《虛實字卷》蘊含的另一個力量。

    實字印。

    轉攻擊,為防禦。

    一個個「實」字,在字卷的邊緣升起,排列成一篇經文。

    但,張若塵速度何等之快,就在虛實之交的時候,闖入進字卷中,眨眼間,出現到源非大聖的面前。

    「嘭嘭!」

    一連十三掌打出。

    將龍象般若掌從第一掌,打到了第十三掌,全部都落在源非大聖身上。

    源非大聖一連飛出去十三次,全身骨頭幾乎盡碎,化為一團血泥,也不知是生是死。

    「大膽!」

    一道道死族大聖的聲音響起,他們怒不可遏,紛紛施展死亡念力,要抹殺張若塵的聖魂和精神。

    但,張若塵已是脫身而去,飛到了《虛實字卷》的數十里之外。

    源非大聖被打趴下之後,《虛實字卷》的實字印已然消散,當然阻擋不住張若塵離開。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。

    一位死族大聖,忽的驚呼一聲:「不好,般若殿下被張若塵抓走了!」

    「是被收進了紫金葫蘆,張若塵這個禽獸啊,在這等兇險的時刻,還敢搶人。」

    「趕緊追上去,留住他,別忘了被他抓住的閻折仙,張若塵什麼事都做得出來,遲則生變。」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