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夏族在冰王星的東二界域,有一座古城堡,歷史悠久,佔地數千畝,城堡外是一片廣闊的林場,長滿血紅色的樹。

    夜幕降臨,夏瑜站在城堡最高建築的頂層,手持一隻尺長的青銅筆,在兩丈長的玉質桌面上,認真的書寫着什麼。

    城堡的堡主,夏丘陵,乃是一位聖王境的強者,站在門外,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,道:“皇主,你吩咐要查的事,已有了眉目。”

    “進來吧!”

    夏丘陵推門走了進去,目光不敢直視前方那位絕色麗人,從衣袖中,取出一隻散發着血光的蝴蝶。

    蝴蝶的身體,呈半透明,撲扇着翅膀,向瑜皇飛去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蝴蝶撞在夏瑜的手腕上,化爲一粒粒光點,融入進去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知曉,退下去吧!”

    瑜皇提起手中的青銅筆,筆尖向夏丘陵一揮,頓時,一道強勁的精神力,如刀劍一般,斬入他的意識海,將他的部分記憶抹去。

    這時,古色古香的房間中,燭光猛烈晃動。

    一道厚重厲狠的聲音,在城堡中響起:“不知瑜皇是在查什麼事,在下好奇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人?”

    “誰的聲音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狂風驟起。

    強大無匹的聖威,忽的籠罩整座大夏古堡。

    所有聖境修士皆是駭然,被壓得跪伏到了地上,渾身懾懾發抖,最後,全身趴了下去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沒有進入聖境的生靈,無論是夏族的族人,還是僕奴,身體盡數被壓得爆碎,化爲一團團血霧。

    慘叫聲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濃烈的血腥氣,在城堡中瀰漫。

    即便是修爲達到聖王境界的夏丘陵,也都跪在地上,無法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敵人,絕對是千問境以上的大聖。夏族什麼時候,招惹瞭如此大敵?”夏丘陵心中惶恐不安,只感覺死亡在不斷靠近。

    瑜皇處變不驚,手中依舊持着筆,道:“菲爾天丁,我夏族與你無冤無仇,你這是意欲何爲?”

    菲爾天丁站在古堡外的草地上,釋放出道域,數之不盡的聖道規則飛出去,籠罩住方圓千里之地。其中一部分規則,凝聚爲成千上萬尊羅剎形態的聖軍。

    在他的道域中,可以掩蓋一切戰鬥波動。

    菲爾天丁沉笑一聲,凌空邁出一步,似穿過一層紙一般,穿透古堡的防禦陣法。轟的一聲,撞破牆壁,他進入到房間中,站到瑜皇的對面。

    夏丘陵被菲爾天丁身上逸散出來的邪剎之氣,衝撞得飛了出去,化爲一團捲縮的血泥。

    菲爾天丁從上到下打量着瑜皇那近乎完美的嬌//軀,精緻而又冷冽的面容,高挑而又豐腴的身材,肌膚白的超乎尋常,冰霜美人一般的氣質中,卻又帶有不死血族與生俱來的邪媚。

    “哈哈!難怪能夠成爲張若塵的姘頭,的確不愧是血天部族的第一美女。”他笑道。

    瑜皇的眼神寒到極點:“你再胡說八道一句,信不信我吸乾你的血?”

    “年紀不大,脾氣倒是很大。哏哏,以你百枷境的修爲,最好還是斷了與本座交手的念頭,否則打爛了你的臉,就不美了!跟我走吧,有一位大人物,想要見你一面。”

    菲爾天丁臉上,始終帶着戲謔的笑容,根本沒將瑜皇放在眼裏。

    以他千問境巔峯的修爲,也的確有這個底氣。

    雖說,夏瑜在狩天戰場上,和千問境的天奴交過手,可是,那些天奴都被封印了精神力,手中也沒有利害的戰兵,戰力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菲爾天丁並非輕狂之輩,而是認真分析過瑜皇在狩天戰場上的表現。

    她的戰力,滿打滿算也就只能與千問境中期的大聖抗衡。

    如今瑜皇又被困在了他的道域中,可以說他單手就能將其鎮壓。

    當然,如果瑜皇拼命,燃燒聖血和施展禁術,一心想逃,他就算修爲遠勝瑜皇,想要將她擒下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就像當初閻皇圖,對付拼命狀態下的瑜皇,也都頗爲吃力。

    菲爾天丁更怕的是,瑜皇是一個不怕死的女人,真將她逼急,她會自爆聖源。如果那樣,必定是兩敗俱亡的結局。

    所以,最好的結果是,瑜皇還不知道他的目的,自願隨他去見白卿兒。

    能不拼命,誰又願意拼命呢?

    瑜皇道:“大人物?你說的是哪位大人物?你們菲爾家族的神靈嗎?”

    “去了,你自然會知道她是誰。”

    瑜皇爭鋒相對,道:“如果本皇不去呢?”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菲爾天丁將君王聖器“金玉雲翅槊”喚了出來,提在手中,戰氣化爲了一片邪剎聖雲,懸在古堡上空,以威脅的語氣,道:“不去,這古堡中的所有夏族修士,全部都得死。而你,卻只能眼睜睜的看着,無法阻止。”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一尊尊由聖道規則凝聚而成的聖軍,衝入進城堡,他們手持長槊,將夏族的修士踩壓在腳下,隨時取他們的性命。

    所有聖軍,都是菲爾天丁道域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瑜皇身上的寒氣,令房間中,結出一根根尖銳的冰柱,道:“閣下如此做法,難道不怕我自爆聖源,與你同歸於盡?”

    “本座只是來請客,並不想拼命。再說,我們相距只有不到四丈的距離,你覺得,你有自爆聖源的機會嗎?”菲爾天丁道。

    “本皇早就想要見識一下,千問境巔峯的大聖,到底有多強?你若是能夠一擊擊敗本皇,本皇絕不反抗,立即與你去見那位大人物。如果你做不到,最好給我滾出城堡。”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瑜皇的背上八隻銀翼展開,銀光如刀刃,撕碎城堡的頂部,光芒照亮昏暗的天地。

    菲爾天丁相當果決,手中的金玉雲翅槊如同閃電一般,直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空氣被刺得爆響。

    空間隨着槊鋒的軌跡,出現一道道細小的裂痕。

    頃刻間,槊鋒已至瑜皇的身前。

    瑜皇站在原地,手掌在身前的玉質桌案上一拍,“嘭”的一聲,兩丈長的桌案直立而起,如同一面盾牌,擋在了身前。

    “一張桌子,就想擋在本座的槊鋒?”

    菲爾天丁的腦海中,剛剛生出這道念頭,立即感到不妙。

    只見,平平無奇的桌面,忽的浮現出密密麻麻的血紅色符紋,竟是化爲一張聖道殺生大符,在擋住金云云翅槊的同時,符中涌出密密麻麻的攻擊力量。

    “不好,她早有準備,是故意誘我攻擊。”

    菲爾天丁臉色猛變,連忙改攻爲守,將金云云翅槊一橫,擋在身前,形成一道光幕,與符紋的力量對抗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菲爾天丁倒飛出去,身體撞在古城外的大地上,犁出一道長長的溝壑。

    他渾身焦黑,皮開肉綻。

    “夏瑜爲何會準備了攻擊大符?難道她早就知道,我會來擒她?不,不可能走漏消息,應該是巧合。哼!沒想到,這個小丫頭如此謹慎。”

    菲爾天丁眼神獰然,緩緩的站起身。

    剛纔是他太大意,否則,就算瑜皇準備了符籙,也休想傷到他。

    數個境界的差距,豈是那麼容易可以越階挑戰?

    瑜皇走到城堡斷裂了的高臺上,俯看下方的菲爾天丁,道:“你輸了!”

    菲爾天丁怎麼可能就此罷休,道:“小丫頭就是小丫頭,居然和我談論輸贏。剛纔,若非我小瞧了你,你哪有機會擊退我?”

    瑜皇輕輕搖頭,道:“菲爾天丁啊,你還真是不知死活。你可知道,闖我夏族的城堡,已是死罪。讓你滾,是給你活命的機會,既然你偏要求死,本皇便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菲爾天丁彷彿聽到了世間最好笑的笑話,總覺得瑜皇搶了他的臺詞。

    瑜皇兩隻雪白晶瑩的手一合,手指結印,強大的精神力釋放而出,頓時,身下的城堡,與城堡外千里的地域,浮現出數之不盡的陣法銘紋,宛如血紅色蛛網一般交織。

    夏族在這座城堡經營了何止萬年,佈置的陣法不計其數。

    若不是瑜皇有意放菲爾天丁進入,他哪有那麼容易闖得進城堡中?

    要知道,瑜皇自己就是一位厲害的陣法地師,能夠佈置九品陣法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古堡四周的地底,衝出一座又一座石峯,將此地化爲牢籠。

    菲爾天丁再也笑不出來了,臉上陰雲密佈,心中可以肯定,瑜皇早就知道他會來,是故意放他進入陣法中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如何知道本座會來這裏?”菲爾天丁沉聲問道。

    瑜皇左手攤開,七星鬼蓮出現在掌心。

    鬼蓮的至尊銘紋,和天地間的陣法銘紋連接在一起,綻放出陰暗的幽光。

    菲爾天丁的眼皮再次跳了跳,意識到,僅憑他一人,或許擊敗瑜皇不難,但是,想要活擒她,卻是難如登天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居然還是將至尊聖器七星鬼蓮給了她,以至尊聖器和陣法的力量,這夏瑜不容小覷。”

    菲爾天丁忽的哈哈大笑一聲:“夏族的那些聖境修士的性命,可都掌握在我的手中。你確定要與我鬥嗎?”

    瑜皇搖了搖頭,道:“菲爾天丁,你的修爲雖然強大,可是精神力卻弱了我太多。竟然連幻陣都看不出來,你讓我很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幻陣?”

    菲爾天丁咬緊牙齒,目光向城堡中瞪去。

    只見,那些被聖軍鎮壓的夏族修士,一個個都化爲沙粒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可惡,本座定要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。”

    菲爾天丁受不了被一個不到千歲的小丫頭耍得團團轉的恥辱,大吼一聲:“聖御千軍。”

    由聖道規則凝聚而成的聖軍,爆發出煌煌戰威,前赴後繼的向瑜皇衝去。

    “嘭!嘭!嘭……”

    瑜皇引動陣法的力量,劈落下一道有一道雷電,將聖軍劈得爆碎,重新變成一道道遊離的規則。

    “**戮天。”

    菲爾天丁舉起金玉雲翅槊,金雲之光璀璨奪目,照耀千里,甚至將陣法中的數座石峯沖垮,化爲碎石墜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菲爾天丁十翼展開,爆發出極致速度,沖天而起,隨後,以蓋壓天地的威勢,將金玉雲翅槊劈下。

    槊,還沒有落下,下方的城堡,已是出現密集的裂痕。

    大地向下沉陷。

    “千問境巔峯的修士,果然不是我現在可以抗衡。”

    瑜皇心知自己無論如何都接不住菲爾天丁全力以赴爆發出來的一擊,於是,調動全身力量,注入七星鬼蓮。

    七星鬼蓮旋轉,變得宮殿那麼巨大,釋放出滂湃的至尊之力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金玉雲翅槊劈在七星鬼蓮上,槊身晃動,被至尊之力衝擊得發出“噼啪”之聲,彷彿要斷裂一般。

    鬼蓮下方的城堡,瞬間崩塌。

    瑜皇和菲爾天丁的修爲,終究是差距太大,沒能擋住這一擊,身體如同氣球一般爆開,七星鬼蓮則是被金玉雲翅槊劈得沉入地底。

    菲爾天丁手持多了一道裂痕的金玉雲翅槊,落到地面,嘴裏發出一道狂笑:“區區百枷境的大聖,竟然以爲憑藉一件至尊聖器,就能與本座抗衡,死有餘辜。”

    雖然殺死了瑜皇,無法回去向白卿兒交代,可是,能夠奪到一件至尊聖器,同樣是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甚至,菲爾天丁還有將七星鬼蓮佔爲己有的想法。

    菲爾天丁凝聚出一隻邪剎之氣大手,將地底的七星鬼蓮收了起來,剛剛浮現出笑意。驀地,臉色大變,彷彿手中並不是至尊聖器,而是某種毒物一般,急欲將其扔開。

    “遲了!”

    本是已經探查不到生命氣息的瑜皇,忽然,從七星鬼蓮中衝出,玉手結成掌印。掌心涌出九幽噬魂炎,重重的擊在菲爾天丁胸口。

    菲爾天丁極其了得,體內爆發出紫色光華,僅憑肉身與瑜皇的掌力對抗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菲爾天丁再次飛了出去,如同炮彈一般,撞擊在一座石峯上,鑲嵌進了陣法銘紋中。

    一道道陣法銘紋,扭纏成鎖鏈,將他全身縛住。

    “給我破。”

    菲爾天丁身軀膨脹,將一根根鎖鏈掙斷,從石峯上飛落下來。

    瑜皇臉色變了變,這個菲爾天丁太厲害了,硬扛她一掌,竟然只是受了一些輕傷。

    菲爾天丁將侵入體內的九幽噬魂炎一縷縷逼出,冰凍的胸口逐漸融化,一步步走向瑜皇,身上氣勢越來越強,道:“我很後悔,當初沒有聽師尊的話,多花時間修煉精神力。沒想到,今日因爲精神力的弱點,竟然被你處處佔據先機。可是,接下來,你不會再有機會了!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瑜皇的目光,向遠處瞥去。

    菲爾天丁也生出感應,有修士闖入他的道域,眼睛斜瞥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在一道道陣法銘紋中,手持木杖,青衣飄飄。在他左右兩側,分別跟着身高一丈,長有六條手臂,手持玄黃聖槍的石皇。

    還有身形高瘦,鋒芒畢露的劍皇。

    “二位,這次你們可以全力以赴出手,助瑜皇一起,速戰速決,將菲爾天丁拿下。我要活的!”張若塵聲音嘶啞的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