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冰王星很大,大得不像是一顆星球,置身其中,彷彿無邊無際。就像崑崙界,張若塵從未走到過它的邊際,至今不知道蠻荒秘境有多廣?海域有多深遠?

    冰王星這顆被冰雪覆蓋的星球,同樣給他這樣的感覺。

    只有一個人的時候,纔會思考天地的大小,從而知曉自己多麼渺小。

    一個男人在思考天地大小和宇宙廣闊的時候,顯然很孤獨。

    內心很孤獨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地獄界的時間已經不短,認識了不少修士,可是他總是會感覺到孤獨,彷彿嘴巴不是自己的,說出來的話,很少有一句是真的。

    因爲身邊沒有可以傾吐真話的人。

    有時候,身體彷彿也不是自己的,做的很多事,他都感到厭惡,甚至厭惡現在的自己。可是,那些事,卻又不得不去做。

    生活在地獄界,看似風光,他卻感覺壓抑。

    不過,在得知木靈希消息的那一刻,張若塵那顆沉寂、冰冷、孤獨的心,突然變得興奮,迫不及待想要見到她,將她擁在懷中,細細講述心中的苦楚、無奈,和難受,將自己最脆弱的一面暴露也無妨。

    因爲,那個女子,就像冬日裡的陽光,冰雪中紅梅,黑暗中的星辰,能夠撫平他心中的傷,是他療養心緒的港灣。

    在她面前,張若塵沒有什麼話,不可以說。

    沒有什麼心事,需要隱藏。

    木靈希一定是世界上,最理解他的人,會毫無懷疑的支持他的任何決定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現在心魔叢生,拿捏不準所做之事對錯的時候,需要有一個人在身邊,給他肯定,讓他堅定自己的做法。告訴他,他沒有錯。

    沒有人是永遠堅強的,只是將脆弱,藏在了不爲人知的地方。

    張若塵已不是曾經那個陽光燦爛,善良而又純粹的少年,早已在天庭、地獄、崑崙界的種種紛爭中,變得複雜,變得不擇手段,變得可以下手殺死自己曾經的好友。甚至有一天,他可能會失去本心,墮入邪道,變成食人鮮血的血族惡魔。

    那時,或許只有木靈希,可以將他喚醒,讓他記起十六歲那年的夏天,他們曾一起在西院習武,曾意氣風發,曾快意恩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冰王星,一共有十七座界域,東、南、西、北各四座。

    還有中心的“冰皇界域”。

    每一座界域的長寬,都有數百萬裡到上千萬裡不等。

    因爲要隱藏身份,收斂氣息,無法全力以赴趕路。張若塵從東二界域,到西一界域,整整走了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到達梧桐聖山下的時候,已是第四天的黃昏。

    冰王星是有太陽的,而且有兩輪,只不過離得太遠,熱量太低,而且星球常年寒霧瀰漫,所以,很難見到陽光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,晚霞卻格外美麗,將天邊染紅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張若塵悄聲無息的穿過聖山的陣法,潛入了進去。

    聖山的地底,有聖脈流淌而過。

    山中天地聖氣濃郁,奇花異草隨處可見,花瓣和草葉封在冰晶中,顯得格外晶瑩美麗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,不知不覺變得忐忑,擔心瑜皇的消息有誤。又擔心,自己太過自信,自己在地獄界的所作所爲,很可能已經惹得木靈希厭惡。

    穿過一片松原,前方出現一片類似崑崙界風格的古建築。

    在一座亭樓上,他看到了木靈希婉約而又動人的身影,眉心有一道紅色的鳳凰印記,肌膚白如瓷器,身上聖霧繚繞,像是一幅美人圖,掛在冰雪和古樓之間。

    依舊那麼美麗,如同鳳凰仙子,冰雪精靈。

    她在亭樓上,來回踱步,像是在思考什麼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張若塵的心,忽然變得平靜,前所未有的平靜,彷彿世間已沒有什麼爭端,也不用去面對猊宣氏和白卿兒這樣的敵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影,從空氣中顯現出來,站在雪地上,深情的輕喚一聲:“靈希!”

    亭樓上,木靈希旋即望向了他,眸中充滿又驚又喜的神色,還未等她開口,張若塵已是出現到她身前,展開一雙寬闊的手臂,將她緊緊涌入懷中,似要將她揉碎,與自己身體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感受着她身上的溫度和柔軟,張若塵心中有一瞬間,爲之貪戀,覺得今後沒必要再去爭什麼,也沒必要再去做危險的事,只想帶着木靈希,就此離開地獄界,也不要回天庭和崑崙界,乘坐一艘聖船,向宇宙的邊緣飄搖。

    兩人可以坐在船頭,看遍宇宙中的光怪陸離,星海燦爛,何嘗不是神仙一般的日子?

    可惜,他還有很多事沒有做,還有很多人放不下,註定不能一走了之,更加不能逃避。否則,蠻劍大聖豈不是白死了?答應過女帝,要助她營救殞神島主,也還沒有做到。

    還有池瑤和般若,她們的心中,怕是會更加瞧不起他,覺得他是一個只會逃避的懦夫。

    即便只是爲了爭一口氣,他也要等到,擊敗池瑤之後,再退出這令人厭惡的恩恩怨怨。

    木靈希的俏臉,緊靠張若塵的胸口,最開始還略微掙扎了一下,可是,見張若塵抱得太緊,嘴裡還說着一句句思念的情話,頓時也就不掙扎了!

    只不過,她那張雪白的臉蛋,卻變得羞紅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這個禽獸,放開那個女孩!”

    一隻大鳥氣急敗壞的,從遠處飛來,掀起一片片巴掌大小的雪花,衝向亭樓上的張若塵,一副要將他撕碎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你走開,別打擾我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隻手抱着木靈希,看也不看它,衣袖一揮,打出一道空間衝擊波。

    出乎張若塵預料,那隻貓頭鷹一般的大鳥,竟是不閃不避,一爪撕碎空間衝擊波。另一爪,向他右肩抓了過去。

    一雙圓溜溜的眼睛中,盡是怒火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想到小黑的能耐竟然變得如此之大,於是,抱着木靈希,施展出空間挪移,消失在了亭樓上。

    二人在一座雪崖上的洞穴中,重新顯現出身形。

    張若塵深情的凝望着木靈希,雙手捧着她雪白晶瑩的俏臉,目光柔情,道:“不用管它,今天,我只想和你待在一起,誰都不能打擾我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正要親吻下去,可是,盯着她那雙閃撲的雙眸,忽然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。

    這雙眼睛……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給本皇出來,放開雪兒。”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山洞中,地動山搖,碎石滾落。

    小黑碩大的身軀,擠了進去,看到張若塵已經放開了木靈希,纔是長長鬆了一口氣。它的翅膀一揮,一道強大的精神力涌了過去,衝擊在木靈希的身上。

    頓時,木靈希的身形和容貌大變。

    眼前,依舊是一位亭亭玉立的絕美女子,看起來非常年輕,身上有着少女一般的清純和秀麗,彷彿是世間最乾淨的清泉,不染人間塵埃。

    正是張若塵的唯一的弟子,寒雪。

    剛纔張若塵想要吻下去的時候,便是發現了端倪,因此,倒也沒有驚訝,不過,卻很尷尬,還有一些茫然。

    “厲害啊,小黑,你現在的精神力,竟然強大到可以瞞過我的感知的地步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防範着張若塵,就像是一隻母雞在保護小雞一般,擋到寒雪的身前,很不客氣又有一些嘚瑟,道:“淫賊,你還不知道吧,本皇本來就是一等一的強者,有屠天殺地之能。只不過,是被神龍日月混沌塔擊中,有神器殘勁遺留在體內,一直無法化解,才發揮不出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來到地獄界,女帝親自出手,幫我化解了神器殘勁。本皇現在,神境之下吊打一切不服,你想不想試試?”

    張若塵冷聲道:“你先給我解釋,爲什麼將寒雪變化成靈希的模樣?靈希她在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小黑瞪大雙眼,氣勢十足,道:“你還知道關心木丫頭?本皇以爲,你在地獄界做神子很過癮呢,身邊既有《九仙美人圖》上的仙子侍寢,又有血天部族第一美女相陪,還讓閻羅族的天之驕女懷了孩子,又有神尊賜婚,娶了羅剎族的公主。你現在已經陷入溫柔鄉中了吧?神子就是不一樣,就是可以爲所欲爲。如果我是木丫頭,還會去找你纔是怪事。”

    寒雪扯了扯它的翅膀。

    “別拉着本皇,本皇還沒有罵夠。”

    小黑繼續道:“你看你現在是什麼樣子,到底是人,還是不死血族?若不是你身上還有曾經的氣息,你站在我面前,我都不敢認。好重的血腥氣啊,在地獄界,殺過很多人類吧?吃過沒有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辯解,默然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如果說,木靈希是他現在最在乎的女子,那麼小黑必定是他最親密的朋友。他們之間經歷了太多,別的任何修士,都無法與之相比。

    正是小黑也知道他們之間的友誼很深,所以纔敢如此肆無忌憚的罵。

    或許,它正在等張若塵解釋,和罵回去,反駁它。

    小黑罵得氣喘吁吁之後,終於停了下來,最後說道:“說吧,本皇有沒有冤枉你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解釋,而是問道:“女帝在冰王星?我要見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想見女帝?女帝見到你,肯定一巴掌拍死你。你以爲,每一個修士,都像本皇這麼好說話?還給你開口解釋的機會?實話告訴你,你現在已經被評爲,本元會的第一鉅奸,想殺你的人,可以圍繞冰王星排一圈。”小黑憤然的道。

    寒雪終於越過小黑的翅膀,走上前去,道:“師尊,我變化成靈希姑娘的模樣,其實是希望儘早見到你。畢竟,我們去血天部族翼世界和命運神域都太危險,只能在這裡等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瞬間明白是怎麼回事了,無論是小黑襲擊血絕家族的產業,還是寒雪變化成木靈希的模樣,其實目的,都是引他來到冰王星。

    要不然,夏瑜派遣出去的修士,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在梧桐聖山中發現“木靈希”的身影?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靈希到底在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寒雪道:“靈希姑娘消失在崑崙界後,小黑就斷言,她肯定是去地獄界找你了!但,她對地獄界一無所知,去找你,必定危險至極。所以,來到地獄界後,我調動了無間閣的力量,尋找過她。”

    “有結果嗎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寒雪搖了搖頭,道:“靈希姑娘應該是變化過容貌,甚至有可能,化身成了屍族或者死族。無間閣根據種種線索,只找到了一位疑是她的修士,最後出現的地方是在百族王城。”

    “我現在就是百族王城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寒雪連忙又道:“現在去了也沒用。”

    “爲什麼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寒雪道:“因爲,那位疑是靈希姑娘的修士,已經被天羅神國皇族的修士接走。”

    “天羅神國皇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腦海中,瞬間浮現出羅乷的身影。

    沒錯了!?

    一定是羅乷。

    知道木靈希來到地獄界的修士少之又少,恰好羅乷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憑天羅神國的能量,在地獄界,真想找一個修士,絕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就算木靈希掩蓋了氣息,變化了容貌,可是,有些東西卻無法改變。比如,出發的地方一定是崑崙界,冰凰的氣息也無法完全隱藏,修爲境界也變不了。

    只要天羅神國放出一句話,那些暗勢力怎麼都要給面子的。

    木靈希一旦偷渡,就會暴露行跡。

    “羅乷,你到底要幹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不放心,畢竟羅乷也是女人。

    是女人,心眼就不會大,怎麼可能容得下另一個女人?

    正在張若塵打算趕去天羅神國的時候,一道傳訊光符,從天外飛來,懸浮到了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在冰王星,居然有人傳訊給他?

    須知,要傳訊,若是沒有空間座標,至少也得掌握有被傳訊修士的一縷氣息,融入光符,才能精準的傳到他的身邊。

    打開光符一看,落款竟然是——閻寒衣

    教授羅乷和羅生天流光之道的那位老師。

    他居然也來到了冰王星。

    符籙的內容:“代公主殿下轉告,靈希姑娘在天羅神宮皇宮一切安好,夫君莫要擔心,待到你來天羅神國迎娶我時,你們自然可以相見。”

    看到傳訊光符的內容,張若塵心情複雜至極,又好奇不已,羅乷明明在天羅神國,顯然是在閉關,爲何卻能猜到他來了冰王星?

    他爲了悄然來到冰王星,明明做了很多佈置。

    現在看來,他所做的一切,在一些聰慧絕頂的修士眼中,都太刻意,反而暴露了行蹤。

    最開始,張若塵只害怕神靈,擔心神靈無所不知。

    現在看來,神靈反而不是最可怕的。畢竟,沒有任何一個神靈,會花心思,千方百計的研究一個大聖的行跡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