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怎麼會是我?」

    閻無神低念了一聲,隨即顯得無所謂,邁步走出去。

    他修鍊的道,註定一生無欲無情,伴侶可有可無。不過,既然是神尊賜婚,那麼必有深意,自然是要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況且,他對般若,印象不差。

    心中震動最大的,莫過於般若和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任何錶情變化,可是,一雙瞳孔卻快速收縮了一下,呼吸也停止一瞬。但是很快,一切又恢復正常。

    般若比張若塵的表現,明顯得多,猛然抬起頭,以難以置信的神情,望向福祿神尊的神影。

    震驚的修士實在太多,就連一些神靈都為之詫異,因此倒也沒有人注意到她明顯有些不對勁的神情。

    遙遠處,璇璣劍聖心頭咯噔一聲,臉色大變,道:「糟了,福祿神尊怎麼會來這一出?」

    千骨女帝道:「你在擔心什麼?」

    般若和張若塵都是璇璣劍聖的弟子,對二人的性格,他多少有些了解。

    他道:「天下最難過的關,乃是情關。女帝應該知道,張若塵是一個信守承諾之人,答應下來的事,即便再難,都會拼盡一切去做到。」

    「此話,倒是不假。」千骨女帝道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道:「昔日,張若塵向黃煙塵提親之時,曾說過一句話。我對師姐的情誼,三生三世三轉輪迴亦不變。或許因為曾經的種種,二人已經形同陌路,恩斷義絕,可是張若塵心中的情,絕對未變。」

    千骨女帝道:「你擔心張若塵會剋制不住自己,阻止福祿神尊賜婚?」

    「我不知道他會怎麼做,可是,他一定會做些什麼。」

    緊接著,璇璣劍聖又道:「我更擔心的是般若,她的性格,比張若塵更加執拗,用情比張若塵更深。」

    千骨女帝道:「福祿神尊給張若塵賜婚,從某種意義上而言,乃是想要使用姻親這一層關係,將張若塵留在地獄界,讓他與地獄界的關係,變得更加緊密。所以,張若塵絕對不能拒絕,一旦拒絕,肯定惹來非議,遭到攻訐。」

    「般若修鍊出真我之門,卻沒有成為命運神殿的神女,已經是非常危險。福祿神尊賜婚,從某種意義上而言,乃是想要保護她。若是她拒絕,就是不識時務,只會加速自己的死亡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,她根本不懼怕死亡。」璇璣劍聖道。

    神尊賜婚,尋常修士不敢議論,可是卻有神靈發出輕哼聲:「命運神殿這是想提前將兩個元會級天驕,都收服啊!」

    此神,出自黑暗神殿,可是這話也只在自己的神境世界才敢說。

    般若代表的是命運神殿,羅莎的母后更是昔日的命運神女,二女與命運神殿都牽扯極深,將她們賜婚給閻無神和張若塵,的確是有收服拉攏之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躊躇了片刻,般若臉色恢復平靜,走到閻無神的身旁。

    福祿神尊道:「本尊有意給你們二人賜婚,你們可願意?」

    「我願意。」

    閻無神說完,不禁向般若看了過去,卻詫異的發現她表情頗為異樣,輪廓分明的臉,冷得如化不開的冰山,沒有一絲一毫的喜悅,反而充滿了抗拒。

    「怎麼會是這樣的神情,難道她想拒婚?」

    這個念頭生出,閻無神臉色變得凝重而又難看。

    在他看來,般若是聰明至極的女子,不應該做出這麼失智的事。再說,他閻無神哪一點差了,不知多少地獄界的女子想要嫁給他,卻沒有機會。

    如果般若真的開口拒絕,很快閻無神和福祿神尊都會淪為無數修士口中的笑話。

    或許地獄界修士,不敢妄自笑話神尊。可是,天庭界的修士呢?

    閻無神或許不會在乎被般若羞辱。可是,閻羅族也不在乎嗎?

    見般若久久沒有開口答應,氣氛逐漸變得凝重,不僅塢金廣場上的修士臉色驚變,就連命運神殿中的諸神也都露出嚴肅的神色。

    修為境界高深的黑袍大祭司,已是嚇得臉色慘白,向般若傳音:「神尊賜婚,何等殊榮,還不立即叩拜謝恩?」

    般若沒有為之所動。

    天地間的氣氛,變得越來越沉重,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,寂靜無比。

    福祿神尊似乎很有耐心,一直沒有催促,只是在靜靜的等待。

    風后眸中含笑,靜等般若自取死路。

    羅乷也忍不住向般若望去,實在難以理解,她為何會這麼抗拒神尊的賜婚?

    難道是因為沒能成為命運神女,心存不滿?

    不應該啊!

    般若不應該是這樣一個目光短淺的女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看般若,可是心中卻有一種莫名的感覺,彷彿般若是在等他表態,又彷彿是在等他去保護她。

    忽的,張若塵長長吐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因為太寂靜,連呼氣的聲音,都顯得格外清晰,將不少修士的目光吸引過去。

    「神尊賜婚,無上光榮,我必一生一世守護羅乷,絕不負她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揚聲說出這一句,隨即,在一雙雙眼睛的注視下,展臂將羅乷擁住,在她瑩白的額頭上親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羅生天雙眼瞪得如銅鈴,咬牙切齒,覺得張若塵簡直無法無天了,居然當著這麼多修士的面,輕薄自己的妹妹。

    羅乷只是最初的時候,有些茫然失措,很快便是嘴角微翹,低下了螓首,極度甜蜜幸福的樣子。

    只要是聰明人,都能看出,張若塵此舉是為打破壓抑的氣氛,也是在提醒般若,不可違逆福祿神尊的賜婚。

    畢竟,這關乎福祿神尊的臉面,命運神殿的臉面,閻羅族的臉面,甚至是地獄界的臉面。

    般若明白了張若塵的心意,有一種萬念俱灰之感,眼中的冰冷終於融化,道:「多謝神尊賜婚,般若感激不盡。」

    隨即她跪叩到地上,鼻尖貼地,無人可以看到她此時此刻的表情。

    福祿神尊的神影,終於散去。

    黑袍大祭司向張若塵投過去一道感激的神情,緊接著,又宣講了一些關於狩天之戰的事宜,做最後的總結。

    等到一切結束,參加狩天之宴的修士,陸續離開了命運神山。

    張若塵帶著葬金白虎,血凝筱、血屠、血宸等等血天部族的修士,還有瀲曦、翃、周禛、申屠雲空,走出塢金廣場,登上七星帝宮。

    回過頭看了一眼,只見,般若依舊還跪伏在廣場上。

    她的身旁,只站著閻無神。

    血屠悻悻然的道:「這位般若殿下真是難以理解,神尊賜婚居然都答應得這麼勉強。」

    「神尊若是給我賜婚,今後,我就可以在地獄界橫著走了!」易軒大聖羨慕的道。

    孤辰子臉色肅然,道:「幸好她答應了下來,否則必會引起軒然大波。」

    血屠嘿嘿笑道:「她得感謝我師兄才對,若不是師兄在關鍵時刻,好心敲打她,她怕是會因為一時的固執丟掉性命。」

    「閉嘴。」張若塵冷聲道。

    血屠立即感覺到一股冰寒之氣,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,頓時,不敢再多言。

    十八位六劫鬼王,抬著七星帝宮,徑直而去。

    寒頁城域的丙巳城區,已是聚集了數以萬計的血天部族修士,看見七星帝宮和易軒大聖等人,頓時響起震耳欲聾的呼喊聲,夾道迎接,歡天喜地。

    城區的一座莊園中,更是早就備好聖宴。

    血天部族的一位位大人物,紛紛走出宴會場地,來到大門口,親自迎接凱旋而歸的易軒大聖和孤辰子等人。

    三大始祖家族,六方血海,七嶺十二城,這些血天部族最頂尖的勢力,皆有頂尖強者出席,並且將勢力中最美貌的女子一併帶來,顯然是有拉攏和結交的意思。

    每一個勢力的實力,至少堪比天庭排名前四千位的大世界。

    比如,瑜皇所在的夏族,有三千四百億族人,曾經更是有神靈坐鎮。但是,夏族僅僅只是七嶺之中「南嶺」座下的一個勢力。

    不死神殿的使者,火源大君,目光反覆在人群中尋找,問道:「張若塵在何處?」

    張若塵是今晚聖宴主角中的主角,各大勢力都想結交,更是爭相想要將勢力中最美麗的聖境傳人嫁給他。

    畢竟,血絕戰神想要聯姻各方的消息,已經釋放了出去。

    血宸迎了上去,躬身向火源大君抱拳行禮,道:「若塵表弟因為有傷在身,不便參加聖宴,已回瀚海莊園休息。」

    聽到這話,火源大君和各大勢力的修士,全部愣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瀚海莊園經過周禛這個陣法地師的改造,景色秀麗,鳥語花香,湖水碧青,與崑崙界的那些修鍊聖地相比也沒有區別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坐在湖邊,盯著湖中的倒影。

    莊園外,喧囂動天,燈光似火,可是他卻絲毫不為之所動,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內心世界。

    葬金白虎能夠感受到張若塵內心的所思所想,道:「像你這樣,心魔會變得更加強大,終有一天將你吞噬。想做什麼,放手去做便是,越是違心,今後你的劫難越多,成神之路會千難萬難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不語。

    就這麼,他在湖邊坐了一夜,無人敢去驚擾他。

    第二天,易軒大聖、血宸、血屠……等等,參加狩天之戰的修士,一一前來拜會,可是全部被周禛擋在了門外。

    第三天,六方血海、七嶺、十二血神城的主事者,帶領勢力中的絕美傳人前來拜訪,卻依舊敗興而歸。

    第四天,刀獄皇和風后前來邀請張若塵,參加不死神殿主辦的慶功聖宴,張若塵拒絕參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整十天過去,無數勢力吃了閉門羹,全部都沒有見到張若塵。

    他給出的理由,依舊是要閉關療傷。

    在這期間,血後來過,並且詢問張若塵為何這麼做,張若塵以不喜歡這種熱鬧的場面為由,搪塞了過去。

    血后告訴張若塵,既然神尊賜婚,那麼就要儘快前去提親,至少要在命運神域,徹底將親事定下來,以示對此事的重視。

    提親和定親的準備事宜,不需要他親自去做,血絕家族和天羅神國自會有修士商議和操辦。

    但是定親當日,張若塵必須參加。

    定親的日子,已經對外宣布,定在五天後,並且是在福祿神宮舉行。閻無神和般若,也是在這一天定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甲寅城區,一座宏偉的殿宇中。

    閻無神獨自一人,站在殿宇的中心,身形卓然,氣質凌厲而又深沉,身上逸散出一道道明暗交錯的閻羅氣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忽的,他的頭頂上方,空間破裂,出現一個直徑三米大小的孔洞,彷彿時空之門被打開了一般。

    孔洞中,逸散出古老而又驚人的神威。

    閻無神桀驁的目光中,浮現出敬重之色,躬身道:「師尊,此次狩天之戰,我敗了!」

    「不怪你,閻皇圖不也敗了嗎?你們遇到的對手,乃是這個元會最傑出的天驕,他修鍊出來的聖意之強,甚至超過了血絕和荒天。你們敗給他,不冤。」黑色的孔洞旋轉著,很像一個漩渦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「可我不甘心就這麼失敗。」

    「所以,這是你想要見我的原因?」偉岸的聲音傳出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「張若塵就算走的是一品聖意的道路,我也有信心,與他奉陪到底。可是,他是時空掌控者,修鍊速度太快,我的修為境界,已被他甩開了一大截。我必須追上他,甚至是超越他。」

    黑色孔洞中的那位存在,沉默了很久,道:「你們二人的修為差距,是在第三號暗黑星拉開。不如,你也去第三號暗黑星吧,那裡不僅時間比例驚人,而且還有一個了不得的機緣。你若是能夠活著從裡面走出,修為境界,必定超過張若塵。」

    「我現在就去第三號暗黑星。」

    閻無神雖然壽元大損,更知道暗黑星的內部極其兇險,可是,臉上沒有懼色。

    這個時代,他不願,屈居於任何人之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存在,或許正是他逼迫自己變得更加強大的動力,可為一生之敵。

    黑色孔洞中的聲音,響起:「我可以送你去第三號暗黑星,也相信你可以活著回來。但是,在聖意修鍊上,你是真的做出決定了嗎?你要知道,從古至今,從來沒有修士可以修鍊出一品聖意。至少所有典籍的記載中都沒有。」

    閻無神的眼中,沒有猶豫之色,道:「張若塵修鍊陰陽五行聖意,走的是一品聖意的路。我的六道輪迴聖意,也是一品聖意的路。他敢走,我為何不敢?」

    黑色孔洞中聲音傳出:「你真的知道什麼叫做六道輪迴嗎?沒有經歷過,你永遠不能將其悟透。不能悟透,你就絕對不可能將其修鍊成功。」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