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真身,坐在湖畔,如老僧入定,可是意識卻進入了乾坤界。

    站在接天神木的下方,張若塵的目光,盯著樹榦上的那道劍形奧義印記,揚聲道:「女帝,我已經奪取狩天之戰第一,可以見你一面嗎?」

    劍形奧義印記是千骨女帝留下,內部蘊含她的一道精神意志。

    當張若塵喊出她名字的時候,紫巾島上的千骨女帝本尊,頓時生出感應。下一刻,她的一道神念,跨越時間和空間,降臨到乾坤界中。

    千骨女帝絕世無雙,雖是一道神念,散發出來的氣勢卻如中天之日。

    張若塵面無表情,不悲不喜,道:「我已得到命運天令,現在就可以給你。至於命運奧義,暫時還沒有賜予我,應該是因為我的命運之道造詣太低,承受不住奧義的力量。」

    「沒有命運奧義,得到命運天令又有何用?張若塵,你見我,應該是另有目的吧?趕緊說,我不能在這裡待太久。」千骨女帝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當初我答應去參加狩天之戰,奪取命運天令和命運奧義借給你參悟的時候,女帝曾承諾,要送我一枚無間令。」

    「沒錯。我送出的每一枚無間令,都是因為,欠下了巨大人情。正是如此,只要有修士持無間令來見我,我都會為他做一件事。」千骨女帝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什麼事都可以嗎?」

    「上窮碧落下黃泉,無論多難,多危險,也義無反顧。」千骨女帝的語氣堅定,神音浩蕩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我現在就要那枚無間令。」

    千骨女帝何等智慧,在張若塵開口之時,已是隱隱猜到他意欲何為。

    「無間令就不用給你了,你想要求本閣主幫你做什麼事,直接說吧?」千骨女帝的語氣正式了起來,頓了頓,又道:「但是,你最好想清楚,真的現在就要用這個機會嗎?」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抱拳,微微躬身,道:「我已想得很清楚,請女帝幫我殺一個人,務必在五天之內,將她殺死。」

    「何人?」千骨女帝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唇動了動,傳音說出一個名字。

    聽完后,千骨女帝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道:「你這是在為難我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我只有這個請求。」

    「在命運神域殺人,本來就很容易驚動命運神殿的神靈,更何況,你要殺的那人,還有十二位神尊的力量守護。一旦對她出手,瞬間就會被神尊級別的存在知曉,從而引起驚天動地的波瀾。在地獄界,怕是沒有任何修士敢做這件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但是,不包括女帝對吧?」

    千骨女帝沉默了很久,道:「殺她,並不難。但是,在營救太上的節骨眼上,我並不願意做這種打草驚蛇的事。更不想,讓命運神殿的神尊知道,我來了命運神域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女帝曾說,上窮碧落下黃泉。」

    千骨女帝輕輕搖頭,眼神頗為嚴厲,道:「本閣主知道你想做什麼,但是,這件事非常兇險,等於是對抗一位神尊的意志,甚至是在與命運叫板。你做好一旦失敗,就會身死人亡的心理準備了嗎?」

    「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「好吧,五天之內,無間閣必定殺她。」

    千骨女帝的神念消散,只剩下張若塵獨自一人站在接天神木下方,身形蕭索,可是眼神卻銳利而堅定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五天,張若塵在瀚海莊園中,開啟了日晷,使用凈滅神火,祭煉一件又一件戰器,包括從無疆那裡奪取而來的萬咒天珠。

    從狩天戰場上,奪取到的一元君王聖器,被張若塵拿了出來,交給沉淵古劍煉化吸收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內部的王級銘紋迅速增長,超過了三十萬道,達到衝擊三元君王聖器的臨界點。

    五天後。

    血泣、血宸、血凝筱,血絕家族這一代最優秀的三位年輕大聖,來到了瀚海莊園,遠遠的望著包裹在神火領域中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血凝筱的俏目閃爍,道:「若塵表哥太努力了,狩天之戰才剛剛獲取大勝,所有人都沉浸在狂歡中,可是他卻不受影響,依舊選擇修鍊,提升自己,真是值得我們學習。」

    血泣道:「越是強大的人物,越是有危機感。」

    血宸道:「今天就是他和羅乷公主定親的日子,各大勢力的修士,已趕去了福祿神宮。他是今晚的主角,絕對不能遲到。」

    「我去吧!」

    血泣來到神火領域的邊緣,感受著撲面而來的熱浪,躬身行禮,道:「若塵大聖,時辰已經很晚,我們該出發了!」

    火域的中心,張若塵將一件件戰器收回,火焰則是化為一道道虯龍,鑽進他的體內。

    此時眾人才看清,他身穿赤紅色的火神鎧甲,腰纏准至尊聖器級別的神龍白骨鞭,萬咒天珠則是戴在脖子上,掌心托著七星鬼蓮,藏山魔鏡懸浮在心臟的位置,腰上一邊懸挂紫金葫蘆,另一邊掛著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那等威勢,讓同是大聖修為的眾人,一個個都不敢直視。

    血泣看著張若塵的一身至寶,暗暗咽下一口唾沫,心中悱惻,只是去定親而已,至於將這麼多至尊聖器都顯露出來嗎?

    太浮誇了!

    雖然浮誇,但是真的讓人非常羨慕嫉妒。

    血宸和血泣的想法完全不同,眉頭緊緊皺起。他從張若塵身上,感受到了殺氣。他的狀態很不對勁,不像是去定親,反而像是要去殺人。

    將所有戰器都帶在身上,不是想要炫耀,而是對接下來要去殺的人非常重視。

    血宸小心翼翼的道:「提親的聘禮,早已準備妥當,我們現在就可以出發福祿神宮。」

    「嗯!」

    張若塵應了一聲,率先邁步走出去。

    瀚海莊園外,停著一支長長的車隊,由聖王級的白骨巨獸拉扯,車上裝滿各種各樣的寶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去檢查聘禮,帶著侍女瀲曦,登上了七星帝宮。

    血宸和血泣,分別坐在一隻大聖級火君獸背上,在前面開路。十八位六劫鬼王,抬著七星帝宮,緊隨其後。

    神尊賜婚的消息,早已傳遍地獄界。

    看見血絕家族的提親隊伍,所過之處,引來無數地獄界修士的圍觀和議論,不知多少人眼中都帶著羨慕之色。

    「羅乷公主傾城絕麗,是整個羅剎族的男子都夢寐以求娶到的女神,卻沒想到,最後卻嫁給了張若塵。」

    「張若塵何等天資,乃是我們不死血族的絕代人物,配得上羅乷公主。」

    一位不死血族的修士,低聲道:「我覺得,張若塵未必想娶羅乷公主,只是神尊賜婚,逼不得已,必須答應下來而已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?羅乷公主那麼美麗,張若塵怎麼可能不想娶她?」

    那位不死血族的修士,搖頭道:「羅乷公主雖美,可是張若塵的身邊缺美人嗎?瀲曦仙子、夏瑜哪一個不是一等一的絕色佳人。據說,羅乷公主手段厲害得很,張若塵一旦娶了她,今後哪裡還有現在這麼風流快活?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大,當然能夠聽到那些議論聲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卻絲毫不以為意,只是持著沉淵古劍,使用瀲曦遞過來的白色絲巾,反覆的擦拭劍身。

    隨後又取出一塊人頭大小的神石,在上面磨劍。

    「哧哧。」

    劍鋒和神石摩擦,火花飛濺。

    藏山魔鏡、紫金葫蘆這些至尊聖器,威力都無比巨大,可是,每次遇到重大決定的時候,張若塵卻更喜歡使用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握著劍柄,就有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,再浮躁的心,都能瞬間變得平和。

    葬金白虎能夠感受到,張若塵在磨劍的過程中,身上的殺意越來越弄,氣勢不斷積蓄,散發出來的氣息,變得凌厲獰然。

    葬金白虎道:「定親的大好日子,何必要殺人?」

    「哧哧。」

    從劍鋒上,飛射出來的火花,更加明亮。

    葬金白虎又道:「你今天殺人,動機太明顯了,會引起懷疑的。」

    「正常情況下,當然會被懷疑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葬金白虎道:「那什麼時候,是不正常的情況呢?」

    「心魔入侵,張若塵失去了理智,化身成了魔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瀲曦站在一旁,感受到張若塵身上散發出來的實質一般的殺氣,只覺得他就像是一尊絕世殺神,情不自禁的心驚肉跳。

    這種狀態下的張若塵,簡直太可怕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壓制心魔,讓其肆意爆發,隨即雙眼的瞳孔逐漸變紅,紅得猶如血滴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背上十翼展開,張若塵提著沉淵,飛出七星帝宮,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七星帝宮的前方,坐在火君獸背上的血泣和血宸,被他身上涌動出來的血煞之氣,震得斜飛出去。二人落到地面,震驚的望著張若塵飛走的方向。

    「好強的殺氣,他想幹什麼?」血泣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今天可是定親的日子,不知多少大人物都已等在福祿神宮,,其中不乏有神靈級別的存在,難道張若塵敢逃婚嗎?

    一旦逃婚,不僅要得罪天羅神國皇族,還要得罪福祿神尊。

    血宸道:「提前的隊伍不能停下,繼續前行。」

    緊接著,血宸立即刻畫出兩道傳訊光符,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福祿神宮,乃是命運神殿的十二神宮之一,坐落在距離命運神山大概九萬里之外的福祿懸空島上。平常的時候,福祿懸空島完全隱藏在空間中,除了神靈,沒有修士看得見。

    今日,福祿神宮顯化了出來,懸浮在天穹,散發出耀眼的光輝。

    神宮的下方,有一片宮殿群,建在一座湖泊上,紅牆綠瓦,神霧繚繞,連綿千里。這裡,乃是福祿神宮的外殿,是所有聖境弟子的修鍊之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羅乷訂婚的地方,就是在這外殿之中。

    天色漸暗,可是這裡卻是燈火通明,熱鬧至極。

    十族皆有修士前來參加訂婚宴,不死血族猙獰,鬼族陰森,石族怪異,冥族神秘……,地獄界的宴會,總是充滿了血腥和恐怖的味道,宴會上的食物,時常可以看到人頭、魂食、幼嬰、鮮血。

    羅乷穿著一身紅衣,上面用鳳凰的羽毛綉出百鳳的姿態,頭上插著玉釵。

    本是不著粉黛的她,今天,卻勾畫了眉毛,染抹了嘴唇,走在一尊尊猙獰恐怖的羅剎、鬼皇、屍骨修士之間,顯得格外嬌艷動人。

    看到宴席桌上,拜訪有人族修士的血肉,她的眉頭一蹙,沉聲道:「我不是早就吩咐過了嗎?若塵大聖有一半的人類血脈,今晚的訂婚宴,不許出現任何與人類有關的食物。」

    兩位羅剎女,立即嚇得跪下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羅剎女顫聲道:「公主殿下贖罪,這……這是神皇子殿下吩咐的,我們已經給他說過,可是……可是神皇子說,他就是看不慣若塵大聖,故意要這麼做。」

    羅乷道:「不用聽他的,趕緊撤掉。記住,這是若塵大聖的忌諱。以後,不要再犯這樣的錯誤,否則本公主決不輕饒。皇兄那邊,我會親自去和他談。」

    兩位羅剎女連聲應是,匆忙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羅乷抬起雪白的螓首,望向已經完全暗下來的夜空,腦海中,不禁回想起張若塵在命運神山下說的那番話,嘴角情不自禁浮現出一抹幸福淺笑。

    忽的,心有所感,彷彿被一雙眼睛注視,於是她側臉望向右方。

    百丈外,般若也身穿一身紅衣。

    二女對視。

    羅乷是一個心思靈動的女子,只是對視了一眼,便是憑藉女人的直覺,察覺到般若眼神中非同尋常的情緒。

    「這位般若殿下眼神看似平靜,可是為何我卻感覺到了一絲敵意。不對,是羨慕。也不對,是哀傷。似乎也不對,她的眼神為何會那麼的複雜,她到底藏著什麼心事?」

    羅乷再次向般若望去時,那個地方,已經沒有了人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不知飛了多久,速度放緩,降落到一條血紅色的大河邊。

    這條河,與福祿神宮外殿的那片湖泊相連,寬達百丈,水流湍急,血氣瀰漫。張若塵閉上雙眼,聆聽水流和浪花。

    等了大概一刻鐘,血色大河上,行來一艘巨艦。

    艦船的船頭,立有一桿黑旗,旗子上印有「閻羅」二字。

    張若塵豁然睜眼,瞳孔中飛出萬丈血光,讓大河掀起十多丈高的浪花,沉厚的聲音響起,道:「閻無神,你不是一直想要與我一戰嗎?今日,便在這裡,我們一決高下,徹底將這個時代最強者的身份定下來。」

    「這一戰,即分勝負,也分生死。」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水浪衝撞過去,將高速行駛的巨艦,撞得停了下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