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當天夜裏,張若塵和姑射靜祕密進入神女樓探查,可惜卻無功而返,連白卿兒的住所都沒有找到。

    “白卿兒藏起來了,很有可能,已不在神女樓中。”姑射靜那張妖媚瑩白的臉上,露出苦惱的神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太想和白卿兒直接交鋒,故意說道:“極品本源神晶既然在她手中,她當然是要去尋找本源神殿,說不一定,已經離開了冰王星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嬌哼道:“不可能!我們雖然找不到她,可是,裁決司和天命司肯定盯着她,她現在還不敢輕舉妄動。再說,要找本源神殿,只靠極品本源神晶還不夠,需要本源掌控者的參與才行。地獄界的幾位本源掌控者,都在羅祖雲山界的監視中,白卿兒尚且還沒有與他們取得聯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也就是說,白卿兒還在冰王星上?”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,就在神女城中。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那麼我們現在遇到了兩大麻煩,第一,找不到白卿兒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如果白卿兒依舊在神女城中,就算我們找到了她,也不敢出手。因爲,神女城是神女十二坊的地盤,城中不僅高手如雲,而且肯定佈置了厲害的陣法。除非,能夠將她引出城……可是,那更是難上加難的事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眼波流轉,隨即,俏臉上浮現出動人的笑容,道:“白卿兒藏得很深,可是她座下的修士,卻並不難找,總會有人知道她的藏身之處。這樣吧,第一個難題,交給我來解決。第二個難題,交給你。做爲時空掌控者,你應該有辦法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了片刻,道:“你如果能夠找到白卿兒的藏身之地,我倒是可以試試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的曼妙嬌//軀,化爲一縷縷粉紅色的霞光,飛出窗外,聲音隨之遠去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的聲音,從乾坤界中傳出:“白卿兒修爲深不可測,智計非常人可比,主動去挑釁她,實在不是明智的行爲,更何況神女城還是她的地盤。現在,這個魔女走了,你趕緊想辦法脫身。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與白卿兒交手過,深知她的恐怖,心中已生出畏懼。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不想和姑射靜一起冒險,可是,如果現在逃走,等於是前功盡棄。關鍵是,姑射靜掌握有他的一滴血液,他就算想要逃走,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姑射靜既然敢去試探白卿兒的深淺,想來是有一定把握。再說,我也想知道,盜走五枚極品本源神晶的修士,到底是不是白卿兒?”張若塵面露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很想告訴張若塵,五枚極品本源神晶已經被他掉包,全部掌握在他手中。

    可是,他已經對張若塵撒了彌天大謊,現在將實情講出,難保張若塵不惱羞成怒。就算不惱羞成怒,也可能殺了他滅口,成爲唯一掌握極品本源神晶的人。

    “先將事實隱瞞,等到離開冰王星,從乾坤界中脫身,我就立即逃走。到時候,宇宙浩蕩,就算命運神殿再厲害,也未必抓得到我。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心中如此想着,而且,生出一道狠毒的念頭,只要離開冰王星,最好將張若塵也幹掉,奪取張若塵擁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在冰王星,他還不敢這麼幹。

    畢竟,裁決司、天命司,還有很多大勢力的修士,都在找他。只有躲在乾坤界中,無法被推算,他才能瞞天過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地,是羅祖雲山界在神女城中的一處據點。

    張若塵開啓日晷,取出混沌蠶絲、接天神木的木材、太一祖石粉……等等,稀有罕見的煉器材料,準備煉製一種空間捲袖。

    多重空間捲袖。

    雖說,《時空祕典》也可算是多重空間,但是它更多的,只能用來困禁。而張若塵現在煉製的多重空間捲袖,不僅擁有三十六重空間,而且,每一重空間都有不同的攻擊力量。

    時間流逝。

    日晷覆蓋的範圍內,已是過去了大半年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最後一道空間銘紋刻下,隨即,捲袖上,浮現出奪目的聖光,一層層空間幻影,猶如氣泡一般展開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所有空間幻影消失,收縮進捲袖。

    “成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臉上露出喜色,探手一抓,多重空間捲袖飛入手中。

    紅影一閃。

    姑射靜手提着一位修士,邁入大門中,出現在了張若塵面前。

    她一雙明亮的眼眸,盯向張若塵手中的捲袖,道:“這就是你煉製出來,對付白卿兒的空間手段?”

    “以我現在的空間造詣,它是我能夠煉製出來的,最強大的捲袖,消耗了不少珍奇材料。不說能夠對付白卿兒,但是,要困住她一時半刻,應該沒有問題。可惜捲袖是一次性的,否則倒是可以讓你先試一試它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視線下移,盯向姑射靜手中的那位修士,嘴裏輕咦一聲,“他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魔天部族,還虛血帝。”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姑射靜將還虛血帝猶如死狗一般,扔到地上。

    還虛血帝已被白卿兒收服,這件事,張若塵告訴過姑射靜。

    可是,堂堂千問境大聖,卻被姑射靜輕輕鬆鬆拿出,讓張若塵多少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我已經審問過,所謂的血帝,卻是一個意志力薄弱的軟骨頭,將所有祕密都招了出來。白卿兒的確還在神女城中,可是,卻不在神女樓,而是在機封聖府。我查過這座聖府,隸屬於血天部族翼世界機封聖城旗下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經審問出結果,還抓他回來幹什麼?如果是我,他現在已經灰飛煙滅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姑射靜從上至下的打量張若塵,笑嘻嘻的道:“我有一個妙法,或許可以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是愚蠢之輩,瞬間明白,道:“你想要我變成還虛血帝?”

    “沒錯,這就是我帶他回來的目的。我知道,你們不死血族,需要吸掉修士的鮮血,才能完完全全的變成那個修士。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“我對血液,不感興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皺了皺眉,蹲下身,仔細觀察還虛血帝,脫下他身上的血鎧,穿在自己身上。緊接着,身形體貌快速變化,體形膨脹,氣質變得張揚了不少。

    張若塵學着還虛血帝的語氣,聲音沉厚而又囂張,笑道:“你覺得本帝現在的模樣,能不能瞞過白卿兒?”

    “還虛血帝可不敢在白卿兒面前如此狂妄。”姑射靜坐到了桌子上,呵呵直笑,一雙修長玉白的美//腿交疊的翹起,使得紅裙深處的雪臀輪廓若隱若現,誘惑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抱拳,裝出誠惶誠恐的模樣,躬身,顫聲道:“姑娘所言甚是有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算裝得再像,但是沒有還虛血帝的記憶,依舊很快就會被白卿兒識破。但是,也不需要你裝太久,能夠憑藉這個身份,進入機封聖府,見到白卿兒的真身,其實就足夠了!”

    姑射靜的纖腰如同一張弓一般,從桌上彈躍而起,輕飄飄的落到地上,雪藕般的手臂,挽在張若塵的臂膀處,美眸含情,柔聲道:“從現在開始,我就是血帝大人在冰王星新收的一位姬妾,名叫歡歡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不太好吧!太明顯了,不如,我先將你收入紫金葫蘆,見到了白卿兒,再把你放出來?”張若塵覺得姑射靜變得十分大膽,如今的性格,與羅乷有得一拼。

    姑射靜揚起臉蛋,眼眸直勾勾的盯着他,道:“你想將我鎮壓在紫金葫蘆中?”

    “當然不是,你誤會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挺起寬大的胸膛,一把攔住姑射靜的柳腰,大笑一聲,徑直向外走去,道:“哈哈!走吧,歡歡,隨本帝一起去拜見白姑娘。”

    即將邁出大門時,張若塵忽的想到了什麼,轉過身,掌心飛出一團淨滅神火,落到還虛血帝的身上,將其燒得化爲一堆灰燼。

    手一招,一枚聖源,飛入張若塵手中。

    姑射靜伸出一隻白嫩的小手,俏皮的道:“血帝大人,這枚聖源給奴家可好?”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知道,姑射靜不可能將一枚千問境大聖的聖源拱手讓給他,於是,只得裝出豪邁的模樣,將聖源放到了她手心,道:“當然是給你了,我的美人兒。”

    小黑有些發愣,沒想到張若塵這麼快就進入角色,咬了咬牙,嘴裏低聲惡狠狠的罵出一句:“奸//夫//****,一對不要臉的奸//夫//****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來到機封聖府外,便有一位聖王,快步出來迎接。

    這位聖王,正是在來冰王星的血靈船上,與張若塵有關一面之緣的機問武。

    機問武躬身一拜:“見過血帝大人。”

    機問武的目光,微微擡起,看到被血帝大人攔在懷中的紅裙美女,頓時,思維變得恍惚,只感覺那美女,猶如九天神女下凡一般美到極致。同時,又像是欲//望的化身,能夠勾走男人的魂魄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嚥下一口唾沫,心中悱惻,“真是令人羨慕,來到冰王星才幾天,還虛血帝竟然就能得到一位如此絕色的美女。我將來,也一定要修煉到大聖境界,成爲一尊血帝。”

    想到此處,機問武又忍不住,向姑射靜看了一眼,頓時被迷得神魂顛倒,已是聽不清還虛血帝跟他說了什麼。

    他不知不覺的,帶着還虛血帝進入聖府,來到聖府的腹地,站在了白卿兒居住的天心湖湖畔。

    一路行來,張若塵都在暗暗觀察聖府中的環境,心中驚疑不定。

    機封聖府中,在近期,刻錄了大量陣法銘紋。若不是他變化成了還虛血帝的模樣,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來到天心湖畔,絕對是難如登天的事。

    “白卿兒十分小心敬慎,這裏經過精心佈置,想要脫身極難,我們最好小心一些。”張若塵向姑射靜暗暗傳音。

    “你的精神力太弱,不要輕易傳音。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頭無語,以他六十五階的精神力,竟然也有被嫌棄精神力太低的時候。不過,想了想,以七手老人六十九階的精神力,都奈何不了白卿兒。

    自己六十五階的精神力,在她面前,似乎的確不夠看。

    張若塵大手一揮,對機問武說道:“你先退下去吧,本帝有祕事,向姑娘稟告。”

    機問武臨走時,仍不忘向姑射靜看了一眼,纔是依依不捨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還沒有膽子,與還虛血帝搶女人。

    美色和性命之間,他以最後的理智,選擇了性命。

    天心湖的湖邊,建有一座白色園林,籠罩在迷霧中,飛檐吊角若隱若現,奇花異草散發出迷人的香味。

    “你來見我,是爲何事?”

    白卿兒的柔美聲音,從迷霧中傳出,極其浩渺悠遠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躬身行禮,道:“稟告姑娘,我查到了夏瑜的蹤跡。”

    “沙沙。”

    微風吹過。

    迷霧中,分出一條三尺寬的路,一直通向園林的大門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除了這條路之外,別的地方,肯定都佈置了攻擊陣法,一旦走錯,必定陷入死亡境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帶着姑射靜,正要走過去。

    “噼啪!”

    一道赤紅色的雷火,從白霧中飛出,閃電一般擊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雷火的速度太快,快到張若塵完全無法閃避,只是一瞬間,便是感覺到胸口遭受重擊,五臟六腑巨震,身體不受控制的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這一擊很可怕,但,還不足以傷到張若塵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卻得裝出自己傷得很重的樣子,艱難的從地上爬起,捂着胸口,問道:“姑……姑娘,這是……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這是你忘記規矩的下場!誰讓你將一個女子帶到這裏來的?”

    白卿兒的聲音依舊動聽,可是,異常冰冷。

    冰冷中,帶有殺氣。

    “嘩嘩。”

    兩尊不死血族的大聖,帶着數十位身穿鎧甲的甲士,衝了過來,將張若塵和姑射靜包圍。

    在看到姑射靜的時候,他們無不心潮磅礴,雙目灼熱,如此誘人的絕色美女,實在太罕見,彷彿上天恩賜的尤物。

    白卿兒的聲音傳出:“將她帶下去,處死。還虛,你沒有意見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與姑射靜對視了一下。

    姑射靜的聲音,傳入張若塵耳中,道:“不用管我,你先進去見她,見機行事。無論如何,現在絕對不能暴露身份,否則聖府中的陣法一旦啓動,我們誰都走不掉。等我解決掉他們,自然會去與你會合,希望你的本事大一些,能夠撐到我趕來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被帶走了,張若塵沉着一張臉,心情極度糟糕,幾乎是懷着赴死之心,向園林中走去。

    沒辦法,以白卿兒的心智手段,張若塵懷疑她在看到他的一瞬間,就能將他識破。

    可是卻又沒有辦法,這個時候逃,只會死得更快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坐以待斃,必須想想辦法。”張若塵緩緩邁步,每走一步,都在思考。

    可是,還是很快就來到了園林的大門處,他回頭一看,身後變得白茫茫的一片,來時的路,已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沒有退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血絕戰神竟要張若塵做好準備,這真的是瘋狂聯姻的開始?關注微信公衆號“飛天魚”,回覆關鍵詞“聯姻”即可查看~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