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無歸森林的三棵世界樹,屬於地獄界星空最核心地帶,閻羅天外天、命運神域、酆都鬼城皆是位於世界樹之上。

    命運神域雖然有神靈,可是已經很多年沒有爆發過神戰。

    福祿神尊的一聲神吼,蘊含無邊怒意,撕碎命運神域多年的平靜,讓無數地獄界修士懾懾發抖,即便是大聖,都忍不住心顫。

    天空上,神雲堆積,雷電穿梭。

    不知多少修為高深的強者,眺望命運神山的方向,驚駭萬分。

    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竟能引得神尊動怒?」

    「難道有天庭的神,闖入命運神域?」

    「天庭的神敢闖命運神域?即便天宮第一戰神卞莊來了,也是必死無疑。」

    與神尊的怒吼神音比起來,張若塵和閻無神的決戰,就像兩個孩童打鬧一般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命運神殿雖有十二神尊,可是,平時坐鎮的,也就只有一兩位。別的神尊,有的要坐鎮功德戰場;有的要閉關修鍊;有的遊歷星海;有的探查宇宙秘境。

    狩天大宴期間,坐鎮命運神山的,僅有福祿神尊一人。

    福祿神尊真身一動,立即引動億萬里的天地規則,讓還留在命運神域的各族神靈皆是生出感應,內心驚駭至極。

    「神尊的一道怒吼神音,竟然沒能鎮殺敵人,需要出動真身?」

    「難道真的是天宮戰神級強者闖入了神域?」

    「無論來者之誰,既然神尊真身出動,必定死無葬生之地。即便卞莊來了也沒用,命運神域的天地規則,不是他可以輕易調動。」

    諸神本是打算跟上福祿神尊的腳步,一起鎮殺侵犯之敵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命運神域的天穹,出現了一條億萬里長的河流,宛若九天恆河一般向下墜落,夜空被河水散發出來的光芒,映照得宛如白晝。

    「是時間印記匯聚成的河流。」一位神靈顫聲道。

    「這得調動了多少時間印記,才能匯聚成如此一條河流,一旦落到命運神域之中,多少地獄界修士會因此而死去?」

    「時間變得混亂了,天地規則正在被時間重塑。」

    命運神域中,成片成片的地獄界修士,壽元急速流失,從少年,變成中年,最後變得白髮蒼蒼。

    眼看數以億記的修士,將要老死,化為枯骨。

    福祿神尊嘆息一聲,停止追擊,右手舉過頭頂,與命運神殿溝通,嘴裡輕喝一聲:「逆轉。」

    「嘩」

    命運神殿散發出瑩瑩白光,光芒映照整個神域。

    站在星空中望去,世界樹頂端的那片葉子,被白色光華包裹,散發出比恆星還要耀眼的光華。

    那些壽元嚴重流失的地獄界修士,頭髮由白轉黑,臉上皺紋消失,重新變成少年模樣。

    混亂的時間,被命運神殿平復。

    虛無空間中,千骨女帝手持一柄神劍,眺望命運神域的方向,發出一聲輕嘆。

    剛才那道時間長河,就是她全力一劍揮斬而出。

    沒想到,對命運神域沒有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,一個修士都沒有隕落。毫無疑問,她現在的修為,還遠遠達不到撼動命運神域的地步。

    當然,她的目的已經達到,成功牽制住了福祿神尊一個呼吸的時間。

    不敢繼續待下去,千骨女帝後退一步,跨越無盡虛空,身形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福祿神尊和羅衍大帝幾乎同時,沖入虛無空間,降臨到千骨女帝剛才站立的位置。

    羅衍大帝身形高大,宛若神霄雲蓋,虛無的力量都腐蝕不了他,道:「有時間奧義殘留,是無間閣的那個小丫頭,沒想到短短十萬年,她已成長到可以從我們二人眼皮子底下逃走的地步。」

    福祿神尊道:「她掌握了大量時間奧義,又隱藏在虛無空間之中,自然是來無影去無蹤。」

    若是千骨女帝敢出現到命運神域,即便她掌握著大量時間奧義,也很難脫身。命運神域中,匯聚了天地間半數以上的命運奧義,不是千骨女帝可以對抗。

    一旦暴露,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羅衍大帝道:「殺風酈的,一定也是無間閣的神靈,必須將他找出來擊斃。」

    殺風酈的那位神靈,已經退走,而且無聲無息的隱藏了起來。

    羅衍大帝和福祿神尊一致認為他就藏身在命運神域之中,乃是十族神靈中的一員,於是,他們二位分頭行動。

    福祿神尊趕回神殿,召集所有滯留命運神域的神靈,要將他們匯聚到一起,逐一排查。

    羅衍大帝則是趕去了風酈的隕落之地,尋找遺留的線索和痕迹。他到達的時候,卻發現一位宮裝女子,竟然已經先一步來到這裡查探。

    羅衍大帝將她認出,詫異的道:「血絕家的十四丫頭?」

    血後站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,眸光清寧似水,面露思索,直到羅衍走近,才驚醒過來。她沒有一絲晚輩見前輩的恭敬和謙卑,平靜的道:「原來是親家。」

    羅衍大帝牙齒緊咬,心中火氣極大。

    堂堂一代大帝,比血絕戰神的輩分都要高,可是現在,卻要和血絕戰神的小女兒平輩論交,實在太生氣。

    羅衍大帝何等人物,再大的怒火也能憋住,淡然的道:「有線索嗎?是誰殺了新晉神女?」

    血后搖了搖頭,道:「出手之人非常狡猾,在第一時間遁走,而且,我懷疑……他是命運神殿中的神靈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

    羅衍大帝露出驚色,臉色凝重,道:「為何這麼說,你可有證據?」

    血后道:「沒有證據,但是,此人能夠迅速脫身,而且消失不見。可見他和命運神域的天地規則十分契合,除了命運神殿的神靈,地獄界能夠做到這一點的,應該沒有幾個了吧?」

    羅衍大帝點了點頭,道:「這下麻煩大了!此時先不要聲張,只有你知我知。」

    血后當然明白此事一旦傳出去,影響是何等惡劣,對命運神殿的聲譽,將會造成嚴重打擊。在沒有絕對證據的情況下,誰都不敢對外宣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和閻無神的決戰,有神靈坐鎮附近,沒有被混亂的時間影響。

    二人的戰鬥,已經打了接近一個時辰,對碰上萬擊,各種聖術紛紛打出,各種戰器激烈對碰。

    張若塵攜帶的至尊聖器雖多,但是,並不佔據絕對優勢。因為,以他百枷境的修為,一次性最多只能催動兩三件至尊聖器。

    而且,同時催動兩件或者三件至尊聖器,至尊聖器的威力會隨之減弱。幸好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大,換做別的百枷境大聖,反而不如催動一件至尊聖器,爆發出來的戰力強大。

    閻無神以《死亡天書》護體,右手持通天如意,左手戴著至尊聖器級別的拳套,宛如一尊地獄殺神,所過之處,山河崩碎,大地龜裂,空間震顫,即便是近千位執法者凝聚出來的陣法結界也抵擋不住,被至尊聖器的力量打碎。

    大聖之下的執法者,盡皆受傷。

    最後,乃是聞褚和青盛大聖出手,施展無上境大聖的手段,才將張若塵和閻無神的戰場,控制在了一定範圍之內。

    「兩人渾身是寶,隨便拿出一件戰兵都是至尊聖器,神靈都會羨慕嫉妒。」

    「這就是元會級天才的氣運嗎?在命運的召喚下,至尊聖器自動匯聚到他們身邊,成為他們的兵器。」

    「我如果有至尊聖器護體,又有至尊聖器發動攻擊,也能跨境界戰鬥。以百枷境,叫板千問境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閻無神在第三號暗黑星的內部,進步很大,已掙斷七十道枷鎖,體內聖道規則近百億道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,我在第三號暗黑星修鍊了一百五十年,沒想到出來之後,竟然依舊只能與你戰成平手。」閻無神長聲道。

    暗黑星內部修鍊一百五十年,外面其實也就過去一個多時辰。

    「一百五十年,這怎麼可能?」張若塵心中暗驚,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要知道,第三號暗黑星內部的時間非常詭異,時間比例驚人,但卻並不是修鍊寶地,反而是死亡之地。

    因為,在裡面待一年,會消耗一千年的壽元。

    修鍊一百五十年,閻無神得消耗十五萬年的壽元,即便他是神靈,都已經死在裡面。畢竟,神靈的壽元,只有一個元會十二萬九千六百年。

    閻無神的壽元,本就被張若塵斬去了一大半,怎麼能夠做到,在第三號暗黑星的內部修鍊一百五十年,而且,壽元不減反增?

    閻無神說出這話,是故意想要擾亂張若塵的心境,引他思考。

    頓時,一直處於下風的閻無神,抓住機會猛烈反擊。

    「轟隆隆。」

    通天如意化為一道百丈長的雲朵,擊碎張若塵的空間真域,與他頭頂上方的七星鬼蓮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強大的至尊之力衝擊波,穿過七星鬼蓮凝成的鬼氣,落到張若塵身上。

    但是,《時空秘典》形成的多元空間,將剩餘的至尊之力波動盡數化解,未能傷到張若塵分毫。

    張若塵清空心中雜念,不再去想閻無神在第三號暗黑星內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只要將他殺死,一切都將不再重要。

    「閻無神,這樣戰下去沒有意義啊,就算我們再打十天十夜,也無法殺死對方。只要殺不了對方,就永遠不算真正取勝。既然決定一戰定勝負,分生死,不如進入虛無空間戰鬥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「是啊,我們要殺死對方太難了,想要分勝負,估計要戰一個月,甚至幾個月,將對方力量耗盡而死,才能休止。進虛無空間戰鬥,是一個好提議,正好我想藉此機會,更加徹底的感受虛無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和閻無神在這個時代,並非絕對無敵,畢竟,還有一個虛無掌控者,缺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,他們都將缺視為有威脅的對手,所以才想更多的了解虛無之道。

    在附近觀戰的修士,皆被張若塵和閻無神的對話嚇得發懵。

    進虛無空間戰鬥?

    虛無的力量,會將進入其中的萬事萬物侵蝕,無論天庭還是地獄,生靈還是死靈,全都避之不及。一旦墜入虛空空間,等於就是陷入死境。

    「他們以為自己是神靈嗎?才百枷境,就敢去虛無空間決鬥。」

    「瘋了,瘋了,即便是神靈,也不敢在虛無空間中久待。」

    「一位百枷境大聖,在虛空空間中,即便什麼都不做,全力以赴防禦,也堅持不了一個時辰,便會成為虛無的一部分。張若塵和閻無神膽敢進入虛無空間戰鬥,不出半個時辰,必分生死,甚至有可能兩敗俱亡。」

    大聖進入虛無空間戰鬥,猶如兩個凡人在水底戰鬥一般,很快就會分出勝負生死。

    兩人的修為若是相當,大概率會同歸於盡。

    聞褚和青盛大聖皆被嚇住,這兩個小傢伙真是膽大包天,以他們無上境的修為,尚且對虛無空間存有敬畏之心。兩個百枷境,卻將虛無空間視為戰場。

    羅生天咽下一口唾沫,終於有些明白,父皇從他手中取走准帝品聖意丹時說的話,「你的膽魄不夠,註定凝聚不出二品聖意,吞服准帝品聖意丹純屬浪費,將它留給你妹妹吧。」

    與張若塵和閻無神膽大包天的性格比起來,他似乎的確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當然,並不是說羅生天膽小怕事,只不過心性太過謹慎和保守,才會略顯魄力不足。膽小怕事之人,豈能達到他這樣的層次?

    真正遇到大是大非,羅生天依舊不會含糊。

    血屠站在人群之中,欣喜無比,大聲呼喊:「進入虛無空間,分出生死勝負。師兄,我支持你。戰,雖死無憾。」

    旁邊一位大聖,以頗為費解的眼神向他望去,道:「你就不怕,死的人,是你師兄張若塵?或者,張若塵和閻無神同歸於盡?」

    「是嗎?這個概率很大對吧?真是太好了!」

    血屠更喜,再次大喊:「一定要進入虛無空間一戰,必須分出生死,讓我們見證兩位元會級天才絕世交鋒。生者為王,死者為寇。師兄,戰。」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