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血絕戰神四處爲他聯姻的事,張若塵有所耳聞,並不吃驚。

    至於,聯姻的帖子送到了神女十二坊,點名白卿兒,張若塵也信。血絕戰神做事一貫率性而爲,可以給七星帝宮的護殿靈尊取名“荒天”,那麼,讓荒天大神的女兒嫁給自己的外孫,似乎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。

    或許,血絕戰神十分期待看到,荒天大神暴跳如雷的樣子。

    與萬死一生境巔峯的雲桓鐵血王交鋒,張若塵當然不會做這樣不知死活的事。

    他對自己的實力,有清晰的認知,不會像白卿兒那樣狂妄和目中無人。

    一個人若是失去自知之明,往往會自我膨脹。

    若是膨脹得太過,哪怕再聰明,最後也會死得很慘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過和萬死一生境大聖對抗的經歷,當初在命運神山,三犬靈尊只是憑藉道域,便能壓得他必須調動乾坤界的世界之力,才能扛住。

    所以,張若塵很清楚,以自己現在的修爲,不借用世界之力,別說和萬死一生境巔峯的大聖交手,就算與萬死一生境初期的大聖交鋒,也都很難取勝。

    百枷境和千問境,是一個大境界的跨度。

    千問境和萬死一生境,又是一個大境界的跨度。

    當初,張若塵和閻無神決戰,的確是爆發出了接近無上境大聖的力量。但,那是在自己也險些殞命的情況下,才做到。

    張若塵絕不想再來一次。

    萬一這一次運氣沒有站在他這一邊呢?

    可是雲桓鐵血王卻不同,他是萬死一生境巔峯的大聖,每一擊,都可達到無上境大聖之下的最強力量。

    這是一場不可能取勝的戰鬥,張若塵明白,白卿兒也同樣明白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卻答應了這個賭約。

    白卿兒眸中閃過一道意外之色,道:“若塵公子對自己,竟如此自信,不愧是血絕戰神的後代。”

    “我並非是對自己自信,只不過是想娶白姑娘爲妾,這是戰神希望我做到的事,當然要奮力一搏。”張若塵含笑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真正答應賭約的原因,其實是想盡可能的拖延時間。

    至於娶白卿兒?

    就算她主動倒貼,張若塵都敬而遠之。

    有些女人,沾不得。

    白卿兒莞爾一笑,隨即走向石桌,從雲桓鐵血王身旁走過,玉指輕輕的揮了揮,道:“要給若塵公子取勝的機會,這樣吧,你用一成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封九成修爲。”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結出一道指印,向全身九大竅穴點去,頓時,體內絕大多數聖道規則都如同凍住了一般,失去活性,變得暗淡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他能調動的聖道規則數量,依舊超過張若塵那一百三十億道聖道規則的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張若塵目光向白卿兒瞥了一眼,見她沒有要對這場賭約,立下血誓的意思,頓時,更加確定心中的猜想。

    她根本沒有將所謂的賭約放在心上,讓雲桓鐵血王出手,無外乎兩個目的。

    第一個目的,以戰鬥爲名,讓張若塵放下戒心,尋找瞬間擒拿住他,或者是瞬間殺死他的機會。

    第二個目的,借雲桓鐵血王之手,探看張若塵修爲上的祕密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有些祕密,即便擒拿住了張若塵也逼問不出來。但是,在將張若塵逼到生死絕境時,他卻會自己暴露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變換,忽道:“不行,這裏太狹小了,怎麼施展得開?不如將戰場,改到冰王星外的宇宙虛空?”

    “不用那麼麻煩,我爲你們開闢戰場。”

    白卿兒坐在石桌邊,將飲了一半的茶水,灑了出去。

    水滴落地。

    一滴水,化一座湖。

    不多不少,園林中,出現五十座湖泊,暗合大衍之數。

    張若塵腳下的天地,不知不覺間展開,變得一望無際。五十座湖泊皆是碧波盪漾,連綿千里,茶香芬芳。

    撒豆成兵,灑水成湖。

    “姑娘何須那麼麻煩,本王只需展開道域,就能將他困死。”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以挑釁的眼神盯了張若塵一眼,體內涌出上千億道聖道規則,凝化爲道域,霎時間,一座滄桑、昏暗、血腥的戰場,顯化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種道域戰場中,有殘破的城池,燃着烽火的山嶽,風中飄揚的冥旗,滿地屍骸和白骨。

    道域戰場將張若塵籠罩的一瞬間,張若塵便是感應到,比當初三犬靈尊九座鬼城壓體更加恐怖的力量。天地間,彷彿有無數規則,想要侵入他的體內,腐蝕他的血肉。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即便自封九成修爲,依舊勝過三犬靈尊。

    幾乎是一瞬間,張若塵立即借來乾坤界的世界之力,衝散蓋壓在身上的道域規則,身上浮現出一道功德光華。

    流光功德鎧甲穿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他急速爆退,瞬間跨越數十里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剛纔站立的位置,被蘊含鐵血王嘴裏吐出一口戰氣,衝擊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這片區域,一根根道鎖、大聖銘紋、神紋隨之顯化出來,將戰鬥餘波化解,無法波及更廣的區域。

    商月輕呼一聲:“是萬倍音速的最強功德鎧甲,張若塵竟有如此奇寶。”

    “這有什麼奇怪?在崑崙界,張若塵殺了不知多少天堂界的英才,得到的寶物何止萬倍音速功德鎧甲。”商夏盯着戰場中的張若塵,眼中閃爍亮光,彷彿看到的是一座人形的寶庫神藏。

    商月道:“師尊,我很好奇,張若塵只是百枷境的修爲而已,爲何不直接將他拿下?以師尊的修爲,既然可以灑水成湖,那麼,張若塵和雲桓鐵血王都只是你杯中的玩物而已。”

    白卿兒沒有回答,一雙杏眸,盯着二人交手的戰場。

    商夏眼神清冷,道:“商月,你太低估張若塵了!他雖然只是百枷境的修爲,可是,背後卻是血絕家族。血絕戰神和血後,怎麼可能沒有給他留保命的手段?張若塵敢獨自一人闖機封聖府,來到這裏,也就說明他有離開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商月頗爲不屑,道:“以師尊的修爲,張若塵就算有保命手段,也不值一提。除非,血絕戰神和血後真身降臨還差不多,可惜他們二位已經去了玉煌界。”

    商夏道:“張若塵若是那麼好擒,早就已經死了,不可能活到現在,雲桓鐵血王應該可以將他身上的祕密逼出來。”

    園林的迷霧中,走出一道又一道強大的身影,有的是白髮蒼蒼的老嫗,有的是鬼氣森森的魂靈,還有氣息不弱於雲桓鐵血王的神祕大聖。

    無一例外,個個修爲高深,吐氣化雲,力量強勁霸道。

    誰能想到,小小一座聖府中,竟是隱藏有這麼多大聖強者?即便是一座古族,都難以相比。

    一位滿臉溝壑的老嫗,聲音沙啞的道:“姑娘到底想試探什麼,爲何還不出手?莫非姑娘認爲,張若塵真有擊敗雲桓鐵血王的實力。哪怕雲桓鐵血王只用了一成修爲,也不可能被一個百枷境大聖擊敗。”

    老嫗的身形雖然蒼老,甚至有些腐朽,可是一雙眼睛,卻依舊明亮,有日月星辰在瞳孔中運轉,衍化出玄奇的軌跡。

    身穿白衣的神祕大聖,道:“張若塵身懷萬分之三十的命運奧義,姑娘若是殺死他,吸收了他的奧義,實力必定更進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,張若塵身上不僅有命運奧義,多半還有真理奧義。”一位團鬼火中,響起陰森的聲音。

    一直沉默凝思的白卿兒終於開口,道:“你們都太淺薄,看到的,只是表面。我想弄明白的,是張若塵身上最根本的奧祕。他修成二品聖意,修得太輕鬆,這不正常。即便血絕戰神和荒天修煉二品聖意時,都沒有他這麼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我還有幾個疑問。張若塵的傷勢恢復能力,爲什麼那麼快?”

    “不是真理神殿的弟子,爲何卻能修煉出星海無岸的真理界形?他渡過第十層真理之海後,到底得到了什麼?”

    “這些祕密,只有將他逼到生死邊緣,他纔會暴露出來。擒拿他,是逼問不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些話後,白卿兒的聲音,傳入戰場,在戰場的上空響起:“張若塵,你若擊敗一成實力的雲桓鐵血王,我們的賭約,依舊有效。到時,你若要走,我絕不強留。”

    戰場中。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已是連續打出一百三十七擊,可是,每一次張若塵都憑藉速度,躲避了過去。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心中極其氣憤,明明已經將張若塵壓制在道域中,換做是別的萬死一生境大聖,早已只能任他宰割,逃無可逃。偏偏張若塵有萬倍音速功德鎧甲,道域也無法將他壓制。

    “只知道逃,你還想取勝?”雲桓鐵血王沉聲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飛身落到一座湖泊的中心,站在水面,渾身功德光芒閃爍,道:“你是萬死一生境巔峯的大聖,我只是一個百枷境的小角色。我爲何不能逃?”

    張若塵根本沒想過要戰,之所以穿上功德鎧甲,就是想要儘可能的拖延時間。

    “好!既然如此,本王便讓你逃無可逃。”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眼神變得冷厲,顯化成戰場的道域中,一根根聖道規則浮現出亮光,相互扭纏,化爲不知多少億道鎖鏈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規則鎖鏈由遠而近,不斷縮小籠罩的範圍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掌一揮,斬出一道空間裂縫,劈在規則鎖鏈網上面。

    規則鎖鏈網破開了一個巨大的窟窿,可是,僅僅一瞬間,窟窿便是重新凝合。

    張若塵眉頭緊緊一皺,雲桓鐵血王不用道域壓制他,而是將聖道規則化爲牢籠禁錮他,如此一來,倒是逼得他不得不正面一戰。

    “姑射靜這個魔女,怎麼還沒有來?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無語,很不想暴露自己的實力,只希望敵人可以一直輕視他。

    沒辦法了,只能一戰。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喚出一根骨矛,骨矛上有神紋交織,顯然是由神骨煉製而成,只是隨手一揮,骨矛便是涌出浩蕩死氣,化爲一片覆蓋整個牢籠的死亡雲團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湖面,處變不驚,借來源源不斷的世界之力,注入神龍白骨鞭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神龍白骨鞭抽擊而出,震天動地的龍吟聲隨之響起。

    鞭子上,密集的至尊銘紋和王級銘紋同時浮現,爆發出無與倫比的恐怖威能,將死亡雲團打得爆碎,像是將天空都撕裂成了兩半。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臉色微變,揮動骨矛,與神龍白骨鞭對碰一擊,身形隨之倒退出去。

    戰鬥餘波,讓五十座湖泊,同時掀起滔天浪花。

    園林中的一位位強者,包括白卿兒的兩位弟子商月和商夏,皆是露出驚詫的神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擊退了雲桓鐵血王!

    太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他們沒有親眼見過張若塵和閻無神的那一戰,當然不信那些誇張至極的傳言,可是,真切發生在眼前的事實,卻讓他們無法不信。

    “元會級天才真的如此可怕?百枷境就能對抗萬死一生境?”

    白卿兒俏臉上,浮現出笑道:“至少證明傳言中,張若塵體內承載着一座大世界是真實的事,而不是謠傳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了,只要借用世界之力,張若塵才能這麼強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張若塵擁有半神之體,也不能承載得住一座大世界。”商月道。

    商夏搖了搖頭,道:“你們都忘了張若塵還有一個重要的身份,時空傳人,須彌聖僧的傳人。如果他擁有空間奧義,要承載一座大世界,也就變成了可能。”

    園林中,響起一道道倒吸涼氣的聲音。

    一個大聖,可能蘊含三種恆古之道的奧義。

    不知多少雙眼睛,此刻都變得灼熱似火,恨不得現在就闖入戰場,將張若塵撕成碎片,奪取他身上的奧義。

    商月那張詭豔明媚的臉蛋上,露出心動至極的神情,激動的道:“張若塵還真是一座神級寶藏,他若倒下,我們所有人都能分到不少好處。”

    “殺張若塵,奪取奧義。”

    “殺張若塵,奪取至尊聖器。”

    “殺張若塵,奪取神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除了白卿兒依舊古井無波之外,園林中別的修士,盡皆進入瘋狂的狀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