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神龍白骨鞭乃是準至尊聖器,以神龍的脊樑骨鍛造而成,孕育出了大量至尊銘紋。

    張若塵借乾坤界之力,源源不斷注入鞭中,將近百萬道銘紋激活。骨鞭中龍吟聲不絕,鞭體上,呈現出神龍虛影,散發出只有神級生靈纔有的恐怖威勢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一鞭揮出,如同神龍盤天飛出,引來風雨雷電。

    感到神威的可怕,雲桓鐵血王不得不認真對待,臉色肅然,數之不盡的聖道規則圍繞身體旋轉,形成渦旋的風暴,與抽擊而來的神龍白骨鞭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護體規則被打散,雲桓鐵血王魁梧的身軀,向遠處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鎧甲極其玄奇,化解了神靈白骨鞭絕大部分力量,沒有受太重的創傷,墜落到地面後,迅速止住退勢。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乃是萬死一生境巔峯的強者,只差一步,就能將不朽聖體轉化爲無上法體,肉身防禦力自然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所謂“無上法體”,指的是,修士的聖道規則遍佈全身,融入每一處身體組織,哪怕一根頭髮、一滴血液,也蘊含數之不盡的規則。

    自己就是規則的化身,血肉也是規則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做到那一點,就是大聖無上境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無上境大聖往往比萬死一生境大聖強大很多倍,即便張若塵當初以性命相拼,借來無窮無盡的世界之力,也只是被評價戰力接近無上境。

    與真正的無上境大聖相比,依舊還有距離。

    “再來。”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眼中含怒,做爲曾經冥殿“鐵血冥騎”的一員,卻被一個百枷境小輩擊退,可謂是奇恥大辱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骨矛,由白色,轉化爲黑色,釋放出來的幽芒,使得整座戰場化爲黑夜。

    “夜幕降臨,千軍一殺。”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的身影忽然消失,夜幕中,一座座殘破的宮殿、城牆、祭臺、枯樹、石山,以流星般的速度,從天穹墜落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瞳深深一縮,從懷中取出藏山魔鏡。

    魔鏡的鏡中,飛出一座座巍峨的遠古魔山,座座高達萬米,氣勢磅礴,又堅固不可摧,將從天垂落下來的殘破世界打得化爲齏粉。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從殘破世界的後方顯現出來,被藏山魔鏡的至尊之力捲入進了重重魔山中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不斷揮出骨矛,打得一座座魔山爲之晃動,想要破開魔鏡從中衝出。

    但,至尊聖器又豈是那麼容易可以對抗?

    任他戰力如何強大,一座座魔山就是恆古聳立,如同魔尊開闢的不朽世界,即便被轟碎一大片,也能快速重新恢復。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飛身落到一座魔山頂部,眺望長空,冷冽的道:“所謂的元會級天才,原來靠的只是至尊聖器嗎?本王若是掌握有一件至尊聖器,你早已灰飛煙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聲音淡漠,迴應一句:“沒有至尊聖器,就不要說這樣的大話。”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氣得牙癢,有至尊聖器就了不起,連吼了三聲“好”,才道:“至尊聖器也未必能鎮壓一切,在絕對的修爲境界面前,一切戰器都可破之。”

    “鐵血戰魂。”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施展出只有冥殿鐵血冥騎纔可以修煉的萬死一生級聖術,身上戰意外涌而出,凝化成一尊身穿黑甲的巨人。

    巨人不斷變得更加高大,如同要撐破雲天。

    正在掌控藏山魔鏡的張若塵,臉色略微一變,念道:“萬死一生級聖術。”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藏山魔鏡晃動起來,一座座魔山崩塌,難以承受鐵血戰魂的衝擊。

    白卿兒以半杯茶水顯化出來的戰場,出現龜裂的現象,五十座湖泊被至尊聖器和鐵血戰魂的力量,衝擊得彷彿要乾枯。

    她伸出一根手指,隔空一點。

    頓時,戰場重新穩定下來,龜裂的地方自動修復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知,動用萬死一生級聖術的雲桓鐵血王,遲早會打穿重重魔山。一旦讓他脫困,再想使用藏山魔鏡將他困住,將難如登天。

    “好,如你所願,讓你見識一下,我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全身力量,盡數涌向左腿,激發焱神腿蘊含的火焰神紋。

    已被煉化的八千萬道神紋,盡數顯現出來,釋放出刺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整座戰場,包括戰場外的園林,皆被神紋的光芒照得無法睜開眼睛,猶如一輪小型的烈日,蘊含毀滅天地的力量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腳踏出,闖入重重魔山。

    浩蕩神威從腳下涌出,猶如神靈出世,一腳踏向下方比魔山還要高大鐵血戰魂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要幹什麼?他難道……難道想硬撼萬死一生級聖術?”商月美麗的臉蛋上,寫滿了驚詫。

    “找死啊,連至尊聖器都壓不住萬死一生級聖術,他竟然想憑自己的力量去對抗。”

    白卿兒搖了搖頭,道:“你們錯了,你們難道沒有感應到戰場中那股攝人心魄的神威?張若塵的那條腿,是神靈之腿,蘊含無窮神力。他現在,已經初步掌握了神之腿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驚天動地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熾熱而又狂暴的能量,從戰場中涌出,衝進園林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這一腳,踏破鐵血戰魂,摧毀戰場中的一座座湖泊,身姿如同真神出世,令得雲桓鐵血王嘴裏咳血,急速爆退。

    即便他穿有鐵血鎧甲,也沒能完全防住焱神腿的神力。

    半杯茶水所化的戰場,五十座湖泊全部消失,被神焰蒸乾。

    戰場中,處處都是火焰在燃燒,將大地燒得赤紅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手持神龍白骨鞭,一手持藏山魔君,搶奪到主動權,向雲桓鐵血王發動連番攻擊,逼得他不斷倒退。

    一邊攻擊,張若塵一邊以精神力,與乾坤界中的小黑溝通。

    “我和雲桓鐵血王爆發瞭如此激烈的戰鬥,肯定驚動整座機封聖府,可是,姑射靜卻至今沒有現身。可見,那個魔女不可信,想要脫身,只能靠我們自己。你的實力,到底如何,有沒有把握殺出去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自信滿滿,道:“本皇的實力,你還不知道?這個雲桓鐵血王,本皇要滅他,只需一個眼神。至於白妖女,本皇打她十個也不在話下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張若塵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小黑乾咳兩聲,話鋒一轉,道:“但是,剛纔本皇憑藉強大無匹的精神力探查了一番,發現,園林中出現了多位大聖強者。有道是,雙拳敵不過四手,本皇還是壓力很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如被噎住,心直往下沉。

    果然,誰都靠不住,最後還是得靠自己。

    “雲桓鐵血王,給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懷中,摸出一張符籙,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正處於下風的雲桓鐵血王臉色一變,以爲那是血絕戰神或者血後,賜給張若塵的絕殺神符。於是,他再次施展出鐵血戰魂,將骨矛插在地上,全力以赴防禦。

    符籙落下,如同夜幕降臨,將雲桓鐵血王籠罩在一片黑暗中。

    這,當然不是什麼絕殺神符,而是張若塵從星海世界一百枚神石一張購買的“黑暗獄界符”,屬於困禁一類的符籙。

    足以將萬死一生境大聖,都困住片刻。

    園林中,佈置了很多陣法,張若塵想要憑藉空間手段,跨越空間逃走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唯一的辦法,乃是憑藉空間混沌蟲。

    空間混沌蟲若是要走,再多的陣法和禁錮手段,都無法困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要打算釋放出空間混沌蟲,跨越蟲洞離開,姑射靜的聲音,在他腦海中響起:“給我製造機會,我要試探白卿兒。”

    聽到她的聲音,張若塵略微鬆了一口氣,這個魔女終於來了,不用再一個人孤軍奮戰。

    空間混沌蟲雖然能夠啃食出蟲洞,可是速度很慢,張若塵想要趕在白卿兒出手前逃走,機會非常渺茫。

    既然姑射靜到來,那麼一切都可以按原計劃進行,沒必要使用這招下策。

    “星海無岸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裝出若無其事的神色,將真理界形釋放出來,與此同時,不斷衍化千問級高階聖術神魔鎮獄,一尊神魔虛影,在他身後升了起來。

    神魔虛影與真理界形,快速融合到一起。

    黑暗獄界符覆蓋的那片黑暗區域中,響起雲桓鐵血王的長嘯聲,隨後,一道死亡之光,擊穿黑暗,從裏面脫困而出。

    “給我破。”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的嘯聲,將符籙殘剩的黑暗力量,盡數震散,煙消雲散。

    就是這時。

    神魔鎮獄和真理規則合一,爆發出十倍攻擊力量,由張若塵打了出去,衝撞向雲桓鐵血王。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哪裏想到,張若塵爆發出十倍攻擊力竟是如此可怕,比至尊聖器的力量都要更加驚人,根本來不及解除身上的封印,只得拼盡全力刺出一矛。

    以攻爲守。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不愧是大聖中一等一的強者,眼力極準,不偏不倚,正好擊中神魔鎮獄最脆弱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是,在十倍攻擊力的衝擊下,他雖然破掉了神魔鎮獄,卻依舊遭受重創,遠遠的飛了出去,撞入進一座乾涸的湖泊中,砸出一個隕石坑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打算繼續出手,可是,這片戰場,卻像是氣雲一般散去。

    廣闊的大地和天空消失,他和雲桓鐵血王回到了園林中,剛纔的戰鬥,如同一場幻夢。

    “不用再戰了,張若塵是你取勝。”白卿兒道。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傷得不輕,手指在身上點動,解除封印,頓時,虛弱下去的氣息重新恢復,而且變得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他眼中充滿不甘和狠意,咬牙道:“姑娘,我還沒輸,我要和他繼續戰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輸了,就是輸了。”白卿兒冷淡的道。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道:“我剛纔自封了九成修爲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算自封九成修爲,依舊是萬死一生境,而你的對手,只有百枷境。”白卿兒的雙眸中,涌出寒光。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不敢直視此刻白卿兒的雙眼,立即低頭,道:“是,我敗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見園林中的遠處,迷霧中,站着一道道身影。

    這些修士,個個都很強大,看向他的眼神,皆是帶有不可思議的神色。

    特別是白卿兒的大弟子商月,看他的時候,眼中充滿炙熱的光芒,彷彿要將他吃掉一般。

    雖然,雲桓鐵血王自封了九成修爲,可是張若塵能夠將其擊敗,顯然是出乎這些修士的意料,不得不重新審視他。

    “啪!啪!啪……”

    白卿兒輕拍玉手,站起身來,如同美女圖卷一般站在石桌旁,笑道:“我現在有些相信那些傳言了,雲桓鐵血王居然沒能試探出你的深淺,你的確出乎我預料的強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那麼,我現在可以走了?”

    白卿兒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不變,似乎早有預料,道:“女人的話,果然信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不!你要走,我不攔你。但是,你得將命運奧義、真理奧義、空間奧義留下才行。”白卿兒目光清澈似水,聲音也很柔和,可是,卻帶有不容抗拒的命令語氣。

    園林中的一位位強者,相繼向前走出數步,形成合圍之勢。

    一道道強大的聖威,無形中向張若塵壓了過去,要逼他就範。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鎮定,道:“我只有命運奧義,哪來的真理奧義和空間奧義?再說,就算我有奧義,憑什麼要給你?白姑娘不會真的已經把自己當成張家人了吧?”

    “死到臨頭還敢佔師尊的便宜,你若沒有空間奧義,身體怎麼可能承載得住一座大世界?”商月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浮現出一道若有所思的神色,就是這時,一道神焰劍光,以閃電般的速度,直刺向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是商月出手。

    她的修爲,比一成實力的雲桓鐵血王還要強大,手中聖劍是一件神遺古器,施展的劍法玄奇絕倫,與淨滅神火融爲一體,兼顧劍道和火焰之道兩家之長。

    一劍出,猶如神陽墜大地。

    “一個弟子都這麼厲害,白卿兒的修爲,得強到了什麼地步?”張若塵腦海中,閃過這道念頭。

    他釋放出精神力探查,可是,只能感應到火焰和聖劍,感應不到商月的位置。頓時,明白過來,此女根本不是人類,也不是血肉生靈,應該是劍靈,或者是先天火靈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