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十聲虎嘯,同時響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掌拍出,掌中打出十隻葬金白虎的虛影,掌心涌出的金芒,將劍光和神焰的光芒蓋了過去,反向涌出。

    商月雖強,可是,借了乾坤界力量的張若塵卻更強。

    龍象……不,應該說是龍虎般若掌,掌力霸道而又雄勁,至剛至猛。

    掌力擊散淨滅神火,頓時商月的身影顯化出來,急速向後倒退,臉色由紅轉白,由白轉青,眼中再也沒有輕視,變得慎重了不少。

    沒有真正交過手,境界高的修士,永遠瞧不上境界低的修士。

    因爲一個修士,數百年、數千年的認知已經固化,境界高碾壓境界低就是常識,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轉變過來。即便事實擺在面前,內心其實也是不承認的。

    就像凡人,永遠不會相信,一個剛出生的嬰兒,可以一拳打死一個壯漢。

    即便發生在眼前,也不會信。

    只有自己被一拳打死的時候,纔會信。

    商月此刻顯然是信了,心中不得不承認元會級天才,的確不是尋常修士可比,無法以常理判斷。當然,這也讓她更加確信,張若塵身上必定有不少奧義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商月和商夏同時出手,各持一柄聖劍,從左右兩個方向,向張若塵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二女,一個是先天火靈,一個是先天水靈,同時出手,衍化出絕妙的劍陣,合陰陽之道,使得她們的戰力大幅度提升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要以一敵二的想法,揮手將多重空間捲袖打出。

    捲袖展開,光芒爆射,形成一座座空間小世界,籠罩整座園林,將園林中的陣法銘紋分割而開,使得所有陣法都失去作用,無法催動。

    白卿兒立即意識不到不對勁,揚聲道:“張若塵要逃,拿下他。”

    商月、商夏、雲桓鐵血王、白髮老嫗、白衣神秘強者……,園林中的修士,紛紛出手,打出一道道聖術,想要破開多重空間小世界。

    “憑藉區區一張卷鬚,就想脫身?看本王一擊破之。”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身上的封印解除,骨矛猶如化爲了尖銳的神柱,爆發出萬死一生境巔峰的全力一擊,擊向懸在上空的捲袖。

    張若塵神情淡漠,右手食指指尖向虛空一按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腳下的大地,和頭頂的天空,閃爍出密密麻麻的空間銘紋,無限擴展,使得他打出的絕強一擊,連多重空間的空間壁都觸及不到,想要毀掉捲袖更是遙不可及。

    另一座空間小世界中,商月和商夏如同水火靈蛇一般相互纏繞,衍化出冰火日月劍陣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早已在那座空間小世界中,佈置了一滴暗時空物質。劍陣正要成形之時,暗時空物質突然浮現出來,爆裂而開,釋放出恐怖的毀滅力量。

    以商月和商夏的修爲,一滴暗時空物質,還傷不到她們。

    可是,此時她們正在全力衍化劍陣,自身防禦薄弱,更是無法脫身避退。

    隨着兩道慘叫聲響起,商月和商夏所在的空間,變成了一片暗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張多重空間捲袖,乃是張若塵集大成之作,代表他最巔峰的空間造詣,早就提前佈置了種種攻擊手段和空間陷阱,豈是他們說破就破得掉?

    當然,這些修士,也都不是弱者,隨着他們認真起來,全力以赴發動攻擊,張若塵的壓力大增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《時空秘典》,將書頁一張張翻開,隨即,一種多元空間呈現,與捲袖形成的多重空間相互結合,相輔相成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,一分爲三十六,出現到三十六座空間小世界中。每一道分身,都在全力催動捲袖中的空間銘紋,轉化爲各種空間攻擊手段,將空間力量運用得出神入化。

    白卿兒站在其中一座空間小世界中,靜若處子,不慌不亂,饒有閒情的擡頭看了一眼多重空間捲袖,道:“你真是處處都能給我帶來驚喜,區區百枷境,竟然就能憑一己之力,困住我座下這麼多高手。看來,得你一人,便勝過得千萬人。對於我們的賭約,我現在有些認真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可惜,困得住再多的修士,也困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這一點,卻沒有立即逃走,看來你不是一個人來的這裡。和你一起來的那個女子是誰?”白卿兒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姑射靜動聽而又帶有幻術力量的笑聲,傳入進一座座空間小世界。

    被困在空間小世界中的大聖強者,紛紛受影響。

    修爲較弱的,直接陷入幻境,有的嚎啕大哭,有的發瘋了一般的揮動戰兵。

    修爲強大的大聖,則是立即盤膝坐下,全力以赴抵擋幻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承受的壓力大減,心中震驚不小,姑射靜這個魔女平時不顯山露水,真正出手起來,竟是如此了得,將幻術融於聲音,就能讓萬死一生境巔峰的大聖失去戰力。

    幸好幻音沒有攻擊他,否則他不敢確定,憑藉六十五階的精神力和真理之心,是否擋得住。

    一貫從容的白卿兒,首次皺起眉頭,眸光穿過重重空間小世界,望向園林的高牆之上。只見,一位嬌媚勾魂的紅裙女子悄然站在上面,玉足輕輕一蹬,猶如仙女臨塵一般的飛落而下。

    姑射靜直接闖入白卿兒所在的空間小世界,一瞬間,整個小世界中魔氣騰騰,被紅色的魔霧籠罩,並且顯化出一道道比山嶽還要高大的神魔虛影,氣勢強大,彷彿能夠吞噬一片星空。

    “白卿兒,交出極品本源神晶,否則,死。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心中在思考前來之人的身份,淡淡的道:“你找錯看人!你要極品本源神晶,應該向張若塵索取才對。很多修士都知道,是張若塵殺死譚飛,盜走極品本源神晶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幽幽含情的瞥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是你盜走了極品本源神晶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你看,他說他沒有。”姑射靜笑吟吟的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道:“羅祖雲山界這一代的傳人,竟如此好騙嗎?張若塵引你來此,是想利用你對付我,從而借刀殺人。因爲,天下只有我知道,極品本源神晶在他手上。殺了我,他就可以獨佔本源神殿。”

    顯然白卿兒已猜到姑射靜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相比於張若塵而言,我更相信,你盜走極品本源神晶的可能性更大。再說,就算不爲極品本源神晶,我也早就想會一會你,看看你到底有何種本事,可以將那麼多頂級大聖收服在座下。難道是靠美//色?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臉色一寒,空間彷彿都被凍住了一般。

    就是這時,姑射靜一指點了出去,指尖飛出一道光束。

    看似簡簡單單的一擊,可是,光束飛過之處,道鎖、大聖銘紋、神紋盡數斷裂,就連空間都出現密集的裂口。

    這,像是一道死亡之光,世間沒有任何東西抵擋得住。

    “休要傷我師尊。”

    商夏將手中神遺古器聖劍打出,化爲一道流光,擊穿空間小世界的空間壁,與光束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神遺古器聖劍瞬間被打得支離破碎,化爲一塊塊廢鐵,激飛向四方。

    可是,光束的力量,彷彿沒有消減,撞擊在白卿兒的心口。

    詭異的事發生。

    白卿兒的心口,出現一個神光漩渦,將光束吸納了進去,消失得無影無形。

    “本源神光,原來你是本源掌控者。”姑射靜感到詫異,同時更加相信張若塵的話,白卿兒盜取的極品本源神晶的可能性很高。

    白卿兒道:“羅祖雲山界的神通,無他必死指,你似乎還沒有修煉到大成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見識真正的神通,我成全你便是。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對你沒有興趣。有人,對你興趣更大。”

    白卿兒轉身就走,向張若塵邁步而去,捲袖形成的多重空間和《時空秘典》形成的多元空間,彷彿氣泡一般,完全擋不住她。

    看着白卿兒越來越近,張若塵臉色變了又變,向姑射靜望去,卻發現,姑射靜此刻臉上一絲笑容都沒有,凝重到極點,顯然是發現了什麼恐怖的敵人。

    園林的深處,響起一道聲音:“羅祖雲山界的傳人,萬年纔出世一次,想來應該不弱,不知能不能擋住我一刀?”

    是巫馬九行的聲音。

    聽到這聲音,張若塵一直懸着的心,瞬間沉入谷底。

    該死!

    щшш★ тTk дn★ ¢ ○

    巫馬九行不是養傷去了嗎,怎麼在機封聖府中?

    失算,嚴重失算。

    “逃,立即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手指上的空間混沌蟲飛了出來,變得蛟蟒一般巨大,正要啃食空間。白卿兒隨手一揮,一大片雷電光芒,擊在空間混沌蟲的身上,將它打得翻滾出去,重新變得蚯蚓般大小。

    剎那間,白卿兒和張若塵之間,只剩最後一層空間壁。

    “想破我的空間捲袖,沒那麼容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牙齒一咬,從空間戒指中,取出一罐神血,拋灑了出去。

    這些神血,融煉了神石粉末。

    多重空間捲袖的威力大增,一道道空間銘紋變成了血紅色,釋放出強大的神性光澤。白卿兒所在的空間小世界,時而無限拉伸,時而快速擠壓,時而整體崩塌……

    即便以白卿兒的修爲,也暫時陷入其中,難以脫身。

    “王爺,摘了他的捲袖。”白卿兒吩咐一聲。

    隨即,一隻三尺高的翡翠石龜,從距離張若塵不遠的地底冒了出來。

    地面的空間銘紋,被它徒手撕裂。

    “本……本……本王……王……”

    龜王爺一句話尚未說完,便是被一隻黑刺蝟一腳踢飛出去。

    是小黑。

    或許是覺得這隻烏龜像軟柿子,這一次,是小黑主動請戰。

    “話都說不清,還敢出來丟人現眼。”小黑單腳立地,另一隻腳尚且呈踢腿的姿勢,渾身上下,尖刺筆直。

    龜王爺怒了,沒想到自己堂堂石族無上境大聖,得荒天大神親自指點的一等一聖境強者,居然被一隻刺蝟給踢飛。

    翻滾了十多圈後,龜王爺豁然站起身,背上的龜殼,浮現出數千個古老的神文,手中多出一根鐵杖,一杖揮擊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短手,離得那麼遠,還想打本皇?”小黑很狂,肆無忌憚的嘲笑。

    挑最弱的對手,果然可以隨便虐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龜王爺的鐵杖看似是從遠處揮出,可是,卻輕輕鬆鬆破開空間,砸在小黑的頭頂,將它打翻在地,頭和腳都不見了,只剩一團黑色的刺。

    張若塵真的很想將小黑提起來抽打一頓,都什麼時候,還敢輕視對手。

    他十分清楚,多重空間捲袖困不住白卿兒多久,再不脫身,今天怕是真的會交代在這裡。將受創的空間混沌蟲收回來後,張若塵提起死狗一般的小黑,急速向園林外衝去。

    哪知,立在園林大門位置的那根石柱,突然活了過來,探出一隻石手掌,向張若塵擒拿過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,竟然還藏有高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,石手掌探過來時,腳下的大地在向下沉陷,天空在旋轉。

    石手掌猶如涵蓋了整個天地,密不透風,即便張若塵將神龍白骨鞭打出,也無法破開一道縫隙,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五指形狀的“天空”,塌壓下來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比雲桓鐵血王更加厲害的強者,很有可能,達到了無上境。

    另一頭。

    園林的深處,升起數之不盡的光芒紋路,凝聚成一柄金光燦燦的刀,向姑射靜揮斬下去。

    “死靈祭!”

    姑射靜雙手結印,腳下升起一座圓形祭臺,紅色的死靈魔氣逸散而出,祭祀的聲音彷彿從遠古傳到今世,一尊尊神魔虛影復甦,撐起神戟,擊向金刀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金刀無堅不摧,斬滅神魔虛影,破開姑射靜施展的大成神通,擊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姑射靜如同斷線風箏一般拋落下祭臺,渾身鮮血淋漓,無上法體被金刀重創,體內的聖道規則變得紊亂不堪,被刀道規則不斷斬斷。

    她的法體瀕臨崩潰,生機逐步被摧毀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巫馬九行,果然厲害。”

    她的嬌//軀輕輕顫抖,不再有先前的嫵媚,臉上也失去笑容,可是眼神依舊蘊含不屈的意志,戰意沒有因爲這一刀被擊垮。

    即便萬死無生,也要去尋找可能存在的生機,這是每一個渡過萬死一生境的修士都明白的道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