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柱將軍和龜王爺一樣,都曾得荒天大神親自指點,修爲達至無上境。

    它一出手,天地規則都隨之改變,天空化爲五指形狀,大地不斷沉陷,空間結構出現詭異變化,即便是張若塵這個空間掌握者都難以定住空間。

    “與無上境大聖相比,終究還是差距太大。”張若塵暗歎一聲。

    被打得彷彿死狗一般的小黑,關鍵時刻緩過氣來,驀地,神經質一般的大吼一聲:“敢偷襲本皇,死罪。”

    它從張若塵手中掙脫出去,雙目開合之間,有奪目神光射出。

    爪子,當空一揮,形成三道火焰光痕,將從天而降的五指形天空劈開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上萬億道聖道規則碰撞,呈現出世界幻滅、斗轉星移、神靈隕落……等等,驚人的異象。

    柱將軍雙目大睜,如遭雷擊,收回石手,高大的身軀向後爆退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刺蝟,莫非是遠古神種?”柱將軍擡起手掌,只見,石質的掌心,出現三道黑色紋路,深達一寸。

    須知,它的石身,乃是神礦精髓,可以淬鍊出煉製至尊聖器的神金材料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小黑剛纔那一爪,是何等恐怖。

    “孤陋寡聞的蠢貨,本皇乃是不死……刺蝟。”

    “不死刺蝟嗎?好,很好,雖然本將軍沒有聽說過你這種遠古神種,可是從今日起,一定記住。”柱將軍慎重的說道。

    小黑懶得與它解釋,揉了揉頭頂的包,轉過身,望向身後,一雙火眼怒視追上來的龜王爺,厲吼道:“本皇要以你的鮮血,洗清剛纔的恥辱。今日,已是不死不休之局,戰!戰!戰!”

    浩蕩戰意,化爲戰雲,在小黑的頭頂聚集。

    龜王爺一愣,兩隻綠豆般大小的眼睛滴溜溜轉動,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是……是……石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皇管你是誰,就算你背後站着一尊神靈,也難逃一死。本皇最討厭就是你這種打不過,便想要用背景壓人的廢物。顫抖吧,烏龜。”小黑氣勢再次攀升一截。

    龜王爺有些氣餒,閉上了嘴巴,心中暗道,“你誤會了!我只是想說,我是石族大聖,本體乃是沉積上億年的空間翡翠,根本沒有血液。你就算要以我的鮮血洗清恥辱,也做不到啊!”

    小黑見龜王爺一直對它擠眉弄眼,覺得對方是在挑釁它,心中大怒,正想衝上去一戰,卻被張若塵一把抓住尾巴拖了回來。

    “別攔着本皇,本皇要打得它神形俱滅。”小黑惱怒,喝斥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別理他們,趕緊破陣,離開此地,巫馬九行在園林中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小黑瞬間清醒過來,仔細觀察形勢,果然察覺到巫馬九行的氣息,道:“這廝,刀道達到神之境,已經登峰造極,元會級天才不入無上境,便是當世無敵。快逃,立即逃。”

    遇到危險,小黑比誰都跑得快,一溜煙的,向園林外逃去。

    柱將軍出手攔截,被它連揮九爪掀飛出去,橫倒在地,石身上,盡是爪痕。

    張若塵緊跟在小黑身後,心中總算多了一些底氣。

    小黑雖然極不靠譜,不過,修爲恢復後,的確是展現出了非凡的實力。白卿兒座下的兩尊石族無上境大聖,顯然都是有成神之資的奇種,可是,在小黑的面前卻走不出十個回合。

    小黑和柱將軍交手時,天地間涌動的聖道規則,猶如兩座大海衝撞。張若塵修煉出來的一百多億道聖道規則與之相比,猶如一座小小的池塘,頃刻間就會被吞沒。

    見識到和無上境大聖的差距後,讓張若塵心中的動力大增,暗暗發誓,此次若是脫身,一定潛藏起來,不修煉到百枷境大圓滿,絕不出世。

    只有修煉到百枷境大圓滿,半神之體完全釋放出來,才能承受住更多的世界之力。那時,他才擁有與無上境大聖一戰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當然,半神肉身本身就非常強大,可以力壓無上境大聖,可惜,以他百枷境的修爲,還無法完美髮揮出來而已。

    境界!

    境界到了,才能操控更加強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驚天動地的塌碎聲,在園林中響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隨之一變,向龜王爺所在的方位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龜王爺的空間造詣高深,在小黑和柱將軍交手之時,破開了空間小世界的空間壁,將多重空間捲袖擊碎。

    頓時,園林中的空間小世界,崩塌了大半。

    包括白卿兒在內,所有大聖強者脫困而出。

    他們這麼多強者,被一個百枷境大聖困住,心中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氣,眼中殺機畢露,追向張若塵和小黑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哪裡逃,接我一招千軍一殺。”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從一衆強者中,率先衝出,將手中骨矛擲出。

    骨矛上的銘紋發出亮光,隨即一座殘破世界的虛影顯現出來,與骨矛一起飛行,以無與倫比的速度,頃刻間,飛至張若塵身後。

    這是雲桓鐵血王以萬死一生境巔峰的修爲,打出的一擊,沒有自封修爲。

    若被擊中,別說張若塵,就算是初入萬死一生境的大聖,也會被一矛打得灰飛煙滅,魂靈不存。

    越是危險,張若塵越是沉着冷靜,思緒變得空冥。雖然沒有回頭,可是骨矛的軌跡,卻在他的腦海中,清晰呈現出來。

    憑藉萬倍音速的流光功德鎧甲,張若塵的速度,竟然比骨矛還要快一些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他一步跨出,衝入園林,進入園林外的陣法中。

    剛一踏入陣法,陣法便是如同圖卷一般展開,將他困在了一座沙漠一般的世界中。

    沙漠世界,沒有光亮,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骨矛和殘破的世界,飛入沙漠陣法世界,緊追不捨。

    張若塵避無可避,逃無可逃,猛然轉身,以藏山魔鏡護體,又將紫金葫蘆和萬咒天珠打出。

    三件至尊聖器同時釋放出至尊之力,如同三輪太陽升起,灼目的光華,穿透了陣法沙漠世界,傳出機封聖府,照亮整座神女城。

    “嘭!嘭!嘭……”

    骨矛的威力無可匹敵,將紫金葫蘆和萬咒天珠撞飛出去,擊穿藏山魔鏡顯化出來的一座座魔山,與鏡面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藏山魔鏡,一同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他全力以赴催動空間力量,纔將骨矛的殘勁化解,沒有受太重的傷勢。

    “居然可以接住我全力一擊。”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追入陣法沙漠世界,眼中露出驚詫之色,隨即,眼神變得沉冷,殺意更濃。

    才百枷境就如此難對付,等張若塵突破到千問境,自己豈不是要敗給他?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一把抓住骨矛尾端,體內密密麻麻的規則涌出,化爲一片規則海洋,與骨矛融爲一體,橫劈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擋住雲桓鐵血王的第一擊,張若塵已是拼盡全力,哪裡還有擋住第二擊的餘力?

    但,張若塵沒有就此認命,身體瞬間縮小,化爲一粒光點。

    “避不開的,你已被我的規則海洋鎖定,不是縮小身體就能避開。”雲桓鐵血王譏誚的笑道。

    那粒光點中,一隻閃閃發光的鐲子飛出。

    鐲子急速旋轉,越變越大,直徑變得足有三丈,將雲桓鐵血王和他釋放出來的規則海洋,盡數席捲到鐲圈的內部。

    雲桓鐵血王揮出的骨矛,失去方向,擊在了地面,將沙漠打得沉陷。

    光點閃爍了一下,張若塵的身形重新顯現出來,看着被困在鐲子中的雲桓鐵血王,眼中露出一道意外的神色。

    只見,雲桓鐵血王反覆重複着一個動作,就是舉起骨矛,劈向地面。

    非常詭異。

    從後方追上來的一衆大聖強者,都被這一幕驚住,竟是頓在原地,沒有立即上前。

    白卿兒認出困住雲桓鐵血王的鐲子,道:“御邱神子的宙繁鐲,居然落入了你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是宙繁鐲,傳說,當初剛剛踏入無上境的御邱神子,憑藉此鐲,與巫馬大人打成了平手。”白衣神秘強者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點了點頭,道:“這是一件命運寶物,也是一件時間寶物,任何修士被困在其中,都將陷入時間循環。可惜,張若塵的命運造詣還不夠高,否則完全可以憑藉宙繁鐲的命運力量,讓雲桓鐵血王自己殺死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這件寶物,我來收取。”

    白衣神秘強者極爲心動,隔空抓了出去,一隻由死氣凝聚成的大手,抓在宙繁鐲上。

    宙繁鐲雖強,可是,畢竟只是一件兵器。

    在死氣大手的壓制下,鐲子旋轉速度越來越慢,最後,完全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眼看宙繁鐲就要被收走,姑射靜闖入陣法沙漠世界,從雲層中,破空飛出,一指擊碎白衣神秘強者凝聚的死氣大手,探手抓住宙繁鐲。

    宙繁鐲落入她手中的一瞬間,散發出來的命運光華大漲,宛若化爲一隻神輪。

    姑射靜落到張若塵的不遠處,玉足陷入黃沙,目光無視白卿兒等人,而是忌憚無比的看着天穹,道:“用時間力量助我。”

    不用猜也知道,肯定是巫馬九行追來了!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形勢危急,倒也果斷,眉心的時空神武印記浮現出來,急速轉動,形成一道空間之門,涌出源源不斷的世界之力。

    頃刻間,張若塵身上爆發出來的氣息,達到萬死一生境中期,甚至後期的級別。

    不過,他的眉心出現一道道血紅色的裂痕,頭顱彷彿要四分五裂一般,顯然達到了他能夠承受的極限。

    他體內的時間規則盡數飛出,與乾坤界的世界之力相融,注入進宙繁鐲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霎時間,宙繁鐲中,涌出數之不盡的時間印記光點,化爲光雨,將姑射靜曼妙的嬌//軀籠罩,並且向四方蔓延,覆蓋整座陣法沙漠世界。

    沙漠世界變得夢幻而又詭美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巫馬九行踏破陣法雲層,出現在虛空中,一步步走來。

    他所在的天空,出現緋紅晚霞一般的奇景,身形高大而又俊美,披着一頭火紅色的長髮,渾身噴薄出能夠讓天下女性都爲之迷戀的陽剛魅力。

    強大、俊美、陽剛霸氣,卻又有一股含而不露的獨特魅力,瞬間讓商月和商夏等女性修士移不開目光,就像男性修士看到《九仙美人圖》上的仙子一般,情不自禁被吸引,傾慕到無法自拔。

    巫馬九行一貫神秘,商月和商夏也是第一次見到他的真身。

    巫馬九行一雙精氣飽滿的眼睛,落在姑射靜身上,道:“當今之世,僅有命運神殿的第一強者卓雨農,接住了我一刀而不死。今日,又多一位,羅祖雲山界的傳人沒有讓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揚起倔強的下巴,道:“沒能一刀殺死我,可見你的刀,並沒有傳說中那麼厲害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與卓雨農一戰,受了些許傷勢,其實殺你無須使用第二刀。”

    巫馬九行目光鋒銳,彷彿天下間沒有任何事物可以動搖他的意志,攤開右手,隨即,密密麻麻的刀道規則在掌心凝聚,凝成一柄金色的刀。

    刀,還未斬出。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卻都感覺自己的聖魂彷彿已經被斬中,眼睛變得盲瞎,頭顱疼痛欲裂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金刀飛出,斬下。

    姑射靜抓住時機,將宙繁鐲擲出,拖着一道長長的流光尾巴,撞擊向從天穹劈落下來的金刀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姑射靜一把抓住張若塵的手腕,向陣法沙漠世界的邊緣飛去。

    “鐲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命,還是要鐲子?等你踏入無上境,再去取回也不遲。”姑射靜臉色蒼白,身上大聖血液不斷滴落,每呼吸一次,氣息就會衰弱一分。

    能接巫馬九行一刀而不死,姑射靜已經非常了不起,可列入神境之下頂尖強者位席。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明白保命纔是當前最重要的事,輕嘆一聲,催動流光功德鎧甲,反手抓住姑射靜虛弱的手腕,衝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黑已將沙漠世界的陣法破掉一大半,道:“再給本皇爭取一些時間,馬上就能將陣法破掉。”

    “來不及了,今日,你們都得留在這裡。”

    白卿兒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地上一粒粒黃沙自動飛了起來,如同漩渦一般旋轉,凝聚出一道白色的婉約身影,出現到張若塵和姑射靜的眼前。

    白卿兒站在原地不動,只是向天空看了一眼,隨即,一條白色星河墜落下來,連綿不知多少萬里長,向張若塵和姑射靜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並非真正的星河。

    可是,當星河墜落下來時,本是十分廣闊的陣法沙漠世界,再一次被拉伸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的眼前,白色星河與真正的星河沒有區別,由上萬顆星辰匯聚而成,每一顆星球都直徑萬里,有山河湖海的輪廓在上面呈現。

    明知是假的星河,卻依舊讓人感到絕望和震撼,彷彿整個宇宙都可以被她操控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