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眼看就要將空間戒指摘下,一道白光,從眼前閃過,小黑被白光抽得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連翻三個跟頭,小黑暈乎乎的爬起來,眼珠轉動,在房間中尋覓,道:“誰?誰偷襲本皇?”

    確定房間中,除了張若塵和姑射靜外,沒有第三個修士,小黑纔是微微鬆了一口氣,自言自語:“白色的光……不對,像一條尾巴一樣,什麼東西?”

    小黑左顧右盼,再次向張若塵走去。

    這一次,小心謹慎了許多。

    它釋放出不死神焰,爪子緩緩的,探向張若塵手指上的空間戒指。

    快要抓住戒指的時候,小黑故意停頓了一下,見那道“白光”沒有再次出現,纔是微微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剛纔,應該是張若塵的護體寶物作祟。那護體寶物,多半是一次性的,已經被消耗掉。這一次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小黑嘿嘿直笑,笑聲還沒有落下,便是,慘叫一聲。

    那道白光再次出現,抽在它臉上,身體斜飛出去,貓臉腫脹起來了一大圈。

    “誰?給本皇出來,藏頭露尾算什麼英雄好漢?有本事,堂堂正正一戰。”

    小黑用爪子捂着大圓臉,怒氣騰騰,嘶聲大吼。

    太可惡了,居然接連被偷襲兩次。

    做爲屠天殺地之皇,從來只有它偷襲別人,誰敢偷襲它?

    “不出來是吧?本皇一旦動怒,這片天地,都得懾懾發抖。”

    小黑雙瞳火焰直冒,雙爪緊捏,強大的聖威,從體內爆發出來,雄赳赳氣昂昂的,邁步向牀榻上的張若塵走去。

    它懷疑,偷襲它的兇徒,藏在張若塵身上的某處。

    距離牀榻尚且還有三尺遠,虛空輕顫,白光再次飛出。

    小黑眼睛大睜,終於看清,那道白光的的確確是一條尾巴,很粗,很長,雪白光滑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猶如鞭子一般,尾巴抽向小黑胸口。

    小黑早有防範,猛然向後倒退,避開了這一擊,站到隱匿陣法的邊緣,哈哈大笑:“來啊,來啊,抽打本皇啊,抽不到,抽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白色尾巴無聲無息,在小黑頭頂的空間中顯現出來,狠狠的抽下去。

    小黑渾身巨震,頭頂的羽毛,被打掉了一把,三魂七魄彷彿都被打散了一般,軟綿綿的倒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蠢貨。”

    葬金白虎從空間中走出,龍行虎步的走過去,又狠狠在小黑後腦勺上踩了一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多久過去,張若塵被震傷的聖魂重新凝合,甦醒過來。

    睜開眼睛的一瞬間,他猛然從牀榻上坐起,看了看雙手和身體。

    肉身的傷勢,已自行痊癒。

    忽的,一股鑽心的疼痛,從頭部傳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咬緊牙齒,雙手捂着頭,半晌過去,臉上抽搐的肌肉放鬆下去。

    大口喘息之後,他喃喃念道:“我現在與無上境大聖差距,竟然如此之大。即便借用了冥王舅舅的一道劍氣,可是,兩股力量碰撞形成的餘勁,依舊差點摧毀了我的半神肉身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聖魂,存於神光氣海,又護在聖源中,卻險些被震散。”

    “境界上的差距,果然沒那麼容易跨越。等等,我的氣海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內查氣海,驚異的發現。

    烙印有諸神印記的神光氣海,竟是出現了一道道裂痕。

    連氣海中的四枚聖源,都呈龜裂狀。

    張若塵苦笑連連,傷成現在這個地步,也不知該慶幸,還是該鬱悶。

    至少氣海和聖源還在,修爲沒有被廢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小黑的碩大貓頭,小心翼翼的湊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了它一眼,露出異樣之色,道:“你頭上纏着一圈白布是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小黑盯着張若塵,心中在思考判斷,他是故意裝不知道,還是真的纔剛剛清醒過來?

    “誒!沒什麼事,就是和巫馬一戰,受了一點傷,小傷,不打緊。”小黑揮了揮爪子,一副無所謂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張若塵總覺得小黑有點奇怪。

    小黑的目光,盯向張若塵的下半身,神神秘秘的問道:“你現在的身體,和以前有些不一樣了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嗯!你到底想問什麼?”

    “你新的身體,有沒有長尾巴?”小黑認真的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,變得黑了許多,看了看自己什麼都沒有穿的身體,連忙從空間戒指中,取出一件聖袍穿上,道:“我暈厥了那麼久,你難道沒有自己去看?”

    “誰想看你的屁股啊……不對,是尾巴。”

    小黑被那條尾巴連抽了數次,哪裡還敢靠近張若塵?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現在清醒了過來,白色尾巴也沒有再出現。於是小黑大着膽子,繞到張若塵身後,盯着他腰下挺翹的位置,仔細端詳,道:“不像是能夠藏主尾巴啊!”

    說着,它探出一隻爪子……

    “幹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急速轉身,瞪了它一眼。

    交情歸交情,但,不能亂來。

    小黑輕輕搖頭,忽然想到了什麼,盯向躺在牀榻上的姑射靜,露出思索的神色,道:“難道是她?張若塵,她有尾巴嗎?”

    “我怎麼知道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本皇去檢查檢查。”

    走了兩步,小黑豁然停下腳步,有些忌憚。

    它轉身,對張若塵說道:“你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是好奇,問道:“你到底在找什麼?”

    “找尾巴啊!”

    “找什麼尾巴?”

    小黑當然不可能告訴張若塵真相,眼珠子轉動了一下,嚴肅的道:“你信不信本皇?”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知道,在他和巫馬九行對決的生死關頭,是小黑出手,將他救走。

    以他們的交情,當然是可以相互信任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向姑射靜,道:“她不可能有尾巴的,我們這裡,有尾巴的,只有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沒有看過怎麼知道?這魔女狡詐得很,千萬別被她騙了!本皇懷疑,她隱藏了實力,是故意受傷,意在達到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小黑向張若塵暗暗傳音,道:“她可是羅祖雲山界的傳人,萬年一出,肯定得到了魔祖一脈的真傳。她接近你,必定是爲了《天魔石刻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一動,問道:“你怎麼知道,她在打《天魔石刻》的主意?”

    小黑挺了挺胸膛,笑道:“你知道,魔道之源嗎?”

    “魔道源於黑暗之道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搖頭,道:“本皇說的不是這個,魔道雖然源於九大恆古中的黑暗之道,可是卻在武道戰法上,超越了暗黑本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明白小黑的意思。

    並不是說,魔道比黑暗之道強大,而是在某一方面超越了過去。

    就像,生命之道源於九大恆古中的光明,可是,在治療這一方面,生命之道卻超越了光明之道。

    小黑繼續說道:“所謂魔道之源,其實指的是,從古至今三個魔道最爲強橫的人物,他們將魔道發揚光大,開宗立教,創出種種蓋世戰法,使得魔道修士遍佈宇宙。”

    “雖然現在,大大小小的魔道勢力和流派衆多,可是最初的源頭,都是這三脈。”

    “哪三脈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小黑說道:“羅祖雲山界的魔祖,崑崙界的天魔,盤古界的大魔神。三人可稱魔源!”

    “姑射靜既然走的是魔祖一脈,你怎麼判定,她會打《天魔石刻》的主意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正色道:“因爲三大魔源各走不同的方向,雖然都很強大,卻都有缺失的地方。魔祖煉體修心,天魔傳功煉術,魔神竊天問道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說,魔祖一脈主修煉體,煉出無上魔體,以肉身魔勁鎮壓萬古。修心,則是以魔心,感知天地,同時也控制肉身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總而言之,魔祖一脈最強大的,就是魔體和心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我看她的魔體,並不怎麼樣。而且,她似乎主要使用的是魔道聖術,並沒有怎麼使用過肉身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這纔是本皇最擔心的地方!這說明什麼?這說明她一直在裝,一直在藏,必有不可告人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魔祖一脈煉體,但,並不是不修煉魔道聖術和功法。就像天魔一脈,修煉功法和聖術的同時,也會修煉魔體。只不過,各有所長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魔女,只使用魔祖一脈不擅長的魔道聖術,卻沒有使用擅長的魔體力量,就很能說明問題了!”

    小黑繼續道:“所以,在她暈厥的時候,本皇纔想去探查她的虛實,看看她是不是真的修煉了魔體。結果,卻被一條尾巴打傷。”

    說着,小黑解下纏在頭上的白布,露出紅腫的頭頂。

    羽毛掉了一大片,有些禿頂。

    張若塵強忍住笑意,看向玉//體橫陳在牀榻上的姑射靜,眼神變得凝重,道:“你是說,她修煉了魔體,而且修煉出了一條尾巴?而且,還把你打傷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小黑很記仇,下定決心,要找到那條尾巴的主人。

    不報仇,誓不罷休。

    張若塵太瞭解小黑了,這隻貓頭鷹,什麼時候撒謊,什麼時候講的是實話,騙得過別人,卻很難騙過他。

    剛纔,張若塵已經與葬金白虎溝通過,瞭解了真相。

    所謂的尾巴,其實是葬金白虎的。

    不過,小黑對姑射靜的懷疑,倒是讓張若塵警惕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個魔女,如果真的得到了魔祖一脈的真傳,修煉出了不得的魔體,肉身強大至極,那麼,爲何與巫馬九行交手的時候,沒有使用出來?

    “你說得沒錯,的確應該檢查一番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姑射靜傷得很重,刀傷從右肩處,一直拖到小腹位置,紅裙早已被大聖血液浸透,體內血液流失嚴重,身體蒼白得幾乎透明。

    她修煉的功法是《死靈圖》,體內的魔氣,充滿死亡氣息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觸摸到她胸口的傷口處。

    小黑躲在遠處暗急,低吼道:“不是查看傷口,是尾巴,尾巴!”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一道刀氣,從傷口中外溢出來,將張若塵的手指劃破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收手,看着手上的血口,道:“好厲害的刀氣,居然可以輕鬆破開我的半神之體防禦。姑射靜被一刀劈中,刀氣和刀道規則,無時不刻不再侵蝕她的身體,斬斷她的聖道規則,而她居然還活着,真是神奇。”

    小黑急不可耐,道:“別嘀咕了,你的半神之體,沒有規則支撐,只是血氣和力量更強而已。別人的無上法體,可是由數萬億道聖道規則鑄成,並不比你弱。尾巴,先看她的尾巴,到底有沒有尾巴?尾巴有可能使用某種秘術藏起來了,仔細尋找和探查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理會小黑,手託下巴,仔細思考。

    如果說,姑射靜是故意受傷,想要從他這裡騙取《天魔石刻》,未免也太冒險。

    畢竟,硬扛巫馬九行一刀,丟掉性命的可能性很大。

    誰敢這麼做?

    可是,她的魔體也的確強大,刀氣入體,卻無法將她的肉身分解,至今都還活着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麼回事?

    “算了,先不急着施救,看她到底是不是裝的。如果是裝的,等到傷勢惡化到一定程度,她自然也就裝不下去。”張若塵心中如此想到。

    小黑實在受不了,走了過去,道:“愣着幹什麼?本皇不是讓你,檢查她的尾巴?難道你不敢?你可是張若塵啊,什麼禽獸的事,你做不出來?裙子一脫,翻過來一看,絕對明明白白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已經使用真理之眼看過,她的確有一條尾巴,呃,白色的尾巴。”張若塵傳音道。

    小黑情緒激憤,顫抖着道:“本皇就知道,本皇就知道,張若塵,我們聯手,弄死她吧,留着必是一個禍害。”

    “不,先留着她,我還有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最初的想法,就是利用姑射靜,牽制白卿兒,讓白卿兒沒有機會獨自去尋本源神殿。

    可是,機封聖府一戰,卻讓張若塵生出了很多疑惑。

    第一,白卿兒既然自己就是本源掌握者,又盜走了極品本源神晶,爲何沒有立即去尋找本源神殿?

    第二,白卿兒想要極品本源神晶,張若塵可以理解。但是,她爲何,執意還要七手老人?

    第三,白卿兒和他無怨無仇,爲何從命運神域開始,卻不惜餘力的對付他?只是不想走漏消息那麼簡單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張若塵生出一個猜測,白卿兒手中,很有可能,根本沒有極品本源神晶。

    那麼,七手老人必然說謊了!

    想到此處,張若塵眼神一寒,立即就要打開乾坤界的世界之門,要和七手老人好好的談一談。

    可是,氣海中,空間力量只是輕輕一震盪,氣海壁的裂口,便是迅速擴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眉心劇痛,一直傳到腦部深處。

    “氣海和聖源的創傷太嚴重,看來只有傷勢痊癒後,才能重開乾坤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蒼白,緩緩盤做到了地上,忽的,想到了什麼,手指輕輕觸摸眉心。

    在與巫馬九行交手之時,他感知到,有空間奧義從眉心的神武印記中涌出。

    想到此處,張若塵連忙閉目,細細感知體內的各種力量,尋找奧義的氣息。

    找到了!

    在氣海中,與空間規則一起,沿着通天河流淌,比真理奧義的數量更多。

    “萬分之九十九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重新睜開雙目,眼中露出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,他又收起那股喜意,感到疑惑。

    “時空神武印記中,爲何會有空間奧義?而且,爲什麼恰恰只有萬分之九十九?”

    張若塵可是知道,真理之道如果能夠收集到百分之一,就會發生蛻變,修士只憑奧義,就能調動對抗神靈的力量。

    奧義的數量,如果達不到百分之一,就無法直接調動力量,最多隻能輔助參悟規則,或者增幅聖術的威力,等等。

    空間奧義是不是這樣,張若塵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可是真理之道,百分之一就是分水嶺。

    時空神武印記釋放出萬分之九十九的空間奧義,在張若塵看來,絕不是偶然。

    “難道我的時空神武印記,並不是祭祀的時候,從神界傳來。而是,有人賜予我的,比如須彌聖僧?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從修煉以來,張若塵就知道“武權神授”。

    任何生靈,想要修武,都必須在冬至日,通過祭祀,溝通所謂的神界,由神靈賜予神武印記,才能踏上修煉之路。

    對此,張若塵一直都心存疑惑。

    修士的神武印記,顯然不是地獄界和天庭界的那些神靈賜予,它們到底來自什麼地方?難道真的還有一個所謂的神界?

    這些疑惑,恐怕神靈都回答不了他。

    那些神武印記,或許根本不是來自什麼神界,多半隻是一種祭祀現象,以祭祀的方式,與天道溝通,從而開啓的修煉之路。

    只不過,崑崙界遭遇了大劫,神靈全部隕落,所以那些修士才以訛傳訛,說什麼“武權神授”。

    這是張若塵唯一能夠想到的合理解釋!

    真要有什麼神界,憑地獄界和天庭界諸神的實力,早就碾壓過去,哪裡會允許他們高高在上,指定誰可以修武,誰不可以修武?

    一旦他們收走神武印記,豈不是神靈都會被打回原形,再也無法修煉。

    如果被限制到如此程度,天下衆生,包括神靈,怕是都只能淪爲神界的奴隸,豬狗不如。修煉還有什麼意義?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甩開這個雜念。

    當下,療養傷勢纔是正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關於“神武印記”,大家可以回看本書的第二章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