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巫馬九行實在太強大,儘管他沒有直接擊中張若塵,但是,只憑絕對規則領域和身上外溢的氣勁,便是差一點殺死張若塵。

    難怪狩天之戰後,血絕戰神告訴張若塵,他太依仗半神之體的強大防禦力,遇到低於自己境界,或者同境界的修士,的確,憑半神之體,張若塵就算站在原地不動,對方想要傷他,也不是一件同意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,遇到境界遠高於他的缺、閻皇圖、無疆等人,半神之體便是多次受創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曾斷言,他若是遭遇萬死一生境大聖,對方只需一擊,就能將他的半神之體打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並非半神之體不強。

    若是不強,張若塵早就在狩天戰場上,被缺、閻皇圖、無疆等人打死。

    這一次,張若塵便是深切的體會到了危機感,一直依仗的強大肉身,遇到巫馬九行那種級別的強者,完全不夠用。

    別說巫馬九行,即便是遇到雲桓鐵血王,張若塵若是無法借用乾坤界的世界之力,也根本不敢硬拼,必須立即遁走。

    讓張若塵頭疼的是,現在氣海受了重創,無法打開乾坤界,根本借用不了世界之力。

    現在這樣的情況下,別說遇到雲桓鐵血王,即便是遭遇白卿兒的弟子商月和商夏這種級數的強者,都會非常麻煩。

    而神出鬼沒的葬金白虎,顯然是隻狠虎,張若塵無論遇到什麼樣的敵人,它都沒有出手的意思。恐怕只有張若塵真的無可奈何,陷入必死之局,纔會救他。

    萬一遲救一步……

    反正張若塵死了,它也不會死。

    所謂的引導者,在它心中的分量,到底有多重?恐怕只有它自己才知道。

    至於小黑,張若塵尚且還不清楚,它的實力到底有多深。能夠從巫馬九行的手中,將他和姑射靜救走,應該不弱。

    但是,寄希望小黑每次都能大發神威,不掉鏈子,實在太難。

    張若塵還是希望,性命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
    越想。

    張若塵危機感,更重了!

    “境界!正是因爲境界太弱,我現在才無法擁有,與萬死一生境大聖正面抗衡的實力,必須儘快突破到百枷境大圓滿。”

    “幸好煉化過白蒼血土,我的肉身恢復能力驚人,已經痊癒,倒是不影響我掙斷枷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裝放神屍的銅棺,擺放在房間中,飛入進棺材,落到神屍的體表。

    立即將日晷開啓。

    現在張若塵不再吝嗇神石,讓日晷覆蓋的範圍,將神屍上的噬神蟲完全籠罩,加速它們甦醒過來的進度。

    若是無法調動世界之力,噬神蟲將會是他最大的倚仗。

    在日晷下方,張若塵又取出七星帝宮,將血絕戰神存放在裡面的神之星魂取出。

    神之星魂存放在一塊人頭大小的神晶內部,像是一團幽藍色火焰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這塊神晶,張若塵深吸一口氣,自語:“居然真有神之星魂,這是誰的星魂?難道外公殺過神靈?”

    神晶中的神之星魂不全,只是很少的一道。

    可是,對目前的張若塵而言,卻有巨大幫助。將它煉化,足以在短時間內,讓受創的聖魂恢復,而且,肯定會比以前更強。

    只有聖魂先恢復,張若塵破損的聖源,才能更快凝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年後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神屍體表,手持神使木杖,將其舉起。

    頓時,木杖中,涌出強橫的黑暗力量,如同雲浪一般,籠罩銅棺內部空間中的千里之地。黑暗中,不時有雷電穿梭而過,散發出毀滅性波動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,煉化了這一道神之星魂,精神力終於衝破瓶頸,達到六十六階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能清晰感知到,精神力發生巨大提升,與六十五階時不可同日而語。其中最明顯的表現就是,可以與更快的速度,讓聖術和真理之道結合,爆發出十倍攻擊力。

    同時,張若塵發現,自己對神使木杖的掌控力,變得更強了一些。

    聖魂恢復。

    聖源上的裂痕,幾乎完全消失,但,張若塵還是堅持每天吞服聖泉洗養,不想留下任何隱患。

    唯一還讓張若塵頭疼的,只剩氣海。

    氣海太難痊癒,只能煉化聖藥,慢慢蘊養。

    好在張若塵財大氣粗,不缺十萬年聖藥和元會聖藥,只是三年時間,氣海已經恢復了不少。但,依舊無法支撐張若塵,與頂尖強者戰鬥。

    一旦動用聖相,或者強大的聖術,氣海的裂痕就會惡化。

    張若塵現在有些明白,當初姑射靜爲何判定,受傷後的巫馬九行,肯定會隱藏起來療傷。就像他現在一樣,完全不敢與高手戰鬥。

    拼不起。

    因爲傷到的不是肉身,而是道之根本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那一戰後來怎麼樣了,聽小黑說,巫馬九行似乎是遭遇了強敵,纔沒有追殺我們。”

    三年修煉,張若塵掙斷枷鎖的總數,已達到八十條。

    外面,已過三天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太放心姑射靜的傷勢,從銅棺中飛出,回到房間裡面。

    房間中很安靜,小黑不知所蹤。

    姑射靜依舊躺在牀榻上,情況有些不妙,胸口的刀傷嚴重惡化,呼吸變得極其微弱,猶如風中殘燭,隨時都會熄滅。

    張若塵終究不是一個冷血的人,心中頗爲擔憂。

    說到底,他和姑射靜沒有仇怨。

    姑射靜雖然很想得到《天魔石刻》,可是,從來沒有出手強奪。當然強奪也沒用,殺張若塵容易,從張若塵身上找到《天魔石刻》卻很難。

    再說,她之所以會受傷,乃是因爲張若塵想要利用她對付白卿兒。

    真要眼睜睜的看着,她就這麼香消玉殞,張若塵多少會出現一些心結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兩根手指,按到她的眉心處。

    身體極其冰涼。

    體內的生命波動,衰弱得嚴重。

    就連聖道規則,都被巫馬九行的刀道規則,斬斷了上萬億道,修爲大損。別的無上境大聖,需要修煉萬年,才能修煉出萬億道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相當於,姑射靜損失了萬年修爲。

    如果,姑射靜真的是故意受傷,付出的代價,未免太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生出一絲悔意,這一次,是不是疑心太重?

    如果早一些施救,姑射靜的修爲,不會損失這麼嚴重。

    “刀道規則已向她的眉心氣海蔓延,不能再等了,再不施救,恐怕她一身修爲將盡廢,而且性命也很難保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動了救人之心,可是,要救姑射靜,卻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姑射靜和巫馬九行的修爲都太強大,他一個百枷境的修士施救,稍有不慎,將會傷到自己。

    最好的辦法,是喚醒姑射靜。

    讓姑射靜自己療傷。

    而要喚醒姑射靜,必須張若塵的聖魂,通過她眉心的神武印記,進入氣海,溝通她陷入沉睡的聖魂。

    可是,萬一姑射靜是故意受傷,假裝沉睡,張若塵的聖魂進入她的氣海,等於是自投羅網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思考,更加穩妥的辦法時。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隱匿陣法的邊緣,一道黑光閃爍。

    小黑以貓的身體,從外面飛掠進來,隨後身軀變回貓頭鷹的模樣,長到一人高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裡了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小黑臉色頗爲凝重,道:“當然是去打探消息,看能不能逃離神女城。但,神女十二坊似乎是鐵了心,要對付我們。城中的陣法,不僅沒有關閉,反而還在不斷加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猜測,看來白卿兒手中,真的沒有極品本源神晶。

    否則,何必鬧出這麼大的動靜?

    小黑繼續道:“現在神女城是隻許進,不許出。神女十二坊的聖境修士,每天都在城中,挨家挨戶的搜查,逐一盤問。要不了多久,必會查到這裡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隱匿陣法,還瞞不過那些聖境修士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搖頭,道:“一般的聖境修士,當然無所畏懼。他們就算走進這間房間,也發現不了我們。可是,這三天,匯聚到神女城的頂尖大聖越來越多,而且都在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都在找我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眯,笑了笑。

    知道極品本源神晶出世消息的十幾個大勢力,並不傻,見神女十二坊和白卿兒,以這樣的力度尋找張若塵,鬧得滿城風雨,必定有所察覺。

    爲了本源神殿,這些大勢力,付出再大的代價,都會將張若塵找出來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有一處絕佳的藏身之地,保證沒有人找得到。”

    忽的,張若塵想到了什麼,問道:“打聽到巫馬九行的消息了嗎?”

    小黑傲然道:“天下哪有本皇打聽不到的消息?據說,三天前,命運神殿的亡靈十剎,與巫馬九行爆發了激烈的大戰,十道命運之門懸在神女城上空,在命運之光的照耀下,數萬聖境修士一夜之間,變成凡人。”

    “亡靈十剎全部出動?”張若塵暗暗一驚。

    小黑顯然也聽說過亡靈十剎,眼中露出深深的忌憚,道:“對啊!亡靈十剎任何一個,都可稱作半神。特別是亡靈十剎之首的天墟剎,傳說是一座大世界的世界之靈。那座大世界毀滅後,世界之靈被命運神殿的神靈擒住,培養成了一尊無敵的殺神。”

    “巫馬九行死了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巫馬九行被冥王的一道劍氣擊中,必定傷得很重,遭遇亡靈十剎的圍攻,哪裡會有活命的機會?

    除非,突破成神。

    小黑搖頭,有些激動,道:“巫馬九行連出五刀,連斬五剎。他喊出的殺聲,響徹十萬裡,這三天來,冰王星上的所有修士,都在談論這件事。當然,除了少數一些知道真相的修士,別的那些聖境修士,都以爲是天堂界大規模攻擊神女城,甚至以爲有天堂界的天使神靈出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震撼。

    一刀,斬一剎。

    五刀,斬五剎。

    這是多麼可怕的戰力?

    此刻,他才意識到,能夠一劍刺中巫馬九行,是何等的僥倖。

    小黑用爪子,拍了拍胸口,笑道:“巫馬九行可以一刀斬一剎,卻奈何不了本皇。現在,你知道本皇有多強大了吧?所以,你得多巴結本皇。有本皇罩着你,你在冰王星,甚至整個地獄界,還不是橫着走?”

    “我們要不現在就到神女城中橫着走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愣了一瞬,瞬間認慫,乾咳道:“神女城是神女十二坊的地盤,別人佈置了生滅大陣,可以引動地底神脈的力量。在這裡,還是低調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戰,到底結果如何?”

    小黑正色道:“據說,冰皇宮的宮主青玉樓出面了,然後,戰鬥就轉移到了星外。至於結果如何,怕是隻有爲數不多的幾人知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:“冰皇宮的能量,竟然如此之大。”

    命運神殿都得給面子,實在是出乎張若塵預料。

    早就聽聞,冰皇宮的主人,與不死神殿關係密切,現在看來,不只是密切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張若塵突然想到,千骨女帝見他的時候,是將他帶到了距離冰王星極其遙遠的星空中,而沒有真身來到冰王星。

    難道就連千骨女帝,都忌憚冰皇宮的主人,不敢踏足冰王星?

    “應該不至於,女帝連命運神域都敢去,怎麼可能不敢踏足冰王星。”張若塵輕輕搖頭,如此暗想。

    小黑一哂,道:“冰皇宮那位可是一位相當了不得的存在,若不是十萬年前那件事,他現在應該已經是不死神殿殿主。而且是歷代殿主之中,最年輕的一位。”

    說道此處的時候,小黑的眼中,竟是罕見的,露出了幾分追憶的神色。

    神情中,帶有一抹苦澀。

    “你怎麼知道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關於冰皇宮主人的信息,可謂是絕密,就連青盛大聖知道的也是寥寥無幾。

    小黑纔來地獄界多久,竟然知道冰皇宮主人的信息?

    小黑眼中的情緒消散,嘿嘿一笑:“說起來,他和崑崙界倒是有些淵源。本皇小時候,甚至還見過他。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“信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意味深長的道:“這麼給你說吧,他之所以把自己囚禁在冰王星,就是與崑崙界有關。當年針對崑崙界的那場神戰,他犯下了一個大錯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大錯?”張若塵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