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小黑猶豫了一下,道:“既然是大錯,而且,連你這個血絕家族的蓋代天才都不知道,顯然是絕密。既然是絕密,知道的人,自然也就少之又少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好奇心,被勾了起來。

    小黑搖頭,道:“本皇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出小黑不是不知道,只是不想說,因此,沒有再問。

    小黑見張若塵沒有逼問,反而心裡有些不舒服,主動說道:“其實,本皇是真的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,只是聽過一些傳聞,可惜都是捕風捉影,誰都無法證實真假。不確定的東西,還是不要說,免得說出來,誤導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先不談這事,姑射靜的情況很不妙,我的意思是,先施救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走到牀榻邊,看着躺在那裡身材絕美,容顏傾世的紅裙女子,道:“本皇早就料到,你張若塵最終依舊會救她。男人嘛,只要女人足夠的美,哪怕明知是坑,依舊要往裡面跳。”

    “別廢話,趕緊動手,你來救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搖頭,道:“本皇纔不上她的當,她尾巴那麼厲害,肯定是裝傷。要救,你自己救。你犯傻,本皇卻清醒得很。”

    說着,小黑向後倒退,拉遠距離,以防姑射靜的尾巴再次抽到了它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暗歎,沒有想到,隨口撒的一個謊,竟然讓小黑顧忌到如此程度。

    怎麼辦?

    還能怎麼辦,只能自己出手。

    “幫我壓陣,我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兩根手指,按到姑射靜眉心。

    頓時,她眉心處,一道玄奇複雜的神武印記,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喝一聲,身上聖光爆射。

    一道魂影,從身上脫離下來,順着手指,衝入姑射靜的神武印記,進入她的氣海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聖魂,早已一分爲六。

    哪怕其中一道被困在了姑射靜的氣海,也頂多只是遭受創傷。姑射靜不可能因此就能制住他,更加不可能吞噬他的聖魂,奪取他的記憶。

    “自古英雄皆好色!哎,本皇有些懷念’殺盡美人斬繁瑣,一心武道不服天’的血靈仙了!”

    小黑感嘆一聲,取出一杆又一杆陣旗,緊鑼密鼓的佈置殺陣。

    萬一紅裙魔女要榨乾張若塵,它還能及時施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姑射靜的氣海,瀰漫緋紅的死靈魔氣。

    只有修煉羅祖雲山界的第一功法《死靈圖》,才能修煉出,如此特殊的魔氣。這種功法,絲毫不弱於《太乙神功榜》上的神功寶典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張若塵纔有些懷疑“三大魔源”的傳說。

    魔祖一脈,在功法和聖術方面,真的是短板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剛剛進入氣海,張若塵心中便是生出悔意,想要退出去。

    聖魂脆弱,死靈魔氣卻很可怕。

    張若塵估測,最多隻能在姑射靜的氣海中,待十個呼吸的時間,聖魂就會被死靈魔氣腐蝕,遭受創傷。

    而且,但凡是大聖,氣海肯定被重點保護着。

    擊碎容易,要闖入進去,卻是難如登天。

    爲何姑射靜的氣海,這麼容易進入?

    張若塵越想越不對勁,正要退出氣海,忽的,耳邊響起姑射靜的聲音:“張若塵,我的聖魂,被巫馬九行的刀魂重創,難以重聚。助我一臂之力,重聚聖魂。”

    “你沒失去意識?”

    張若塵更加警惕,四處尋找姑射靜的蹤跡。

    “當然沒有失去意識,否則,你怎麼可能,那麼容易進入我的氣海?是我,讓你進來的。”姑射靜的語氣頗爲急切,道:“趕緊助我,我能感覺到,巫馬九行的刀道規則,就要到達氣海。一旦我的氣海被斬破,所有修爲,都將盡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默了兩個呼吸的時間。

    “怎麼了,你在顧忌什麼?難道你懷疑,我會害你?我們可是剛剛經歷過生死考驗,這點信任都沒有嗎?”姑射靜的聲音,更加焦急。

    顯然,情況已經很危急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嘆:“怎麼助你?”

    “我的聖魂,現在非常脆弱,無法重聚。你讓我吸收部分魂力,我的聖魂,就能凝聚成形。聖魂一成,自然可以調動死靈魔氣,鎮壓巫馬九行的刀道規則。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要吸收我的聖魂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只是吸收一部分,等我傷勢痊癒,一定送你一枚準帝品的聖魂丹,助你恢復魂力。此次算我欠你一個人情,你的心魔,我一定助你化解。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煉化了神之星魂,聖魂正是最爲強盛的時候,讓姑射靜吸收一些,倒也不是什麼大事。

    但是,聖魂對一個修士而言,卻又非同小可,與喜怒哀樂、氣運、天賦、知識、記憶、命運……等等,都有牽扯。

    元會級天才的聖魂,誰不想得到?

    一旦讓姑射靜吸收去部分聖魂,對張若塵而言,牽扯會非常大。甚至,成神之後,都會受影響。

    難道姑射靜圖謀的不是《天魔石刻》,而是他的聖魂?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我能信你嗎?”

    “你的疑心,爲何這麼重?我和小乷乷情同姐妹,如果我害你,她怕是一輩子都不會原諒我。再說,這裡是我的氣海,我若是要強行吞噬你的聖魂,根本不用與你商量。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十個呼吸的時間到了!

    張若塵的聖魂,退出了姑射靜的氣海。

    沒有遭受阻攔。

    “怎麼樣?她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態?”小黑舉着一杆白色陣旗,如此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迴應它,眼神前所未有的慎重,使用真理之心,細細感知,想要感受冥冥之中的禍福兇吉。

    沒有感受到危險。

    “如果命運奧義還在身上就好了,命運之道對禍福兇吉的預感,會更加準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很是矛盾,無論是當前危機四伏的局勢,還是情理上,的確應該救姑射靜。可是,他並不想和這個魔女牽扯太深。

    可惜,現在就算有聖魂丹給她服下,她也煉化不了,時間更是來不及。

    似乎沒有別的辦法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聖魂,再次進入姑射靜的氣海,道:“我可以答應你!但,我有一個條件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條件?”姑射靜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不要你的準帝品聖魂丹,但是,今日你吸收了我幾成魂力,等你傷勢痊癒,我也要吸收你幾成魂力。”

    這是不公平的交易!

    畢竟,姑射靜的聖魂,遠比張若塵強大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應你。”姑射靜沒有猶豫,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她沒有猶豫的時間。

    “請你記住自己的承諾,若是將來毀諾,我可以向你保證,就算你是羅祖雲山界的傳人,我也會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我輩欲成神的修士,將承諾看得很重,你應該放心纔對。今日之後,我們便是最親密的盟友,不會再有任何猜疑。”姑射靜的聲音,從死靈魔氣中傳出。

    下定決心後,張若塵變得果斷,伸出手臂,攤開手掌。

    緋紅的魔氣,如紗如絲的匯聚而來,纏繞在他的手臂上,將魂力一縷縷抽走。

    十個呼吸後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聖魂退出氣海,重回體內。

    小黑問道:“怎麼回事,怎麼又出來了?我感覺你的聖魂,變弱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沒有答它,張若塵再次進入姑射靜的氣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個呼吸後,張若塵聖魂又退了出來。

    小黑懶得再問了,知道張若塵肯定是被美女矇蔽了心智,着了魔女的道,冷笑道:“一次性解決不就行了,在她體內進進出出,很有意思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聖魂,再次進入姑射靜的眉心氣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進進出出了多少次,一直躺在牀上的姑射靜,豁然睜開一雙星眸,光芒大盛,瞬間房間中被魔氣充塞。

    本是已經在打瞌睡的小黑,豁然驚醒,大喝一聲:“大膽魔女,看本皇如何鎮壓你。”

    它爪中的陣旗,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銘紋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後倒退三步,一把抓住陣旗,輕輕搖頭,道:“她已經甦醒過來,接下來療傷的事,交給她自己。”

    小黑看張若塵的臉色,有些發白,低聲問道:“沒有被她榨乾吧?”

    “只是讓她吸去了部分聖魂,而且,只是六道聖魂中其中一道的魂力,不是什麼大事。當然,她並不知道我有六道聖魂,還以爲吸收了我三成魂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蒼白的臉色,完全是僞裝出來的。

    小黑若有所思,道:“如果是這樣倒還好,反倒是試探出,她沒有要吞食你的聖魂,或者是殺你的心思。嘿嘿,看來你和她是達成了某種秘密的交易,難道是打算將這位羅祖雲山界的傳人,收爲小妾?”

    “別胡說。”

    “我來助她一臂之力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喚出日晷,放在房間的中心,將其開啓。

    “你出去繼續盯着,一旦有聖境修士查到這座聖府,我們就得立即離開。”

    對小黑吩咐了一句,張若塵盤膝坐下,繼續修煉起來。

    當前,最重要的事,還是先衝擊到百枷境大圓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兩天後。

    冰王星的神女樓,與命運神域那一座相比,規模要小一些。可是,卻更加開放和刺激,規矩變得弱了許多。

    在這裡,不僅可以見到暗勢力的修士大搖大擺的出入,還能看見各個小族的修士,與來自天庭各界的奴僕。

    這裡消息流通發達,各個文明的藝術品、歌曲、服裝匯聚,給人一種一夜巡遊千界的感覺。

    神女樓的旁邊,建有一種城堡。

    這座城堡,氣勢宏偉,由巨石堆砌而成,建有廣場、演武場、鬥獸場等等,規模足以和神女樓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有所不同的是,這裡冰冷鐵血,神女樓卻婉約動人。

    這座城堡,可謂是神女城的城主府,也是神女十二坊的產業,內部駐紮了八千聖軍,乃是負責鎮守神女城,保護神女樓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便是坐在城堡中,接待貴賓的大堂裡面。

    坐在上手方的,是神女十二坊的一位百枷境大聖,名叫顧延之,來自小族的大聖,因爲娶了神女十二坊的一位女子,從此,便成了這座神女樓的守護者中的一員。

    在城主府中,他身居高位,負責爲神女十二坊招賢納士。

    張若塵此刻的身份,乃是血天部族翼世界的精神力高手,尋木大師,精神力強度達到五十八階,面容蒼老,渾身散發邪惡的氣息。

    邀請他加入神女十二坊的人,是機封聖城的機問武。

    在來到冰王星的血靈船上,張若塵就已經以尋木大師的身份,與機問武認識,並且贈送給了他一枚玉石。

    機問武不知道的是,玉石中,有張若塵的一道精神力念頭。

    正是憑藉這道精神力念頭,張若塵輕輕鬆鬆的找到了機問武,並且,設計了一次偶遇。

    數天前的那一戰,神女十二坊的精神力聖師爲了控制城中的陣法,死傷無數,正是人才短缺的時候。

    機問武遇到了尋木大師這個精神力高手,自然是想盡辦法,把他介紹到了城主府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的,就是要進入城主府,拒絕了幾次後,便是半推半就,被機問武拉到這裡。

    越是危險的地方,往往越安全。

    還有什麼地方,比神女城的城主府更安全?

    要藏,就藏到白卿兒的眼皮子底下。

    顧延之已經考教了張若塵的精神力,此刻,正在翻閱“尋木大師”的資料,將所有資料看完後,終於擡起頭,道:“你不願加入神女城?”

    “老夫一個人獨來獨往慣了,不喜歡受約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老氣橫秋的說道,即便對方是大聖,也不怎麼買賬,一副性格古怪的樣子。

    顧延之道:“你今年已經一千四百歲了吧?繼續獨來獨往下去,恐怕到死的那一天,也無法將精神力修煉到六十階,成爲精神力大聖。不成大聖,你還有幾年可活?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凝重的神色,垂頭苦思。

    顧延之笑了笑,道:“神女城的城主府,背後乃是神女十二坊。有神女十二坊做靠山,可以提供給你各種提升精神力的聖藥和聖丹,只要你足夠爭氣,未必沒有機會突破成爲精神力大聖。”

    “免費提供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那雙蒼老的眼睛中,浮現出一道喜色。

    顧延之早就從機問武那裡得知,這個尋木大師十分小氣和摳門,只要有便宜佔,肯定會乖乖就範。

    顧延之搖了搖頭,道:“當然不是免費提供,但是和免費提供也沒區別。加入城主府後,你必須每隔一段時間,幫忙維護神女城中的陣法銘紋。有時,還得進入神女樓充當聖衛,或者是執行上面交代下來的任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猶豫的神色。

    顧延之道:“在地獄界,敢得罪神女十二坊的修士不多,神女十二坊也不喜歡主動招惹是非,所以,爲她們做事,其實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答應。”張若塵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