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時間飛逝,又是半個月過去。

    開啓日晷,便是十五年。

    神女城城主府西北位的一座靈杏院中,張若塵推門走出,陽光灑落到他臉上,暖洋洋的,心情說不出的愜意。

    在這顆冰雪星球,陽剛是奢侈之物,一年只有十幾天可見。

    閉關十五年,體內枷鎖掙斷九十九道。

    只差最後一道“念欲枷鎖”,張若塵就能步入百枷境大圓滿。那時,半神之體將不再受任何束縛,神力浩蕩,血氣驚天,修爲實力必將步入嶄新的天地。

    聖源受到的創傷,已完全恢復。

    WWW⊙ тт κan⊙ ¢o

    唯剩氣海,依舊沒有痊癒,無法承受住乾坤界一界力量的衝擊。想要調動世界之力和收拾七手老人,只得再等一等。

    念欲枷鎖位於聖魂中,與意識相連,往往代表修士的執念,或者慾望。

    張若塵嘗試過掙斷念欲枷鎖,但,腦海中雜念叢生,幻象頻現,連心魔都蠢蠢欲動。最後,父皇、青帝、池瑤、池孔樂、池崑崙、蠻劍大聖、黃煙塵、天初仙子……等等,各種各樣的人,相繼出現,使得七情六俗無限放大,時而笑得岔氣,時而淚流滿面,有走火入魔的跡象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得收回心念,暫時放棄掙斷念欲枷鎖。

    雖然,憑自己很難衝破最後一關,可是張若塵卻得到了不死神殿賞賜的一枚準帝品聖丹“念欲丹”,可以助他強行突破。

    只不過,念欲丹的能量太強,而張若塵的傷勢又沒有痊癒,所以纔沒有直接服下。

    “再等等,等氣海再癒合一些,吞服念欲丹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距離百枷境大圓滿只差最後一步,張若塵的心,反而變得平和,不再那麼急切。

    開啓日晷修煉的這二十年,張若塵的修爲、聖術、精神力,包括對聖意的理解,都有長足進步。不求一步登天,只求一步一個腳印,穩紮穩打,不辱元會級天才之名。

    “尋木大師,什麼事如此高興?”機問武走進小院,問道。

    尋木大師不是大聖,所以,還沒有資格,居住到神女十二坊開闢的神脈洞天中,只能和機問武一起,住在這座小院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望天,捋須道:“得到神女十二坊賜予的聖藥,老夫精神力突破,達到了五十九階,自然是高興得很。看來,此生大聖可期。”

    機問武大驚,道:“這麼快就突破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或許是之前一千多年的苦修,積累得足夠深厚,如今,有聖藥輔助,精神力自然也就突飛猛進。”

    “這可是一件大喜事,要不我們去神女樓慶祝一番?”機問武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要拒絕,忽的心念一轉,想到已經半個月過去,也不知神女城中現在是什麼情況,正好可以出去走動一番,順便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機問武見張若塵猶豫,頓時明白過來,笑道:“我請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那張蒼老的臉,舒展而開,爽快的答應:“好!就這麼決定了!”

    做爲神女十二坊旗下的修士,又是聖王中的強者,進入神女樓消費,當然有很大優惠。

    當夜,機問武輕車熟路的,找來十二位年輕美貌的女子作陪,又介紹張若塵認識了數位九步聖王境界的聖軍強者。

    這頓飯局,衆人相談甚歡。

    酒足飯飽後,機問武和那幾位聖軍強者,各自摟着兩位女子,去了後殿廂房。

    張若塵聲稱自己年邁,對女色不感興趣,沒有與他們同流合污。

    他走出宛院,手持神使木杖,站在湖畔,迎着湖對岸明亮的燈火,聆聽悅耳的歌舞聲,看着人來人往。

    又有多少修士知曉,歡聲笑語和酒色財氣的背後,隱藏着無限殺機?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將精神力釋放出去,小心翼翼的探查,感知行人的種種對話。

    “神女樓聚集的大聖強者還真多,各大勢力對本源神殿果然是勢在必得,都來冰王星了!咦!怎麼會是她?”

    張若塵豁然睜開雙眼,目光盯向其中一座蓮花形狀的宮樓,略微沉思片刻,化爲一道幽影,閃掠過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羅乷穿一身襴衫,腰繫青帶,領口和袖口都是皁色,頭戴綸巾,脣紅齒白,揹負雙手,頗有偏偏美少年的韻味。

    在她身後,跟有兩位身軀高達三米的修士,皆身穿厚厚鎧甲,看不清真容。

    不過,兩位鐵甲修士從廊道上走過,散發出來的氣勢,卻是令路過的侍女,一個個都身體顫抖,立即跪伏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們在外面等着。”

    對兩位鐵甲修士吩咐一句,羅乷推門,走進宮樓。

    蓮花形狀的宮樓,內部空間很大,容納千人也不在話下。正有八位絕色聖境女子,在圓臺上曼舞,舞姿美妙,身材絕好,極其賞心悅目。比機問武他們帶走的那些女子相比,不知高出了多少個品級。

    另有一位紅衣少女,容顏更勝八位舞女十倍。

    她手抱琵琶,傾世獨立,宛若湖面紅荷,玉指纖纖,彈奏出動人的樂曲。

    是一首古曲,由神靈創作而出,能夠打動人的內心,使人觸景生情,進入玄妙的情感交融之境,只有樂藝達到超凡的地步,才能彈奏出來。

    羅乷剛剛走進宮樓,裏面立即響起一道道呵斥聲。

    不過,當那些呵斥的聖衛,看清走進來的身影后,頓時一個個偃旗息鼓,雙手抱拳,躬下身軀,不敢再言語。

    盤坐在上方的羅生天,眼中閃過一道驚色,連忙揮手,示意那些曼舞的女子立即退下去。

    琵琶聲停下。

    紅衣少女的目光,投射向羅乷。

    羅乷盯着她看了很久,才望向重新變得處變不驚的羅生天,道:“皇兄好興致啊,你這樣子,哪裏像是來冰王星辦正事的?”

    羅生天強行掩飾內心的忐忑,肅然道:“乷兒,你怎麼來了冰王星?你不是在閉關嗎?”

    羅乷眼神冷然,道:“讓她們都退下去吧!”

    羅生天揮了揮手。

    八位聖境舞女,如蒙大赦,連忙走出宮樓。

    那位手抱琵琶的紅衣少女正欲離開,羅乷目光重新盯向她,道:“商夏姑娘是神女十二坊一等一的大聖強者,又是皇兄點的花,不是外人,可以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小女子名叫一品紅,並不認識什麼商夏,公主殿下恐怕認錯了人。”紅衣少女溫文爾雅,向羅乷行了一禮。

    羅生天道:“乷兒,別胡鬧。”

    羅乷輕輕一笑:“皇兄在神女十二坊有一位紅顏知己這件事,不知青漓師姐是否知曉?”

    羅生天的臉色略微一變,向紅衣少女示意,道:“你先退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告辭。”

    紅衣少女腳步款款,身形婉約,走了出去,順手關上了宮門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,向站在宮門左右兩側的鎧甲修士看了看,抱着琵琶,消失在夜幕中。

    片刻後。

    紅衣少女來到白卿兒的住所外,躬身行禮,道:“師尊,羅乷來了冰王星,還識破了我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白卿兒的聲音,從房間中傳出,道:“天羅神國勢力龐大,天音神母更是曾經的命運神女,你的身份暴露,是遲早的事。但,你得保證,那位神皇子的確已經對你動心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明白了!”紅衣少女道:“與羅乷一起來的,還有兩尊寒剎鐵皇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白卿兒打開木質的房門,穿一身素淨的白衫,走到滿是積雪的院中,道:“天羅神國是羅剎族的第一神國,諸神林立,不容小覷。”

    “寒剎鐵皇是羅衍大帝的御前近衛,個個都常年沐浴神氣,感受神之規則的玄妙,是神境之下一等一的強者。”

    “至於羅乷,據說從小天資絕倫,冰雪聰明,在聖境之時,就能率領千萬聖軍攻打一座大世界,比她皇兄更顯雄才偉略。”

    紅衣少女有些擔憂的道:“天羅神國既然讓羅乷公主帶領兩位寒剎鐵皇前來,別的那些勢力,估計近期也會調遣強者來到冰王星。各大勢力如果聯合施壓,夜樓主那邊恐怕頂不住。而張若塵卻消失得無影無蹤,很有可能,已經逃出了神女城。接下來的局勢,對我們會越來越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不!張若塵肯定沒有逃出神女城。”

    白卿兒沉思片刻,道:“當扈。”

    “老朽在。”

    一位白髮老嫗,從暗處走出來,身形乾瘦,頭髮蓬亂,一雙眼睛卻格外銳利,有數不清的規則在瞳孔中交織,是一位修爲強大的大聖。

    白卿兒道:“你的潛行之術超凡,能瞞過無上境大聖。你暗中跟着羅乷,或能找到潛藏的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白髮老嫗騰飛起來,飛到半空,身體化爲一隻黑色怪鳥,飛向蓮花形態的宮樓。

    紅衣少女道:“神女城已經封閉二十天,城中修士越來越多,時常出現大聖級的衝突戰鬥,這樣持續下去,離城池損毀之日不遠了!”

    白卿兒道:“無須擔憂,天運司的司空攜帶神器天樞針,已在趕來冰王星的路上。我有一招陽謀,保證能夠逼張若塵主動現身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概一刻鐘後,羅乷從宮樓中走出,帶着兩位寒剎鐵皇,離開了神女樓,坐上一輛華麗的聖車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斂氣息,隱藏身形,悄悄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聖車一連行出三條大街,轉入一座聖府中。

    羅乷高挑的身姿,從聖車上走下,站在潔白的雪地上,目光若有若無的向身後的方向看了看,嘴角微翹,這才走入房間。

    步入房間的一瞬間,她指尖彈出一縷火焰,點亮懸掛在牆壁上的燈燭。

    只見,房間中,已是坐着了一道蒼老的人影。

    正是尋木大師模樣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羅乷倒是絲毫都不驚訝,盯着他看了半晌,輕蹙黛眉,嫌棄的道:“還是趕緊變回本來的樣子吧,這個模樣,太醜了!”

    “每個人都會老,每個人都會醜。公主殿下這麼在乎外在的容貌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羅乷嫵媚一笑,十分大膽的,嬌//軀投入張若塵懷中,道:“當然在乎,實話告訴你,本公主從一開始,看中的就是你的外表。你難道不喜歡,容貌美麗,身材姣好的女子?喜歡一個老太太?”

    溫香軟玉入懷,張若塵嘴角抽動了兩下,保持冷肅的樣子,道:“靈希呢?她是不是也來了冰王星?”

    羅乷一雙玉臂,挽着張若塵的脖頸,道:“你變回原來的樣子,我就告訴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無可奈何,身形和容貌快速變化,恢復本來面目,眉清目秀,年輕而又俊美。

    羅乷盯着張若塵的臉形輪廓,瓊鼻輕輕嗅了嗅,道:“我在你身上,聞到了靜靜獨有的香味。你和她在一起?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一跳,被嚇得不輕。

    擔心的,倒不是羅乷誤會。

    而是,既然羅乷能夠聞到姑射靜獨有的香味,別的修士,也肯定能夠察覺。如此大搖大擺的去神女樓,能夠活着走出來,可謂是萬幸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有殘餘的香味嗎?我出門的時候,明明清理過氣味。”

    羅乷一掌按在張若塵胸口,柔軟的嬌//軀,猶如一陣風一般飛了出去,重新站直在了房間中,哼了一聲:“男人果然沒有一個是好東西,放出去後,便是四處沾花惹草。我只是試探了你一句,你就暴露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鬆了一口氣,看來並沒有在氣味上出破綻,氣定神閒的道:“我和姑射靜,只是合作的關係。”

    “誰知道呢?元會級天才好大的名頭,肯定很多絕色女子往你身上撲,本公主倒是無所謂,看得很開,男人嘛,若是沒有招蜂引蝶的魅力,憑什麼打動本公主的心。可是,靈希姑娘恐怕會對你非常失望。”羅乷幽嘆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豁然起身,道:“她在哪裏?”

    “我不告訴你,除非你先告訴我,靜靜在哪裏?”羅乷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神女城的城主府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居然藏在那裏,不錯啊,好地方。”羅乷含笑誇讚了一句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回答我的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我偏不,除非你再回答我一個問題。”羅乷仰着雪頸,一副要和張若塵對着幹的樣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別得寸進尺。”

    “本公主就喜歡得寸進尺,而且,還喜歡看你無可奈何的樣子。”羅乷感受到房間中的溫度急速下降,意識到似乎將張若塵惹生氣了,於是見好就收,道:“最後一個問題,真的最後一個問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說。”

    “極品本源神晶在什麼地方?”羅乷盯着張若塵的雙眼,如此問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