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對於羅乷,張若塵心懷歉疚,更知她對自己是動了真感情,是一個可以信任女子。

    可是,羅乷以木靈希來威脅他的做法,卻讓張若塵感到不悅。

    羅乷看出張若塵的不快,語氣變得柔軟了一些,道:“人家聽聞神女城發生的事,意識到你有危險,便是立即出關,趕了過來,想助你一臂之力。你難道一點都不信任人家嗎?”

    “說到底,我是你的未婚妻,將來也是血絕家族的一份子。莫非你認爲,我會因爲天羅神國,傷害你和血絕家族的利益?”

    “我知,你尋找本源神殿,是想借本源的力量,讓聖意更上一層樓,這也是我想看到的結果。我希望我的夫君,是天下無雙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理她的花言巧語,目光一沉,道:“你怎麼知道,我有危險?”

    “天羅神國勢力遍佈地獄界,我要知道的信息,自然是唾手可得。再說,我皇兄就在冰王星,有多少事,瞞得過他?”羅乷不慌不亂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,道:“不對!二十天前那一戰,知道我參與其中的修士,只有巫馬九行,白卿兒的屬下,與姑射靜。等到機封聖府陣法破碎之時,小黑早已帶着我和姑射靜離開,外人不可能知曉。”

    說出這話,張若塵調動真理規則,運至雙瞳,向羅乷盯去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真理的光華照耀。

    頓時,看破了她的僞裝。

    羅乷美妙的一笑,嬌//軀轉了一圈,變化成姑射靜的模樣,道:“張若塵,你雖然沒有承認,可我已經知曉,極品本源神晶就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閉眼長長一嘆,真的是日防夜防,最終,還是疏忽大意了,上了姑射靜這個魔女的當。

    幸好沒有將極品本源神晶取出,否則神晶此刻,恐怕已經不在他手上。

    “就算不動用真理之眼,我也應該猜到纔對。哪有那麼巧,我去了神女樓,羅乷就剛好也去神女樓?姑射靜去見羅生天,完全就是爲了迷惑我,讓我失去警惕之心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姑射靜巧笑倩兮,坐到張若塵左腿上,玉臂再次掛到他的頸部,道:“當我問你極品本源神晶在什麼地方的時候,你遲疑了,說明你就是那個盜走神晶的竊賊。好你個張若塵,是故意利用我去對付白卿兒,對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是羅乷的未婚夫,我們這麼親密,你不覺得,對不起她嗎?”

    “這有什麼?我和小乷乷情同姐妹,沒有什麼不可以分享。姐妹共侍一夫,或許將來還是一段佳話。你若是不想娶我,我也可以做你的外室,偷偷摸摸,豈不更加刺激?”姑射靜睫毛眨動,聲音酥柔。

    張若塵面不改色,道:“爲了極品本源神晶,你倒是什麼都可犧牲。”

    “誰說只是爲了極品本源神晶?元會級天才成神後,有封王稱尊的潛力,我一個弱女子,主動倒貼是很正常的事。”姑射靜很是認真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也罷!我張若塵並非什麼正人君子,有美人主動投懷送抱,可謂人生樂事。今晚,我就要了你!”

    頓時,張若塵在姑射靜凹凸豐腴的身上,上下其手的起來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下一瞬,姑射靜化爲一道紅影,逃一般的衝出房間,整理亂糟糟的衣袍,回頭看了一眼,跺腳冷聲道:“真不知羅乷看中了你哪一點,像你這麼禁不起誘惑的男子,哪怕再優秀,我也是看不上的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化爲一道殘影,衝出聖府,消失在雪夜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出房間,長笑一聲:“不是要獻身嗎,怎麼就走了?人,我可以不要。可是,你傷勢已經痊癒,欠我的三成聖魂,是不是該還上?”

    姑射靜早已不知所蹤。

    雪夜中,只剩寒風。

    張若塵嘴角微翹,這個魔女,看似魅惑無邊,在男女之事上卻還是太稚嫩,稍用手段,便是原形畢露,徑直逃走。

    姑射靜欠下的三層聖魂,張若塵遲早要收取,現在,倒也不急。

    “姑射靜明知極品本源神晶在我身上,卻沒有出手強奪,看來她是已經摸清我的性格,知道即便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,我也不可能妥協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的一滴血液,掌握在她的手中,她可以隨時找到我。只要跟着我,自然就能找到本源神殿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略感頭疼,利用姑射靜對付白卿兒的計劃,看來是失敗了!

    玩弄心機這種事,還是女人更在行。

    聖府中,兩位寒剎鐵皇,在姑射靜離開後,便是化爲兩尊石雕。

    它們本就是姑射靜使用羅祖雲山界的祕法,煉製出的傀儡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沒有解除真理之眼的狀態,無意間向聖府最高的一座塔樓看了一眼,頓時,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“給我現出原形。”

    他的掌心,凝聚出九道尺長的空間裂縫,與時間印記結合在一起,爆發出無與倫比的速度,向塔樓頂部飛去。

    一隻怪鳥,停在塔樓頂端。

    當它看到姑射靜從房間中衝出時,驚了一跳。

    再看見張若塵也從裏面走出,它心中既是疑惑,而又欣喜,“姑娘猜得沒錯,跟着羅乷,果然找到了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它本是想要立即傳訊告知白卿兒,可是,想到姑射靜已經離開,張若塵只是區區百枷境而已,自己完全可以將他拿下。

    如此奇功就在眼前,怎能不爭取?

    就在它心思百轉的時刻,張若塵發現了它,九道空間裂縫如同黑色閃電一般飛來。

    “好快。”

    怪鳥展開一對黑翼,如同離弦之箭衝出去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依舊有一道空間裂縫,從它左翼上斬過,斬落下三片羽毛。

    “好你個張若塵,老身今日便來會一會你,看你到底有幾斤幾兩。”

    怪鳥的身體,在半空爆炸,化爲一團黑霧。

    黑霧中,衝出一個白髮老嫗,身體枯瘦如柴,彎腰駝背,卻速度迅猛,頃刻間衝至張若塵面前。五根手指,捏成爪形,化爲金色,無數規則紋路流轉。

    平淡無奇的一爪,卻是一招千問級聖術。

    金星裂空爪。

    一爪攻來,張若塵滿眼皆是星辰光芒,幻影無數。

    一道道爪風銳氣,如聖刀一般鋒利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空間挪移,躲避過去。

    可是,胸口的聖袍,卻被抓出一個五指印。

    胸骨隱隱作痛,五臟六腑震盪,皮膚上,出現四道血紅色的紋路。

    “肉身竟如此強大,使用千問級聖術攻出的一爪,竟然破不了你的皮膚防禦。”當扈略微失神,感到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即便是無上境大聖的無上法體,承受她一爪,恐怕也不會如此輕鬆。

    張若塵低頭看了胸口一眼,激發出火神鎧甲穿在身上,道:“我認識你,在機封聖府中見過。萬死一生境的初期?”

    “老身加入神女十二坊已一萬八千餘年,名叫當扈。小輩,你若是還有神靈的一道劍氣,只要你亮出來,老身立即退逃,絕不和你交鋒。”當扈以試探的語氣,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空間真域、虛時間領域、真理界形,故佈疑陣的道:“對付你,何須使用神靈的劍氣?”

    “哼!在機封聖府之時,你雖一劍刺傷巫馬大人,可是必定也受了嚴重的傷勢。你的傷,還沒有痊癒吧,誰給你的底氣,說出如此狂妄的話?”

    當扈正是斷定張若塵必定重傷在身,纔信心十足,可以將他拿下。

    短短二十天,能夠養好傷勢?

    張若塵不知道當扈有沒有將消息傳出去,因此,不敢在這裏耽擱,將神龍白骨鞭取出,將這件七元君王聖器催動到極致,一鞭抽了出去。

    頓時,滿天都是龍魂影子,至尊之力和神龍之力浩浩蕩蕩的涌向當扈。

    “好恐怖的一擊,張若塵這小子真的還重傷未愈?”

    當扈臉色微微一變,立即釋放出道域。

    道域中,有成千上萬只禽鳥,更有一隻火焰鳳凰盤旋在中天,展開一雙雲朵般大小的利爪,擋住了神龍白骨鞭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連抽出上百鞭,打得滿天禽鳥崩碎,就連火焰鳳凰散發出來的光華,都變得無比暗淡。

    “化神爪。”

    當扈衝向半空,與火焰鳳凰融爲一體,施展出開天裂地的一爪。

    此爪,蘊含六百億道規則,是萬死一生級聖術。

    因爲無法借乾坤界的力量,面對這一爪,張若塵壓力徒然大增,對方可是萬死一生境的大聖,超過他兩個境界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你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吧,否則這一爪,你必神形俱滅。”火焰鳳凰嘴裏,吐出人言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爪印落下,將下方聖府中的大聖銘紋和陣法銘紋,全部打得斷碎。

    強大的毀滅勁氣,震得聖府中所有建築全部垮塌,又被火焰鳳凰散發出來的高溫,燒成岩漿溶液。

    戰鬥波動再也掩蓋不在,傳遍神女城。

    神女樓中,白卿兒豁然衝出房間,飛落到一座觀星臺上,眺望遠處:“是當扈的氣息。”

    她的身體變得模糊,下一瞬,消失在觀星臺上。

    “不好,沒有擊中。怎麼可能,我施展的可是萬死一生級聖術,有六百億道規則將他鎖定。他一個百枷境的大聖,怎麼可能逃脫得了?”當扈心中驚疑不定,感到難以理解。

    執掌空間奧義的空間掌控者,又豈是她能理解?

    張若塵從火焰鳳凰上方的空間中走出,左腿浮現出一億道火焰神紋,猛然一腳踩壓下去,恐怖的神威,隨之落下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火焰鳳凰爆裂而開,當扈慘叫一聲,被張若塵一腳踩碎成血泥。

    二十年修煉,張若塵已能完全運用焱神腿的力量。

    現在,他的這條左腿,就是一條神腿,蘊含無窮無盡的神力,踩殺萬死一生境初期的大聖,只需一腳就行。

    白卿兒趕到之時,張若塵已經離開,身形數次變化,混入進滾滾的人潮中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