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意識,在氣海中,參悟、理解、操控新得的葬金規則神紋。

    這是難得的機緣,可以在大聖境,窺視神境的玄妙。

    焱神腿中,雖然有一億道火焰神紋,可惜,不在氣海,只能用來戰鬥。

    焱神的一條腿,當然遠遠不止一億道神紋。

    在腿被斬落下來之前,絕大部分規則神紋,就已被收回氣海。

    否則一條神腿,少說也蘊含萬億道規則神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焱神腿中,要是有萬億道規則神紋,別說一腳踩殺萬死一生境初期的當扈,即便是巫馬九行也扛不住。

    隨着對神紋的控制越來越熟練,張若塵的身體化開,重新變成血肉之軀,終於可以活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敢走出房間,於是取出七星帝宮,進入其中,迫不及待將體內的規則釋放出來,形成一座道域。

    他的道域,與千問境大聖的道域沒法比,只是一座無形的域,沒有化道,也沒有衍化出形態。

    但是這一次卻不同,規則釋放出來後,竟然有數之不盡的金虎,在道域中奔跑。

    一隻金虎,就是一道葬金規則神紋。

    虎影滿天。

    虎嘯震耳。

    可惜,張若塵對葬金規則神紋控制太弱,金虎四處狂奔,混亂不堪,無法向千問境修士那樣,對自己的道域,有絕對的掌控力,道域壓下,就能壓垮低境界大聖。

    “葬金規則神紋雖然只有六億七千萬道,可是,遠比我自己的七十五億道聖道規則蘊含的能量更強。”

    “一道葬金規則神紋,蘊含的能量,是我自己聖道規則的百倍以上。”

    “豈不是說,修煉七百億道聖道規則的千問境巔峰大聖,想要憑藉道域壓我,已佔不了優勢?”

    想到此處,張若塵心中暢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規則數量就是張若塵的短板,以至於,遭受萬死一生境大聖的道域壓制,必須借乾坤界的力量,或者三大恆古之道的域加至尊聖器的至尊之力,才能脫離和反擊。

    現在他的道域,雖然依舊不如萬死一生境大聖,可是,萬死一生境初期、中期的大聖,想要只憑道域,就將他壓垮,已經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至於千問境的大聖……

    千問境的大聖,有幾個能夠將聖道規則的數量,修煉到七百億道以上?

    張若塵現在的道域,完全可以與任何一個千問境大聖硬碰硬。

    但,張若塵現在有兩個糟心的問題。

    第一,六億七千萬道葬金規則神紋太強了,遠勝他自己的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這不是一件好事,會影響他的聖道修煉。

    第二,葬金規則神紋雖強,可是,他現在能夠掌控的只有一億道左右。剩餘的五億多道,即便釋放出來,也是混亂狀態,難以形成有效攻擊。

    除非,他的精神力,可以更上一層樓,達到六十七階。

    只要精神力足夠強大,規則神紋也可掌控。

    第二個問題,需要提升精神力。

    第一個問題,則是需要提升自己的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此外,張若塵想到第三個問題。

    怎麼運用葬金規則神紋?

    難道將它融入道域,與別的大聖硬碰硬?

    那麼,最多隻能用來,硬碰千問境大聖。

    葬金規則神紋不像火焰神紋,有焱神腿做爲載體,可以直接轉化爲攻擊力。

    還是需要聖術,才能將規則,轉化爲戰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葬金白虎請教,希望它能夠傳一兩招史前的聖術,或者是神通。

    既然是規則神紋,當然可以用來施展神通。

    再說,張若塵有半神之體,不缺神氣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一招不成熟的小神通,怕是也能夠在聖境中大放光彩,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威力。

    可惜,葬金白虎卻輕描淡寫的說道:“你是元會級天才,是世間最好的筆,與其臨摹別人的畫作,爲何不嘗試自己作畫?”

    “別的那些修士,在大聖境,早已創出多種強大的聖術,傳承後世,你應該也比他們更加優秀才對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,葬金規則神紋對你而言,就是一張絕好的白紙。我很期待,你這支筆,能夠在紙上畫出多麼玄妙的畫作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麼覺得,你是捨不得傳我聖術神通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葬金白虎道:“史前的聖術神通,的確可以用來操控葬金規則神紋,但是,卻難以和這個時代的天地規則契合。沒有天地規則的加持,反而會被天地規則阻擾,再強大的聖術神通,威力也大打折扣。所以,你自己創造適合葬金規則神紋的聖術,纔是正途,我很看好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何曾沒有想過自創聖術?

    只是,太浪費時間。

    那些創造聖術的修士,大聖也好,聖王也好,絕大多數都是自感修爲難以再有精進,纔將精力,放到創造聖術上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那種才華橫溢的人物,可以一邊修煉,一邊自創術法。

    但,自己創出的聖術,又怎麼比得上先賢創出來的?

    先賢創出來的聖術,能夠流傳至今,肯定經過後世無數次修改和完善。甚至有可能創術的,乃是神靈中的至強。

    千年前的封塵劍神,倒是一等一的奇才,蓋壓地獄界一個時代的人物,各門各類無所不精,偶有心得,就能創出絕世妙術。

    以他的資質,完全可以成爲,這個元會的代表人物之一。

    可惜,正是分心太多,精得太多,最後竟是連二品聖意都沒有凝聚出來。

    反倒不如缺這個心專無他的虛無劍修。

    封塵劍神和缺,將來的成就,孰高孰低不好說。

    但,至少聖意方面,缺的確是強於同時期的封塵劍神。

    張若塵其實自創過一招劍法。

    名叫“一念花開”。

    是將劍道、空間之道、時間之道,三者融合在一起,創出來的劍法。

    隨着張若塵對三道的理解越來越深,也將這一招劍法不斷完善,如今的威力,已是相當可觀。雖然只有一招,卻能隨心所欲施展。

    自創聖術的優勢就在這裡,能夠完美與自己的心念、身體、聖氣契合。

    施展起來行雲流水,心到,劍亦到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一直沒有創出第二招劍法,因爲根本不知道,該怎麼衍變出第二招。

    而且他一直覺得,自己創出來的這招劍法,看似精妙,實際上卻缺少一樣東西。

    缺少一股精神。

    能夠代表他自己的精神。

    一種劍法,一種聖術,如果沒有精神,等於是一個人沒有靈魂。

    就算創出來,也只是一個泥人,將來不會有太高的成就。

    從自創聖術,張若塵聯想到了自己的精神。又從自己的精神,想到自己的追求。

    以前,他修煉的動力,是爲了找池瑤復仇。

    後來知道了部分真相,迷茫了很久。那段時期,根本沒有自己的追求,一直都在被各種因素,牽着鼻子,一步一步前行。

    每日都在修煉,可是修煉的目的,又是什麼?

    拯救崑崙界?

    尋找八百年的終極真相?

    超越池瑤,擊敗她,甚至殺死她,以求心中念頭通達?

    不是,皆不是。

    後來被般若和羅乷點醒,張若塵有了自己的願景:重塑天地秩序,改變整個宇宙,讓世間衆生能夠換一種活法。

    但,那願景又太大太遠,彷彿一個需要花費一生時間,去追求的夢。

    而且,想要重塑天地秩序,需要一顆強大的內心,一股無與倫比的精神,需要自己先超脫。可是那股精神,到底是什麼呢?

    張若塵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香風輕拂。

    門窗未動,房間中,卻出現一個動人心魄的紅裙女子,有人類絕色女子的柔美,也有羅剎女的邪異魅惑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知到姑射靜的氣息,從思悟中醒來,走出七星帝宮,淡淡瞥了她一眼,道:“姑射姑娘此來,不會是來奪取極品本源神晶的吧?”

    姑射靜如一幅美人圖,站在暗褐色的木牆邊,道:“我若出手,你擋得住嗎?”

    “擋不住,但,你什麼都得不到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張若塵,你太低估極品本源神晶和本源神殿的價值,我雖奈何不了你,可是,只要將你擒住,帶回羅祖雲山界,自有神靈出手。那時,你身上的所有秘密,都將不是秘密。”

    說出這話,她身上的死靈魔氣,已是釋放出去。

    每一縷魔氣,都如一道鎖鏈。

    張若塵處變不驚,道:“血絕戰神傳我七星帝宮和戰神腰帶,視我爲血絕家族未來的繼承者。他明知我在地獄界強敵無數,爲何卻能放心前去玉煌界?”

    “戰神腰帶擋得住神靈,擋不了神境之下的修士。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真以爲,我沒有別的底牌?”

    “我正想試一試呢!”

    姑射靜操控死靈魔氣,有規則融入其中,凝化出數十根血紅色的鎖鏈,拖出嘩啦啦的聲音,向張若塵纏繞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四周的空間,瞬間被壓制住,變得堅固無比。

    鎖鏈尚未纏在身上,張若塵卻已經感覺,整個世界變得死氣沉沉,空間被無限壓縮,渾身難以動彈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震耳欲聾的虎嘯聲,從張若塵體內傳出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上,散發出奪目金光,葬金規則神紋化爲一隻只金色虎影衝出來,對抗纏繞身上的鎖鏈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