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看見葬金規則神紋,姑射靜美眸微微一亮,心中暗道:“師尊所言,果然不虛。張若塵已成史前神種葬金白虎的引導者,身邊隨時跟着一尊神靈,哪裡還需要別的護道者?”

    她探出玉手,五指輕輕扭轉,所有死靈魔氣,盡數收回體內。

    “我能拜見葬金白虎前輩嗎?”姑射靜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葬金規則神紋,立即明白過來,姑射靜根本沒有打算真的出手,而是在試探。

    瞞是瞞不住的,葬金白虎和卍字青龍出世,地獄界很多神靈都知曉。

    當然,不包括十大暗勢力和各個小族的神靈。

    史前神種這件事,福祿神尊只在命運神殿中講述過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,道:“葬金白虎前輩不喜歡被打擾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倒也能夠理解,對方乃是神靈,豈是一個大聖想見就能見?

    “你有一尊神靈護道,看來白卿兒針對你的計劃,只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。”姑射靜嘻嘻一笑,徑直坐到了椅子上,慵懶的躺在上面,胸口撐起的弧度驚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清楚,葬金白虎不僅力量受限,而且只答應出手一次。

    因此,聽到姑射靜的話,心一緊,他問道:“白卿兒又有什麼陰謀?”

    “不是陰謀,是一招陽謀。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“你好歹也算是混進了神女十二坊的內部,竟然沒有聽說?”姑射靜訝然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。

    姑射靜輕輕一嘆,道:“也對,有一尊神靈護道,哪裡會在乎一位無上境大聖的陰謀陽謀。要不請葬金白虎前輩出手,先打出神女城?”

    張若塵乾咳了兩聲,道:“葬金白虎前輩是神靈,又不是我的打手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絕頂聰明,聽出一些東西,露出恍然之色。

    看來,張若塵雖然成爲了葬金白虎的引導者,可是對方根本不會出手,幫他對付別的聖境修士。

    真要有一尊神靈跟在張若塵身邊,隨時可以出手,張若塵哪裡還會被困在神女城?

    即便是在冰王星,張若塵都可以橫着走,只有他揍別的修士,沒有修士敢動他。

    想想也很正常,神靈本就不能插手俗世。

    葬金白虎一旦出手,攻擊了地獄界別的勢力的修士,被攻擊勢力的神靈,豈會罷休?

    想到此處,姑射靜對張若塵的忌憚,少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這件事,你最好還是聽一聽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就在昨天,十八個勢力的當家人,一起進入神女樓,向白卿兒和夜曼曼施壓。逼不得已,白卿兒對外講出了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真相?”

    張若塵生出不好的預感。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白卿兒說,極品本源神晶最初,是從七手老人的手中,流通到神女樓的賭城中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七手老人已被她殺死,誰能證明,她說的話,都是真的?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姑射靜盯着張若塵的雙眼,巧笑倩兮,道:“可是白卿兒說,七手老人沒有死,而是被你藏進了紫金葫蘆。正是如此,他才能順利逃出命運神域,並且天運司都推算不出他的蹤跡。因爲,你張若塵就是爲數不多,很難被推算的人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我覺得她說得很有道理,也很合情理。”

    “通過你之前對我的那套說辭,加上白卿兒的這套說辭。我推想,那一天的經過,會不會是這樣的。你和七手老人聯手,使用空間手段,盜走了十七層禁制中的五枚極品本源神晶,並且殺死了手捧神晶的譚飛。”

    “白卿兒察覺到了這件事,前去追殺你們。在這過程中,你們殺死了蒼白子,而白卿兒殺死了刑千。最後,你和七手老人脫身逃走,白卿兒因爲身份原因,不方便大張旗鼓繼續去追殺,於是利用與死亡大祭司的關係,請動了裁決司對付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天命司的插手,讓你和七手老人逃脫一劫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,白卿兒肯定會繼續對付你,奪取極品本源神晶,於是利用我去牽制她。而白卿兒知道,極品本源神晶在你手中,所以纔會封鎖神女城,禁止你逃離。”

    “我說得沒錯吧?”

    “啪!啪!啪!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邊鼓掌,心中一邊感慨,姑射靜果然不愧是羅乷的閨蜜,心思厲害,雖然很多地方都有出入,可是大方向卻沒有錯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慌不亂,道:“想象力豐富,看來姑射姑娘是根本不信我,而是信了白卿兒。”

    “因爲她說的,比你更合理。不僅我信,另外十七個勢力的當家人,也都更加信她。”姑射靜雙眼又圓又大,直勾勾的看着張若塵那張帥氣的臉,靜等他狡辯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首先,我根本不認識七手老人,爲什麼要和他合作?”

    “你們認識,在賭局上認識的。”

    “因爲我,他可是輸了數十萬枚神石。這也算認識?我們算是仇人吧!”

    “有一句話,叫做不打不相識。爲了極品本源神晶,敵人也可以相互合作。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苦笑:“就算是如此!白卿兒出手對付七手老人明明發生在前,怎麼變成神晶被盜之後?”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這兩件事,你怎麼知道誰在前,誰在後?莫非,兩件事,你都參與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氣餒,完全沒法解釋,不得不說白卿兒這一招“攤牌”,的確是夠狠。

    極品本源神晶的下落,讓所有勢力都知曉,可是,卻也將張若塵逼到了各大勢力的對立面。各大勢力的矛頭,都從神女樓,轉移到了張若塵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起來,道:“白卿兒這套說辭,有一個致命的錯誤。”

    “願聞其詳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五枚極品本源神晶,是從七手老人手中流傳出去。那麼,七手老人的身上,必定還有極品本源神晶,爲何還要冒險從十七個大勢力手中,盜取流失在外的五枚?”

    姑射靜手託下巴,近距離盯着張若塵,道:“因爲,七手老人和你,想逃獨吞本源神殿,不希望別的勢力參與進去。你還想怎麼狡辯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默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的好若塵,我們的關係已經那麼親密,爲何不能實話實說呢?本源神殿是一座驚天密藏,單靠血絕家族怎麼可能吃得下?讓羅祖雲山界分一杯羹,風險一起承擔,一起對抗未知的兇險,豈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姑射靜抿着嘴脣,輕搖張若塵的手臂,一副乖巧鄰家小妹的模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長嘆一聲:“告訴你實情吧!五枚極品本源神晶是被白卿兒盜走,絕不會有假,譚飛也是被她的夢境殺死。”

    “至於七手老人,的確是我助他逃出命運神域,做爲報酬,他給了我一枚極品本源神晶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真正想要獨吞極品本源神殿的人,是白卿兒,不是我和七手老人。再說,我和那個老傢伙,關係還沒有那麼好,我們並不信任對方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沉思了片刻,仔細推敲。

    相對而言,張若塵的這幾句話,比白卿兒的那套說辭,又更加可信一些。

    但,她並沒有完全相信。

    只是覺得,真相已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也就是說,七手老人已經走了?”

    “七手老人精神力強大,我想留住他,也留不住。”張若塵聳了聳肩,無可奈何的道。

    姑射靜笑道:“也就是說,你的身上,有一枚極品本源神晶?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我們的關係親密,我纔將這個秘密告訴你的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彷彿已經忘了,張若塵利用她去對付白卿兒,害得她差一點死在巫馬九行的刀下。也彷彿忘了,不久前,才被張若塵那雙手佔了便宜,自己還罵過他。

    她笑容滿腮,柔聲道:“是啊,我們可是一起經歷過生死。”

    “尋找本源神殿,我需要你的幫助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姑射靜點頭,道:“我們是最好的盟友。”

    若是讓羅乷別的閨蜜,看見張若塵和姑射靜孤男寡女獨處一室,還近距離看着對方,含情脈脈的對話,肯定會大罵這對奸/夫吟/婦。

    忽的,姑射靜神情一正,肅然道:“張若塵,你將有大麻煩了!”

    “哦!你指的是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,爲何白卿兒在這個時候,將真相講出來?其實,一切的目的,都是將你逼出來。你若是不現身,所有勢力,都會覺得她說的是真的。因爲,你不敢現身!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就是她的陽謀?我現身,肯定遭到圍攻,唯一的一枚極品本源神晶很可能不保。不現身,等於是默認和七手老人一起,盜走了五枚極品本源神晶。這麼說起來,不現身,繼續隱藏下去,雖然慫了一些,卻是最好的選擇。等到我的空間混沌蟲傷勢痊癒,自然可以脫身離開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搖頭,道:“可惜你藏不下去了!因爲天運司的司空,近日會親自前來冰王星,並且帶來了神器天樞針。在天樞針的面前,你的種種手段,都將失去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至於這麼瘋狂嗎?竟然動用神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難以鎮定,心中恨不得將白卿兒,當成瀲曦,狠狠的收拾一番。此女太狠毒,種種手段,都是在將他往絕路上逼。

    “動用天樞針,不僅是爲了尋你,更是爲了尋找重傷遁走的巫馬九行。命運神殿三司齊至,高手如雲。據說,十二神宮也有頂尖大聖前來,對外聲稱是血洗無間閣,爲死去的神女風酈報仇。這場風波,已是越來越巨大,我甚至懷疑,有神靈悄悄來了!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姑射靜的雙臂,道:“我們是最好的盟友,最親密的關係,你得幫我。要不,我們去把天樞針搶了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