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搶天樞針,顯然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天樞針的器靈,雖沒有達到神境,卻也絕對是神境之下一等一的戰力。更何況,天運司的司空,必定是卓雨農、吾悅命皇那種級數的存在,除非是巫馬九行,否則誰敢對他出手?

    護送司空和天樞針,命運神殿必定出動了無數高手,就算巫馬九行沒有受傷,估計也不敢動搶奪神器的念頭。

    姑射靜提了一個建議,讓張若塵將極品本源神晶暫時放到她那裏,然後,出面將真相,告知各大勢力。以他今時今日的身份地位,誰都不敢明面上,對他動手。再說有神靈護道,在沒有絕對把握之前,誰敢對他出手?

    張若塵直接否決了她的提議。

    將極品本源神晶給她?

    對不起,關係沒那麼親密。

    再說,她自己都懷疑,有神靈來了冰王星。張若塵哪裏還敢露面?

    姑射靜帶着一股怨氣,離開了!

    走的時候,還如受氣的小媳婦兒一般,說張若塵不信任她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留她。

    既然姑射靜知道,他身上有極品本源神晶,那麼,肯定會暗中出手助他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死局了嗎?實在不行,我只能強行殺出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一冷,只要葬金白虎肯出手,加上小黑在陣法上面的造詣,要攻破神女城的護城大陣,倒也並非難事。

    只要出城,憑他的空間力量和時間力量,脫身的機會大增。

    不過一旦這麼做,不僅他將成爲衆矢之的,血絕家族也將被推到風頭浪尖。

    這是下下之策!

    況且,只要天樞針還在,張若塵逃到哪裏,命運神殿肯定就能追到哪裏。想到被一羣頂尖大聖追殺,甚至可能還有神靈,張若塵便是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“尋木,立即前來第三議事大堂。”顧延之的聲音,傳入張若塵耳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換上黑袍,變化成尋木大師的枯瘦模樣,提起神使木杖,向議事大堂而去。

    第三議事大堂,建在地底,被大量陣法銘紋覆蓋,是討論重大祕事的地方,平時不會開放。

    張若塵到來的時候,議事大堂的石門外,已是聚集了數百位精神力聖師。其中有不少,還是五十階以上的精神力聖王。

    “只是神女十二坊旗下的一座神女樓而已,竟然可以招攬這麼多精神力強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頗爲吃驚,心中當然不信,神女十二坊培養得出來這麼多精神力聖師。因此,暗暗觀察,發現這些精神力聖師,九成以上都不屬於十大族,而是來自各個小族,甚至還有一些來自天庭的下屬凡界。

    倒也很正常,哪個勢力沒有叛逃者?

    一些有實力的修士,在天庭待不下去,去了地獄界的邊緣地帶,卻能過得很滋潤。

    “居然啓動第三議事大堂,看來是有大事發生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神女城來了很多大人物,一個個聖威驚天動地,沒有大事發生纔是怪事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別再爆發頂尖大聖級的戰鬥,上一次大戰,據我所知,有三百多位精神力聖師慘死,受傷者不計其數。”

    “別說了,我現在傷勢還沒有痊癒呢,精神一直萎靡不振。”

    “我加入神女十二坊,本來是因爲修爲很難再有進步,只想安樂快活的過完最後幾十年。哪裏想到,最近卻是大事不斷,估計難以善終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聽着這些精神力聖師的議論聲,張若塵心中暗想,“貪圖享樂的修士,加入神女十二坊,似乎是不錯的選擇。既有美女陪侍,又能得到修煉資源,而且還沒有太大的危險。”

    “噓!趕緊閉嘴,有大人物來了!”不知是誰,如此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一衆精神力聖師,立即閉上嘴巴,整理儀容,端正姿態。

    腳步聲響起。

    一行身穿白袍的修士,來到地底,從衆人之間穿行而過,走向第三議事大堂的石門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這一行白袍修士的身上,感受到了強大的精神力波動,每一個都很不凡,絕對都是精神力大聖。

    其中,走在最前方那位老者,額頭上,生有散發銀光的日月星辰印記,臉形微胖,黑髮披肩,眼中帶有邪凜的笑容,氣場極大。

    他走過之時,站在兩旁的精神力聖師,身體都在顫抖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位精神力聖師,更是雙腿一軟,跪在地上,算是出了大丑。

    陪在那位老者身旁的,是白卿兒的弟子,商月。

    商月對老者態度恭敬,顯然對方是一個讓她這麼驕傲的女子,都敬畏的人物。

    至於百枷境大聖顧延之,只能跟在靠後的位置。

    老者瞥了一眼,跪到地上的那位精神力聖師,咧嘴一笑,露出一口黃牙,道:“神女十二坊好歹是十大暗勢力之一,別什麼人都招攬。他,老夫就先吃掉了!”

    老者探出兩根枯槁般的手指,在那位精神力聖師的頭頂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頓時,那位精神力聖師發出淒厲的慘叫聲,渾身抽搐,聖魂和精神力盡數被老者抽走,吸入了嘴裏。

    在場所有精神力聖師,全被嚇得臉色發白。

    “煅師伯若是喜歡,月兒這就去給你購買一批魂食。”商月聲音甜美,有討好之意,與當初對張若塵出手時的狠辣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“先談正事吧!”

    煅凌風陰沉一笑,一甩寬大的袖袍,率先走進石門。

    別的那些大聖,緊跟上去。

    沒有達到大聖境的修士,則是沒有資格參與議事,只能等在外面。

    隨着石門關上,所有精神力聖師,纔是長長吐出一口氣。不少人身上的袍衫已經溼透,被嚇得不輕。

    半晌後,纔有精神力聖師相互傳音交流。

    “你們看見沒有,商月大聖何等強大的修爲,竟然還要陪同在側,那老者到底什麼來頭?”

    一位精神力接近六十階的精神力聖王,道:“商月大聖既然稱那老者叫做師伯,而且還姓煅,多半就是神女十二坊那位活了兩萬多年的老怪物了!”

    “你說的……難道是神女十二坊的那位世界之手?怎麼可能是他,不是說他已經死了嗎?”

    “這種級別的人物,不可說,千萬不要談論。以煅前輩的精神力造詣,我們在這裏精神力談論,肯定瞞不過他的感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不敢釋放出精神力,不過憑藉真理之心,卻還是聽到了他們的傳音。

    越聽越心驚。

    世界之手?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頭皮發麻,連忙將自己的精神力念頭,盡數藏入真理之心,只留下五十九階的精神力強度。

    陣法地師,一共分爲三個層次:山川之主、海陸之王、世界之手。

    絕大多數地師,都停留在山川之主的層次。

    海陸之王已是非常罕見。

    至於世界之手,每一個都是能夠成爲神靈賓客的存在,可以在一座大世界,翻手爲雲覆手爲雨,甚至可以使用手指,頃刻間畫出九品陣法。

    即便是無上境大聖,也不願與一位世界之手爲敵。

    就算是已經精神力成神的存在,陣法造詣也未必能夠達到世界之手的級別。

    半個時辰後,顧延之和商月走出石門。

    顧延之臉色沉重至極,雙手忍不住顫抖着,半晌後,才讓自己平靜下來,目光掃視在場的精神力聖者,道:“冰王星即將發生一件大事,需要各位一起參與進去。”

    衆人齊聲,道:“我等願爲神女十二坊效死命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不需要那麼緊張,不是什麼大事。”

    商月嘴角含笑,向顧延之示意了一眼。

    顧延之衣袖一揮,袖中飛出一團團黑色光華,懸浮在他和商月的身前。

    黑光中,包裹有一塊塊黑色的石頭,大小不一。

    石頭上,佈滿詭異的紋路,散發出神性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每個修士上前,領取一塊玄武石。”顧延之道。

    一位位精神力聖師茫然不解,卻也相繼上前領取。

    精神力越強的,領取到的玄武石塊頭更大。

    輪到張若塵的時候,顧延之挑選了一塊臉盆大小的玄武石給他,特地向商月介紹了一句:“月姑娘,這人叫做尋木,乃是血天部族翼世界的精神力散修,資質很是不凡,憑藉自己便是修煉到了五十八階。最近,得到神女十二坊的資源,已是突破到五十九階,大聖可期。”

    一位精神力大聖,在神女十二坊也不是小人物,有資格進入核心層。

    招攬到這樣的人才,顧延之自然是要提一句。

    商月淡淡瞥了張若塵一眼,目光彷彿具有穿透性,將他看得通透。忽的,視線移到張若塵手中的木杖上,輕咦一聲:“你這木杖有點意思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聲音沙啞的道:“月姑娘慧眼,我這木杖,乃是使用神木的一截樹枝煉成,並且侵染了黑暗之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不怕商月貪圖神使木杖,畢竟比她的修爲,一般的寶物已經很難入眼。

    商月沒有再多看一眼,張若塵識趣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觀察手中的玄武石,發現這根本不是什麼石頭,而是一隻神級玄武龜殼的碎片。

    他手中這塊碎片上,刻錄有數十萬道陣法銘紋,品級極高。

    “神級玄武的龜殼,可謂世間最堅硬的物質之一。碎片上的銘紋,更是比九品陣法的銘紋還要奇妙,神女十二坊到底是要幹什麼?”張若塵心中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陣法聖師,都領取到玄武石後,商月宣佈道:“大家回去之後,以最快的速度,熟悉玄武石上的銘紋,達到可以催動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一位較爲年輕的陣法聖師,問道:“請問這塊玄武石的作用是什麼?我們熟悉它,是要合力佈置什麼陣法嗎?”

    顧延之眼神一沉,冷聲道:“不該問的問題,最好別問。”

    那位陣法聖師被顧延之的眼神攝住,哆嗦了一下,不敢再開口。

    商月聲音極其動聽,甜聲道:“最近兩天,各位就都待在城主府,最好哪也不要去。這件事,更不要傳訊給任何修士知曉,否則……呵呵,我倒是希望,少買一些魂食。”

    щщщ● тTk an● ¢O

    一衆精神力聖師,懷着恐懼和忐忑的心,離開了地底。

    “商月大聖笑起來明明甜美迷人,爲何我卻覺得滲得慌。”有精神力聖師慘白着臉,低聲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張若塵觀察城主府中的佈防,發現城堡中的內層陣法,幾乎全部開啓。

    “神女十二坊有大行動。”

    如果佈置陣法,是爲了守護神女城,不至於嚴令所有精神力聖師不得離開城主府,肯定是有祕密行動。

    回到小院,推門而入,張若塵看見小黑站在窗邊,看着外面。

    “神女十二坊有大行動。”小黑眼神凝重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問它這幾天跑到哪裏去了,而是將臉盆大小的玄武石取出,道:“幫我看看這上面的陣法銘紋,對了,你不是一直吹噓自己陣法多麼了不得,現在修爲恢復,陣法造詣是不是也恢復了?”

    小黑接過玄武石,如同絕世高手一般輕哼一聲:“本皇的陣法造詣那不是吹出來的,當今之世……誒,怎麼可能?你這塊玄武龜殼,是哪裏來的?龜殼上的陣法銘紋,是誰刻上去的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一位陣法地師中的世界之手!”

    “神女十二坊的煅凌風?”小黑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聽過他的名字?怎麼,嚇到了?”

    “嚇到了?哈哈,本皇的武道或許不是神境之下第一,可是陣法之道,區區一個世界之手,還沒有放在眼裏。”小黑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以前還說過,神境之下可以橫掃一切,事實證明一座神女城,你也掃不下來。”

    小黑俯身到張若塵耳邊,低聲問道:“煅凌風不會來了城主府吧?”

    “就在城主府中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告辭,本皇今天沒有來過。”

    小黑向外衝去,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城主府中的陣法全部都已經開啓,從現在開始,誰敢離開,格殺勿論。”

    小黑停下腳步,退了回去,重新將門關得嚴嚴實實的,道:“本皇修爲纔剛剛恢復,而且手中沒有煉製陣法的材料,所以,沒能煉製出幾套厲害的陣法傍身,否則現在就去和煅凌風單挑。”

    “沒關係,材料我有的是,你想煉製神陣都夠。關鍵是,你的實力夠不夠?”張若塵頗爲財大氣粗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哏哏,本皇煉陣,材料是多多益善,等着瞧吧!”

    小黑盯着手中的玄武殼碎片,驚呼一聲:“這是玄武吞天陣的一角陣法銘紋,神女十二坊果然有大動作,難怪派遣使者聯繫無間閣。”

    “玄武吞天陣?聯繫無間閣?”張若塵訝然。

    小黑指着玄武殼碎片,道:“玄武吞天,意在弒神。”

    “一座神陣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小黑搖頭,道:“煅凌風就算再厲害,也不可能佈置得出神陣。本皇猜想,應該只是借了玄武吞天的勢,陣法的品級,絕對達不到神陣級別。”

    “神女十二坊想幹什麼,對付我,不至於吧!難道想對付命運神殿的修士?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隨口說了一句,忽的想到了一個驚人的可能性,臉色一凝,盯向小黑,道:“神女十二坊的使者去無間閣,談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還有一章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