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小黑雙爪一攤,道:“不知道啊!本皇就是去和寒雪見了一面,臨走的時候,看見了冰王星神女樓的樓主夜曼曼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捂住額頭,長嘆一聲:“樓主級別的人物,親自去拜訪無間閣閣主的弟子,你難道就沒有返回去查看究竟?”

    小黑愣了片刻,道:“是啊!你說到點子上了……嗯,不如我現在再去找寒雪問問?不行,出不去了!這可怎麼辦纔好?”

    張若塵冷靜下來,道:“你說,寒雪來了神女城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無間閣最重要的任務,就是營救島主他老人家。而冰王星是營救之後退走,最重要的一條路,肯定是重點佈置和經營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說,在冰王星,除了冰皇宮,無間閣絕對是第一序列的大勢力。即便是在神女十二坊中,都安插了人手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神女城發生的事,瞞不過無間閣的耳目。”

    “聽聞你出事,寒雪怎麼可能不來?”小黑以理所當然的語氣,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有一個大膽的猜測,神女十二坊的種種行事,很有可能,不是針對我,而是在打天樞針的主意!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小黑倒抽一口涼氣,道:“神女十二坊有這麼大的膽子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神女十二坊別的修士,或許沒有這麼大的膽子,可是白卿兒卻有。你覺得,此女修爲如何?”

    “高還是挺高的,但是,與巫馬九行那種蓋代人物比起來,卻又差了一籌。”小黑難得認真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可是我卻覺得,巫馬九行的一刀一式尚有跡可循,而白卿兒卻給我一種深不可測之感。”

    小黑愣了一下,道:“你不會是覺得,白卿兒比巫馬九行更強?”

    “只是一種感受而已,我的修爲還不夠,無法看透他們那種層次強者的深淺。還有一點,讓我警惕,七手老人能夠從一尊僞神的追殺下逃生,可是白卿兒卻差一點殺了他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用爪子拍了張若塵的肩膀一下,道:“你是在女人手中吃的虧太多,所以有些謹慎過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敢向小黑那麼輕視對手,在白卿兒手中吃的虧已經夠多,道:“白卿兒雖然出生神女十二坊,可是膽識和魄力,除了神靈之外,是我平生僅見。”

    “在命運神域,她敢針對七手老人最強的一面,設下賭局,還差一點賭贏。”

    “由十七個大勢力共同守護的五枚極品本源神晶,多半也是被她盜走。”

    “她更是利用裁決司,對付我。”

    “菲爾天丁、還虛血帝、蒼白子、雲桓鐵血王哪一個背後不是超級大勢力,可是,她卻敢奴役這些頂尖大聖。”

    “細想下來,讓人不寒而慄,她彷彿將整個地獄界的各大勢力都玩弄於股掌之中。關鍵是,各大勢力,尚且都還在輕視她,根本沒有將她當成一號人物,這纔是最可怕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小黑尖尖的鳥嘴,開合了兩下,道:“你這麼一說,此女的確是膽大至極,還真沒有她不敢做的事。可是,她爲什麼要奪取天樞針?這可是神器,一旦丟失,命運神殿必定雷霆大怒。雖說神靈不能插手俗世,可是命運神殿神境之下的實力,也是非同小可,沒有任何一個勢力可比比擬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據我所知,命運神殿憑藉天樞針的指引,多次清剿暗勢力。十大暗勢力都曾因爲它,吃過大虧。歷史上,曾經一些列入過十大的暗勢力,甚至直接被趕盡殺絕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神女十二坊一家,或許不敢打天樞針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十大暗勢力聯手呢?”

    小黑念道:“天樞針對各大暗勢力而言,的確是大患,使得他們惶惶不可終日。如今,諸神都去了玉煌界,正是命運神殿影響力最弱的時候,他們還真有可能行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在白卿兒的眼中,現在的我,還遠遠沒有資格做她的對手。對付我的原因,僅僅只是因爲極品本源神晶。”

    “小白既然將精力都放到了天樞針上,我們豈不是可以從容脫身?”小黑笑道。

    “白卿兒就算動手,肯定也會等到抓住我之後。如果我是她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閉上雙目,細細揣摩白卿兒的心思,忽的,豁然睜開眼睛,道:“如果我是她,肯定會用一箭雙鵰之策。抓住我的同時,也奪走天樞針,並且將這一切都嫁禍到天堂界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爲什麼是天堂界?”小黑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神女十二坊封閉神女城的藉口,不就是抓捕天堂界的修士?或許白卿兒早就已經算到,命運神殿會啓動天樞針。如果我沒有猜錯,天堂界想要殺我的修士,肯定已經與白卿兒聯繫上,甚至有可能,已經到了冰王星。”

    小黑在房間中來回踱步,半晌後,道:“如果你推測的方向沒有錯,那麼這個小白的確是個狠角色,下着一盤很大的棋,就憑你怎麼鬥得過別人。沒辦法了,不能再隱藏下去,本皇攤牌了!”

    “你在是說什麼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用爪子指着張若塵,道:“站穩了,本皇攤牌了!其實,本皇也是一位世界之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處變不驚。

    “給點反應好不好?世界之手被稱爲半步天師,與天師唯一的區別,只是精神力差了半階,陣法造詣絲毫不弱於天師,神境之下不懼任何敵人。”小黑以期待的眼神,看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此處,難道不應該露出崇拜和敬畏的神情?

    張若塵想了很久,道:“你說了這麼多,我還是不明白,世界之手和天師差距到底是什麼?”

    小黑很想一甩翅膀,將張若塵扇飛出去,以極快的語速說道:“世界之手和天師的陣法造詣,其實沒有什麼差距。差別在於,天師的那個天字。”

    “天師的精神力,至少得達到六十九階半。因爲,達到那個境界後,佈陣的時候,可以脫離物體,直接使用天地規則佈陣,並且陣法可以調動天地之力轉化爲陣法之力,能量無窮無盡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天師的精神力,如果達到七十階,自然也就更強,真神之下無敵。至於僞神,遇到七十階精神力的天師,也得避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照你這麼說,世界之手和天師差距不小啊!”

    “跟你這種不懂陣法的人講話,真的太累。天師只是佈陣的手段可以脫離載體,直接調動天地規則轉化爲陣法銘紋而已。兩者佈置出來的陣法,其實一樣強大。天師能夠佈置的陣法,世界之手也可以佈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,道:“精神力六十九階半,又是什麼意思?六十九階中期?”

    “六十九階中期,六十九階巔峰,都屬於六十九階。六十九階半位於六十九階巔峰之上,是可以窺視神境,窺視天地奧妙的境界,是精神力成神最難的一步。”

    小黑頗爲得意,道:“本皇被須彌老禿驢困在乾坤神木圖中十萬年,精神早已脫變,如今修爲恢復,精神力必定突飛猛進,相信不久之後,就能達到六十九階半。到時候,請叫我屠天殺地之皇天師。”

    “說了這麼多,你到底能鬥過煅凌風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立即走到張若塵面前,目光斜視張若塵手上的空間戒指,道:“煅凌風是老牌世界之手,身上肯定煉製了多座強大的陣法,隨時可以使用。”

    “本皇要對付他,必須先煉一座無與倫比的殺陣出來。本皇已有一個想法,一旦煉成此陣,別說煅凌風,就算是殺出神女城也是輕而易舉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小白不是步步緊逼嗎?到時候,咋們直接走出去,正面叫板十九大勢力的當家人。此陣祭出,必定嚇得他們規規矩矩,不敢動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抱太大希望,小黑吹牛的話,打個三折都嫌多。

    但,小黑的陣法造詣,的確還是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於是,他問答:“你要煉製什麼陣法?需要多少材料?”

    “次神陣級的三垣二十八宿大陣,又被稱爲龍馬獻河圖,當然本皇還給此陣取了一個更厲害的名字,九天十地誅神誅魔大陣。”

    小黑神情很是認真,道:“要的材料也不多,三件至尊聖器,二十八件君王聖器,三元君王聖器以上的最好。除此之外,神石十萬枚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將它們煉成一套,所以,還需要一具神屍。只有神屍,才能承載次神陣。煅凌風煉製的玄武吞天大陣,使用的都是神級玄武的殼來承載。”

    小黑絲毫沒有看張若塵的臉色,依舊侃侃而談,道:“你看,煅凌風只是世界之手,無法直接將天地規則轉化爲陣法銘紋,也很難借來大量天地之力,只能發動大批精神力聖師聯合一起催動陣法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本皇這座九天十地誅神誅魔大陣,卻可以讓三件至尊聖器和二十八件君王聖器的器靈來輔助催動,只需將大量神石,先放入聖器內空間中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這些都只是主材料,還需數千種輔助材料,你在龍神殿遺蹟收取了那麼多寶物,肯定可以滿足,本皇就不一一告訴你了,你把空間戒指給本皇,本皇自己找……咳咳,你那什麼眼神?”

    直到這時,小黑才發現,張若塵的眼神有些不對勁。

    “本皇是爲了幫你,又不是貪圖你的寶物?你想想看,陣法一成,九天十地誅神誅魔,誰還敢與我們爲敵?天庭地獄橫着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身上閒置的至尊聖器,倒是有那麼幾件,君王聖器更是不少。若真能煉成三垣二十八宿大陣,將它們投如進去,倒也值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還擔心什麼?”小黑質問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想一腳踹到它身上,我擔心什麼,你看不出來嗎?你做成過幾件靠譜的事?

    若是陣法煉製失敗,損失之大,能讓神靈都哭出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多讀者都在問,爲什麼加更?

    其實完全只是因爲這幾天痛定思痛,想靜下心來寫書,可能過兩天這股氣就沒了,又恢復一天一更,所以大家不要抱太大期待。

    另外,有讀者反應,在崑崙界的時候,寫過陸百鳴這個角色,當時可能出了一些錯。寫書的時候,把陣法地師“海陸之王”的等級,寫成了“天師”。

    書已經很長,稍微不注意就會寫錯,但是讀者只要反應,都會修改的。

    陣法天師在書裡的力量層次,至少無上境大聖打底,甚至碾壓僞神,但是敵不過真神,除非真神太弱。所以,聖王達不到天師的層次,這是必然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