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五十五萬枚神石。」

    「五十六萬枚神石。」

    前者,是黑紗修士押的注。

    後者,是賭神七手老者押的,總是超過對手一萬枚神石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冥陽神輪,能夠拍出三十萬枚神石的天價,乃是因為,可以孕育成至尊聖器。別的頂級君王聖器,可是,拍不出那麼高的價格。

    可以說,七手老者和黑紗修士這場賭局,已經是神境之下俗世間的巔峰對決,註定震動天庭和地獄,成為一段傳說。

    蒼桀已被嚇得快要喘不過氣,堂堂一隻饕餮,心臟都快停止跳動。

    閻皇圖的目光,一直在打量渾身籠罩在黑紗中的那位修士,眼神很是好奇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能夠拿出五十六萬枚神石,並不奇怪,畢竟這個老傢伙,活了上萬年,大大小小的賭局,贏了不下萬場。

    可是,那位黑紗修士又是誰?

    憑什麼拿得出五十五萬枚神石?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馬上就要分出輸贏了!」

    「何以見得?」閻皇圖笑問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七彩珊瑚樹是死樹無疑,就算被祭煉成了至尊聖器,現在也不能稱為至尊聖器,因為它沒有器靈。一件沒有器靈的至尊聖器,價值也就在五十萬枚神石上下。」

    閻折仙露出爭鋒相對的神色,偏要和張若塵抬杠,道:「萬一器靈只是沉睡了呢?或者,七彩珊瑚樹沒有死透呢?」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沒有答她。

    閻皇圖輕嘆一聲,自己這個侄女,本是冰雪聰明,有億萬修士難及的才情,可惜被保護得太好,太單純,太青澀。

    「你怎麼不說話了呢?」閻折仙不依不饒的道。

    閻皇圖終是忍不住開口:「你的那兩種可能性,太渺茫,而且需要花費的財富,即便是七手老人都承受不住。」

    「剛才,七手老人已經說過,他是放手一搏,賭那一兩成的機會。五十多萬枚神石,賭一兩成贏率,已經是冒了天大的風險。」

    「如果是去賭,你說的那兩種情況。就是要花費一百萬枚,甚至幾百萬枚神石,賭萬分之一的贏率。代價太大,即便是神,都不會做這樣的事。亡靈殿和神女十二坊的神靈,不都退卻了?」

    閻折仙是第一次參賭,聽到閻皇圖的一番講解,頓時恍然大悟,偷偷盯了張若塵一眼。她符紋籠罩下的俏臉上,浮滿了尷尬的羞紅。

    黑紗修士猶豫了很久,將捏在手中的黑色籌碼卡片,重新放下,道:「我不加註了!」

    七手老人站起身來,長聲一笑:「既然賭局結束,便打開最後一層封印,看看七彩珊瑚樹到底是什麼成色?」

    張若塵一直在觀察七手老人的雙眼。

    他哪裡像是在賭一兩成的贏率,分明是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「難道我看走眼了?」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使用真理之心感知,可是,微妙的感應告訴他,七彩珊瑚樹的確不值得賭。

    整個賭廳中的氣氛,被推至巔峰。

    上百萬枚神石的賭局,即將揭曉答案,誰將成為最後的贏家?

    「賭神!賭神!賭神……」

    賭器城中,很多修士都在呼喊這兩個字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的不敗之名,早已灌注到每一位賭徒的心中。

    賭廳中的眾人,個個都有大身份,自持莊重,卻也是屏住呼吸,緊張不已。

    夜逍算得上是賭場老手,可是,在解開封印的過程中,卻也是戰戰兢兢,心跳如雷。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最後一層封印解開。

    七彩珊瑚樹爆射出灼目的七彩光芒,伴隨空間和時間的能量風暴,衝擊向四面八方。即便賭廳中的眾人,早有準備,依舊有十多位,被空間亂流捲走,身形拋飛出去數十丈遠。

    時間印記光點,雖然密集,卻沒有形成危害性的攻擊。

    「如此強橫的能量風暴,誰還敢說,七彩珊瑚樹已經被腐蝕?」蒼白子眼神激動,盯了張若塵一眼,帶有譏誚的意味。

    閻皇圖皺起眉頭,嘆道:「看來七手老人,又賭贏了!」

    「太漂亮了,太精緻了!」

    「好強大的時空波動,難道七彩珊瑚樹竟然沒有死,而是一株活樹?」

    「不可能吧!一株活著的七彩珊瑚樹……這,這得驚動整個地獄界的神靈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與這等神物失之交臂,早知道,我也該不顧一切賭一賭。」有修士,扼腕嘆息。

    閻折仙心中有些後悔,覺得應該堅持自己的想法,七彩珊瑚樹這樣的寶物出世,出再多的神石,都值得一賭。

    還是賭神的眼力高明。

    這個屠天殺地之皇,終究還是看走眼了!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,都沉浸在七彩珊瑚樹散發出來的美麗光暈之中時,唯獨只有三人,依舊沉默不語。這三人,就是張若塵、七手老人,還有那位黑紗修士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只有最開始的時候,大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隨著封印被解開,他臉上的笑容,反而斂去,眼神越來越凝重,最後,臉色變得蒼白,顯然是發生了什麼出乎他預料的事。

    「怎麼會這樣?」不知是誰,驚恐萬分的叫了一聲。

    「沙沙!」

    賭檯上,長在一隻石鼎中的七彩珊瑚樹,光華快速消散。

    樹身逐漸化為沙子,向下滑落。

    剛才還激動、興奮、驚嘆的一眾修士,全部都目瞪口呆,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畫面。

    閻皇圖愣了一瞬,隨即失笑一聲:「原來,剛才的能量波動,是七彩珊瑚樹最後的精氣,封印被解開,暴露在空氣中,瞬間便是散盡,哏哏,賭神也有看走眼的時候。」

    想到此處,閻皇圖不禁望向張若塵,心中暗道:「比賭神眼力還要高明,此人必定不是池中之物。」

    「不可能,不可能的,我明明看到了生命波動,怎麼可能會是一棵死樹?不可能,絕不可能。」

    七手老人身上爆發出強勁的精神力風暴,將離得較近的幾人,全部震飛,披頭散髮的,飛落到石鼎上,探出兩隻手,抱住七彩珊瑚樹。

    手一觸碰,七彩沙子滑落得更快。

    六位押注一千枚神石的修士,眼中全部都露出興奮的光芒。

    有所不同的是,其中三位暢快至極,笑聲彷彿能夠震碎整座城堡。

    另外三人,雖然也在笑,可是,張若塵卻敏銳的發現,他們的目光,若有若無的都向黑紗修士盯了一眼。

    這一眼很快,而且很隱晦,加上眾人都被七彩珊瑚樹吸引了注意力,除了張若塵,沒有任何修士察覺到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已是恍然大悟,臉上不禁露出一道笑意,暗嘆一聲:「厲害啊!」

    也不知是在稱讚誰厲害。

    「啪!」

    七手老人面容猙獰,探出一隻鷹爪般的手,穿破七彩珊瑚樹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丈高的樹體,徹底爆碎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緊捏的手爪,緩緩打開,只見,掌心有一團淡淡的七彩光華在閃爍。光華內部,是一條蚯蚓大小的蟲子,生有七彩環。

    「原來那道微弱的生命之氣,是你散發出來的,原來是你……」七手老人的眼珠子,都要從眼眶中瞪出來,渾身顫抖不止。

    很顯然,七手老人是感應到了七彩珊瑚樹的生命波動,以為它並非死樹,才不顧一切押注。

    誰能料到,七彩珊瑚樹中,竟然生了一條蟲?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卻有了新的疑惑,以他的真理之心,都沒有感應到七彩珊瑚樹中的生命波動。七手老人怎麼感應到的?

    看來能夠成為賭神,七手老人的確有了不得的一面,身上怕是藏有大秘。

    一位身披血袍、背生十翼的不死血族參賭者,目望夜逍,頗為得意的笑道:「夜城主,現在是不是該宣布賭局的結果了呢?」

    夜逍望向依舊還站在石鼎上的七手老人,拱手拜道:「賭神前輩,你可還好?」

    「無妨……無妨……願賭服輸。」

    七手老人閉上雙目,心緒久久難平。

    出道這麼多年,第一次輸,而且還輸得這麼慘。

    「賭神這個跟頭,栽得不輕,就算他擁有驚天的財富,這次怕是都得元氣大傷。」蒼白子低聲說道,面帶笑意。

    閻折仙有些后怕,若不是張若塵和閻皇圖的阻止,她說不定也將賭注押到五十多萬枚神石,實在不敢相信,會是什麼後果。

    損失十五萬枚神石,已是最好的結局。

    盯向那個號稱「屠天殺地之皇」的高瘦男子,她的心中,生出一股油然的感激,同時也有一絲好奇。

    夜逍平復了自己心緒,開始宣布:「大家也都看出來了,七彩珊瑚樹早已精氣盡失,化為了沙塵。雖說,那些七彩沙,也有一定價值,可是遠遠賣不到一千枚神石。所以,這一局對賭,贏家是……」

    「且慢。」

    一道聲音,打斷了夜逍即將宣布的結果。

    六位贏家的心,本來已經快要提到嗓子口,突然被打斷,自然是鬱悶至極,一個個眼中都湧出寒意,瞪向剛才那位開口之人。

    喊「且慢」的,自然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到閻折仙的面前,笑道:「姑娘,可否願意讓我,用一千枚神石的價格,買下賭神前輩手中的那條蟲子?」

    閻折仙怔住,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    屠天殺地之皇這個傢伙,是瘋了嗎,花費一千枚神石買一條蟲子……

    不對!

    關鍵是,他為何要找她買?

    那條蟲子,又不是她的。

    賭廳中,有修士迅速反應過來,明白了張若塵的意圖。

    蒼白子大笑一聲:「屠天殺地之皇,你當大家都是白痴嗎?用一千枚神石,買下那條蟲子,那條蟲子的價值就值一千枚神石?所以她就贏了?哈哈!」

    一條蟲子的價格,如果都值一千枚神石。

    再加上那些七彩沙。

    這場賭局的價值,也就超過了一千枚神石。

    價格超過一千枚神石,首先,六位只押了一千枚神石的參賭者,便是率先出局。

    超過一千枚神石的參賭者,只有閻折仙、七手老者,還有黑紗修士。

    按照規矩,價低者取勝。

    最後,贏的自然就是閻折仙。

    夜逍呵斥了張若塵一聲:「閣下,最好不要壞了神女樓的規矩,一件事物的價值,不是由你一個人來定的。」

    見張若塵竟敢明目張胆耍花招,六位「贏家」最是憤怒。

    背生十翼的那位不死血族大聖,沉聲道:「自作聰明的蠢貨。」

    「把他轟出去,應該禁止他今後再進神女樓。」

    「想贏,想瘋了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蒼桀尷尬得要命,覺得前輩肯定是第一次來賭器城,不懂其中的規矩,才會鬧出這樣的笑話。他本想幫忙解釋,可是,卻被四面八方散發出來的聖威,壓得開不了口。

    在諸多大聖強者的面前,他一個九步聖王,根本沒有說話的資格。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平靜自若,道:「諸位難道沒有想過,能夠生長在七彩珊瑚樹中的蟲子,豈是凡品?只要這位姑娘,肯答應以一千枚神石的價格,將它賣給我。我自有辦法證明,它的價值,超過一千枚,必定讓各位心服口服。」

    蒼白子仰天大笑,彷彿聽到了天下最好笑的事,道:「就算它真的是稀有的奇種,價格也絕不會超過一百枚神石。」

    「在場哪一個不是閱歷豐富的強者,真正頂尖的蟲類,就算沒有親眼見過,也聽說過。可是,這條蟲子,絕不在其列。」

    六位「贏家」已經有些擔憂,怕出變故,相互傳音溝通了一番。

    隨即,他們個個都擺出強硬的姿態。

    「將他轟出去。」

    「神女樓若是不出手,我親自出手。」

    「敢在本座的面前搗亂,真是不知死字怎麼寫,若不是在神女樓,你已經神形俱滅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敢參賭的,個個修為強大,背景深厚。

    他們已不想再理論什麼,一個個爆發出強大的聖威,向張若塵涌壓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面不改色,嘴角反而含笑。

    「我看今天誰敢。」閻皇圖平地一聲雷一般的開口。

    隨即,站在他身後的四位強者,符衣爆碎而開,顯露出真身,爆發出比六位「贏家」更加強大的聖道威勢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是千問境中期,兩位是千問境巔峰。

    還一位,則是達到萬死一生境。

    有人認出四大高手的身份,驚駭至極的道:「地魔族玄武極,玄武天,玄武影。還有……還有地魔長老,坤雲皇。」

    地魔族雖是小族,可是在地獄界的邊緣地帶,也是一方霸主。

    誰能讓地魔族的四大高手做隨從?

    要知道,四大高手之中,可是包括萬死一生境的地魔長老。

    一個個看向閻皇圖的眼神,都變得緊張和震驚,心中猜測他的身份。他到底是何方神聖?

    六位「贏家」,全部被鎮住。

    閻皇圖找來一把椅子,四平八穩的坐了下去,道:「我的意思是,讓屠天殺地之皇把話說完。大家沒意見吧?」

    言情閱讀網址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