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原本寂是萬死一生境的修爲,經萬戰而不死,雖然沒有料到張若塵會強勢出手,驚住了一瞬,但是,很快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正愁找不到機會教訓張若塵一頓,卻沒想到他卻主動送上門來。

    在沒有找到七手老人和極品本源神晶之前,當然不能殺張若塵,但卻可以,教訓張若塵一頓,甚至趁機廢掉他的修爲。

    廢掉元會級天才,足以讓他名震地獄界,甚至留名史冊。

    而且,也是給兄長出一口惡氣,爲原家挽回失去的顏面。

    “是你張若塵主動出手,那麼,就算被廢掉,血絕家族也沒臉找我麻煩。哏哏!”

    原本寂腦海中,頃刻間閃過千般念頭,隨即,長嘯一聲:“張若塵既然你要斬我,今日,本座便與你拼個魚死網破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羅生天再次被氣得哆嗦,只覺得原本寂已無恥到極點。

    堂堂萬死一生境的大聖,與百枷境大聖交手,卻喊出“魚死網破”這樣的話。

    他想幹嘛?

    他這是想趁機殺了張若塵嗎?

    “殿下放心,若原本寂真敢下死手,老夫會救下駙馬。”閻寒衣傳音給了羅生天。

    羅生天心中很氣,氣的不僅是原本寂,還有張若塵。

    本皇子都已經千問境,尚且還要忍下心中惡氣,你一個百枷境大聖,竟然如此冒失,向原本寂出手,這不是自討苦吃?

    “還能怎麼辦,他都已經出手,只能……”

    羅生天還沒說完,觀星臺上已是鮮血飛灑,伴隨一道刺耳的慘叫聲,原本寂拋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原本寂摔落在地上,雙手捂住鮮血淋漓的下身,渾身抽搐,顯然是真的疼到極點,讓一位大聖都無法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除了少數幾個瞭解小黑實力的大聖,在場其餘修士,皆是再次後退。

    先前聲稱要將小黑烤了吃掉的禍星,骨質的嘴巴中,抽了一口涼氣。這隻貓頭鷹,實力竟然如此強大,而且……還很陰險。

    原本寂其實非常謹慎,深知張若塵雖然才百枷境,可是戰力強橫,何況還有一件至尊聖器在手,更加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他將所有精神力都鎖定在張若塵身上,打出了一招千問級聖術印法。

    可是,誰能想到……

    誰能想到,那隻鸚鵡一般學舌,被他忽略掉的,猶如張若塵寵物一般的貓頭鷹,居然能夠一爪破掉他的護體道域和聖甲?

    你到底是何方神聖?

    既然修爲如此之高,爲何像個二缺一樣?

    原本寂意識到,這是一個陰謀,一個針對他的陰謀,先前那隻貓頭鷹之所以表現出一副二缺的樣子,就是爲了麻痹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催動至尊聖器,發動攻擊,更是在分散他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大意了!沒想到張若塵比我還要陰險狡詐。”

    原本寂咬緊牙齒,眼神陰狠至極。

    受傷是小,丟臉是大,這個臉面必須找回來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天地間的死亡之氣,向他的下半身匯聚過去,傷勢很快恢復。

    原本寂站了起來,喚出一杆銀紋三叉戟,道:“今日之辱,不共戴天。不殺你們二人,本座今後有何面目,立足於地獄界?”

    原本寂的體內,涌出數千億道聖道規則,凝成一座詭異的道域世界。

    世界中,天空陰暗,千里戈壁,一座座巍峨的石峰聳立,或呈神佛形態,或如獅子嘯天,或像長在地面的巨劍。

    張若塵被拉扯到他的道域世界中,手持烏金戰天柱,道:“殺你,我一人足矣。”

    一戰成名的機會就在眼前,哪能錯過?

    風頭不能被張若塵搶走了!

    小黑身體立即膨脹十倍,化爲一隻貓頭巨鷹,道:“還是本皇來吧!此人辱你太甚,罪不可赦。你且去給本皇溫一壺酒,看本皇單爪斬了他。”

    唰的一聲,小黑已飛出去,以雙翼斬破道域中的重重阻隔。

    飛到原本寂的頭頂上空,它嘴裡一口不死神火吐出,將原本寂淹沒。

    火焰溫度之高,瞬間燒穿道域世界,逸散到觀星臺上。

    “不死神火。”

    夜曼曼臉色一變,從袖中捻出一張符籙,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符籙中,飛出密密麻麻的符紋,交織成一座獨立空間,阻止不死神火燒燬觀星臺,甚至整個神女樓。

    也有幾位大聖跟着出手,釋放出道域,助夜曼曼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“原來不是貓頭鷹,是一隻不死鳥。而且,那隻不死鳥,似乎還達到了無上境。張若塵身邊,竟有如此強者,難道是血絕戰神留給他的護道者?”澪道。

    羅生天心情大好,催動神目,細看原本寂被不死神火燒成了什麼樣子?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一尊身穿古甲的鬼修,化爲黑色光柱,從天而降,落到觀星臺上。

    它手持一柄兩米長的闊劍,劈開符紋,闖入進不死神火中,將燒得只剩半個身軀的原本寂抱了出來。確切的說,抱出來的是,一塊黑色的人形焦炭。

    “居然不懼不死神火,難道是一尊九劫鬼帝?”

    “是原阡陌身邊的鬼僕。”

    “那隻貓頭鷹的不死神火也太恐怖了吧,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,原本寂竟然丟掉了半條命。若再遲一點,豈不是已經化爲飛灰,生機盡滅?”

    “鬼僕既然出現,原阡陌也該到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黑以翅膀斬破符籙形成的空間,向鬼僕和原本寂撲了過去,吼道:“本皇要殺的人,誰敢救?”

    鬼僕身軀高達三米六,手中闊劍,猶如門板一般揮斬過去。

    劍體上,涌出五層王級銘紋,爆射出刺目劍光。

    小黑的爪子,和闊劍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鬼僕的手臂爆裂,手中的闊劍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眼看小黑就要一爪,抓碎它的鬼體,力大無窮的爪子,卻被兩根細長的手指擋住。

    原阡陌不知何時,站在了鬼僕身旁,一隻手背在身後,另一隻手捏成劍指,擊在小黑爪子的爪心,嘴裡輕念一聲:“回去。”

    一圈能量漣漪,從他手指和小黑爪子之處涌出。

    小黑倒飛回去,落到地上的時候,身軀變成原來的大小,又踉蹌的退了數步,這才站穩,身上的狂意大減,眼神無比凝重的看着原阡陌。

    “是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原阡陌。

    狩天之戰結束後,血屠提醒過張若塵,要小心原阡陌。因此,張若塵刻意查過他的資料,對這位《神儲榜》第一的傳奇高手,自然是頗爲了解。

    原阡陌有着一頭潔白如雪的長髮,卻沒有一絲滄桑感,反而冷峻高雅,是一個足以讓天下女子都爲之癡迷的男人。

    在他出現後,在場的女性修士的視線,的確都被吸引過去。

    “九死涅槃的不死鳥,竟然出現在這個時代,有些意思,可惜沒有傳說中那麼強。”

    原阡陌淡淡說完這一句,便是探出潔淨無瑕的手,隔空向原本寂一按。

    頓時,侵入原本寂體內的不死神火,盡數被抽離出來,化爲一朵火苗,出現在原阡陌的掌心。

    原阡陌五指一收,哧的一聲,不死神火熄滅。

    地上,已成半截焦炭的原本寂,體內涌出濃厚的死亡之氣,身體快速復甦,恢復成了人類的模樣。

    大聖的生命力,就是如此強大。

    萬死一生境的大聖,生命力更強,只要沒有死透,就能快速重聚身軀。

    原本寂身上的氣息無比虛弱,不敢擡頭直視原阡陌。

    “這是一枚生死大還丹,拿去服下。”

    原阡陌取出一隻玉盒,交給原本寂。

    “多謝四哥。”

    原本寂連忙接過丹藥,此次他錯估對手,不僅受了嚴重的傷勢,更是修爲大損,沒有百年時間,休想恢復到巔峰狀態。

    但,有了此丹,他很快就能恢復。

    在場的大聖,無不驚歎和羨慕。

    別說他們,就連張若塵都感嘆不已,“我幫不死血族奪取了十族第一,才賞賜一枚生死大還丹,還一直捨不得服用。原阡陌卻隨手就送出一枚,不愧是神境之下最頂尖的強者,底蘊很深。”

    生死大還丹是準帝品療傷丹藥,有神石都買不到的東西。

    小黑向張若塵傳音,道:“小心,此人非同小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在審視原阡陌的時候,原阡陌的目光終於從小黑身上移開,落到了他身上,道:“我五弟有錯在先,遭此一劫,怨不得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終於來了一個明白事理的人。”

    原本寂那句“縮頭烏龜”,換做別的那些城府深的修士,只當沒有聽見,根本不會如此大動干戈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難聽的辱罵都已聽過,早就坦然,當然沒有將這話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之所以出手,只是因爲,不想表現得唯唯諾諾,讓衆人覺得他心虛。

    越是強勢,反而衆人會懷疑,極品本源神晶是不是在他身上?

    越是有底氣,說的話,大家纔會多信一些。

    “我被冤枉了,我是受害人,極品本源神晶沒在我這裡。誰敢污衊我,我就要與他死磕。”張若塵必須向衆人,傳遞這樣的信號。

    原阡陌環顧四周,道:“既然你和神女十二坊各執一詞,也就說明,必然有人說了謊。說謊的人,一定知道極品本源神晶在什麼地方。那麼,把白姑娘請出來吧,我真的很期待,也很想知道,到底是誰那麼大的本事,能夠把所有人玩弄於股掌之中。這個人,得死!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