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天道箭,怎麼會是天道箭,難道是芙湘女?”

    張若塵渾身劇痛無比,眼前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身上的鎧甲,被箭體爆裂之後形成的聖道規則包裹,像無數鎖鏈,將他纏繞,身體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“咦!似乎傷得並不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發現,只是最初的那股衝撞之力很可怕,讓他五臟六腑翻江倒海,體內骨骼都“啪啪”的爆響,聖魂彷彿被震散,差一點背過氣去。

    可是,等喘過這口氣,體內聖氣恢復運行,卻發現只是渾身疼痛,卻沒有受傷。

    葬金白虎的聲音,響起:“幸好你反應迅速,第一時間激發出四層強橫的防禦,天道箭蘊含的聖道規則,無法穿透你身上的鎧甲。否則,我就算調動葬金規則神紋,怕是也只能保住你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明白了,是葬金白虎出手,化解了天道箭的衝撞力量。

    忽的,張若塵感應到,上空傳來令人窒息的氣息,彷彿天穹塌下來了一樣,連空間都在被擠壓,大地不斷向下沉陷。

    怎麼回事?

    一支天道箭還不夠,準備發動第二擊?

    這股力量氣息,比天道箭還要可怕。

    “不對,不是針對我的,似乎整個神女城都被這股氣息籠罩。這是誰想摧毀一座聖城嗎?”張若塵思緒混亂,越來越想不通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

    他想過白卿兒會出手,也想過天堂界會出手。

    可是,怎麼都沒有想到,出手的卻是閻羅族。

    更加沒有想到,整座神女城,都陷入毀滅危機之中。

    一件又一件突發的事,完全脫離張若塵的預估。

    “趁此機會,先離開這裡再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運轉聖氣和淨滅神火,剛想掙脫身上的聖道規則,忽的,十丈外,傳來一道若有若無的氣息波動。

    對方將氣息隱藏得很好,可是,瞞不過張若塵的真理之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收起聖氣,躺在地上一動不動,假裝已被射殺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商夏身穿黑裳,戴着面紗,手持聖劍,身體呈半透明的模樣,一揮衣袖,將壓在張若塵身上的碎石、木柱、瓦片,盡數掀開。

    她看向已沒有任何氣息的張若塵,眸中閃過一道訝色,自言自語:“天道箭竟然沒能破開他身上的鎧甲,他身上果然寶物很多。可惜,那一箭的震勁,卻也足以讓他的肉身,化爲血泥。”

    商夏走到張若塵面前,一把提起他的脖頸,正打算,將他藏入一件空間寶物中,卻忽然如避蛇蠍一般的,想要將張若塵扔出去。

    “警覺性很高,可惜遲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目大睜,一掌擊向商夏腹部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商夏嬌//軀凹躬,向後飛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睛猛然收縮,察覺到,自己這一掌雖然結結實實擊中了她。可是,商夏的修爲太高,第一時間,釋放出上千億道聖道規則,將絕大部分掌勁都化解。

    唰的一聲,張若塵追上去,打算再補一擊。

    商夏依舊還飛在半空,腹部疼痛欲裂,嘴角掛着血痕,滿臉都是驚色,怎麼都無法理解,張若塵爲何沒有死在天道箭之下?

    甚至,他似乎都沒有受傷。

    看見張若塵追來,商夏立即催動手中聖劍,揮劍劈斬過去,拖出一道絢爛的劍芒。

    這一劍,不僅劍氣縱橫,而且與劍魂融合在一起,可以直接斬張若塵的聖魂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憑空消失在她眼前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商夏意識到危險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她身後的空間中走出,揮出烏金戰天柱,重重的劈在她後腦勺上。

    烏金戰天柱乃是至尊聖器,不僅僅只是能夠爆發出至尊之力,被它擊中,商夏的精神力和聖魂,立即遭受重創,雙眼一閉,暈厥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抱起昏死過去的商夏,想了想,從她頭上,拔下一根頭髮,扔到地上。

    隨後,將她封印到《時空秘典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後,戴着白玉面具的開羅,與四位天堂界的修士,通過空間傳送,出現到了此處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矮人族大聖,沉聲道:“可惡,來晚一步。到底是誰,搶先盜走了張若塵屍體?”

    開羅釋放出精神力,探查整片廢墟,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。

    隨後,他一腳踢開,一塊半丈長的巨石,將石頭夾縫中,一根頭髮撿起來,放到鼻尖輕輕嗅了嗅,面具下的眼神,變得陰狠至極,道:“我已知道,是誰取走了張若塵的身體,走吧,這筆賬,我會跟她好好的算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位天堂界修士,立即刻畫空間銘紋,佈置空間陣法。

    шшш☢ ttκan☢ ¢〇

    一道聲音,忽的響起:“天堂界的修士,出現到了地獄界,你們還想走?”

    “什麼人?”

    天堂界的大聖,盡皆喚出戰兵,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一把黑傘懸浮在半空,緩緩的飄來。

    走近三十丈內,閻昱的身影,在黑傘下顯化了出來。

    芙湘女從另一個方向走來,道:“你們天堂界最不應該做的事,就是借我的名義,射殺張若塵。精靈族的克拉菲琳,早就聽說你是天庭萬界的四大箭道高手之一,今日,正好會一會你。”

    閻昱道:“將張若塵的屍體交出來,可留你們全屍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天空,神罰天罡符散發出的光芒,明亮到極致。

    紫色雷電劃破天地,墜落到神女城中,與護城大陣對碰在一起。陣法形成的光幕,不停顫動,彷彿一層脆弱的紙,隨時都會破碎。

    城中的修士,被神符爆發出來的威勢,嚇得靈魂顫慄。

    一旦護城大陣破碎,能有幾人可以活下來?

    觀星臺上,所有大聖強者,都將戰器催動。

    有的,直接發動攻擊,想要摧毀神符;有的,則是與神符爆發出來的雷電對碰,助護城大陣抵擋攻擊。

    神女城中,暗潮涌動。

    除了閻昱、芙湘女,天堂界的修士,還有別的勢力的大聖,也趕向張若塵屍體墜落的方位。

    即便他們不知張若塵身上很有可能有極品本源神晶,可是卻知,張若塵身上有數件至尊聖器和大量珍寶。

    一座繁榮的古城,變得混亂不堪。

    誰都不知道,怎麼突然變成了這個樣子?到底誰是幕後的操縱者?

    這一切的動亂,最終的目的又是什麼?

    張若塵離開那片廢墟後,來到了城主府,憑藉空間之道和空間奧義,悄聲無息的回到尋木大師居住的小院中。

    他擡頭,看着天空那張巨大無比的符籙,心臟忍不住加快跳動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出現神符?白卿兒有如此大的能量,可以請動符道天師?而且,她不怕毀掉神女城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,不得不佩服白卿兒的魄力,爲達目的當真是不顧一切。

    可是他依舊想不通,爲何芙湘女會對他出手?

    白卿兒就算再厲害,也不可能控制得住芙湘女那樣的強者。

    現在只有兩個可能:

    第一,神女十二坊知道憑她們實力,無法獨吞本源神殿,所以和閻羅族達成了合作。

    第二,射出天道箭的,並不是芙湘女。

    相對而言,張若塵更相信是後者。

    畢竟,以他對白卿兒的瞭解,此女看上去文靜柔弱,內心卻是比任何修士都要更加膽大和無畏,時常會做出常人不敢做的事。

    她若是想要奪本源神殿,絕不可能與閻羅族分享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不透她的佈局,於是,又潛藏到城主府中,繼續扮演尋木大師的角色。既是想要看看她還有什麼計劃,也是想要尋找機會,將上官闕救出來。

    城主府中,所有精神力聖師,全部來到演武場中,每一位手中都持着一塊玄武石。

    煅凌風、商月,還有數十位大聖級強者,站在演武場中心的位置,眺望天空的神罰天罡符。機封聖城的城主、副城主、大統領,皆在其列。

    傳說中的神符,即便是大聖,也一生都難見到一次。

    此刻,他們有的眼神忌憚,有的瘋狂,有的驚恐。

    至於那些沒有達到大聖境界的精神力聖師,一個個雙腿忍不住顫抖。並不是他們心境不夠強大,而是,神符的可怕,已超出他們心境能夠承受的極限。

    張若塵屏住呼吸,儘量讓自己平靜一些。他在那羣大聖中,看到了雲桓鐵血王的身影,發現當初出現在機封聖府中的大聖強者,全部在這裡。

    “白卿兒除了想要拿下我之外,果然另有大行動。什麼比極品本源神晶更重要?難道她真在打天樞針的主意?”張若塵心中吃驚不小。

    煅凌風滿是鬍鬚且有些微胖的臉上,浮現出陰沉沉的笑容,道:“神女城的護城大陣,撐不了多久,很快就要破滅。”

    顧延之有些擔憂,道:“神符出現,冰皇大人會不會插手進來?”

    煅凌風搖頭,道:“冰皇是一位無比偉大的神靈,怎麼可能插手神境之下的爭鬥?就算整座神女城都毀掉,死再多的聖境修士,在他老人家眼中,也不過只是小打小鬧。”

    商月道:“可惜了!神女十二坊在冰王星經營多年,纔有今日神女城的規模,一朝盡毀,損失太大了!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