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你不知道玉煌界開啟的消息,其實也很正常,那是神境世界的大事,與我等聖境修士沒有什麼關係。」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這等秘聞,我倒是想要知道一二。」

    「不算什麼秘聞,你只需詢問血后和血絕戰神,他們自然會告訴你。」

    想了想,姑射靜還是說了出來,道:「玉煌界,是宇宙中的五大史前文明遺迹之一,那裡能夠找到幫助神靈渡過元會劫難的東西,所以,對整個天庭和地獄的神境世界,都是驚天的大事。」

    「凡是擔心渡不過元會劫難的神靈,都肯定要去。」

    「活得越久遠的神靈,越是要去。他們雖然修為強大,可是,想渡過元會劫難,也更難。」

    「就算有信心渡過下一次元會劫難的神靈,也要去。因為,玉煌界一個元會才開啟一次,任何有進入其中的機會,神靈都一定要抓住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倒吸一口涼氣,終於明白玉煌界開啟的意義,道:「豈不是說,天庭和地獄的神靈,全部都要前去玉煌界?」

    姑射靜搖了搖頭,道:「理論上而言,的確每一個神靈,都掙破頭想要去。可是,地獄和天庭,都不相信對方,怎麼可能不留下一些神靈,應對不可預測的變數?」

    「留下多少神靈,留下哪些神靈,都需要仔細拿捏。」

    「正是因為此事關係重大,所以,在這關鍵時期,天庭和地獄將對方的神靈,盯得死死的,絕不能出半點紕漏。」

    「地獄界的神靈,如果因為本源神殿的事,大規模出動,天庭界豈會察覺不到?」

    「所以,調查和尋找本源神殿的事,只能交給聖境修士辦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思考,血絕家族的三尊神靈要渡過下一次元會劫難,似乎都不是難事,不用急著去玉煌界。

    可是,血絕戰神剛成為血天部族的大族宰,肯定是要帶隊前往玉煌界。

    母后和冥王之間,應該會有一人留守家族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你應該去找別的那些本源掌控者,而不是來找我。你將這些告訴我,是想逼我與你合作嗎?」

    「不,就算我不告訴你,你很快也會知曉,血絕家族本來就是知道極品本源神晶消息的勢力之一。」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睛一眯。

    極品本源神晶的消息,是從冰王星傳出。

    以血絕家族在冰王星的龐大勢力,不知道消息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不過,冰王星的勢力,是掌控在血絕戰神的正妻猊宣氏手中,很有可能猊宣氏並沒有將此事,告知血絕戰神。

    姑射靜繼續道:「閻無神死後,天庭和地獄加起來,一共有六位本源掌控者,地獄界有三位……」

    「等一等,我記得你先前說過,最近萬年天庭和地獄一共誕生了九位本源掌控者。就算閻無神死了,應該還有八位吧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姑射靜道:「閻無神都能死,別的本源掌控者難道是不死之身?天才,一直都是天庭和地獄,相互刺殺的主要對象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「你說得很有道理。」

    姑射靜道:「地獄界的本源掌控者,還活著的,只有三位。」

    「死族的幻真,太年輕了,才剛剛達到半聖境界。憑他的修為,想要找到本源神殿太難。」

    「修羅神殿的百里千夜,修為達到了無上境,是聖境中一等一的強者。加上修羅神殿的強大,將這個消息告訴了他,哪裡還有我羅祖雲山界的事?」

    「最後一位,屬於閻羅族。閻皇圖近水樓台先得月,我又怎麼可能爭得過他?」

    「其實這三位,都不是最佳人選。他們雖然是本源掌控者,但是與本源的親近程度,怎麼比得上冥古照神蓮?」

    張若塵就知道,姑射靜看中的,乃是百花仙子紀梵心。

    照神蓮,誕生於宇宙虛空之中,無根無葉,乃是天地本源之力凝聚成一點,化為蓮子,綻放出來的一朵蓮花,是天生的本源掌控者。

    可以說,紀梵心就是本源之靈,是本源力量的化身。

    如果她得到了一枚極品本源神晶,很有可能,根本不需要神靈出馬,她自己就能憑藉神晶上的氣息,感應到本源神殿的方位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既然我有資格去爭奪極品本源神晶,為何還要和你合作呢?」

    「因為,就憑你現在的修為,護不住紀梵心。她來地獄界幫你,只會是死路一條。可是加上我,神境之下,怕是沒有修士奈何得了她。」

    「啪!」

    姑射靜手指一彈,空間為之震蕩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四周,空間就像是破碎的玻璃,出現一道道裂痕。

    轟的一聲,他連帶身前的桌子和身下的椅子,同時墜入進漆黑無邊的虛無空間,猶如一座小小的孤島。

    張若塵表面上處變不驚,可是心中,已是震撼到極點。

    要知道,這裡是命運神域。

    以青盛大聖的修為,都無法讓空間出現這麼大面積的毀壞,進入虛無空間。

    姑射靜卻能做到。

    這意味著什麼?

    張若塵深吸一口氣,雙臂展開,釋放出空間力量。

    隨即空間一收,破碎的空間恢復平整,他重新回到房間裡面,剛才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對本源神殿很是心動,也知道,如果他約見紀梵心,紀梵心很有可能會來。但,他絕不可能因為此事,讓她以身犯險。

    張若塵嘆息一聲:「可惜了,我和紀梵心,只能算是普通朋友。她冰清玉潔,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。我是背叛天庭,加入地獄界的巨奸,早已不是一個世界的人。她怕是已經視我為仇敵,欲殺我而後快。你找上我,實在是找錯了人。」

    姑射靜道:「我收集了很多,你和她的資料。我想,你對普通朋友四個字,應該有誤解。」

    「你怎麼就不信我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姑射靜道:「我更相信元會級天才的魅力,應該很少有女人,能夠拒絕你這麼完美的男人。」

    「你誇我也沒用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姑射靜道:「我知道你在顧慮什麼,放心,我和羅祖雲山界的目標,乃是本源神殿。冥古照神蓮雖然珍奇,可是本源神殿比起來,卻又差得太遠。」

    「我可以,以羅祖的名義立誓,絕不會做出對她不利的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笑著搖頭。

    「羅祖雲山界的修士,也不會做出對她不利的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搖頭。

    「我和羅祖雲山界,也不會指使別的修士,做出對她不利的事。」

    姑射靜見張若塵依舊沒有鬆口的意思,語氣變得冷硬了幾分,道:「張若塵你還是沒有意識到一件事,在極品本源神晶出現的那一刻,她就已經被卷進了這個漩渦,不可能置身事外。」

    「你以為,不通過你,羅祖雲山界就沒辦法擒拿到她?」

    「用強,羅祖雲山界的確會付出一定代價,甚至有可能,會暴露本源神殿出世的消息。可是,你不可否認,成功的概率很大。」

    「一旦她被抓住,以後是生是死,是榮是辱,就不是你張若塵能夠說了算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微沉,當然明白姑射靜所言非虛。

    當初,聖王境界的羅乷,都能自由出入天庭界的核心地帶真理天域。羅祖雲山界為了本源神殿,要去天庭界抓人,成功的概率的確不小。

    姑射靜道:「不僅羅祖雲山界,地獄界可是有十多個勢力都知曉本源神殿出世的消息,他們怎麼可能放過紀梵心?說不定,已經有勢力,開始行動。」

    「你以為你是在保護她,實際上,正是因為你的不作為,反而會害了她。」

    「再說,本源神殿出世,對她而言也是巨大的機緣。如果她知道這個消息,就算有隕落的風險,也肯定會去。你為何不將選擇權,交給她呢?」

    張若塵拍案叫絕,感嘆道:「不得不說,你不僅修為厲害,詞鋒更加厲害。我差一點,就被你說動了!」

    「你覺得,這些理由還不夠?」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,道:「不,夠了!但是,你的修為太強大了,和你合作,我沒有掌控感。紀梵心是冥古照神蓮,而你又認準我身上有《天魔石刻》。我們兩個與你同行,與羊入虎口有什麼區別?」

    「原來你不信我。」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我沒法信你。」

    整個房間變得安靜下來,二人都不再說一句話。

    房間外,響起腳步聲。

    韓雲歌的聲音,在外面傳來,道:「姑射姑娘,那邊開始了!」

    姑射靜目光盯向張若塵,道:「五枚極品本源神晶的爭奪已經開始,你要不要同去?」

    「我對本源神殿沒興趣,就不去了!」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清楚,接下來的一段時間,姑射靜肯定會緊跟他不放。而此刻,是他唯一有機會,去布置一些東西的時刻。

    姑射靜隨韓雲歌離開后,張若塵挪移出了房間,改換容貌之後,快步離開神女樓。

    蒼桀等在神女樓外的湖泊岸邊。

    閻折仙、七手老人、白姑娘的賭局結束后,張若塵就讓蒼桀立即離開神女樓,以免因為他的原因,遭到報復。

    「老大到底是什麼身份?他說,有人要對我不利,肯定不假。」

    蒼桀頂著一顆碩大的饕餮腦袋,一邊藏匿氣息,一邊來回踱步。

    他不是擔心張若塵的安危,而是擔心,張若塵已經忘了他這個小弟。他一個飛升到地獄界的修士,沒有背景,沒有師門,沒有靠山,好不容易遇到了前輩,被拋棄了怎麼辦?

    密林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,從空間中無聲無息的顯現出來,喚道:「蒼桀!」

    蒼桀大喜,立即沖了過去,笑道:「老大,我以為你不要我了!」

    「老大?」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納悶,這傢伙,還真是自來熟。

    蒼桀見張若塵似乎不願收他做小弟,頓時,眼中露出失落之色,垂頭喪氣的道:「是啊,我一個下界飛升到地獄界的聖王,一無所有,哪有資格做前輩的小弟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看出,他是飛升者,身上的氣息,與修羅星柱界那些土生土長的修羅族修士,完全不一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拍他的肩膀,道:「你不必妄自菲薄,能夠從下界飛升到修羅星柱界的修士,無一不是絕頂天才。就像千年之前的封塵劍神,他就是飛升者。」

    「前輩認識封塵劍神?」蒼桀眼中忍不住,露出崇拜之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不認識。」

    「封塵劍神飛升到修羅星柱界不到千年,已經擁有斬神的實力,我哪裡能與他相比。」蒼桀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你若是幫我辦一件事,我不僅收你做小弟,還能給你足夠多的修鍊資源,讓你有機會,窺視無上大道。」

    「真的嗎?」

    蒼桀激動得,近乎吼出聲,兩隻爪子抓住張若塵的身體,使勁的搖晃。

    張若塵身如磐石,紋絲不動,道:「你若再搖,就不是真的了!」

    蒼桀連忙鬆手,尷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我需要你立即去一趟崑崙界功德戰場,你的修為沒有達到大聖境界,可以進入其中。」

    「去做什麼?」蒼桀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幫我送一封信……不,幫我找一個人,帶一道口信。」

    送信太危險,萬一被截獲了怎麼辦?

    「那人是天庭界的修士?」蒼桀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詫異,道:「你怎麼猜到的?」

    「如果找的是地獄界的修士,以老大的修為,哪裡需要讓我這個只見了一面的修士去做?而且,老大願意付出如此大的代價,栽培我這個聖王,顯然此事很重要,也很危險。」蒼桀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的盯了他一眼,笑道:「你比我想象中要聰明。」

    「一個沒有靠山和背景的飛升者,不僅要夾著尾巴做饕餮,還要聰明一點,不然,早就已經死了!」蒼桀哭喪著臉,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此事的確危險,你可以選擇不去。」

    「去!為何不去,我蒼桀本就是一個賭徒,承蒙老大看得起,才將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我。我這次若是膽怯了,今後,將再也沒有一窺大道的機會。老大放心,若是真的事情敗露,我就算自爆聖源,也不會讓信息泄露。」

    緊接著,蒼桀低聲問道:「老大,我能問一個私人的問題嗎?」

    「你問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蒼桀眼神有些期待,又有些緊張,舔了舔嘴唇,道:「老大,你是時空傳人張若塵嗎?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他橫了過去。

    蒼桀立即縮頭,道:「我……我……我只是剛才聽到,有人在談論,張若塵出現在神女樓,還殺了人。再聯想到,老大你是空間掌控者,你又讓我去給天庭界的修士送信,所以才這麼猜測。猜錯了,也不能怪我,你說是不?」

    「不,你沒猜錯。」張若塵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