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在狩天戰場上率領不死血族勇奪第一,可謂大放異彩,歸來后,又是神尊賜婚,又是擊殺閻無神,名聲之響,或許還不足以震懾住澪和蒼白子這些大聖中的尖端強者,但是,對聖王境界的蒼桀而言,衝擊太大,如見天人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張若塵身形晃動,恢複本來面貌。

    蒼桀見到他真身,興奮得幾乎暈厥,當即單膝跪下,道:「蒼桀願一生追隨老大,肝腦塗地,死而後已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從乾坤界中,摘下一片接天神木的新葉,又取出一隻白玉匣子。

    新葉放入匣中,以空間力量封禁。

    張若塵把匣子交給蒼桀,道:「去崑崙界功德戰場,將它交給千蕊界的紀梵心,告訴她,有人很想見她一面,若她還念舊情,也還信得過故友,便在三個月之內前往地獄界邊緣地帶的百族王城,共飲一杯百花釀。」

    「若紀梵心已不在崑崙界,你便去無盡深淵,找一個名叫孔蘭攸的女子,將我的話轉述給她。接下來的事,交給她。」

    「明白。」

    蒼桀暗暗鬆了一口氣,原來老大隻是想要與老情人幽會。

    慎重的接過匣子,他道:「老大放心,我必定以最快的速度,將它送到百花仙子的手中。」

    本源神殿出世的消息,關係太大,張若塵不可能對蒼桀吐露半個字,更不想將太多人牽連進來。在崑崙界,張若塵絕對信任,修為又強大的修士很少。

    孔蘭攸是最合適的人選。

    就算天下人都不信他,蘭攸卻一定是最信他的那一個。

    蒼桀離開后,張若塵陷入思考,如何應對接下來的局勢?

    劍南界之事,倒是不用著急。

    在鳳啼宛,他故意表露出,勢要強奪劍南界的決心,其實只是想要穩住澪,讓澪覺得,可以用劍南界做陷阱對付他。

    如此以來,劍南界的生靈,反倒暫時安全。

    至於本源神殿,張若塵雖然感興趣,可是內心深處,依舊覺得虛無縹緲。現在,只是出現了五枚極品本源神晶而已,本源神殿到底有沒有出世,恐怕神靈都不敢肯定。

    尋找木靈希,還有冰王星出現的屠天殺地之皇,才是張若塵目前最關心的事。

    不過,去冰王星之前,張若塵決定做一件敲山震虎的事。

    免得什麼人都敢來挑釁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地獄界擁有神靈坐鎮的勢力,數量之多,堪比天庭的八千多界。

    但是,知曉極品本源神晶消息的勢力,僅有十多個。

    長生殿並不是其中之一,因此,針對張若塵的計劃失敗后,蒼白子便是離開神女樓。做為萬死一生境的大聖,自身就是一等一的存在,他當然沒有帶護衛。

    張若塵本以為,蒼白子會去神女樓附近的空間傳送陣離開。

    但,出乎他預料的是,蒼白子居然沒有去傳送陣,而是收斂身上的氣息,沿著今生河的支流急速趕路,似乎是有什麼要緊的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,命運神殿相當廣闊,而化生城域較為偏遠,地廣人稀,只有神女樓建有大型空間傳送陣。一旦離開神女樓,只靠徒步趕路,需要很久才能到達另一座城域。

    蒼白子這是要去幹什麼?

    張若塵不著急動手,悄然的跟上去。

    沿河而下,河道越來越寬闊。

    大概急行了三萬里,變得十分荒蕪,出現戰鬥痕迹。河水被冰封,大河兩岸的血色山嶽倒塌,又有千里之地化為赤色火原……

    如此恐怖的畫面,讓人感到驚悚。

    最驚悚的是,在進入這片區域之前,張若塵居然絲毫沒有感知到戰鬥波動。毫無疑問,有精神力強大的人物,掩蓋了戰鬥波動,防止被命運神殿的執法者察覺。

    「戰鬥爆發的時間,應該是在半個時辰之內,到底是何等強大的存在交鋒,才能造成這樣的破壞力?」

    「他們為何不顧命運神殿的禁令,在神域大打出手?」

    「蒼白子又怎麼知道,這裡爆發了戰鬥?」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充滿疑問,忽的,看見蒼白子停在冰封的河面上,手掌向下一拍。

    「嘭!」

    冰面碎了一大片,一道血紅色的水柱衝上來。

    水柱的頂端,是一具屍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清屍體的容貌后,詫異不已。

    居然是,修羅神殿的千問境大聖,刑千。

    刑千在神女樓的賭器城,因為得罪了賭神七手老人,甘願做其僕人千年。就算如此,他依舊是修羅神殿的大聖,更是神靈的弟子,誰敢在命運神域殺他?

    關鍵是,為何要殺他?

    蒼白子一把抓住屍體的領口,臉上露出一道獰笑,道:「真是可憐的傢伙,居然遭受這等無妄之災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看出蒼白子肯定知曉,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因此,不再等待,將紫金葫蘆取出,暗暗的催動。

    蒼白子察覺到危險,臉色猛烈一變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紫金葫蘆懸浮在他頭頂,葫蘆口,湧出七千二百萬道空間陣法銘紋,形成一座直徑八百里空間大陣,將夜空照得白晝一般明亮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……」蒼白子抬頭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空間大陣塌縮,蒼白子瞬間被收入進葫蘆中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,不動用乾坤界的力量,或許還不是萬死一生境大聖的對手。可是,這一戰,並不是正面硬碰硬,而是使用至尊聖器偷襲。

    自然一舉得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抓住紫金葫蘆,葫蘆中,便是響起一道驚天動地的巨響,震得他手臂發疼。

    「若塵小兒,你才百枷境,就敢禁錮老夫,是想找死嗎?」

    蒼白子在葫蘆中怒吼。

    也不知,他施展了什麼聖術,紫金葫蘆被撐得越來越大,從一尺高,到一人高,到一座房屋大小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不怕蒼白子撐破紫金葫蘆,輕哼一聲,手掌按在葫蘆壁上,快速轉動起來。

    只是轉了十多圈,蒼白子便是扛不住,發出怪叫聲:「你這到底什麼葫蘆,為何時間流速如此之快?停下!快停下!」

    紫金葫蘆每轉一圈,可斬壽元一百年。

    蒼白子元氣大傷,再也反抗不動,紫金葫蘆重新變小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停下,又轉了數十圈。

    蒼白子最開始還很硬氣,在葫蘆中叫罵,可是壽元大量流失后,心頭開始害怕,語氣變軟:「神女樓之事,與老夫無關,都是澪的主意。你報復我幹嘛?」

    「不能再轉了,屍修雖然是死過一次的修士,可是,依舊有壽元,我的屍身已經快爛透了!張若塵,你想要什麼,我都可以給你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沒想到蒼白子一個萬死一生境大聖,竟然如此軟弱,這麼快就屈服了,正打算趁機詢問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忽的,張若塵感覺到,一股可怕的氣息,迅速靠近而來。

    他臉色一變,連忙封印住紫金葫蘆,施展出空間大挪移,急速遠遁而去。沒有去神女樓,而是去了離這裡最近的修士密集的城區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遁走不久,黑紗修士如同一道閃電,降落到河畔。

    龜王爺雖然是一隻翡翠石龜,可是,速度卻並不慢,反而奇快無比,像一隻鴨子一般用兩條腿急速奔跑,出現到冰河的另一頭。

    它兩顆眼珠子轉動,結巴的道:「空……空……空……間……」

    「是空間力量殘勁,而且,還是張若塵的氣息。」黑紗修士聲音,悅耳似黃鸝,語氣卻帶有幾分寒意。

    龜王爺瞪大兩顆眼珠子,指向破碎的冰河,道:「屍……屍……」

    「刑千的屍體不見了!但是,張若塵不會因為一具屍體,動用如此強橫的空間力量。如果我沒有猜錯,應該是蒼白子冒然跟了上來,才讓張若塵撞見此事。」黑紗修士道。

    龜王爺道:「為……」

    「為什麼?因為,知曉此事的修士中,又與張若塵有關係的,只有蒼白子。」黑紗修士道。

    龜王爺不再說話,直接投過去一道「接下來該怎麼辦」的眼神。

    「放心,我的精神力分身,已經去追他滅口。就看這位時空傳人,是否是浪得虛名。」

    黑紗修士身上的黑紗散去,有玉白色的光華凝成一團聖雲,籠罩她朦朧婀娜的嬌//軀,每一寸肌膚都如仙玉神石一般光亮,烏黑長發瀑布般搖曳。

    她的氣質縹緲,如雲中霞月,水中明珠,無人看得清她真容。

    「嘩啦。」

    腳下,瀰漫出蘊含五行和本源的聖氣,向四面八方涌去。

    她的腦海中,浮現出,這裡沒有被摧毀之前的地形和地貌。於是,聖氣涌過之處,冰封的河道融化,倒塌的山嶽重新聳起,火原熄滅。

    泥土中,湧出密密麻麻的五行本源微粒,凝聚出各種植物。

    片刻間,毀滅了的一切,全部恢復過來,彷彿這裡從來沒有爆發過戰鬥。

    張若塵若是沒有逃走,看到這一幕,肯定會震驚得無以復加。當初,千星天女也曾在他面前,演示過本源之道的玄妙。

    一切物質,都可化為本源微粒,凝聚成另一種形態。

    可是她的本源造詣,與白卿兒比起來,卻如螢火比於烈日,差了十萬八千里。

    當本源和五行結合,甚至能夠瞬間製造出植物生命。

    柱將軍趕了回來,雖然身軀高大,可是它的速度,卻比龜王爺慢了不少,問道:「姑娘,還是沒有找到七手老人。那個老傢伙,不會已經被你一掌打死了吧?」

    白卿兒搖了搖頭,道:「做為賭神,若是連這點保命實力都沒有,他早就已經死了!」

    「可是,姑娘的精神力並不比他弱多少,若他還在這片區域,怎麼可能找不到他?」柱將軍道。

    忽然,白卿兒眉頭一蹙,自言自語的道:「居然逃走了!」

    「誰逃走了?」柱將軍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龜王爺露出得意的神色,總算有你不知道的事了吧,於是,傲慢的說道:「張……張……」

    「是張若塵。這個小子,的確有幾分本事,才百枷境的修為,已經擁有從我精神力分身手中逃命的實力。」白卿兒道。

    柱將軍語氣不屑,道:「就算他凝聚出了一種二品聖意,也只能算是優秀而已。真正的元會級人物,只有荒天大人和血絕老賊。」

    「閉嘴。」

    白卿兒不想聽它,提那個名字。

    「是。」柱將軍連忙閉嘴。

    「嘿嘿。」

    龜王爺偷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白卿兒閉目凝思了片刻,忽然,想到了什麼,道:「我明白了!剛才我們都去追七手老人的傀儡假身,卻忽略了千刑的屍體。」

    「姑娘的意思是,七手老人藏在千刑的屍體中?」柱將軍驚訝的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道:「這是唯一的可能!」

    「千刑的屍體……被張若塵收走了?」柱將軍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相當果斷,道:「柱將軍,你立即去一趟裁決司……不,去死亡神宮,告訴死亡大祭司,張若塵殺死了修羅神殿的千問境大聖千刑,擒抓了長生殿的蒼白子。」

    「死亡神宮能插手這件事嗎?」柱將軍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道:「死亡大祭司可以牽制福祿大祭司,而他也可以調動裁決司中的關係,捉拿張若塵。」

    「就怕死亡大祭司不願插手這件事,畢竟,千刑的真正死因,並不難查。」柱將軍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道:「所以你得回一趟神女樓,讓樓主和你一起去。死亡大祭司不可能,不給這個面子。」

    「姑娘,你呢?」柱將軍問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道:「張若塵畢竟是有大背景的人物,要收拾他,必須再給他的罪名上加碼。今晚神女樓的那場大戲,正好可以利用起來。」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