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月兒,你的大局觀,與你師尊比起來,差得太遠。這點損失算什麼?與本源神殿比起來,別說一座神女城,就算神女十二坊的一百八十樓全部毀掉,也都是值得的。再說,張若塵應該已經落入你師尊的手中,僅僅只是他身上的財富,已是遠超這座神女城。”煅凌風道。

    煅凌風的精神力強大,張若塵不敢催動真理之心,更不敢調動精神力,因此並不知道他們在談論什麼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驀地,振聾發聵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神女城中,無數修士瞬間耳膜破裂,雙耳流出鮮血。

    一股強大的氣壓,從上而下涌來,碾碎城中的道鎖、大聖銘紋、神紋。

    城中一條條街道,一座座古老建築,彷彿豆腐做的一般,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護城大陣破碎了!

    整座神女城,緩緩向地底沉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罰天罡符爆發出來的毀滅力量,凝聚成神殿、古佛、戰錘……等等,各種形態,轟擊在神女城中。任何一道力量落下,一大片城域,便會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如同末日降臨,城中到處都是騰飛而起的身影。

    所有修士,無論修爲高低,全部亂成一團。

    慘叫聲、呼救聲、叫罵聲,交織在一起。

    修爲太低的修士,則是被神符的威能,壓得趴伏在地上,無法動彈,無法逃遁,只能悲嗆的長嘯,或許低聲的哭泣。

    “這是神靈降下的神罰嗎?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得死,逃,是逃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,玲玲害怕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師尊,救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符降下,無論是魚龍境的生靈,還是聖者、聖王,生命都脆弱無比,一道雷電閃過,便是神形俱滅,化爲微粒。

    只有大聖,才能勉強從神符攻擊的餘波中,謀求生機。

    在神符攻破護城大陣的一瞬間,煅凌風啓動城主府中的空間傳送陣,帶着衆人離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親眼看到神女城中的慘烈景象,卻也能夠想象,正是如此,心情沉甸甸的,“如果神符真是白卿兒派人打出的,如此狠辣無情而又瘋狂的手段,實在是讓人毛骨悚然。”

    毀一城,殺千千萬萬修士,只爲洗清神女十二坊的嫌疑,張若塵自問,自己做不到。

    空間傳送陣,將他們傳送到了一片白茫茫的雪原上,距離神女城已不知多麼遙遠。

    煅凌風取出一根赤金色的法杖,法杖充滿古韻,頂部鑄煉有一隻拳頭大小的烏龜。仔細觀察,張若塵發現,所謂的法杖,形狀很像一條彎曲的蛇,滿是鱗片。

    蛇,纏繞在烏龜身上。

    這根法杖,是玄武的形態。

    煅凌風手持法杖,重重向地面一擊。

    氣勁從地底傳向天空,地面的冰雪,如同白色花瓣一般飛揚起來。

    下一刻,所有精神力聖師驚恐的發現,大地猛烈晃動,並且向上升起。

    一隻長達兩百多裡的玄武神屍的屍骸,衝破冰雪,從地底爬了起來,衆人皆在它的背上。

    煅凌風眼中的瘋狂之色更濃,吩咐道:“所有精神力聖師,由我來安排和調遣,催動玄武吞天陣。你們負責催動玄武神屍身上的隱匿陣法、控屍神紋、大光明劍。”

    所有大聖,全部行動起來。

    而數百位精神力聖師,卻還處於震驚和惶恐之中。

    煅凌風的聲音,傳入他們耳中:“所有精神力修士,給你們一刻鐘時間,尋找到手中玄武石,對應的陣法區域。”

    所有精神力聖師行動了起來,分佈到玄武神屍背部的不同位置。

    煅凌風冷笑看着這一切,心中暗道:“玄武吞天陣一旦啓動,必定抽乾你們的精神力、聖魂、血液,全部都會變成死人,你們也就只有這麼一點價值。大聖之下,皆是螻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找到了手中這塊玄武石對應的陣法缺口,將玄武石放置進去,蹲着身,查看四周的陣法銘紋。

    雖然,他沒有花費太多時間,研究陣法之道。

    但,煉化神木之心,繼承了接天神木一個元會的知識,自己也翻閱過很多陣法相關的卷籍,對陣法的瞭解,或許比不過地師,但是卻遠勝在場這些精神力聖師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研究的時候,玄武神屍身上的隱匿陣法和控屍神紋被催動,神屍腳踩虛空,無聲無息的向北行去,速度奇快無比。

    大概行了八千里,張若塵感應到空氣中,出現強勁的能量波動。

    於是,向北眺望。

    只見一座座雪山,有的被推平,焦黑一片;有的在燃燒,有赤紅色的岩漿在沸騰;有的被削斬,山峰不知去了何處。

    無比震撼的戰場,數萬裡之地都被摧毀,地貌大變,天地規則紊亂,塵土化爲黑雲遮蓋天穹。

    來到這裡,猶如進入黑暗的修羅殺場。

    玄武神屍飛到離地千丈的雲層中隱藏,並且,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所有精神力聖師都心驚膽顫,相互議論。

    “這是大聖級的戰鬥,而且,不止一位大聖出手,冰王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“神女城被毀,這裡數萬裡大地化爲焦土,這是要天塌地陷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不會也是來參戰的吧?”

    “怕什麼怕?有世界之手在,更有諸位大聖坐鎮,即便再強大的敵人,我們也可以將其碾壓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憑藉半神之體的肉眼,望穿雲層,看到萬里外,正在爆發一場令人震撼的大戰。數十道頂尖大聖的身影,分成兩大陣營,正在激烈交鋒。

    那片區域,空間都被打得破碎,分佈出無數裂縫。

    有十多道命運之門,懸浮在半空。

    一尊身軀高達七丈的巨人,手腳都長在頭顱上面,沒有身軀。他飛在虛空,嘴裡發出猶如龍吟一般的聲音,音波震得命運之門爲之顫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判斷出此人的身份:“大衍神教的教主,龐呼。”

    一艘長達八百里的亡靈戰船,飛在半空,船上站滿鬼兵、鬼將,插有三十六萬杆陰旗。每一杆陰旗上,都布有陣法銘紋。

    一位長有九眼的鬼修,身穿白衣,手持羽扇,站在亡靈戰船的船頭,垂落下的頭髮足有千里,卻沒有臉。

    “鬼船盟的盟主,九眼鬼帝。”

    一座由聖境生靈的屍體堆砌而成的神殿,高達三千丈,撞擊向一座命運之門。這是一座真正的神殿,由九尊神屍操控,即便是命運之門也擋不住,瞬間支離破碎。

    神殿中,坐着一隻乾瘦如柴的蒼老猴子,雙手中,飛出成千上萬根聖氣絲線,操控九具神屍。

    “亡靈殿神境之下的第一強者,食屍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看得頭皮發麻,出現在這裡的,無一不是十大暗勢力中最頂級的大聖強者。甚至對於很多大聖而言,這些人,都是傳說級的存在。

    只知其兇名赫赫,卻從未見過真身。

    誰能想到,這些威震天庭萬界和地獄十族的狠角色,全部都駕臨冰王星?

    不用猜也知道,被十大暗勢力的頂尖強者圍攻的,肯定是命運神殿的司空,他們想要奪取天樞針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有所猜測,可是,卻一直都不敢相信,白卿兒竟然真有這麼大的膽子。而且,她還開闢了兩座戰場,兩座戰場的對手,都是天下一等一的強勢。

    “這個女人太瘋狂了,比我以前見到的任何修士,都要更加瘋狂。”

    現在唯一慶幸的是,雖然無間閣的修士,也出現在了戰場中,可是,卻沒有看見寒雪的身影。

    寒雪很有可能,還在神女城。

    神女城也很危險,可是小黑在那裡,肯定會保護她。

    “既然已經到了這裡,神女十二坊爲何不出手?難道想坐收漁利?”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搖頭,意識到一處不對勁的地方。

    奪取天樞針,對十大暗勢力而言,的確是一件無比重要的事,聯合一起出手,倒也正常。

    但,他們的對手,可是命運神殿。

    天運司的司空,必定是將命運之道修煉到登峰造極的人物,可以預知禍福兇吉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就算十大暗勢力加起來,恐怕也不是命運神殿的對手。

    天下第一人巫馬九行,如果沒有受傷,或許他們還有機會。

    可是,少了一個巫馬九行,他們成功的機會,可謂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這些活了上萬年的邪道巨頭,憑什麼冒這麼大的風險,齊聚到一起,做這麼瘋狂的事?

    他們的底氣何在?

    厚厚的戰雲下方,天運司的司空“宮南風”,坐在火爐邊,正在烤着爐火,對站在對面的般若,道:“冰王星與傳說中一樣,冷寒得很,我的身體弱,沒你弄來的爐火,怕是會被凍死在這裡。”

    般若身形筆直,望着天空那座湮滅的命運之門,感受着大地的震盪,道:“凍死,總比被人殺死強。”

    宮南風笑道:“我算過了,這次我不會死。再說,有吾悅命皇、死亡大祭司、福祿大祭司、兇駭大祭司、怒天大祭司在,區區十大暗勢力的修士,哪裡傷得我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一股不祥的預感。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wWW▲ ttκan▲ Сo

    同坐在火爐旁的四位大祭司和缺,露出慎重之色,向她望去。

    就連宮南風也收起笑容,道:“你別嚇我。”

    做爲命運神女,手持十二神尊神力加持的天令,又修煉出了真我之門。她的預感,絕不僅僅只是一種感覺,必須得重視。

    見般若的神情嚴肅,宮南風道:“我再算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速戰速決,先收了這一波網,再釣其他的魚。”

    吾悅命皇說完後,頭頂上方,凝聚出一座明亮的命運之門,身體化爲一道光,沖天飛起,撞擊向八百里長的亡靈鬼船。

    四位大祭司依舊坐在火爐邊,烤着火。

    死亡大祭司喝起了血酒。

    福祿大祭司則是眯着一雙眼睛,不知在想什麼。

    怒天大祭司似乎也想動手,可是,向天空看了看,見亡靈五剎,四位命皇,還有福祿神宮、怒天神宮、兇駭神宮的強者,似乎可以應對,於是,又繼續在那裡悶坐。

    爐火燃燒得更旺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接下來的一週,小魚要去參加四川網絡作協的高研班,只能每天一章。等一週後,再恢復一天兩章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