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悄然來到冰王星的神靈,一共有四位。

    有真神,也有僞神。

    此刻,四位神靈來到冰皇宮外,準備拜見冰皇。他們是神靈,隱藏氣息的手段也很高明,可是,在冰皇星,想要瞞過冰皇的感知,卻是癡人說夢。

    冰皇既然出關,誰敢不來拜見?

    他們頗爲忐忑,在心中思考,冰皇在這個時候出關,是不是與他們的到來有關。

    到冰皇宮後,他們確定了這一點,因爲冰皇竟然沒有要邀請他們進去的意思。也沒有讓他們離開。

    這不是什麼好的信號,擺明是在敲打他們。

    四位神靈相互看了看,都露出苦笑之色,現在離開,顯然不合適,只能繼續等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冰皇宮中。

    一身白袍的夏凰朝,坐在一棵硃紅色的神樹下。

    樹上,滿是紅葉。

    葉疊着葉,像一座紅色的山。葉落,飄在半空,向紅色的蝶。

    青玉樓從外面走進來,恭恭敬敬的行禮,道:“師尊,四位神靈在外面等候,要不要請他們進來?”

    “讓他們等着。”夏凰朝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青玉樓看見夏凰朝的對面,坐有一道身影,可是,不敢細看,也看不清容貌。

    此人,可以在這裡與師尊相對而坐,地獄界的四位神靈,卻只能等在外面,已經說明此人的分量。

    青玉樓退下去後。

    坐在夏凰朝對面那金髮男子,端起陶土杯,品飲一口,道:“你的這個弟子不錯。”

    金髮男子的頭上,長有一對龍角。

    “你這一聲讚賞的話,若傳出去,他足以名震天庭和地獄。”夏凰朝笑了笑,道:“其實,我也沒有教過他什麼,只是在夢境中,磨礪了他三萬年。”

    夢境中的三萬年,不代表現實中的三萬年。

    有時,一夜驚夢,已渡過一生。

    金髮男子搖了搖頭,道:“時代變了,十萬年過去,今時今日,天庭和地獄還記得我的修士,怕是寥寥無幾。”

    夏凰朝凝視金髮男子了半晌,長長一嘆,緬懷的道:“可惜了,已經回不去當初。真懷念曾經那段青春如歌的歲月,我們一起遊歷各界,尋秘藏,偷聖藥,抓金鯤,當時修爲明明很低,天下卻沒有我們不敢去的地方,沒有我們不敢做的事,多少次死裡逃生。可是現在,修煉成神,卻反而失去了曾經那份自由。”

    金髮男子沉默半晌,道:“還有……阿九。”

    夏凰朝儘量在避免這個名字,聽到金髮男子提到,才道:“是啊,還有阿九,再也見不到阿九了,她是不死鳥,卻終究未能不死。我親眼看見她被殺死,連神魂都被煉得煙消雲散。”

    金髮男子眼神冷冽了不少,道:“這話,你從來沒有跟我說過。你居然可以親眼看着她被殺死?”

    “她知道我一定會出手,所以,衝出神殿之前,使用陣法困住了我。當時,我只能拼命的攻擊陣法,想要打出去,卻最終只能看着,什麼都做不了!”

    “天下人都覺得夏凰朝絕世無雙,是不死血族的驕傲,實際上,他只是一個可憐蟲。我忘不了她走出神殿,最後看我的眼神。那雙眼睛……那雙眼睛飽含了太多情感。”

    夏凰朝閉上雙眼,說到最後,聲音悵然而又顫抖。

    誰能想到大名鼎鼎的冰皇,天下最強勢果決的人物,此刻淌出了神淚。

    往事不堪回首,每每回想,肝腸寸斷。

    金髮男子道:“我沒資格指責你,若是沒有你,當年重傷的我,怕是無法逃回崑崙界。其實,阿九去找你的時候,已知此去凶多吉少,所以將你們唯一的孩子,送到了殞神島,是島主將其養大。”

    “你當時與崑崙界的關係太深,既不被命運神殿信任,自己又不願出手,所以,對外宣稱留守不死神殿。我理解你的難處,她也知道你的處境很難,所以,收到你的那封求救信,纔會義無反顧的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沒給她寫過信。”夏凰朝道。

    金髮男子點了點頭,道:“她也猜到,信很可能不是你寫的,所以知道自己此去凶多吉少。可是,既然是你的求救信,她是無論如何都要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個孩子在什麼地方?還活着嗎?”夏凰朝眼中有喜悅,也有惶恐。

    十萬年了,又生出惶恐的感覺。

    神,也有七情六慾,對一位強大無比的神靈而言,這是心境,出現了巨大//波動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敵人,可以讓夏凰朝惶恐,惶恐的是他自己的內心。

    金髮男子道:“緣分到了,自然可以見到。”

    夏凰朝站起身,站在不斷飄落下來的紅葉中,白衣勝雪,身上的悵然和善感一絲絲散去,身爲絕代強者的氣勢逐漸迴歸,道:“你來冰王星,是爲了極品本源神晶,還是天樞針?”

    “找到本源神殿,是崑崙界重新崛起的希望。若是能夠奪取到一件神器,自然也是好事。”金髮男子道。

    夏凰朝道:“不對,奪取天樞針,纔是你們的目的。因爲,你們想要憑藉它,找到島主具體的關押位置。你最終的目標,是營救島主。”

    “瞞不了你。那麼,你的選擇呢?”金髮男子道。

    夏凰朝道:“我是地獄界的一員,是不死血族的一員,也是夏朝億萬族人的老祖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要阻止我?你應該明白,你不是我的對手。”金髮男子道。

    夏凰朝道:“十萬年前,崑崙界開啓了日晷,你的修爲的確走到了我的前面。可是,這十萬年,你一直在沉睡和療傷,而我卻不斷在進步。今時今日再戰,誰輸誰贏未可知。再說,你的傷勢,真的恢復了嗎?”

    “那就戰吧!”金髮男子道。

    夏凰朝道:“等你們救出島主,我們再戰。”

    金髮男子眼中露出一道不可思議的神色,他比誰都清楚,夏凰朝是多麼固執的一個人,爲了不死血族和地獄界的利益和理念,曾經和他戰過無數次。

    他們的情義,就是一場場戰鬥打出來的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,他竟然願意放下心中的理念,做出損害地獄界利益的事,太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這說明,夏凰朝將情義,看得比利益和理念更重。

    “我不會阻止,也不會助你們。”夏凰朝揹負雙手,轉過身去,不再看金髮男子,算是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走了!”

    金髮男子起身離去。

    忽的,夏凰朝的聲音響起:“極望。”

    金髮男子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兩位絕世俊美的男子,背對着,站在清風飄飄的樹下。

    半晌後,夏凰朝道:“我向你承諾,當年出手的神靈,全部都得死。十萬年了,我一定會帶着他們的神血,去祭拜阿九。”

    “我原諒你了!”

    龍主極望的身形,消失無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有出手戰鬥的大聖,全部都停下來。

    血靈仙剛纔那一劍,震撼了他們。

    大衍神教的教主龐呼,大笑一聲:“無間閣的高手,終於到了!”

    十大暗勢力之所以敢出手搶奪天樞針,就是因爲,無間閣請了兩位絕世強者出手。龐呼、九目鬼帝、食屍猿這些修士,早已見識過血靈仙和海棠婆婆的強大,所以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兇駭大祭司眼神獰然,道:“無間閣怎麼可能無聲無息,培養出兩尊如此強大的修士?而且,還能躲過命運的推算。”

    宮南風道:“來自崑崙界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兇駭大祭司道。

    宮南風如數家珍的道:“那柄劍,名叫《無字劍譜》。站在劍上的人,名叫血靈仙,崑崙界十萬年前僅次於千骨女帝的蓋世人物,稱得上是元會代表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對崑崙界知之甚少,而我卻知,他是崑崙界血神教的第一任神子,血神的首徒。他的一身,可稱得上是精彩絕倫,雖然現在還沒有成神,可是已經活了超過二十萬年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神境之下的血肉神靈,可以活二十萬年?”死亡大祭司剛纔也在推算血靈仙,可是卻只推算出一鱗半爪,遠不如宮南風詳盡。

    宮南風道:“血靈仙三次修煉到大聖境界,三次被打得落境重修。他曾兩次修煉到神境,又兩次被殺死,兩次重新活過來繼續修煉,最終不死血蠶化蝶,從一流天才,晉升元會級代表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說起來也是好笑,打得他兩次落境和殺死他的人,竟是他的師尊血神。最後,血靈仙都快被逼瘋了,想要叛逃,結果又被血神抓回來殺了一次。”

    福祿神尊的眼睛一眯,道:“不死血蠶,看來血神的實驗成功了!”(第二千零二十九章,提到過不死血蠶。)

    “成沒成功,還不一定呢,得看血靈仙這件試驗品夠不夠強。不死血蠶是用來培養元會級天才的,我看,血靈仙距離同時期的血絕戰神和荒天大神,依舊還是差了一些。”宮南風道。

    在場,只有弱得像普通人的宮南風,還能很淡定的說出這番話。

    四大祭祀早已臉色鐵青,顯然內心壓力巨大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和荒天大神那種級數的人物,可不是一種功法,或者一種寶物培養得出來,必須各方面條件都達到極致,纔可能誕生一個。

    缺道:“已經很可怕,只是一劍,便是鎮壓了鬼神面具。而且,我的影丹劍,此刻竟然在顫抖。他,將是我此生,必須要戰勝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般若問道:“那株海棠,又是何方神聖?”

    “看不太懂,有些像《無字劍譜》的器靈,但是,又有些不像。可是,一株海棠,年齡卻比血靈仙還要大,怎麼渡過十二萬九千六百年一次的元會劫難的?”宮南風問道。

    無人回答得了他。

    畢竟,在命運神殿,他知道的,能夠推算出來的,比神靈都要多。

    他都不知道,誰還能知道?

    血靈仙長髮在風中飛揚,聲音響徹天地,道:“十萬年前,崑崙界敗得很慘,無數生靈都隕落了,化爲了屍骨和黃土。也有無數修士,變成奴隸和囚徒。今日,我是來複仇。”

    兇駭大祭司從震撼中恢復過來,畢竟久居高位,見過的神靈都不少。他道:“原來是崑崙界十萬年前的餘孽,竟然還不知教訓。既然沒死,爲何不躲起來,苟活一世?命運神殿天下第一,至高無上。豈是你一人,可以撼動?”

    “換做兇駭神尊說這話,我信。你說,我不信。”血靈仙道。

    兇駭大祭司怒火化爲實質的火焰,使得數千裡的大地都燃燒起來,浩蕩的火原中,凝聚出一道赤晶古印,轟擊向血靈仙。

    能成爲兇駭神宮的大祭司,自然修爲高絕,是讓天庭萬界大聖聞風喪膽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出手,便是無上級高階聖術。

    凶神落塵印!

    整個天地都被兇駭大祭司體內涌出的聖道規則充塞,赤晶古印飛過之地,空間不斷被撕碎,出現上千道裂痕。

    血靈仙一拳打出,銀色光華似照亮宇宙寰宇。

    振聾發聵的聲音,使得在場無數修士失去聽覺。幸好站在玄武神屍背上的精神力聖師,都被陣法保護,否則,就算相隔萬里,也肯定會被重創。

    赤晶古印崩碎,難擋血靈仙的拳勁。

    “一隻拳頭,都能破我無上級高階聖術?”兇駭大祭司咬緊了牙齒。

    血靈仙張嘴一吐,一口銀色閃電從嘴裡涌出,化爲無數雷電河流,衝擊向兇駭大祭司。

    “極兇之刃。”

    兇駭大祭司的眉心,兇駭神宮的鎮宮之器飛出,散發血紅色的神芒。

    這是一柄吸收了無數聖血和神血的兇兵,是極兇之器,威力不弱於裁決之斧和天命戟。

    即便有極兇之刃,兇駭大祭司依舊擋不住血靈仙的一口銀色雷電,身體不斷向後爆退,身上的黑色大祭司袍竟然燃燒起來,開始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“大祭司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來助大祭司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兩位身穿聖鎧的無上境大聖,從地面飛起,一個身體燃燒像是一輪太陽,一個身體站在死氣沉沉的黑洞中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,是兇駭神宮的護宮法皇,都是超過萬歲的老古董。

    兩位護宮法皇出現在兇駭大祭司身後的左右兩側,各自打出一掌,體內涌出數萬億道聖道規則,一起催動極兇之刃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只是支撐了三個呼吸的時間,極兇之刃倒飛出去,墜落到大地上,將大地砸得沉陷千里。

    兩位護宮法皇在支撐了兩個呼吸的時間後,無上法體就燃燒成灰燼,神形俱滅。

    兇駭大祭司有至寶護體,保住了一命,可是,身體也如焦炭一般,墜落在赤紅色的岩漿湖泊中,一動不動,氣息衰弱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血靈仙一腳落下,將他踩殺。

    吾悅命皇想要出手施救,被血靈仙使用兩萬多米長的石劍,一劍拍飛回去。

    一位大祭司,兩位無上境大聖,瞬間斃命。

    天地爲之失聲,無人不震撼。

    十大暗勢力的修士,盡皆熱血沸騰,高高在上的命運神殿大祭司,就這麼被殺死了?太夢幻,有些不敢相信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