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荒天,將他們擋住了!」

    張若塵拍了拍大狗荒天的腦袋,走入七星帝宮中,見魔音依舊還在煉化吸收蒼白子的聖源,於是,催促了一聲。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取出紫金葫蘆,將刑千的屍體倒出。

    雖然刑千不是他殺的,但是,裁決司擺明對證據不感興趣,就算解釋也沒用,不如毀屍滅跡。

    「咦!」

    張若塵生出一道古怪的感應,不禁細細凝視刑千的屍體,隨即,緩緩後退,以體內聖氣,催動宮殿中的陣法銘紋和神紋。

    整個殿宇,被密密麻麻的網狀雷電覆蓋。

    退到安全位置,張若塵才冷冰冰的道:「出來吧,還要繼續隱藏下去嗎?」

    詭異的事發生。

    刑千僵硬的屍身,挺立起來,嘶啞的道:「元會級天才就是不一樣,以百枷境的修為,都能感應到老夫的氣息。」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七手老人從刑千的屍體中分離出來,目光幽邃,凝望四周的雷電,一派波瀾不驚的強者風範。

    「蒼白子說的倒是真話,白卿兒對付的人,真的是你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深知七手老人的精神力強大,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人物,因此,隨時保持高度警惕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向殿外瞥了一眼,陰聲笑道:「在命運神域,敢和裁決司對着干,也不知該說你膽大,還是說你作死。算了,這事老夫就不參合了,先走一步。」

    「走?我想,賭神前輩還是不要走了,既然你在,正好可以幫我作證。刑千是被白卿兒殺死的,你難道不想除掉白卿兒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道:「作證?除掉白卿兒?我的大天才,別天真了,裁決司是什麼地方?一旦進去了,我的所有秘密,都會被挖出來。老夫給你作證,是會被搜魂的。到時候,你殺了蒼白子,還毀屍滅跡的事,隱瞞得住嗎?」

    「你可以斬去那部分記憶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道:「命運神殿會幫我恢復記憶。」

    去裁決司?去命運神殿?

    七手老人打死都不會去,去了,本源神殿的秘密,必定保不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其實根本沒有想過,讓七手老人出面作證,指認白卿兒。說出剛才那番話,只是想要試探他,印證心中的猜想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如此說來,賭神前輩不願出面,竟然都是為了我好?」

    「老夫很欣賞你這樣的後輩,關照你,是應該的。」七手老人正色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信他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在神女樓,張若塵害得他輸了五十多萬枚神石,他恐怕連殺人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又向外面看了看,心中暗道,照這個趨勢發展,命運神殿的裁決,很快就會駕臨。

    一旦裁決駕臨,他就算精神力再強,也走不掉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揮了揮手,道:「老夫必須現在就離開,大天才,趕緊收起陣法和神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道:「前輩不能走。」

    「這是為何?老夫若是被裁決司抓住,你的罪名,就洗不掉了!」七手老人認真的說道,一副都是為了張若塵着想的樣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我可以殺人滅口啊!」

    「殺人滅口?殺誰?殺……我?」

    七手老人以手指自己,滿臉錯愕,隨即,桀桀大笑起來,道:「老夫看你是血絕戰神的外孫,才不想與你一般見識,沒想到,你居然連老夫都想殺。你知道老夫的精神力,達到什麼層次了嗎?殺我,神境之下,還沒幾個人敢說這樣的話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前輩在紫金葫蘆中,損失了不少壽元吧?現在還處於虛弱狀態?」

    七手老人冷笑不語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「這座七星帝宮,乃是血絕戰神親自鑄煉而成。這裏的大聖銘紋和神紋,包括陣法銘紋,皆是戰神一手刻錄。以你現在的狀態,真有把握逃出去?」

    七手老人的臉,變得又青又紫,道:「張大天才,我們無冤無仇,何必要生死相向?你難道心知自己要死,故意拉一個墊背的……嘶……」

    七手老人倒吸一口涼氣,覺得自己多半猜對了!

    張若塵竟如此喪心病狂?

    七手老人的語氣,變得軟了幾分,道:「這樣吧,你放老夫離開七星帝宮,老夫一定竭盡所能,將你從裁決司中救出。你看如何?你若不信,老夫可以對神靈起誓。」

    起誓又如何?

    反正竭盡所能就行,若是救不出,也怪不了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我很好奇,白卿兒為什麼要對付你?」

    「還能為什麼,都是為了神石。在神女樓,老夫輸了五十多萬枚神石,拿不出來,便遭到她的追殺。哎!這世間有九成以上的殺戮,都是因為神石。」七手老人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堂堂賭神,拿不出來五十多萬枚神石?」

    七手老人連連嘆息,想要博取張若塵的同情,道:「外人只看見老夫贏了大把神石,卻不知道,老夫為了續命,也花了大把神石。續命的丹藥昂貴至極,老夫早已掏空家底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安慰了一句,道:「你應該來找我的,我可以幫你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意思?」七手老人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難道你不知道,我掌握著接天神木的新苗,接天神木又能孕育出生命之泉?」

    「真的嗎?」

    七手老人精神大振,雙眼炯炯生光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回答這個問題之前,我先問前輩一個問題。」

    「你趕緊問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「既然前輩壽元無多,怎麼在紫金葫蘆中活下來的?蒼白子在裏面,可是流失了數千年壽元。」

    七手老人立即收斂激動的情緒,意識到眼前這個小輩,一直在誘導他。

    還真是,說多錯多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嘿嘿一笑:「像老夫這種層次的強者,怎麼可能沒有對抗時間印記的手段?」

    「既然前輩這麼說,那麼,我也回答你,我手中……沒有生命之泉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怒道:「張若塵,你現在最重要的事,是解決裁決司的危機。你拿捏老夫有什麼意義?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裁決司是因為你和白卿兒的爭鬥,才會莫名其妙找上我。我如果連自己為什麼會被針對都不知道,怎麼解決危機?」

    七手老人道:「你到底想知道什麼?」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變得嚴肅,道:「我偷聽過白卿兒與蒼白子等人的對話,她以七彩珊瑚樹,在神女樓設局,為的就是對付你。」

    「這個惡毒的女人,居然敢算計老夫。」七手老人憤憤然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「但是,她明明輸了五十多萬枚神石,卻還聲稱,自己沒有輸。而且,只要看住了你,就能贏回來。」

    「我有理由猜測,你的身上,必定藏着價值遠超五十多萬枚神石的秘密。」

    「前輩若是將那個秘密說出來,我現在就放你離開。否則,神域執法裁決駕臨,前輩想走都走不掉。」

    七手老人一言不發,冷冷的盯着張若塵,強大的精神力釋放出來,準備強闖。

    張若塵絲毫不懼,道:「如果我沒有猜錯,前輩是修鍊過本源之道?神境之下,除了時間修士外,只有本源神目,才能看清時間印記。只有看得清,才避得開。」

    「前輩在神女樓,應該也是藉助本源的力量,才察覺到七彩珊瑚樹的內部有生命波動吧?」

    「單單隻是本源的力量,還不足以,讓白卿兒如此全力以赴的對付你。若是沒有龐大的利益,沒有人願意,招惹你這樣的強敵。」

    「前輩不說也沒關係,等我被抓去了裁決司,完全可以用這個,與神域執法裁決交易。相比於殺我而言,相信那位神域執法裁決,對你身上的秘密,應該更感興趣。」

    七手老人泄氣,收起精神力,道:「你贏了!告訴你還不行嗎?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命運神殿是十族的權利中心,信仰命運者,不計其數。

    正是這些信仰者,將命運神殿推到至高無上的統治地位,成為地獄界的主宰。

    命運神殿的三司十二宮之中,死亡神宮、禍擇神宮、怒天神宮、凶駭神宮、裁決司、天命司,皆是主殺伐。

    針對的對象,卻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死亡神宮、禍擇神宮、怒天神宮、凶駭神宮,主要對外,殺伐的是天庭各界,各大古文明,還有宇宙中那些沒有被發現的世界、秘境、星球。

    裁決司是對內,制裁和判決,地獄界各大勢力中不守底線規矩的那些修士,維持十族之間的微妙平衡,彰顯命運神殿對地獄界的控制力。

    天命司更多的是防衛,守護命運神殿,命運神域,捍衛命運神殿的至高無上地位。最近一個元會,天命司壯大了不少,漸漸的,開始插手對外的事宜,蠶食裁決司和各大神宮的權利。

    天命司的司邸。

    十大命皇之一的吾悅命皇,本是在閉關修鍊一種絕世神通,為了見一位老友,卻選擇提前出關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「聖術」是聖境修士修鍊的法。

    「神通」是神靈修鍊的法。

    吾悅命皇不是神靈,卻能修鍊神通,顯然修為已達到驚駭世俗的地步。

    吾悅命皇的老友,是一個黑袍人,坐在他的對面。

    三犬靈尊站在殿外,聽到殿中不斷傳出的歡聲笑語,心中好奇至極。一貫不苟言笑的命皇大人,怎麼會笑得這麼開心?

    那個黑袍人,到底是誰?

    吾悅命皇舉起青銅三角杯,道:「棄天兄,在遺古境修鍊百年,收穫應該很大吧?多久出關的?」

    「近日出關的。」

    黑袍人棄天飲下了一杯,又道:「達到神境之後,每進一步都十分艱難。別說閉關百年,就是閉關千年,進步也不會太大。」

    吾悅命皇搖頭,道:「對於別人而言,這話我信。可是,你是誰,你是棄天。飛升地獄界,不到一千年,便是成神的人物,是能夠與封塵劍神、御邱神子一較高下的人物。上一個千年,地獄界最傑出的就是你們幾個。」

    「可惜御邱渡神劫失敗,世間從此少了一個對手。來,再飲一杯。」

    棄天飲盡,放下酒杯,問道:「你多久渡神劫?」

    「我可不敢像你那麼冒險,更不想步御邱神子的後塵,還得再積累一段時間。再說,天命司正是發展壯大的關鍵時期,我若突破成神,裁決司還不彈冠相慶?」吾悅命皇意有所指的笑道。

    他與棄天是生死之交,自然是無話不談,沒有什麼顧忌。

    棄天壓低聲音,道:「我可是聽說,裁決司又有大行動。」

    吾悅命皇笑容收起,道:「對付張若塵的行動?」

    「連卓雨農都親自趕過去了!」棄天道。

    吾悅命皇道:「命溪倒流,水淹神殿。如此異象,從來沒有發生過。我早就聽說,裁決司內部有數個裁決,都想除掉張若塵。如今,好不容易有了機會,他們怎麼會放過?」

    「只不過,我沒想到,卓雨農那麼聰明的人,竟然會親自出手。張若塵這個所謂的元會級天才,畢竟成神機會渺茫,至少現在而言,還無足輕重。可是,殺了他,他背後的血絕戰神,豈會善罷甘休?」

    「卓雨農這一次的做法,讓我有些看不懂。」

    棄天點頭,道:「是啊!要殺張若塵,何必親自動手?就算裁決司動手,派遣一個軍主去就夠了,血絕戰神來找麻煩,大不了將那個軍主推出去做替死鬼。親自出手,不太像是他的作風。」

    吾悅命皇的眼珠子轉動了一下,道:「難道這裏面,還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隱情?」

    棄天坐直身體,笑了笑。

    吾悅命皇道:「棄天兄,你肯定知道內幕,趕緊說吧!」

    棄天傳音道:「我聽說,神女樓出現了極品本源神晶,此事很有可能,與此有關。」

    「極品本源神晶?」

    吾悅命皇如同觸電了一般,豁然站起身,兩瞳猶如變成兩輪熊熊燃燒的神陽,道:「本源神殿出世了?」

    「很有可能。」

    緊接着,棄天又道:「若不是為了本源神殿,我想不到別的原因,可以讓卓雨農如此不顧一切。」

    「本源神殿的秘密不能泄露,他當然要親自趕去。」吾悅命皇冷聲道。

    棄天道:「本來命運神域,應該由天命司管理才對,可是,卻被裁決司霸佔了大半權利。若是讓裁決司找到本源神殿,天命司將再也沒有能力與他們抗衡。說不定,有一天,命運神殿就只剩下兩司了!」

    吾悅命皇爆哼一聲,如同驚天神雷,道:「棄天兄放心,你們這些前人打下來的江山,不會丟在我們這一代。」

    三犬靈尊走進來,道:「稟告命皇,天羅神國的羅公主派遣聖使,前來求見。」

    「不見。」

    吾悅命皇大手一揮,忽然,想到了什麼,連忙改口,道:「讓他進來。」

    片刻后,一位羅剎族大聖,手捧一隻紫金匣子,笑道:「命皇大人,公主殿下命老臣,送一件禮物,讓你過目。」

    紫金匣子飛到了吾悅命皇的手中。

    打開匣子,裏面湧出奪目的紫芒,伴隨震耳欲聾的獅吼,猶如是一隻神獅封印在裏面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吾悅命皇的修為,看到匣中的這枚丹藥,臉色也是變了變,連忙將匣子重新合上。他深吸一口氣,平復激動的心緒,道:「你們公主有讓你帶什麼話嗎?」

    羅剎族大聖搖了搖頭,笑道:「公主說,只要命皇喜歡就好。」

    「回去告訴你們公主,這件禮物,我很喜歡,多謝她的厚贈。」吾悅命皇道。

    羅剎族大聖離開后,吾悅命皇的手掌拍了拍匣子,嘴角忍不住浮現出一道笑容:「這位羅公主,還真是一個聰明女子。她很清楚,在命運神域,只有命運神殿才敢和命運神殿叫板。要對付裁決司,只有天命司出手才行。」

    「帝品聖丹的確珍貴,可是,你吾悅命皇這麼就被收買了?」棄天道。

    吾悅命皇搖了搖頭,道:「既然我已經打算插手這件事,何不賣一個順水人情?那位公主殿下,很會挑禮物的,這枚帝品聖丹,可以助我渡神劫,我無論如何都拒絕不了!」

    「三犬!」

    三犬靈尊道:「屬下在。」

    「傳令下去,寒頁城域的所有聖衛,立即前去瀚海莊園,捉拿張若塵,本皇稍後便至。」

    傳令后,吾悅命皇想到了什麼,冷聲道:「三犬,今天你見過了什麼人,聽到了什麼話,最好不要傳出去。」

    三犬靈尊很怕被滅口,嚇了一跳,連忙發誓:「屬下以尊者的名義發誓,若是透露出去半個字,讓我神形俱滅,不得好死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持着一枚極品本源神晶,放在眼前,細細凝視,道:「你的意思是說,就是為了這枚極品本源神晶,白卿兒才會對付你?」

    「極品本源神晶關係何等重大,老夫將它都拿了出來,難道還能是在說假話?」七手老人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真的只有這麼一枚?」

    「你小小年紀,疑心怎麼這麼重?這是極品本源神晶啊,你以為是大白菜隨處可見?就是因為它,老夫差點丟了性命。交給你也是好事,這種東西,放在誰的身上,都會引來殺身之禍。」七手老人一派看淡了的樣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可是,神女樓中就有五枚極品本源神晶,為何白卿兒要處心積慮,奪取你的這枚?」

    「那五枚,早已被各大勢力預定,神女十二坊哪有資格擁有?」

    七手老人以哀求的語氣,道:「大天才,現在可以放老夫離開了吧?」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根手指,道:「最後一個問題。這枚極品本源神晶,你從何處得來?」

    七手老人以真摯的眼神,盯着張若塵的雙目,道:「當然是從神女樓的賭城中贏來的!趕緊收起神紋和陣法銘紋,若是再遲,我們都得落入神域執法裁決的手中。」

    「來不及了,他已經到了!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望向殿外的天空。

    只見,一層厚厚的黑雲,由遠而近滾滾湧來,強大的聖道威勢,似能碾碎這片天地,煌煌懾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見過的聖境修士中,廣寒界三巨頭吳祖、寂滅大帝、九靈大聖,與其比起來,威勢差了一大截。只有當初沒有突破的冥王,身上的威勢,才能蓋其鋒芒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