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曾經的神子、神女駕臨,讓命運神殿的大聖士氣高漲,一個個撐起命運之門,打出一道又一道驚駭俗世的聖術。

    一道道命運之門,如同無數烈日懸在天空,壓制十大暗勢力強者的戰力。

    命運規則將天地規則幾乎盡數擠開,使得萬里疆土,變成一片絕對受命運控制的世界區域。

    山嶽誕生,又很快被打碎。

    湖泊演變成內陸海,又迅速被火焰煮煉乾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命運既是在塑造天地,也是在毀滅。

    血靈仙和星落對峙,一個站在地面,一個站在星海中,氣息相互鎖定,道域相互籠罩,目光如刀似劍,針尖對麥芒。

    一個是命運神殿千年一出的神子,天生就是蓋代奇才,領軍一個時代。一個是經歷多次大起大落,洗盡鉛華,心志彌堅,最終,躋身世界之巔。

    這場交鋒,必將載入史冊。

    既可能是命運神殿常勝不敗之戰,也可能是不死血蠶讓生靈後天崛起的名傳千古之戰。

    七彩色的雲中。

    海棠婆婆和雨千沉,相對而立,誰都不知,是不是在精神力對決。

    風雨至,殺氣淹沒塵世。

    一道慘叫聲,傳出。

    大聖的血液,染紅蒼穹,如同雨一般灑落。

    大衍神教的教主“龐呼”,在暗勢力中,威震一萬多年的巨擘,被亡靈五剎之首天墟剎打出的一件梭形戰兵,擊穿頭顱,受嚴重創傷,墜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天墟剎是一座大世界的世界之靈,傳說,那座大世界就在它體內。

    可以說,天墟剎就是死亡神宮神境之下的第一強者,是整個命運神殿的殺伐之主,死亡大祭司對上他,都是敗多勝少。

    十大暗勢力的當家巨頭,未必會懼怕卓雨農和吾悅命皇,可是,對主殺伐,而且不懼死亡的亡靈五剎,卻是忌憚無比。

    畢竟,不是人人都是巫馬九行,有一刀斬一剎的蓋世威能。這種人物,暗勢力十萬年來也僅有這一個。

    不懼怕卓雨農和吾悅命皇,乃是因爲他們有意識、精神,有對生命的渴望,會懼怕他們自爆聖源,同歸於盡。

    亡靈五剎卻不會懼他們同歸於盡。

    同歸於盡就同歸於盡。

    龐呼被重創沒多久,乾坤一氣堂僅次於巫馬九行的一位無上境大聖,被亡靈五剎之一的夜剎,禁錮在永恆之夜中。

    等這位無上境大聖破開永恆之夜逃出之時,已變成一具骨頭和一層皮,體內大聖血液幾乎流失殆盡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天墟剎凝聚出一座長達三百多裡的五指形世界,在那位無上境大聖自爆聖源之前,將其徹底鎮殺,神形俱滅。

    遭遇神女城之敗,是亡靈五剎最大恥辱。

    今日,他們要殺盡十大暗勢力的無上境大聖,重新樹立死亡神殿對整個宇宙的威懾力。

    一旦成功,三萬年內,必定人人談亡靈五剎而色變。

    半晌後,在一位命皇的牽制下,十大暗勢力之一“獄海”的主宰,被仙源剎和夜剎聯手煉殺。他們動用了一壺混沌神火,即便獄海主宰使用了準至尊聖器,也沒能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混沌神火的火焰,溫度超過百萬級,即便是巫馬九行那樣的強者都不敢沾上。一旦沾上,有隕落風險。

    仙源剎耗費百年時間,也只是提煉出一壺。

    首位巨頭隕落,對暗勢力修士的士氣,造成嚴重打擊。

    所有還活着的修士,心中都蒙上一層陰影,只覺得今日,他們很可能真的會全部死在這裡。命運神殿能夠威蓋地獄界,讓十大族都服服帖帖,底蘊之深,的確是不可想象。

    若不是,到了不得不拼的境地,他們很可以已經開始退逃。

    玄武神屍背上的修士,全部都爲之膽寒。

    平時的時候,想要見到一個無上境大聖都極難,今天,卻親眼見證一位又一位無上境大聖隕落。誰的心,不被震撼?

    商月謀生退意,道:“獄海主宰都隕落了,命運神殿的強大,遠超我們的預估,要不要終止原計劃?”

    煅凌風搖了搖頭,道:“獄海主宰之所以會死,乃是因爲,修爲被二十多座命運之門嚴重削弱。其實,命運神殿中,真正有殺伐之力的,只有亡靈五剎。”

    “你仔細看,無論是三位命皇,還是別的命運神殿強者,都是以襲擾爲主,不敢將暗勢力的無上境大聖逼入死境。真正出手,近身施展絕殺一擊的,都是亡靈五剎。它們五位的戰力,皆達到半神層次,遠勝別的無上境大聖,而且,不懼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師伯的意思是,只要亡靈五剎出了問題,命運神殿也就不再可懼?”商月道。

    煅凌風道: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們爲何還不出手?再不出手,一旦十大暗勢力潰敗,我們就沒法出手了!”商月道。

    煅凌風的目光,落到血靈仙的身上,道:“再等等,時機還未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血靈仙率先打破對峙,主動出手。

    人未動,他體內的聖道規則,已是化爲洪流,先一步衝了出去,與天空的星海對碰在一起,使得星海沉浮,一顆顆星球湮滅。

    星落不僅不懼,反而浮現出一道笑意。

    他知,血靈仙是逼不得已,不得不出手。

    再不出手,十大暗勢力就要敗亡。

    而一旦先出手,就會使他完美的氣場變得不完美,已然落入下風。

    《無字劍譜》石劍劃破天地,引得空間震盪,數以千萬道劍氣隨之噴薄而出。

    星落將極兇之刃舉過頭頂,刃鋒上散發出的兇光和至尊之力,頃刻間,讓方圓十萬裡的天地規則變得紊亂。十萬裡內的所有修士,都有一種身在重力神海,苦苦掙扎的感覺。

    方圓數百萬裡的生靈,都能感覺到至尊之力波動,心神皆受威懾。

    冰王星這麼巨大的一顆星球,很多城池的天空,都出現極兇光華,像暗紅色的極光。

    颶風驟起,席捲冰原、雪山、林海、牧場,雪花如刀般疾飛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極兇之刃和石劍對碰,巨響後,天地變得前所未有的安靜,彷彿所有人都變成了聾子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連對碰上百次,包括無上境大聖,都被兇悍無比的能量波震退,如片片落葉一般飄遠。

    天空星海盡毀,星落身上袍衫碎裂,握着極兇之刃的手,指縫中,不斷滑落血液,臉上哪還有一絲笑容?

    反觀血靈仙,彷彿越戰越強。

    “原來命運神殿的神子,也就不過如此。”

    血靈仙冷冰冰的說了一句,棄他而去,飛向八百里長的亡靈鬼船。

    星落識破血靈仙的意圖,沉哼一聲:“你的確很強,可是,想要在本座面前殺人,卻還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星落動用出空間大挪移,先血靈仙一步,出現到亡靈鬼船上方。

    下方,亡靈鬼船中,夜剎和仙源剎正在聯手圍殺九目鬼帝,已將九目鬼帝禁錮到永恆之夜中。一旦九目鬼帝也被殺死,將會加速十大暗勢力的敗亡。

    “極兇之境,威懾寰宇。極兇之刃,斬神一擊。”

    星落腳下,星海再次呈現,化爲滿天星斗。

    他以極兇之刃,衍化兇駭神宮的一種傳世神通——斬神。

    星落未成爲神子之前,便是出生兇駭神宮,即便成爲了神子,與兇駭神宮一脈也走得很近,得兇駭神尊的指點,修成了這招絕學。

    哪怕不用極兇之刃,只徒手劈出這一擊,也能威脅半神的性命。

    將極兇之刃這件最契合“斬神”的至尊聖器,催動到極致,此招爆發出來的威力,更是無與倫比。

    血靈仙銀色長髮飛揚,也施展出神通“悸極雷電”,與《無字劍譜》石劍結合,使得石劍上的金色小人化爲了雷電小人。

    神通間的對碰,代表二人最高絕學之間的碰撞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星落腳下的星海再次破碎,如流星一般,飛出去千里,嘴裡吐出一大口鮮血。有一道悸極雷電,擊穿他的道域,穿透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血靈仙亦是倒飛出去,嘴裡咳出一口晶瑩的血液。

    但,再重的傷勢都受過,對他而言這點傷,妨礙不了他繼續戰鬥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停留,血靈仙登上亡靈鬼船,一劍破開永恆之夜。

    九目鬼王脫困而出,鬼體不再凝實,變得虛淡了許多。他以感激的眼神看了血靈仙一眼,衝入亡靈鬼船的深處,準備操控鬼船的陣法樞紐,引動最強力量。

    “該死,只差一點,就能殺他。”

    夜剎很遺憾,目光瞪向血靈仙,見血靈仙已經受傷,於是,沒有逃遁,而是一掌按向地面,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涌出去,想要再次衍化永恆之夜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血靈仙的蛇尾鱗片中,涌出悸極雷電,衝向四面八方蓋壓而來的黑暗。

    黑暗被擊散,悸極雷電如萬千尖銳的觸手,擊在夜剎身上。

    星落跨越空間,降臨到亡靈鬼船上,怒目圓睜,大喝:“爾敢。”

    這一聲,蘊含強大無匹的精神力。

    血靈仙不受影響,結出一道連山印,擊在夜剎胸口,頓時,在雷電的包裹下,夜剎化爲一粒粒飛灰,風吹雲散而去。

    夜剎隕落。

    星落氣得幾欲吐血,剛剛纔放話,血靈仙無法在他面前殺人,可是轉瞬間,便是被當衆打臉。

    此刻,血靈仙又向仙源剎走去。

    仙源剎知道悸極雷電的可怕,不敢觸碰,施展出疾速遠遁,手中快速取出一隻銅壺。只剩這最後一壺混沌神火,若是利用得好,或可殺死血靈仙。

    他在期待血靈仙追近。

    可惜,血靈仙早已洞察他的意圖。

    在他遁到數十里之外時,血靈仙依舊站在原地,只不過,《無字劍譜》石劍卻劈斬了下去,將他從半空斬落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接連損失兩剎,局勢再次被扳平,讓十大暗勢力的修士都長長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這個血靈仙,真的是神一般的存在,與星落交鋒,還能有這樣的戰績,讓無上境大聖都歎爲觀止。

    仙源剎從地底爬起,卻已傷及本源,戰力大幅度下滑。

    再敢衝上去,將和送死沒有區別。

    宮南風長長一嘆:“真沒想到,不死血蠶居然如此厲害,活生生的造就了一位元會級代表人物出來,加上血靈仙曾入神境,對神通的理解,更勝別的大聖境修士,悸極雷電一出可謂必殺之招。”

    “時機是否到了?”缺道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,動用神器的時機是否已到。

    “沒有別的辦法,現在只能動用神器。”宮南風道。

    堂堂命運神殿,必須動用神器,才能鎮壓敵人。若是讓地獄十族知曉,讓天庭萬界知曉,對命運神殿的敬畏,將會大幅度降低。

    任何權利的旁落,任何帝國的顛覆,都是因爲對它沒了敬畏。

    敬和畏。

    “必須先斬一人。”

    宮南風取出天樞針,目光在海棠婆婆和血靈仙的身上游移,挑選第一個獵物。

    神器雖強,但,要殺海棠婆婆和血靈仙這樣的強者,還是需要策略,才能做到萬無一失。

    剎那後,宮南風嘴脣微動,傳出一道精神力。

    正在與海棠婆婆對峙的雨千沉,轉身從七彩雲朵上飛下,衝向亡靈鬼船。

    海棠婆婆以木杖,隔空點出,一道道空間漣漪顯現。

    雨千沉扭身,點出一指。

    指尖,亦是有空間漣漪,一圈圈蔓延出去。

    二人的對擊,不像血靈仙和星落那樣驚天動地,卻更加精妙,在細微處見真功夫,相互消融,最後,歸於無聲無息。

    藉助這股空間衝擊力,雨千沉以更快的速度,落到亡靈鬼船的船帆上。

    “去取天樞針,他們二人交給我。”

    血靈仙向海棠婆婆傳音。

    他知,拖得越久,對他們越不利。

    這裡畢竟是地獄界的地盤,等到神女城中的地獄界強者趕來,他們將再無奪取到天樞針的機會。龍主大人雖然與他們一起來到冰王星,可是已經明確說過,奪取天樞針只能靠他們,自己無法出手。

    血靈仙手中的石劍,迅速變小,化爲四尺長,正常戰劍的長度。

    劍道威勢大幅度下降。

    可是,在星落的感知中,血靈仙的威脅卻變得更大,甚至出現讓他心悸的危險感。

    怎麼會這樣?

    雨千沉也感知到了那股威脅,姣好的身姿,翩然落下,與星落並肩而立,臉上的鬼神面具,散發出比烈日更加明亮的光華。

    “動手。”

    星落決定先下手爲強,斬出極兇之刃,不知多少萬億道聖道規則隨之飛出去,衝擊得亡靈鬼船上的一座座建築,化爲沙塵。

    雨千沉如同奼女一般,旋轉飛起,美輪美奐。成千上萬道曼妙的鬼影,從她體內飛出,如同仙女跳舞,可是她們卻同時打出一招殺術,危險至極。

    在鬼神面具的加持下,術法威力大增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一股無比接近神境的精神力攻擊,從她眼瞳中釋放出去,先一步衝向血靈仙。

    精神力強度達到六十九階半,爲俗世最強。

    血靈仙閉上雙眼,雙手握劍,嘴脣微微動了動,說出了三個沒有人能夠聽清的字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卻通過他的脣形,判斷出這三個字,頓時,心爲之一顫。

    宮南風和般若也判斷了出來,臉色皆是大變。

    “小心!劍十三。”宮南風驚呼一聲。

    遲了!

    血靈仙的天劍魂,從頭頂衝出,與石劍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隨後,他以劍在地面畫圓。

    一個圓畫完,小半個冰王星,千萬裡範圍內的生靈,都能聽得風中傳出劍鳴聲。而血靈仙、星落、雨千沉所在的那片天地,已是劍氣縱橫三萬裡。

    星落和雨千沉的視野中,血靈仙消失了,石劍也消失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石劍再次出現,已是一劍擊穿滿天鬼影,穿透雨千沉的身體。

    血靈仙站在雨千沉的身後,遭受精神力攻擊,身體輕輕搖晃,身上的精氣神大幅度下滑。極兇之刃擊穿了他的身體,留下一個無法癒合的血窟窿。

    可是,他目光依舊尖銳,戰意依舊渾厚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雨千沉的身體破裂,破裂處,衝出數不盡的劍氣,如一朵劍花綻放。

    劍花,帶走所有鬼氣和魂力,瑰麗而又絢爛,是雨千沉輝煌精彩的一生,綻放出來的最後光華。

    然後煙消雲散,什麼都沒有留下。

    神女隕落,天地間響起一曲哀歌。

    紅顏美人也好,至強天驕也罷,不過只是世間的剎那精彩,終會逝去,無法長存萬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近的劇情,出現的人物比較多,信息也比較多,大家可能有些接收不過來。

    所以,小魚打算在微信公衆號上,做一期“神境之下巔峰戰力的盤點”。

    一千個讀者,就有一千種看法。

    我會根據我自己對角色和力量的理解,跟大家談談,血靈仙、巫馬九行、卓雨農、姑射靜……,或者已經成神的冥王、池瑤、封塵劍神、御邱神子……,等等,這些人到底誰強誰弱,屬於什麼層次。

    當然,我自己一直喜歡的寫法是,沒有絕對的誰比誰更強,除非差距太大。

    做這個,主要是方便大家更好的閱讀,以免大家覺得凌亂。當然,讀者也可以有屬於自己的理解,我做這個分析只代表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還沒關注小魚公衆號的讀者,可以在微信搜索“飛天魚”,關注一下。
最近更新小說